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小福包[穿书]

作者:舍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熊!!

      这一窝兔子,加上之前在福福腰上撞晕的那只,一共足足有十只!

      也不知道是因为被人直接踩塌屋顶吓懵了还是怎么样,它们竟然都没怎么逃,就被米卫国两口子抓了个一干二净。

      看着那一窝,每只足有三四斤重的兔子,米二哥忍不住自嘴角流下了羡慕的泪水:“啊啊,之前我在那底下蹦来蹦去咋就没发现有兔子窝呢?真是亏了!”

      福福:“二伯不哭,兔兔一起分呀!”

      米二哥赶紧收了夸张的哭声,谢了谢福福,然后摸着她的小脑袋:“不用了啊,这是你发现的就是你自己的。”

      米家三兄弟自幼由冯秀萍带着跑山,小时候难免争抢。后来老太太就定了规矩,跑山时谁先发现,东西就是谁的,不争不抢。否则下次就不允许进山了。

      现在米家兄弟也将这个规矩教给了福福,然后一众大人便起身,准备出发在附近再转转,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兔子窝。

      这一转,还真叫他们转出了点名堂。

      可能是这附近临近水源,周围又人迹罕至。很快就叫他们又发现了一处野兔窝,并一个野鸡窝。

      众人毫不客气地将之打了。

      在那野鸡窝附近苏芫还发现了一片可食用的菌子,几妯娌齐心协力挖了,足足有十来斤!直接给三人的背篓填得满满当当。

      眼看着收获太多,大家带来的背篓都有点不够用。

      三兄弟一合计,索性回到溪边将野鸡野兔剥皮宰杀了,只留了两只活野兔并一只活野鸡,准备拿回去送给奶奶冯秀萍她们。

      男人杀,女人剥,分工明确。

      大家都是手脚麻利的人,不到一小时,就把所有的野味处理干净,兔子皮毛被单独扯了干草捆起来,兔肉则用新鲜的大荷叶一只一只密密扎住,放在男人们的背篓里。

      至于野鸡,也是一样,放干血后用新鲜的大荷叶密密实实扎起来压进背篓里。

      因为怕血腥味儿招来野物,米卫国还特意去附近找了能驱味儿的植物点燃熏着,又割了不少那种草厚厚地垫进背篓里,将这些兔子野鸡牢牢护住。

      等这一切搞完,时间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米卫国看看天色:“我们得回去了,今天的套也别下了,先把这些东西送回去,明天再来。”

      米大哥点头同意:“对,这狼牙山野物多,今天我们阵仗有点大,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虽然三兄弟从小跑山,但是收获这么快又这么顺利的,他们还真没怎么遇到过,因此心里便都有些毛毛的,担心这附近是不是要出什么事。

