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第二天林晗准时出现在研究院。
      
      毕竟发情期稍微提前了一些,以防万一他准备了比日常多一倍的营养剂和抑制剂。
      
      沈修楠路过他办公室时看见了多出的那些东西,加上同类的直觉,问道:“你发情期到了??”
      
      林晗点头,语气自然。
      
      沈修楠也是个Omega,有时候简直不能理解工作狂的心理活动:“今年假期你一天都没用过吧。多少Omega发情期巴不得在家里躺三天,只有你,还揣着营养剂和抑制剂来上班……”
      
      林晗不置可否:“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沈修楠刚想说什么,林晗大概是怕他担心,还是解释了一句:“而且这两天有修理工作,得尽快完成。”
      
      “什么修理工作,你最近不是……”沈修楠说到一半恍然大悟,“哦哦对,上将的机甲在你那边。不过现在他也回来了,这台又是近战机甲,按理说应该不会催得太急啊……”
      
      沈修楠想了想说;“不然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帮你代两天?只要不是太复杂的,我也能修。”
      
      林晗道:“恐怕不行。”
      
      “哎?”沈修楠拔高了声音,可很快又落回去,“我知道了。”
      “那你也别太拼,有什么事通讯器联系我。”
      
      一般林晗这么说,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其中精细部分只有他能操作,要么是需要连接精神力。
      
      沈修楠已经算是Omega中比较优秀的,因此也以出色的成绩考入研究院做机甲师,不过他的精神力很弱,在涉及到精神力方面,还是得让其他人来。
      
      沈修楠走后,林晗重新补了一支抑制剂,确认不会有什么意外后,拿着前一天贺云霆给自己的钥匙和样本进了修理室。
      
      一般的破损和电路修复不太需要林晗担心,自然会有别的部门的同事以及全自动的修补装置解决,而他的任务就是检修最核心的系统,并校验数次,确保精神力和机师的衔接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目前的机甲都是半手动半精神力操控的操作模式,机师在每一次航行、每一次发射都要精准计算好位置,同时灵活驾驶所处机甲进行躲避或者进攻,而精神力则能连接更高一层的AI中枢,从而将机甲真正变成最优秀的武器。
      
      而修理机甲的机甲师在反复测试时,会不停地启动机甲,并在有限的室内进行无数次操作,再交由原本的机师检查,直至万无一失后,才能算真正修理好。
      
      贺云霆的精神力无疑是顶级的,因此他才生怕林晗在试驾时驾驭不住,特地让陆安和给了自己的样本。
      
      林晗收回思绪,跟正在围着M2742打转的同事打过招呼,让他们暂时换一台修理后,偌大的修理室只剩了他一个人。
      
      这个大家伙的右臂已经修补好了一些,不过因为高级中枢受损,还是没有恢复如初。
      
      林晗操纵升降梯进了舱门,来到驾驶室。
      他的手里,就是这台机甲的专属钥匙,和指定机师的精神力样本。
      
      林晗也不是没开过机甲。
      只是每次开的,都是送过来修理的机甲,为了测试和验证,他会启动这些大家伙,但也只是启动,在这一方窄窄的天地里进行测试和校验——
      他“驾驶”的机甲,连修理室的门都没出过。
      
      林晗垂眸关上舱门,坐在驾驶座上,拿起一旁的头盔戴上。
      
      他对机甲太过痴迷,每一台他设计过的机甲,都曾驰骋于星海。
      
      ——即使他从未触碰过星空。
      
      他想,银河一定是有记忆的。
      
      林晗把钥匙插好,操作台开始有了响应,一片一片按钮开始闪烁,而还没有完全修好的显示屏,也开始亮着光。
      
      他看着手上的精神力样本,定了定心神,便要打开——
      
      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林晗有些奇怪,自己在工作时都会开启通讯过滤,一般朋友的消息根本接不到,只有上级命令或是突然情况,才有可能直接转接到自己的通讯器上。
      
      难道出了什么事?
      
      他放下头盔,看到了上面的指令:“接林晗。”
      
      通讯器还在一刻不停地响着,林晗拿起来,才看见上面的署名——
      是上将专线,不需要通过一般人的通讯过滤,可以直接联系到本人。
      
      机甲已经开始启动,发出机械独有的轰鸣声。
      
      他带着疑虑接起来:“喂?”
      
