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也追星[娱乐圈]

作者:晕车大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对面的人没接话,刚才还风轻云淡的眼神,这会儿变得深沉浓郁,泛着锋利的刃光.
      
      苏谨星刚才为了听得更清楚早就挪到了喻风身边,两人挨到了一处,肩并肩坐着。
      
      喻风平日里收敛着气势,都让人觉得霸气侧漏,生人勿进,这会儿一副不苟言笑风雨欲来的表情,更是让人忍不住胆颤,心都悬上了半空。
      
      苏谨星虽然不至于胆颤,但也有些惴惴,僵着身子往后挪了挪:“怎。。。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喻风抬眸望向眼前坐立不安跃跃欲逃的男孩,语气平静:“你觉得我多少岁?”
      
      啊?
      
      这个问题让苏锦星有些懵。
      
      不过,在苏谨星的心里,觉得他怎么也该有三十七八了,或许四十多了也有可能。
      
      不是说喻风长相显老,他面容俊朗,五官深刻,根本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而是气场这东西造就的印象。
      
      这种不怒自威的势压,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阅历锤炼,如何担得起来。
      
      再说,在苏谨星的有限认知里,但凡这种事业有为的BOSS级人物,哪个不是四五十岁。
      
      但,想归想。
      
      看喻风这反应,刚才自己肯定没说对,要不往他低猜个几岁。。。
      
      苏谨星抬起头,眼睫轻闪,犹豫着答道:“35?”
      
      喻风冷峻的脸肉眼可见的又黑了几分,他倏然转身,搅得池水溅起波花,在混沌的烟气中直接上手捏了男孩脸颊一把。
      
      左脸被袭,苏谨星痛呼一声,赶紧捂住。
      
      “干嘛呀。”
      
      “30,我三十,今年才满。”喻风掌住想往后逃窜的人的后脑勺,郑重其事的说道。
      
      本来脑袋被扣住,苏谨星不自在的很,雄性的潜藏本能受到威胁,汗毛都如临大敌的自发竖了起来。
      
      但听到扣他的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强调自己的年龄,那点不自在彻底飞不见了,人也笑飞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大男人,这么在乎年龄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
      
      苏谨星忍俊不禁的捂着肚子,笑得池子里的水都荡起了涟漪。
      
      温泉池底是暖石铺制而成,经年累月的涤荡,早已光滑如玉。
      
      他这会儿太过忘形,一个不小心踩滑了,整个人向后摔进了水底,幸亏喻风还扣着他脑袋,第一时间将人拉了上来,不至于喝下一肚子硫磺水。
      
      刚才他笑得太嗨,这会儿被水呛住后,咳得天翻地覆。
      
      喻风放开扣着他的手,将人翻了个身趴在温泉边上,帮他拍背顺气。
      
      苏谨星一边咳一边自我反省:“咳咳咳咳咳咳,乐极生悲,我错了,咳咳咳咳咳。”
      
      这下,连喻风也没绷住,笑了出来:“知道就好。”
      
      苏谨星稍微平复后,想起了刚才喻风的话,试探道:“喻总,你真的才30岁啊?”
      
      “别叫我喻总了。”
      
      “哦,喻哥?风哥?”
      
      “叫我喻风吧。”叫什么哥,只差7岁而已。
      
      日常躺枪的蒋鸣山委屈表示,只差半岁,他可叫了足足二十九年的哥。。。
      
      “哦。”
      
      想起刚才啼笑皆非的乌龙,苏谨星赶紧找补:“喻风,你一定特别特别优秀,还这么年轻就这么能干了,太棒了。”说完,偷偷用余光观察男人的反应,这样的彩虹屁准没错了吧,
      
      喻风用眼神斜了他一眼,哼,这话勉强还能接受。
      
      温泉不能久泡,时间差不多了,两人起身收拾了一下。
      
      喻风踱到吧台拿了一瓶酒,朝身后人问道:“要喝点吗?“
      
      男人的友谊有时候来得特别快,读书时一同上个厕所都能马上建立友爱的桥梁。
      
      刚才都在一个池子里泡澡了,苏谨星之前还隐约带着的被动和忌惮全在温泉里泡散了。
      
      他爽快的接过杯子:“好啊。”
      
      暖黄灯光下,两人推杯换盏,气氛和谐。
      
      苏谨星的酒量确实不好,才两杯不到,就有些醉态了了,再加上才泡过温泉,整个人已经晕乎乎的了。
      
      喻风见状,不敢让他多喝,哄着从他手上拿走杯子:“好了好了,不喝了。”
      
      放松的喝酒是惬意愉悦的,这和应酬式强迫酒局完全不一样,苏谨星眼前都开始打转了,还护着杯子不撒手:“不要,还喝。”
      
      “再喝就倒了,明天再喝好不好。”
      
      “不好。”
      
      苏谨星怕他上手抢,把杯子护住还不停的往身后藏,两人你推我夺间一个不小心,杯中酒全洒身上了。
      
      洒完后,苏谨星后知后觉的收回手臂,呆呆的晃了晃空杯子:“没了。”
      