      不然为啥平时藏得那么深,要他们三追五踪才能找到的野味儿,今天个个跟撞了邪似的,扒开就在那等着。

      说着,众人便各自洗了手,又扯那种能驱味儿的草揉汁在身上手上抹了,就起身去找背篓准备回家。

      从狼牙山回家,几乎要经过大半个村子。

      想了想,米卫国又跑去之前的樱桃树那里,砍了不少柴火压在背篓上。

      见状,米大哥跟米二哥也有样学样,跟着去弄了不少柴火来,每个人的背篓上都压了点。

      财不露白。
      不管在何时何地,都是永不过时的金玉良言。

      一家人行色匆匆,扛着东西一路疾行,小福福的小筐早被米卫国接到手里提着,就连小家伙都是被米大哥跟米二哥轮流抱着走。

      众人一直走,很快就回到苏芫父母坟茔的位置,大家也累了,米卫国便提议在这里歇一下。

      这里的山林已经没那么密了,应该不会有大的野物出没。

      大家都还是早上在家吃的早饭,忙碌到现在,刚刚在溪边吃的那点樱桃早就消化完了。

      苏芫便收拾了下,将干粮拿出来分给众人。她们家带的是杂面饼子,陈秋菊带的是野菜团子,李来娣则是带的鸡蛋饼子加咸菜。

      一行人吃着东西,再时不时就上一口酸酸甜甜的樱桃,那滋味倒也不错。

      福福刚刚吃太多樱桃的后遗症显露出来,就连最软的鸡蛋饼子她都咬不动,更别提说是吃饼子跟团子了。

      幸好苏芫心细,早上走的时候还用竹筒装了一筒子玉米红薯粥带着,福福这才捧着粥吸溜吸溜地喝着。

      不过就这,她也是忍不住喝一口,呲牙咧嘴好一阵。

      原因无它——她的牙齿实在太酸了,稍微有东西一碰,就感觉牙齿要在牙床上跳舞。
      那酸爽,就跟后世从没洗过牙的人头一回洗牙一样!

      众人被她挤眉弄眼的逗得乐不可支。

      苏芫又好气又好笑,问闺女:“以后还嘴馋不?”

      福福定定地盯着众人面前堆着的红红的樱桃,口水止不住地往下淌,然后赶紧又“呲溜~”一下吸回去——

      “不,不嘴馋了,牙太酸了!”

      但是她嘴上说着不馋了,心里却是沮丧得不行:那以后就不能吃这酸酸甜甜的樱桃了呀!难过~

      小家伙愁眉苦脸的样子又让苏芫忍不住心软,伸手帮她把嘴巴一擦:“行了行了,你也不用这么愁眉苦脸的,回头我弄点白糖给你把它做成樱桃酱,就不会这么倒牙了,到时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福福眼睛一亮,顿时眉开眼笑:“真哒?!”

      “我还能骗你不成?”苏芫白她一眼,“这樱桃不好存,不做成酱,回去估计三天不到就坏了,行了行了,赶紧两口把粥喝完,我们好继续赶路。”

      福福一听以后还有樱桃吃,顿时牙也不倒了,胃也不酸了。

      稀里呼噜就把剩下的粥一饮而尽,然后擦擦小嘴儿,将竹筒倒过来一亮,中气十足:“妈妈,我喝完啦!”

      *

      就在一家人在苏芫父母坟边吃喝休息的时候,另一边的耿翠翠却是趴在草窝子里,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标。

      她抿着唇,紧紧抱着怀里的枪,盯着前方不远处正哼哼唧唧在地上拱着吃的大野猪,眼底闪过一丝不忿:“哼!米卫国,我倒要叫你看看,选那个苏芫有啥好的!”

      说起来这耿翠翠在大山村也算是一个名人。
      据说她家境条件不错,原本不用上山下乡当知青的,但是她却追着自己的竹马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上山下乡的大军。

      当初来的时候这姑娘很是高调,直接当众宣布自己跟竹马是男女朋友关系,若两人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倒也还好。可谁曾想,她来之后没几个月,那个据说跟她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十分深厚的竹马转头就跟另一个知青私订终身,并且很快就去大队打报告,扯证结婚了。

      这一下,可不知跌破了多少人的眼镜。

      这耿翠翠被这事打击得不行,就独自一人上了西山想要跳崖自杀。哪知没死成,被闻讯赶来的老队长米卫国等人给救了回来。

      也不知是跳崖的时候摔坏了脑子还是怎么的,这姑娘一醒就开始整天胡话,说什么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可悲的配角,跑去竹马家的新房大闹一场之后,转头就找上米卫国,说什么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之类的。

      初时大家都可怜这姑娘大概是情伤之下又摔坏了脑子,对她便多有容忍,跟她解释米卫国都有家有室了,劝她另觅佳婿。

      可谁知这姑娘却是个任性的,天天追着米卫国到处跑,最后还闹到大队去这才消停点。

      但是人大队也说了,现在讲究自由恋爱,虽然姑娘追着一个有妇之夫不大好,但是她也没做什么别的出格的事,也不好随便插手。便只是口头教育一通就算完事。

      这之后,耿翠翠虽然有所收敛,但还是死追着米卫国不放。以至于米卫国每天上工都离知青们干活的地方远远的,生怕惹火上身。

      这次耿翠翠能知道米卫国他们要上狼牙山,全是因为米二哥那个大嘴巴。昨天他在知青点帮忙修屋顶,耿翠翠投其所好,通过家里的关系搞了一杆土猎.枪来,可把米二哥给馋坏了,二话不说就把弟弟的行踪给卖了。

