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光兽二

      苏非烟说得对,一众师兄们尽收了欢声笑语,重新整肃队伍,朝山洞腹地探去。
      
      云棠仍坚持殿后,镇海铃悬挂在她腰间,走动时也没有声响,镇海铃乃是上品防守法宝,只有镇海铃察觉到云棠三米内有妖兽的气息,才会作响铃铛声,自动护主。
      
      一行人戒备地朝山洞腹地走,山洞漆黑,山壁上有着些许金色、亮白色的粉末,粼粼地不知道是些什么。
      
      大师兄环顾一眼山壁:“这金光兽不知吃了多少灵矿,把整个山洞都弄得珠光宝气。”
      
      原来,山壁上的亮粉,正是金光兽吞吃灵矿太多,身上还会带着灵矿粉末,它们居于山洞,所攀爬行走之处,便自然而然染上这些亮晶晶的粉末。
      
      苏非烟道:“我们小心些,金光兽对空气中的声音不敏感,但它们的耳朵长在腹部,贴在地面上,大家千万要注意不要踢到石头之类的物体,以免打草惊蛇。”
      
      做这个师门任务之前,苏非烟便做了许多功课,了解了金光兽的习性。
      
      她毕竟心细如发,一旁的师兄们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苏非烟温婉一笑,她稍稍回眸,看见诸位师兄都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她。苏非烟忽然一皱眉,眼底的笑意极快地淡下来,她看见云棠的前面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子,离云棠的脚面还有一步远。
      
      苏非烟微冷了声音,语气里强压着有些不耐:“云师姐,你脚下有块石……”
      
      苏非烟纯粹把云棠当成了她做任务的绊脚石,一个筑基期罢了,师尊却偏要她跟着来学些实战经验。
      
      她相信其余师兄们都不会掉链子,只有云棠,她无法释怀。
      
      苏非烟压抑着不耐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云棠稳稳地跨过那块不起眼的石子,她责怪的话堵在嗓中,没法说出来,明明云棠没有掉链子,苏非烟却高兴不起来,心底反而更压抑。
      
      她佯装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回转身去。
      
      云棠什么都没说,她不是没听出刚才苏非烟的责怪和疾言厉色,但毕竟她只有筑基期,苏师妹一定觉得她是个麻烦,人之常情。
      
      云棠那张极美的脸蛋上没一点怒意,在这样阴暗的光下,反而显得她乌发更黑,若上好的云缎,嘴唇不点而朱,波光盈盈的眼为五官再添一抹艳色。
      
      别人见到苏非烟,会想到柔和与清冷,见到云棠,却只有一个“美”字可作为直观感受。
      
      苏非烟面无表情走在云棠前面,手中长剑呈白色,连剑鞘都做工极考究。
      
      云棠哪里会犯先打扰到金光兽的大错,魔域资源不丰,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所以,魔域的人完全要利用金光兽先找到灵矿,再去瓜分。
      
      云棠和金光兽是老交道了,所以,她才确信他们来捕杀金光兽,最多只需要半天。
      
      忽而,云棠脚步一顿,越往山洞里面走,山璧上的金粉越多,之前还需要仔细才能发现,现在的金粉却已经到了一眼就能发现的地步。
      
      云棠抬头一望,就连山洞最顶上,都有金粉的痕迹。
      
      她觉察到有些不对,金光兽的活动正常情况下不会那么密集,云棠不禁想到一种可能,神色凛然。
      
      她前面的四师兄率先察觉到云棠没跟上来,回头:“六师妹,你怎么了?”
      
      他这声问话把前面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包括在中间的苏非烟。因为众多师兄们都看过来的缘故,苏非烟也不好将自己因云棠而引起的烦躁表现出来。
      
      云棠考虑一下,道:“师兄,师妹,我建议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
      
      她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就连四师兄都被云棠唬了一下,苏非烟却紧了紧手中剑柄,有些生硬:“云师姐,我们都走到这儿了,不要因为你的个人因素而打断我们的行程!”
      
      云棠没心情和对她偏见深重的苏非烟吵,只解释正事:“你们看山壁上的金粉?现在山壁上的金粉越来越明显,正常情况的金光兽没有这种行为……”
      
      “好了。”苏非烟大声打断云棠的话,她在山洞里忽然这么大声,也不怕吵到金光兽,加之和她以往的温柔形象不符,诸位师兄都看过来,苏非烟将剑柄握紧又放,放了再握紧,终于声音又恢复正常大小,僵硬道,“云师姐,很多事你不知道,山壁上的金粉是因为金光兽吞吃灵矿,又在山壁上爬行,才留下的痕迹,不是什么别的异兆。”
      
      她完全是说云棠在不懂装懂。
      
      云棠也真是看不懂这个苏师妹,她们现在在妖兽腹地,任何一个细微的发现都足以被倾听,而不该被轻视指责,因为那是在给她挽救性命,又不是要害她。
      
      要不是这里还有那么多对云棠算不错的师兄,云棠真会撂挑子走人,现在她道:“你说那是金光兽的正常习性,但你怎么解释越往山洞内部走,金粉的数量越来越多?而且,你还见过其他的金光兽巢穴吗?苏师妹,你没见过的话,我见过,正常金光兽的巢穴不会有这么多的金粉。”
      
      云棠身上透出一股极强硬的气势,那是她在魔域拼杀而成,美而威严。
      
      苏非烟被唬了一跳,差点不敢和云棠对视,她又觉得自己小题大作,一个筑基期罢了,哪来的自信和她争锋?
      