      喻风被他萌得心颤,声音都沉了几分:“嗯,没了。”
      
      所幸,苏谨星还没完全醉倒,身上弄脏了还想着重新洗个澡。
      
      见他确实意识清醒,不会在浴室里出意外,喻风才放他进去也没跟着。
      
      他独自回到吧台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真要命。
      
      。。。。。。
      
      第二天一早,苏谨星睡到自然醒,从床上坐起来时,才发现不是自己房间。
      
      回想起昨晚,他赶紧坐了起来。
      
      身上穿的浴袍不是刚来的那套,因为睡姿的缘故,半截莹白臂膀都露了出来,阳光打在上面,映亮了生机勃勃的肌理。
      
      他拢上衣服从床上爬了起来,在屋里四处看了看,却没见着喻风的人影。
      
      此时的喻风正被人拖着严刑拷问。
      
      一大早,张梁来敲门,等了半天门才开。
      
      刚准备进去,就被喻风连人带门推了出来,。
      
      张梁:“实话实说,你房里是不是有人,还藏着不让我看。”
      
      喻风神色不变,也没否认:“是啊。”
      
      张梁一脸震惊:“真有人啊!哥,你开窍了?”
      
      “开你个大头鬼。”
      
      “谁啊,让我见见呗。”
      
      “不见。”
      
      “这么宝贝的吗?”
      
      “忙你的去。”
      
      等他打发走好友回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了人。
      
      喻风端着早餐又来到了苏谨星的房间,刚准备敲门,发现门没关虚掩着,他喊了一声:“谨星?”
      
      房间里传来声音:“进来吧,门是开的。”
      
      苏谨星正在洗漱,出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了。
      
      喻风看他一身装扮不似游玩风格,问道:“这是要回去了吗?”
      
      苏谨星点头:“是啊,公司临时通知有点事,马上得赶回去。”
      
      喻风:“有人来接你吗?”
      
      苏谨星:“我助理昨天女朋友来了,不打扰他的美好时光了,等会儿打个车就回去,”
      
      喻风:“我送你。”
      
      苏谨星连忙摆手:“不用了,你好好度你的假吧,我自己可以的。“
      
      “本来就准备只呆一晚的,正好一路回去,你是公众人物,自己打车太不方便。”喻风确实原本计划只呆一晚,但昨晚碰到苏谨星后,他就准备多呆几天了,今天一大早摆脱张梁后去会所附近走了一圈,还大致制定了几个游玩攻略,但现在都用不着了。
      
      闻言,苏谨星也不推辞了:“那好吧,谢了哦。“
      
      喻风无所谓的笑了笑,把早餐推到他面前。“吃饭吧。”
      
      “好。”
      
      喻风走得匆忙,只来得及电话告知一声,张梁赶到停车场时,车子正好转弯离开,他只来得及看清副驾驶坐着的人的侧脸。
      
      虽然精致,但显然是男人的轮廓。
      
      残留的尾气中,他呆若木鸡。
      
      乖乖,他哥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张梁一副被雷劈过的模样,在原地呆立了许久,才想起掏出手机给蒋鸣山打电话:“山子,你老实说,喻哥是不是有情况了。”
      
      “什么情况?你小子这么没头没尾的干什么呢?”
      
      “平日里,就你和喻哥见面时间最多,你肯定知道。”张梁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又说道:“喻哥到我会所来,走得时候还带着一个男人。”
      
      蒋鸣山昨晚的局闹得很晚,才睡下没几个小时,一大清早被电话吵醒,脑袋都还是晕的:“你小子有病啊,喻哥哪天身边没带人,就说他那助理黎松,是不是男人。”
      
      张梁急了:“不是,今早我去敲喻哥的门,他不让进,还亲口承认房里有人,这会儿亲自开车带个男人离开,这还叫没情况?”
      
      蒋鸣山的瞌睡瞬时被惊醒了,从床上弹了起来:“卧槽,真的,你看到那男人了吗?”
      
      张梁:“看了一眼,没看太清,不过侧脸怪好看的。”
      
      三言两语应付完张梁,蒋鸣山赶紧给喻风拨电话。
      
      “喂,喻哥。”
      
      喻风平时不常自己开车,但车技很稳,这会儿握着方向盘,带着蓝牙耳机:“嗯。”电话那头蒋鸣山把张梁的话转述了一遍,问那人是不是苏谨星。
      
      蒋鸣山宿醉彻底醒了,满脸的不可置信:“喻哥,你这进程也太快了吧。”
      
      喻风一听就知道他肯定想歪了,唾弃道:“把你满脑子废料给我倒掉。”
      
      坐在副驾驶的苏谨星有些疑惑,朝他看了一眼。
      
      喻风注意到了,也不再多说,以开车安全为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喻风朝身旁解释了一句:“蒋鸣山,大早上酒还没醒呢。”
      
      苏谨星哦了一声,乖乖的没多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