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光兽一

      云棠真快不行了,身体里的热度如潮水般褪去,她现在冷得牙齿打颤,体内的力气也被抽空,让她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风长陵那个畜生!
      
      云棠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燕霁了,毕竟,她也是被他的敌人给伤成这副模样的。
      
      燕霁并不笨,他只是没想到云棠会弱到被尸毒所伤,这就像是燕霁已经独自生生撬下野猪的獠牙,却发现身后那个只会喊666的咸鱼跟班被野猪给瞪晕了。
      
      燕霁冰凉的手指探上云棠的额头:“尸毒?”
      
      云棠的额头已经够冷了,但燕霁的手这么一放上来,还是冷得她直打哆嗦。
      
      云棠现在真怕自己闭眼了就再也醒不过来,燕霁冰凉的手指正好能让她提神醒脑,于是她不停地朝燕霁的手指挨过去。
      
      燕霁没想到云棠的胆子这么大,云棠身上的热度残留在他指尖,他冷冷把手指抽回去。
      
      天然冰块没有了,云棠有些不满,难受地哼了一声。
      
      燕霁冷道:“本座适才就是用这只手拧断他们的脖子。”
      
      云棠瞬间清醒,燕霁的手上不会还残留着尸毒吧?到时候一交叉感染,她的症状岂不是更严重?
      
      于是,燕霁便看到刚才还不断倒贴他的云棠安静下来,似乎还往外面缩了缩。
      
      燕霁:……
      
      这人未免太现实了些,不禁让他生出自己是一块抹布,被云棠擦了擦就扔在一旁不管了的感觉。
      
      燕霁见多了太多阴谋诡计,云棠这样的耿直虽让他有些恼,但不会生出被欺骗戏弄之感。
      
      他现在不想杀人,但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燕霁深邃的冷眸里闪过一丝不快,两指钳着云棠的下巴,把她的脸扳正过来,云棠内心疯狂尖叫有尸毒,继而视线撞进燕霁压抑着疯狂的冷眸。
      
      ……她忽然就释然了。
      
      反正她现在都已经中了尸毒,碰不碰燕霁的手也没什么,燕霁真要杀她的话,哪里用得着仰仗尸毒?
      
      云棠现在的心态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声地和燕霁对视。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燕霁最先觉得这样的对视没意思,他见到云棠纯黑溜圆的瞳孔,心底稍有些不自在,却很快面无表情别开眼,抱着云棠往回走。
      
      云棠闺房的门并未拴好,燕霁轻易一脚推开门。
      
      香烟软帐,房内泛着一股子甜香,有些像果木的味道。燕霁冷着脸直接将云棠放到床上,本如死鱼一般任人摆弄的云棠忽然瞪大双眼,痛苦地叫起来:“疼、疼疼!”
      
      燕霁闻到一股血味,重新把云棠捞起来,发现床上的被子中赫然藏着一柄冷剑。
      
      ……很明显,这是有在枕头底下藏剑习惯的云棠藏的,她买了好几把剑,其中一把从枕头底下抽了出来,放在身上,还有一把在她和燕霁出门,她换衣服时,被她藏到了被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现在活活刺到自己。
      
      燕霁没说话,云棠身中剧毒,现在再添新伤,奄奄一息地躺着,无声流泪。
      
      她太难了。
      
      她根本没有资格说燕霁被害妄想症,她也有,现在她还活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灭世的魔王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她就快自己把自己折腾死了。
      
      云棠气若游丝:“……我真的错了。”
      
      燕霁:“……”
      
      燕霁已经无法再说些什么,他并没有嘲笑人的习惯,因此只是冷淡敛眸,空出来的手一挥,适才刺云棠的剑便烟消云散。
      
      他重新把云棠放到床上,然后转身便走。
      
      云棠:!!!
      
      要不是她现在周身没力,她一定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他这就走了?能不能有点责任心?
      
      云棠迅速伸出手,努力、坚定地抓住燕霁的袖子:“别……”
      
      眼泪汪汪、疯狂传达出“别抛弃我”的意思:“别走……我不想死……”
      
      燕霁还从没试过这种感觉,只有想留下他命的人,和恐惧他、恨不得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云棠居然敢留下他。
      
      就像刚才,云棠也没有听风长陵的话杀他一样。
      
      燕霁并不傻,他知道云棠当时不选择杀他才是正确选项,可是,他当时仔细感受过了,云棠的确是连杀他的念头都没有一瞬的兴起。
      
      这难道不奇怪吗?
      
