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盘问二

      云苏氏跪在地上,仍牵念着月溶殿内的苏非烟。
      
      很明显,她说的云棠还没交待的事儿,指的便是她伤害苏非烟的始末。
      
      云棠则没有理会云苏氏,从燕霁出来的刹那,她就知道,现在她们说什么都没用了,事情怎么发展,全看燕霁的心情。
      
      燕霁看向乖乖站在一旁的云棠,目中夹杂着冷怒,云棠想也知道燕霁肯定不高兴,他提前半天从东洲回来,去自己房里却没见到自己,一直任意妄为的老祖宗向来只有让别人等的份儿,第一次等别人,不到一会儿就忍不了,亲自来抓人。
      
      云棠心底流下卑微的泪水,要不是这个插曲,她早都在房里等着燕霁了。
      
      地上的云苏氏许是见燕霁看云棠的目光也含着不善,心里一松,更有了些底气。只要老祖宗不拦着他们教女就行,想来也是,老祖宗是何等身份,如何会拦着人教女。
      
      “老祖宗,云棠天性顽劣,伤了非烟,非烟也是我的女儿,她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我这个做娘的,都恨不得跟着非烟一块儿去了。”所以,她一定要云棠给个交待。
      
      云苏氏红着眼圈,端的是一颗慈母心肠,谁知,燕霁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叮当”一声扔出一柄由气流幻化的长剑,扔在云苏氏面前。
      
      燕霁道:“想跟着去,那就去,这柄剑够利,足够划开你的喉咙。”
      
      云苏氏被面前的长剑吓懵了,怎、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云棠心底微叹,燕霁行事乖张,他现在没主动杀人都是好的了,她娘居然送上门去说恨不得跟苏非烟一块儿去了,这不是送上门找不自在?
      
      云苏氏颤巍巍:“这……老祖宗……”
      
      “本座最厌烦口蜜腹剑之人。”燕霁手一张,地上的长剑从云苏氏发间擦过去,“你想罚云棠,直说便是,说什么你恨不得和别人一块儿去了,在本座面前绕圈子,好玩吗?”
      
      说着,那长剑又飞回来,顶住云苏氏的喉咙。云苏氏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的,老祖宗不该找云棠麻烦吗?毕竟云棠可是伤了太虚剑府的弟子呀。
      
      燕霁倒不是为云棠,只是他最厌烦虚伪的所谓的修真界正道,他们每一次行事,都把私心隐藏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心照不宣,恶臭扑鼻。
      
      燕霁杀心渐起,云棠对杀意感知最为敏锐。
      
      她心里一突,燕霁要是一旦在太虚剑府杀人,这个口儿放出去,收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无论出自什么原因,云棠都不想燕霁现在杀人。
      
      她也清楚地知道,燕霁这样一身反骨的大魔王,只能顺毛摸,劝谏是一定行不通的。
      
      云棠离燕霁最近,几步走过去:“燕……老祖宗……刚才你找我做什么,都是我不对,居然满宗门乱跑,老祖宗别气了。”
      
      她这声音放得又软又轻,生怕刺激到燕霁的神经。
      
      云苏氏跪在地上,对云棠更无好感,她和她丈夫跪在这儿,云棠是她们的女儿,居然能站着,不懂半点礼数。
      
      云苏氏也见不得云棠那狐媚样儿,她从未教过云棠这些。
      
      云苏氏不敢再绕圈子,只道:“老祖宗才归宗门,许是不知道,非烟乃是宗门中天赋极高的弟子,是宗门精英。云棠行差踏错,居然要杀她,损害的可是宗门利益,难道不该罚吗?”
      
      “不该。”燕霁冷笑。
      
      这话一出,不只云河和云苏氏惊讶,就连正赶过来的丹朱峰峰主和宫无涯都极惊讶,老祖宗怎能偏心至此?
      
      丹朱峰峰主现在救人要紧,不敢待在是非之地,只悄悄望了眼云棠,便走进月溶殿。
      
      宫无涯最气愤,又因为燕霁辈分和修为太高,只能行礼后含愤道:“老祖宗,为何?非烟可是金丹期,云棠只是筑基期,筑基期的弟子一抓一大把,可非烟却……”
      
      就因为云棠有那张脸?
      
      为何?因为他们的嘴脸真让燕霁厌烦。
      
      口口声声称着宗门利益,那个叫什么非烟的,真是宗门精英,还会被云棠一个筑基期所害?
      
      燕霁嗤笑:“一个会落败于筑基期的金丹期,早些死了便是,免得浪费宗门粮食。”
      
      云棠:……
      
      燕霁说的是真的,他就是这种扭曲了的性格,但别人估计不会信,只会想着,燕霁的心可真偏。
      
      她离祸国殃民的称号不远了。
      
      果然,宫无涯道:“可是非烟中毒了,她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谋害别人,老祖宗,你再喜爱她,也不能寒了其余弟子的心。”
      
      云棠心道别闹了,燕霁不寒了别的弟子的命就不错了……
      
      燕霁果然不爽,他这个人烦别人往他头上扣帽子,既然别人要扣,燕霁向来都是……坐实它。
      
      燕霁道:“哦……原来是中毒,毒.药在云棠身上搜到没?”
      
      “……没。”宫无涯遗憾,“还没来得及。”
      
      “现在就搜。”燕霁道,宫无涯一喜,心道老祖宗果然并未完全色令智昏,他正要上前一步,燕霁就冷笑着看着他,“你也要搜。”
      
      燕霁的气流将宫无涯定在原地:“听说,你抱了一个人上太虚剑府,所以,你也有足够时间下药。”
      
      宫无涯怎么可能下药害苏非烟,可是,他也的确有作案时间,凭什么同样是嫌疑人,宫无涯就抢了判官的活儿?
      