      原本这姑娘是想带着枪在米卫国面前一展身手,好向他证明自己实力的。可结果没想到一向蔫儿了吧唧的苏芫突然发威,给她一顿猛削搞懵了。

      她当时跑了之后原本想再厚着脸皮跟上去,结果后来不知怎么想的,又决定自己单枪匹马去打一头大的,好好煞一煞苏芫的威风!

      这姑娘不会打猎,但是运气倒好,独自一人在山上转悠大半天啥危险也没碰到不说,还真让她如愿碰到一头大的——一头肥硕的大野猪。

      耿翠翠枪法不错,她趴在草窝子里,目测着这头野猪的体型,估计得有个小三四百斤。

      她眯起眼,瞄准前方的野猪。幻想着一会儿自己打完野猪,米卫国震惊且欣赏的表情,心里忍不住闪过一丝得意:哼,叫你天天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就你这样的泥腿子,要不是说你有大气运,我才懒得追着你跑!

      这样想着,她静静地趴在那里,食指轻勾,便准备扣动板机……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大家吃完东西原本正要启程,哪知这时福福却开始闹肚子。吃太多樱桃,不仅让她的牙齿受不了,让她的肚子也有些翻江倒海。

      苏芫无法,只得赶紧带着小闺女躲到一边的密林解决问题。

      福福窘迫不已,蹲在地上“嗨哟嗨呀”半天,好不容易肚肚不疼了,擦完屁屁又挖了个小土坑将自己的便便埋起来。

      苏芫刚帮她把裤子整理好,突然旁边的林子一动,“呼哧——”一声,站起一个庞然大物来!

      竟然是一头黑熊!!!

      这黑熊距母女俩大概有三四百米远,也不知嗅到了什么,鼻尖一直耸来耸去,东张西望。

      母女俩头皮一炸,差点惊呼出声。

      好在苏芫反应及时,一把捂住小闺女的嘴巴不让她出声,悄眯眯往后退去。好在刚刚为了方便,母女俩选的地方还算隐蔽,这头黑熊又高又大,一时还没发现她们。

      一边退,她一边往外伸出手朝着丈夫的方向拼命摇,示意这里有危险!

      母女俩进的林子不深,后退不过几步就已经到了边缘,米卫国一直盯着那边的方向,就怕有什么意外。

      突然,他的眼神一凝!
      看到苏芫的手疯狂摇动,身子也是不正常的僵直着,一步一步,机械后退。

      “不好,芫芫她们怕是碰到野物了!”

      米卫国“嗖”地甩了背篓,几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米大哥跟米二哥也赶紧跟上。

      哪知到了近前,三人顿时被眼前的大黑熊惊得脑子都木了!

      卧槽!卧槽!卧槽!
      米二哥在心里疯狂大叫,伸手就去背后摸自制的土弓。

      米大哥一把摁住冲动的二弟,缓缓朝他摇了摇头:这黑熊站起来比他们当中最高的米卫国都足足高了两个头!那一双熊掌更像是蒲扇一样!如果不能一击毙命,他们三人根本不是对手。

      米二哥脑子急速转动,前方米卫国已经冲到妻女身前,一把将两人搂住悄悄后退。他们身前正好有几株至少两人合抱的巨树,只要他们小心点不发出太大的声音,从那头熊的位置并不能看到他们。

      那头大黑熊疑惑歪头,鼻尖耸动着,仔细分辩着空气中的气味——刚刚它明明闻到有一股香甜至极的肉味儿,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注意到黑熊的动作——
      有了!
      米二哥跟米大哥对视一眼,同时想到对策!