      燕霁暂且将心思掩下,把云棠的手拂开:“我去东洲找治你尸毒的药。”
      
      他还不需要一个女人来为自己挡毒。
      
      “东洲?”云棠绞着被子,治疗尸毒的药需要跑那么远吗?
      
      燕霁道:“鲸王脂。”
      
      他这样一说云棠就懂了,继而有些不可置信,鲸王脂是东洲至宝,千年只得一份,服用后可百毒不侵。
      
      虽然尸毒也是奇毒,但是在鲸王脂面前便有些不够看,两者之间的关系便是杀鸡用牛刀。
      
      这么说吧,如果中一次尸毒,云棠就能得到鲸王脂的话,这种毒,她愿意天天中!
      
      云棠轻咳一声,感觉太不好意思了,她道:“算了,东洲太危险了,你别去,随便绑个医修来就是了。”
      
      ……她注意到自己的用词有些不对,绑?
      
      她是不是和燕霁混太久了,也学了他的作风?不过,云棠倒真心不愿意燕霁去东洲,的确,按照她的梦,燕霁不是个好人,但是他并没有做伤害自己的事,还要去找鲸王脂给她。
      
      云棠做不出来因为知道未来的燕霁不是个好人,就能眼睁睁看着他、利用他。
      
      她不要鲸王脂,只要解尸毒,她才不想利用人、欠人。
      
      燕霁眸光明灭,过一会儿才道:“你跟着我,之后会有无数奇毒找上你,我不喜欢同一件事做两次,找鲸王脂,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不麻烦我。”
      
      云棠听到“之后会有无数奇毒找上你”时惊呆了,她眼含热泪:“那你快去吧。”
      
      燕霁:……
      
      燕霁不悦地冷哼一声,甩袖而出,不过在跨出云棠房门时,一道气流朝着云棠迅疾而去,云棠根本来不及躲,下一刻,感觉自己身上一轻,之前所有不适感、包括背部的伤全都消失不见,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她的毒解了?
      
      “治标不治本。”燕霁已然出去,声音从空中传来,“此法只能控制你一天之内不毒发,一天后,你在此处等我,否则后果自负。”
      
      意思就是……要是一天后云棠不在这儿,她一毒发,事情就麻烦了。
      
      云棠现在只能忐忑地等着燕霁给她找到鲸王脂,她在房内乖乖等着,直到天光大放,颇觉等待的时光漫长。
      
      不过几个时辰,她便觉得过了几年。
      
      云棠有些焦躁,正好此时大师兄在她门外敲门:“六师妹,今日我们要去做一个降服金光兽的师门任务,师尊让我们问问你要不要去?”
      
      金光兽?
      
      云棠想去,她在这儿待得度日如年,急需做点什么事转移注意力。
      
      燕霁也没让她一直待在房中别出去,只让她一天后在此地拿药。云棠有些心动,她又记得这个师门任务是有修为限制的,要在金丹以上才能接,她现在不过是筑基,她没法接这个任务。
      
      云棠迅速失落下来:“师兄,我修为不够,去不了。”
      
      大师兄笑了一下:“师尊早就考虑到了,他说这次的贡献点你就不参与,所有贡献点还是我、你二师兄……以及小师妹她们分,师尊还命我拿一个镇海铃给你,这样,你就不会拖我们后腿,这一次,只是让你去看看我们的实战,让你学些经验,不妨什么事,你放心吧。”
      
      那就没问题了!
      
      云棠迅速打起精神,其实她并不怕金光兽,她只是担忧大师兄他们担心她,战斗时还分神,那就不好了。
      
      现在云棠被打消了后顾之忧,甜甜一笑:“那好!”
      
      金光兽这样的妖兽,几位师兄和苏师妹一起出发,最多半天就能搞定,也不会耽误她等燕霁。
      
      云棠和大师兄一起出了门,到了太虚剑府门口,二师兄他们都遥遥和云棠打招呼,苏非烟也持着剑,脸色有些清冷。
      
      云棠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苏非烟忽然道:“云师妹,这一次的任务,你千万不能出错,知道吗?”
      