      云棠心底暗暗叫好,宫无涯被搜,她也愿意被搜。被诬蔑是犯人也是一种屈辱,凭什么宫无涯不和她一块儿偿?
      
      云河见事态发展至此,宫无涯是无妄峰峰主,云河不想和他交恶,便猛对云棠使眼色:“云棠,是你做的你赶紧认了,我们可以考虑从轻处罚。”
      
      云棠才没那么傻,她还未说话,左胳膊就被燕霁一个大力握着,拉到他身后去。
      
      燕霁可不想让云棠心软坏事。
      
      他道:“是本座断案还是你断案?”
      
      云河不敢说话,憋屈地闭嘴,他可是云棠父亲,还没教训云棠的权力了?可惜,在这个不讲理的老祖宗面前,他有口难开。
      
      燕霁则直接拿出一个黑色的长圆筒,往天空一放,在众人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是,鹤阳子发未束,赤着脚就过来了。
      
      “老祖宗!玄阳令怎么放了?”鹤阳子跑过来,看到这里太平一片,不由问道。
      
      “玄阳令?”
      
      鹤阳子回:“玄阳令是曾经老祖宗专有的信号,只放过两次,一次是天门断开,一次是瘟疫成魔……”
      
      玄阳令在史册上也有,被誉为修真界最高等级的号令,但是谁也没见过,除了鹤阳子。
      
      鹤阳子曾经也向往过,等玄阳令再燃起,他定要随燕霁一同征战。
      
      现在的玄阳令放来是?
      
      燕霁道:“门内有女修被下药,鹤阳子,找到与此事有关的所有人,带来搜身。”同时,他道,“本座身后这位女修,性纯且善,等所有人搜完,还没找到凶手,再搜她,你没意见吧。”
      
      鹤阳子哪儿会有意见,老祖宗的面子自然要给。
      
      他笑眯眯地看了眼云棠:“她的确心性坚韧,是可造之才。”
      
      云棠有些不好意思:“宗主谬赞。”
      
      “别谦虚了。”燕霁扯一下她,对她的不识相相当不满。
      
      一旁的云河和云苏氏脸都绿了,云棠是可造之才?这不是在打他们脸?云棠明明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他们云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一个没用的筑基期,当真是碍眼。
      
      鹤阳子身为太虚剑府宗主,自然精通查案,他很快就让人探听到事情经过,继而,春水峰的大师兄们被人带上来。
      
      鹤阳子板着脸:“苏非烟中毒,是不是你们做的?”
      
      大师兄等人今日因为苏非烟,被宫无涯骂,又被其余人说偏心,再被拷问,哪怕他们觉得此事不是苏非烟的主意,但也不免对她没了之前的亲近。
      
      没法亲近,一旦她出事儿,全世界都要说是自己的错。
      
      大师兄恭敬道:“并不是我们。”
      
      云河道:“是不是云棠?”
      
      他问得急切快速,哪怕是鹤阳子也不禁看了他一眼,这还什么都没调查,他为什么就觉得是自己的女儿做的?
      
      其实,这正是云河和云苏氏对云棠的偏见造成。
      
      他们就是认为云棠不行,认为云棠会妒忌苏非烟……
      
      大师兄道:“应该不是,因为如果不是云师妹救我们,我们早已葬身金光兽腹内,她真要害小师妹,只用不管我们,就能兵不血刃。”
      
      “够了,直接搜。”燕霁懒得听他们多说。
      
      鹤阳子点头,派人从大师兄身上,再搜到五师兄身上,同时派人沿路去找有没有扔掉的可疑药瓶。
      
      大师兄他们身上没搜出来,再去搜宫无涯。
      
      宫无涯乃是无妄峰峰主,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被人搜身,他脸色极差,又不得不配合。
      
      然而,宫无涯身上还是没有。
      
      宫无涯道:“好了,现在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该搜到云棠身上了吧。”
      
      他一指云棠,满是愤恨,云棠此人,之前有玄容真君护着,现在还有个老祖宗护着,这些人不过是被她的皮相迷惑,呸。
      
      云棠同样不怕,张开手:“来搜。”
      
      她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燕霁却一把把她的手按下去,声音刻意放柔:“你急什么,本座说了,最后一个,才轮到你。”
      
      云棠被燕霁故作温柔的声音弄得一激灵,一点也不敢反抗,默默放下手。
      
      他……
      
      何必呢?他是不是在学自己那天说话?但是他是什么长相气质,心里没点数吗?
      
      云棠要感激宫无涯,幸好他说那句燕霁宠爱他,激起了燕霁的叛逆心。
      
      宫无涯见燕霁护着云棠,沉声:“还有谁?所有人都搜了,凭什么不搜她?”
      
      鹤阳子若有所思,燕霁道:“还有一个什么非烟不是没搜?谁能保证不是她自作自受,本座说了,云棠最后一个搜,你们谁有异议?”
      
      磅礴而充满血气的灵力霎时扫向整个春水峰,所有人都觉得呼吸滞涩起来。
      
      ……这是绝对的威压。
      
      无人有异议。
      
      燕霁冷冷道:“进去,搜苏非烟。”
      
      苏非烟还中了毒,正在治疗,要是换了旁人,谁会去搜苏非烟,只有燕霁才这么疯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这个是明天的更新,我明天要去给朋友试妆,有事情,提前更新。感谢在2020-07-01 07:49:41~2020-07-01 23:4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凉了凉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薄荷芥末味鸡腿、爱看小说的思思、稚橙、沉迷四连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霏瑶笙 30瓶;颐和、薄荷芥末味鸡腿 10瓶;O初闻O 6瓶;喜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