      苏非烟回答不上云棠的话,这的确是她第一次亲临金光兽的巢穴。
      
      其余几位师兄们见两位师妹吵起来,都有些头大,大师兄率先打圆场:“好了,六师妹也是为了大家着想,而小师妹……也只是想求个原因,毕竟我们都走到这儿了,不可能无缘无故回去。”
      
      苏非烟冷哼:“对,没有确切的原因,我绝不会打道回府。”
      
      她真的瞧不上云棠,入门那么早,还只是个筑基期,这样的绣花枕头一包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
      
      她……她不就是仗着师尊宠爱吗?
      
      云棠真是不想和苏非烟说话,在真正的危急关头,甚至有好些时候只能靠第六感,云棠就靠着第六感救过她许多次命,但是,都到危及性命的时候了,谁要是能真搞清楚状况,那还是真正的危险吗?
      
      如果苏非烟以后碰到险情,别人提醒,她都要别人说个理所当然,那她的命,活不长。
      
      不过,云棠这次还真能说出具体原因。金光兽她实在太熟了。
      
      云棠道:“正常的金光兽爬行慢,也不爱动弹,它们哪怕是探查巢穴也不会那么频繁,能让金光兽频繁活动还不搬离这个巢穴的可能性,我这么多年只见过一种。”云棠一字一顿道,“这里是一只母金光兽的巢穴,只有处于哺育期的母金光兽,才会那么警觉、频繁地探查巢穴,连山洞顶都不放过。”
      
      这是为母则刚。
      
      苏非烟没想到云棠还真能编出一堆东西来,她自信道:“可惜,现在根本不是金光兽的发.情.期,金光兽的发.情.期早过去了,哪怕是当时怀的崽,也不该现在哺育。”
      
      苏非烟嘴角往下一拉:“这山洞阴风惨惨,越往走越黑,云师姐你要是怕,就自己出去,我们没有空陪你玩闹。”
      
      “你有病啊?”云棠这下真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你管天管地还能管金光兽多久发.情生孩子?能影响妖兽发.情.期的因素只有一个季节吗?如果说公金光兽自觉命不久矣,或者母金光兽自觉快死了,它们都会提前发.情,繁衍后代。”
      
      云棠真是实名暴躁了,这要不是她的同门,她提醒了他们不走,她马上回头自己离开片刻都不带耽误的。
      
      “金粉的不同就摆在眼前,你一定要拼命找理由说服自己那是正常的?”云棠现在半点面子都不给苏非烟留,“哺育期的母金光兽实力堪比元婴,你现在先出去找师尊来,看看这个山洞的虚实你能断脚吗?还我玩闹,我疯了才会找你这个对着我就没好脸色的人玩闹,我图你什么?图你的阴阳怪气,图你的死人脸?”
      
      ……几位师兄全都没见过云棠那么的凶……
      
      六师妹……也就是以前的小师妹,从来没有那么凶地骂人是不是有病过,门内页没有这么暴躁的女修,再加上云棠那张做什么都美的美人面,反差极大。
      
      不过,她骂人并不是因为想坑害对方,而是因为想救对方……
      
      还、还挺可爱。
      
      反正现在除了苏非烟,没有一个师兄因此对云棠有恶感,反而更觉得六师妹可爱活泼不做作。
      
      苏非烟从没被指着鼻子这样骂过,诚然,她就是觉得那么多人都没发现的问题,云棠一个区区筑基期不可能发现,她就是觉得云棠在捣乱,拖后腿,想出风头。
      
      苏非烟现在更厌云棠,她碍于自己的形象,不愿和云棠那么吵,虽然她的手都气得发抖。
      
      苏非烟深吸一口气:“几位师兄,现在我们双方说的都有些道理,我不认为这里的金光兽有什么异样,我每天也不像云师姐那么闲,做完这个任务我还要修炼,没有时间陪云师姐验证一些空谈!”
      
      她稍稍平复心情:“如果几位师兄觉得我说的对,可以留下来,我们一起把这个任务做了。如果你们觉得云师姐对……那你们和她一起回去吧。”
      
      “这……”几位师兄面面相觑,两个师妹,两种立场。
      
      其实,他们更偏向云棠,现在发现了有异样,找人来检查一下也费不了什么功夫。但是小师妹太爱修习,分秒必争,这……
      
      大师兄道:“可是,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会有危险。”
      
      “不必。”苏非烟昂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声“天”字还没说完,云棠腰间的镇海铃便发出刺耳的响声,一团海蓝色的光晕包裹住她,云棠衣衫微动,如在海中游动,像美人鱼一般。
      
      来了!金光兽。
      
      她当机立断,一把扯过离自己最近的两位师兄,躲过了金光兽挥过来的巨钳,再将腰间长剑□□,朝金光兽另一只巨钳投掷过去,长剑和巨钳相击,巨钳刀枪不入,长剑应声而断。
      
      这一声倒是让大师兄他们迅速反应过来,大师兄倒吸一口凉气,二师兄惊呼:“真的是元婴期妖兽!”
      
      云棠道:“早说了有元婴期妖兽,一定要纠缠这么久,真是有病……快跑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感谢在2020-06-28 06:33:25~2020-06-29 05:02: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月逐人归 14瓶;34860258、mua 10瓶;妙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