      他们身上衣物以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涂了消除味道的草汁,这头黑熊之所以会跟过来,只怕是因为之前小福福方便的时候脱了衣服。

      黑熊还在呼哧呼哧找着气味,这边米二哥已经快速奔回自己放背篓的地方,从里面翻出几只剥了皮的野兔,然后动作飞快地上了树。

      黑熊听到动静,顿时暴吼一声,朝他这边望来。

      米二哥拉起弓,将野兔绑在弦上,“砰!”地一声,把兔子远远弹了出去!

      野兔包落地破裂,新鲜的血肉气息顿时刺激得大黑熊口水直流,“嗷呼!”一声快速朝野兔落地的方向奔去!

      有戏!
      米二哥又嗖嗖连声,将剩下的野兔一股脑全弹了过去,同时示意大家赶紧跑!

      一群人这时也顾不上背篓了,转身疯了一般地往外跑!米二哥留在原地接应福福一家,眼瞅着米卫国一家就要跑到近前。

      哪知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砰!!!”地一声枪响!

      黑熊顿时受惊,“嗷”地一声怒叫转身,恰好看到跑到空地的米卫国一家!

      不好!
      米卫国头皮一炸,将闺女往苏芫怀里一塞,一把将人推出去:“快走!!!”

      然后一把抽出柴刀就冲着黑熊迎了上去!

      大黑熊“嗷!!!”地一声,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四爪着地,张着血盆大口冲着米卫国暴冲而去!!!

      苏芫目眦欲裂:“卫国!!!”
      福福:“爸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及,下章要就V了,周一凌晨会有万字肥章掉落!求各位看文的小可爱支持正版求个订阅哇~么么哒!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5772344 30瓶;么么哒!
    以及给专栏预收打波广告,求个收藏~
    《我在年代文里当团宠》
    上辈子因为救人而死的孤儿桑小果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重生大神告诉她这辈子会衣食无忧,受尽宠爱。
    哪知一睁眼,桑小果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四处漏雨的破房子里,哥哥跟妈妈还发着高烧昏迷不醒。
    桑小果:……
    果然大神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念头刚过,孤儿桑小果就听见门外的歪脖子老槐树上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
    一头大野猪卡在树脖子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屁股底下还滚了一溜儿的小猪仔儿。
    桑小果:Emmm……好吧。
    转眼。
    半年过去了,聪明的哥哥成了远近闻名的小神童。
    一年过去了,能干的妈妈盖起了大房子;
    两年过去了,厉害的外公当上了大队长;
    桑小果儿欢呼:我终于过上了天天有肉吃,年年有新衣的美好生活啦!
    有天,桑小果儿下学回来,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小汽车,一个帅得不得了的叔叔站在妈妈面前,低声下气:“对不起,我来晚了。”
    桑小果儿歪歪头:“你是谁呀?”
    帅叔叔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妈妈,蹲下来一把抱住果儿:“我是你爸爸呀。”
    *
    《绑定毛绒自救系统后我爆红了》
    作为豪门贵妇典范的宣容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性格更是温柔优雅得让所有男人梦寐以求。
    哪知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本娱乐圈文里的悲催女配,并且马上就要突发车祸而死为女主让位。
    宣容:“……”
    危急关头,一个毛绒自救系统从天而降砸在她脑袋上。
    【叮——恭喜宿主成功领养第一个毛绒绒:从未被主人抱过的加菲一只;开启自救任务:代替加菲被主(lao)人(gong)阮易撸肚皮十分钟,奖励寿命一天!】
    结婚半年,才知道自家便宜老公有恐女症的宣容:“…………”
    刚开始——
    某乎:请问穿成短命女配,活命要靠老公但老公又恐女是什么感觉?
    宣容:谢邀~刚搞清楚状况正在努力自救.jpg
    半年后——
    有人问:还活着吗?
    宣容双腿打颤:寿命还长,就是有点费腿,哦还有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