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也追星[娱乐圈]

作者:晕车大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不过看了半天,却一直没有出现苏谨星的身影。
      
      喻风忍不住走上前去。
      
      张可正在安排人往里搬东西:“小刘,这箱子有点重,你要小心点哈。”
      
      背后有人走近的声音,他以为又是公司同事过来问东西放哪,正准备回头给他指路:“东西都放这。。。。。。喻。。。喻总?怎么是你。”
      
      喻风点了点头,环望了一圈:“谨星不在吗?”
      
      张可第一次单独跟这种大佬级别的人说话,有点紧张:“苏。。。苏哥不在。”
      
      “今天不是他搬新家吗,主人家都不在?”
      
      张可老实回答:“本来是这样没错,但是出门的时候,苏哥接了通电话,好像是哪个很重要的人回国了,他去接机去了。”
      
      “回国?很重要的人?”喻风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那个采访中喜欢银杏叶的朋友。
      
      。。。
      
      此时的机场,苏谨星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在接机大厅的角落处等待着。
      
      本来说的是晚上十点半到达,但航班延迟了,这会儿近十一点半了,才看到旅客一波波的往外走。
      
      沈路一身黑色风衣推着行李箱,在人群的最末端走了出来。
      
      深夜的航班并不多,机场大厅这会儿有些冷清。
      
      沈路一边向外走,一边用目光搜寻着想见的人。
      
      正走到出口处,前方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路哥!”
      
      沈路抬头,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年朝他狂奔过来,挟裹着满身的激动和思念。
      
      他眼疾手快的接住来人,身体因为冲力往后退了两步。
      
      手臂紧紧环住怀中人的背颈,沈路低头,在他耳边满足谓叹:“星星,我回来了。”
      
      ***
      
      张可收拾好屋子后就离开了。
      
      直到晚间零点,那栋房子依然没有亮起主人回家的灯,喻风一身寒霜站在客厅落地窗前,远远的望着那处。
      
      他跟苏谨星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提示关机状态。
      
      等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起身过去看看。
      
      深秋的夜,凉如水,寒风凌冽。
      
      喻风在房子大门口徘徊了十来分钟后,路口终于传来了动静。
      
      一辆车开了进来。
      
      路灯照射下,喻风一眼就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就是他等了大半天的苏谨星。
      
      苏谨星也看到了他,车停稳后连忙推门下来:“喻风!你怎么在这?”
      
      喻风一脸风雨欲来的表情,正准备开口,就见副驾驶又下来一个人。
      
      “星星,你朋友?”
      
      等到人走近,脸看清了,喻风眯了眯眼睛。
      
      苏谨星赶紧介绍道:“路哥,这是我朋友,喻风。”
      
      “喻风,这是。。。。。。”
      
      “沈总,好久不见。”喻风打断苏谨星的介绍,自己打了个招呼。
      
      “是啊,喻总,好久不见。”沈路回握住对方的手。
      
      苏谨星一脸吃惊站在他们中间:“你俩认识?”
      
      确实认识,去年在A国举办的商业峰会上两人见过一面,同属优秀又实力恐怖的后起之秀,两人都在峰会上吸引了不少目光。
      
      苏谨星对生意场上的事也不太关心,听他俩说认识,也就以为是朋友,招呼两人先进了屋。
      
      三人坐下后,苏谨星看着喻风被冻得泛红的鼻尖,抱歉的说道:“喻风,不好意思啊,我手机没电了,害你等这么久。”
      
      喻风刚抬起手,准备说没事。
      
      苏谨星一把抓过他的手掌,两手护住轻轻摩擦:“我帮你暖暖。”
      
      手心的温软让喻风未说出口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他神色温柔的望着面前努力为他取暖的男孩,周身就像被温泉浸泡,暖流溢满心间,载着欣喜和爱意的水球泡蒸腾升空,越飞越高。
      
      徐徐上升中,却被另一道不速之声给戳破了。
      
      一旁的沈路调高了室内空调温度,柔声说道:“星星,我看喻总过来找你应该是有什么事,你还是先问问正事吧。”
      
      苏谨星动作一顿,是哦。
      
      赶紧问道:“喻风,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搬这来了。”
      
      喻风收回空落落的手,沉了沉心神,正准备回答。
      
      身旁的沈路率先训斥道:“星星,喻总比你大,怎么能直呼其名呢,不像话。”
      
      苏谨星一脸委屈,吐了吐舌头,小声反驳:“他让我这样叫的呀。”
      
      喻风抬眸,直视着沈路,嘴唇微动:“是的,我和谨星两人挺聊得来的,叫哥感觉有代沟了,我不喜欢。”
      
      沈路眼睛闪了闪:“哦,是这样啊。”
      
      两人视线对上,明明面上都带着得体的笑容,但苏谨星总觉得有杀气在屋内蔓延,无形的风刃割得人皮肤凉飕飕,他摸了摸鼻尖,逃了:“呃,我去帮你们倒水。”
      