      于是他又听见了那个冰冷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林晗。”
      
      他还来不及回应,又听见了通讯器里传来了陆安和的声音:“林先生!” 
      “精神力样本不要打开,也不要连接主机。”
      “——它被掉包了。”
      
      -
      
      A区,塞尔纳庄园。
      
      “问过了,还好联系及时,林先生只是刚启动,还没有连接精神力中枢。”
      
      贺云霆抿起薄冷的唇角,一言不发,蓝色的眸光沉下去,像在思考些什么。
      
      陆安和抬起头:“可是不合理啊,那个样本是我亲手交给他的,然后我也亲自送他回去了,根本不存在调换的可能……对了你的伤好点没?”
      
      “疏忽了。”贺云霆忽然开口,没回答受伤的问题,直接点明了怀疑对象,“那个侍者。”
      
      陆安和“哎”了一声,回想了一下:“那天你刚说要送我他就来了……还特地推门往你右肩的伤口上撞!我去查一查。”
      
      贺云霆道:“不必。”
      
      真敢这么做的人必定谋划过,那个侍者一定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炮灰,过了一天去找必定没有踪迹了。
      
      贺云霆沉思了一下,却问了个别的问题:“他怎么说?”
      
      “……啊?”陆安和卡了一下,“林先生说自己已经第一时间将假的精神力样本毁掉了,不过没说什么时候来拿新的。”
      
      “老大,你有头绪吗?”陆安和看向他,“不对,你伤口还在渗血?”
      
      贺云霆只穿了最简单的常服,深色的衬衫勾勒出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而右肩某处的颜色似乎更深了些。
      
      “没事。”贺云霆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这件事先瞒着。”
      
      “好。”陆安和点头,“可我总觉得那群激进派的老头有问题,你上次说一队人收拾星盗就行,他们非要你加一批新机甲,结果你不要,还真就出了事……”
      
      贺云霆不答。
      
      陆安和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忿忿地闭了嘴。
      
      午饭时间到了,贺云霆不再谈这个问题:“走吧。”
      
      -
      
      两人在走廊上并肩走着,陆安和想到什么,决定换个话题:“那老大,你见过林先生吗?”
      
      贺云霆脚步顿了顿,湛蓝色的眼睛很轻地眨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么。
      不过很快他便答了:“没有。”
      
      就是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不太一样罢了。
      
      “也是。”陆安和道。
      
      贺云霆当年在帝军大的时候就以天才和帝国的希望著称,无论什么都是第一。
      而他记性尤其好,当时他的导师都夸赞,说他简直就是过目不忘的代名词。
      
      任何人和事只要经过他的脑子,贺云霆都能记住,并重新将与之相关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
      所以他能很快想到调换了样本的人就是那个侍者,且深信不疑。
      
      更何况林晗外形本就漂亮好看,依着贺云霆过目不忘的本领,怎么会没有一点印象,根本不存在以前见过的可能。
      
      “那,老大……”大概是最近的日子确实清闲了些,陆安和跳脱的性子也表现得更加明显,甚至敢当面八卦老板的私事了,“你是不是……”
      
      贺云霆不满地扫了陆安和一眼,“你最近话有点多。”
      
      陆中校看上去像是短暂地害怕了一下,闭了嘴。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穿着燕尾服的管家正好走进来,见两人在,先毕恭毕敬地鞠躬行礼,然后朝身后示意,开始布菜。
      
      陆安和时常住在这边,因此厨房轻车熟路地照着他的口味,上了许多看上去就油盐超标但口感一定不错的食物;而贺云霆的菜谱反而简单许多,只需要按着军队那边的标准餐来定制就好——
      
      不过今天上将的餐食似乎多了一样东西。
      乏味且一成不变的配餐旁,放了一个烤得焦香的棕色小碟子。
      
      管家小心翼翼地朝陆安和使眼色:确定不要布丁只烤焦糖?
      陆安和扬了扬下巴,趁贺云霆没注意给了管家比了一个手势:没问题,别担心。
      
      把心重新放回肚子里的管家在准备妥当后关上了门,屋内又只剩了贺云霆两人。
      
      陆安和大概是真的心情很好,即使刚才还被领导说了一下,却还是不死心地想把后面的话说完。
      他叫了一声将军,等贺云霆拿着小勺的手停下来,再看向他后,才继续不怕死地摸老虎屁股:“您是不是对林先生……一见钟情?”
      
      贺云霆舔了舔嘴唇,而后很快意识到自己居然会不经意间做出这个动作,于是迅速收了回来,只是在陆安和看不到的地方,用舌尖很轻地抵了一下上颚,而脸上的表情依旧冰凉,甚至眉头还皱得愈发深了,冷淡道:“没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努力九点半就更,每天都失败呜呜呜呜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