      云棠抬头,一旁的几位师兄们也不知道一向善解人意的苏师妹怎么会忽然这么说,气氛有刹那凝滞。
      
      苏非烟道:“你本来修为太低,没有来的资格,是师尊坚持要你来。但是,妖兽无情,我们到时候还要保护你,对师兄们也是一种不公平。你得师尊喜爱,还有爹娘给你宝物,你没必要和别人争那些东西。”
      
      云棠稍稍皱眉,也知道解释自己并没那么没用无人会听,便道:“可是,师尊给了我镇海铃,你们不用管我。”
      
      镇海铃……
      
      苏非烟的脸色有刹那苍白,但转瞬即逝,无人注意,师尊还给了云棠镇海铃吗?
      
      大师兄也出来打圆场:“是啊,小师妹,你放心吧,这次六师妹不会拖我们后腿。”
      
      小师妹就是太爱操心了,她对他们好,想得多了些,这没错。
      
      苏非烟勉强笑了笑:“希望如此。”
      
      云棠也不和她多说,她跟在大师兄他们后边儿走。金光兽藏在一座不远不近的山里,金光兽其实不吃人,但是这等妖兽有一个特性,就是会啃吃灵矿,它们将灵矿给啃吃了,便会损害附近修士以及修仙宗门的利益。
      
      因此,金光兽也被划分为对修士有害的妖兽之中。
      
      云棠等一行人很快找到金光兽的巢穴,位于一座山洞之中,大师兄打头阵,因为云棠修为最低,他们都让云棠走在最中间。
      
      云棠摆摆手:“不用了,我有师尊给的镇海铃,我给你们殿后,如果说有妖兽从后面包抄我们,根本伤不了我,我还能提醒你们。”
      
      几位师兄仍有些不好意思:“镇海铃也不是什么伤都能挡,何况六师妹你本来就修为不高,还是在中间吧。”
      
      他们道:“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们一脉而出,总要互相照应,之前小师妹修为低,和我们一块儿,我们也是这么做的。”
      
      云棠本来就人美,也没有任何令人厌恶的癖好,太虚剑府其余男弟子对她有偏见,大多是人云亦云,觉得她修为低,就是因为爱美,不用功修炼。
      
      流言对一个女子、尤其是极貌美的女子的恶意总是极大的。
      
      而同峰的师兄们,虽然也觉得云棠修为低,但却绝不会因此故意讨厌她。
      
      所谓亲疏远近便是如此。
      
      苏非烟本来一直没说话,她的神色淹没在山洞的阴影里,闻言温柔一笑:“师兄们尽拿我打趣,我在筑基期不过五年,哪里一直要你们保护了。”
      
      师兄们粗枝大叶,所想没那么细,师兄哈哈一笑,打趣云棠:“六师妹,你要努力啊,看小师妹入门晚都……”
      
      他没说完,云棠便睁大眼睛看着他,大师兄感觉不对,赶紧闭嘴。
      
      苏非烟的话,不显山不露水,却总是呈现出云棠的短板,这也是一种厉害之处。
      
      云棠对大师兄道:“大师兄!”
      
      她天天被说爹娘说无能、废柴已经够烦了,她那伤好不了有什么办法,云棠道:“大师兄,我才没你说得那么差,我要只是一个普通筑基期,怎么会从魔域活着出来?而且,我还有镇海铃,我不用师兄们保护,我能保护你们。”
      
      大师兄哈哈一笑,并不放在心上:“是,六师妹最厉害了。”
      
      一片欢声笑语,苏非烟忽然有些烦躁,在这一刻甚至厌恶起这些师兄们的粗心,她和云棠是什么关系?师兄们居然对她们都是一样的态度,她曾经作为云棠的替身在太虚剑府生活了这么多年,师兄们对她们一样好,不觉得膈应吗?
      
      他们没有立场吗?
      
      可苏非烟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她在宗门内是温柔的、善解人意的、不是咄咄逼人斤斤计较的。
      
      苏非烟柔声打断这片欢声:“好了,我们快些进去吧,虽然金光兽听觉退化,但是拖长时间也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看了看评论,发现有一些小争议,第一,就是觉得爹娘刻意降智,生活中真的有很多爸妈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差了,处处不如别人,不管什么场合都嫌弃自己孩子,别人做什么都觉得香,而文中的苏非烟更是真的天资好,很优秀,所以他们更看不上有伤在身的云棠了,云棠说自己有伤他们也不信,觉得云棠是撒谎,因为他们就是觉得云棠很差。但是我没有一笔笔触,写他们真的恨不得这个女儿死,这种父母,只有等失去了云棠才会后悔的,否则他们永远都是刚愎自用、嫌弃云棠的大家长。感谢在2020-06-27 05:28:21~2020-06-28 06:3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imorse 20瓶;稻草人 2瓶;小七、月半明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