      因为才搬过来,房子里的东西还不够齐全,只有白开水。
      
      三人在沙发上各自坐着,喻风顺便把自己就住隔壁以及下午碰到张可的事说了。
      
      苏谨星听了,很是开心,扬起手掌:“太巧了吧,那以后咱俩就是邻居了,日后务必多多关照。”
      
      喻风唇角飞扬,跟他击了一下掌:“当然。”
      
      两人欢声笑语中,沈路握着杯子静静的看着他们笑闹,没再开口。
      
      ***
      
      时间已经很晚了,沈路今晚要留宿,但喻风必须得告辞回家了。
      
      苏谨星和沈路两人送他到门口,他道了一句晚安,才刚转身,就听到背后沈路的声音响起:“星星,明天陪我一起去看我妈吧。”
      
      “好啊。”
      
      喻风脚步微滞,而后继续向前,他克制住没回头,只在心头咬牙骂道,这姓沈的,绝对是故意的,混蛋家伙。
      
      第二天一大早,苏谨星和沈路来到了他的母校戏剧学院。
      
      沈路的母亲路教授是苏谨星大学时期的专业课老师,她虽然已经退休了,但爱热闹,一直还住在学校内的教师公寓里。
      
      大四那年,苏谨星埋头学习汲取知识,学校里不少专业课老师都对他赞赏不已,其中就包括路老师。
      
      她很喜欢苏谨星,不止在专业教学上细心指导,课下也诸多照顾。
      
      在苏谨星的记忆时光里,有她浓墨重彩的一笔。
      
      同样也是那年,路老师身体出了点小问题,她在国外工作的儿子专门赶回来陪她,也就是沈路。
      
      沈路比他大八岁,但是温和儒雅的气质让他没有年龄和阅历带来的成熟男人攻击性,他一言一行令人如沐春风,让人忍不住接近。
      
      两人在大四那段时光,因为路老师的缘故走得特别近,相处十分融洽,也是这段欢乐的时光加速了苏谨星走出郁结困境的动力。
      
      不过路老师身体痊愈之后,沈路离开了,回到了他工作的国家。
      
      刚开始两人还保持着联系,后来断断续续,苏谨星发十句,沈路半天才回上一句。
      
      苏谨星想着他忙,慢慢也减少了聊天的次数,再慢慢,两人就渐行渐远,再也没任何消息往来了。
      
      即使这样,那段大四的美好时光也永远闪耀在各自的记忆里,不可抹灭。
      
      所以,昨天接到沈路的电话,知道他要回国了以后,苏谨星高兴极了。
      
      。。。
      
      这会儿太早了,校园里还没几个人,走在熟悉的银杏树道上,空气清新带着草木香,苏谨星心情格外放松,侧头问旁边的人:“这次回来了还走吗?”
      
      沈路将掉落在他肩头的银杏树叶拿下来,捏在手里把玩:“不知道,看情况吧,也许回,也许就不回了。”
      
      “下次再忙得断联络,我就真的不搭理你了。”苏谨星翻起了旧账。
      
      沈路笑着举手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路老师知道他们要来,一早就在家等着他们了。
      
      “妈。”
      
      “路老师好。”
      
      “快进来快进来。”路老师赶紧把人迎进了屋。
      
      苏谨星坐在沙发上,怀念的打量着屋内的摆设。
      
      一阵逡巡,忽然视线在电视柜旁的书架上定住了,沈路循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欢喜随即绽开。
      
      他拿过相框,手指在两张灿烂的笑颜上轻柔摩擦,带着思念和珍惜,
      
      “一晃都三年了,再看到这样的照片,却仿佛还在昨天似的。”
      
      苏谨星凑近。
      
      相框里的照片是他们两人在银杏树下的合影。
      
      漫天飞舞的金黄叶片,苏谨星被风迷了眼睛,笑得一脸搞怪,站在他身旁的沈路比他高出了半个脑袋,正揽着他的肩膀,照片定格的瞬间,他正侧头望向正闹着的男孩,笑得满脸宠溺。
      
      因为苏谨星下午还有通告要赶,只坐了半小时就得马上走。
      
      路老师送他出门时满心的依依不舍:“小苏啊,行程再忙也要顾好自己的身体,身体是事业的本钱,知道吗?”
      
      苏谨星笑着点头;“知道了,路老师,您也要注意身体,下次我再来看您。”
      
      沈路把人送到了校门口,等他上车后才又回了屋。
      
      路教授问着刚进门的儿子:“这次回来是工作重心转到国内了?”
      
      “嗯,国内潜力大,现阶段的工作重点是打开国内市场,扩展公司业务。”沈谨星喝了一口茶,又加了一句:“至于重心转移,还是要看日后的发展。”
      
      路教授嗯了一声,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张罗着下厨给他准备午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