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第一次可能是幻听,第二次就不存在这个选项了。
      
      林晗手套上还沾了酒,只得继续用贺云霆给的手帕随意擦了擦。
      
      而林晗拿过手帕后,感觉到面前极具压迫力的高大男人离开了自己些许——看来对方还十分绅士地后退了一步。
      
      然而对方刚才的心声犹在耳畔,这样的绅士行径让林晗完全不为所动。
      
      贺云霆却不知道这些,还特地低头看了林晗一眼,见对方手上没有酒渍后才淡淡地移开视线。
      
      林晗抬起头,就见贺云霆偏头看向别处,眉目冷淡,一缕没盖住的银发从军帽中漏了出来。
      似乎刚才被撞到伤口、给自己递手帕、以及在心里说自己好香的都不是他。
      
      “将军?”
      在确定现在对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以后,林晗反而没了之前的震惊和愤怒,于是再开口时不仅看不出愤怒,反而还扬起脸,意味不明地勾了一下嘴角。
      您没有什么想说的?
      
      您认识我?为什么闻得到我的气味?
      
      林晗想问出口,可他抬起头看见贺云霆侧脸因忍痛而渗出的细汗,这句话最终只在他嘴里转了一圈,又被他自己咽了下去。
      
      算了,他想。
      问出来两人都尴尬。更何况自己跟贺云霆也不会有太多交集。
      
      他这么想着,暂且把这个问题压在了心里。
      
      而贺云霆听见林晗开口,这才回头,面无表情地、沉默地看向林晗,似乎在好奇林晗叫他做什么。
      
      林晗没挑明,而贺云霆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不过他的双眸和发色都太特别,林晗还是没忍住看的眼睛,并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个湛蓝色的自己。
      两人便这样安静地对视了片刻,直至贺云霆主动移开眼。
      
      他不再看林晗,径直往正殿走,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他也依旧是那个倨傲的、对任何事物都不关心的,帝国最冰冷的兵器。
      
      陆安和见自己老大已经走了,这才朝着林晗走过来:“林先生,我送您回去。”
      
      林晗看着那抹苍青色的高大背影渐行渐远,走入觥筹交错的名利场中。
      正殿的人见贺云霆回来,又是一阵喧嚣而吵闹的恭喜,和各怀心思的祝贺。
      
      林晗跟着陆安和往反方向走去,那些嘈杂的声音也渐渐听不清了。
      
      他会不会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呢。林晗手里还拿着机甲的钥匙和贺云霆的SSS级样本,没来由地想着。
      
      -
      
      陆安和毕竟是贺云霆最信得过的部下,甚至可以驾驶贺云霆的私人飞行器。
      林晗很客气地道谢,并报了一个住址。
      
      陆安和重复了一遍林晗说的地点:“林先生是住在帝军大附近?我确认一下位置。”
      
      林晗“嗯”了一声,随口道:“在那里念了很久的书,后来国家分配的时候就选在了那里。”
      
      陆安和发动飞行器,又轻车熟路地从驾驶座侧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包小零食拆了放进嘴里,美滋滋地转头看了林晗一眼,递过去一包:“林先生吃么?”
      
      林晗本想拒绝,可一想今天来的时候营养剂还没用,方才宴会还没开始就被贺云霆叫过去,什么东西都没吃,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陆安和笑眯眯的,指了指放零食的地方:“不够再拿,这边还有。”
      
      林晗有些好奇地问:“这不是上将的飞行器么?”
      居然还藏了零食。
      
      “是啊,”大概是自己领导不在,陆安和更放松了些,“都是我偷偷藏的。”
      
      林晗觉得有趣:“你在他的飞行器上藏了你的零食?”
      
      陆安和性格好,笑起来的时候有一颗虎牙,平易近人,如果不说,几乎不太能想象出他居然是那个冷冰冰的上将的副官:“我经常帮他开飞行器,次数多了干脆就藏了一点。”
      
      林晗:“你们将军也吃零食?”
      
      陆安和打开了自动驾驶,转过头来冲林晗连连摆手:“不不不,他从来不吃这些,无趣得很。”
      
      陆安和皱着鼻子回忆,似乎对揭自己老大的底这件事没有丝毫愧疚感:“别说零食了,他吃饭都只吃最标准的军队配餐——就是那种虽然营养但是一成不变,吃多了简直想吐的那种。”
      
      军队配餐,林晗以前在帝军大念书的时候见过,标准配比,营养均衡,就是难吃。
      
      陆安和又跟他随便聊了几句,飞行器便停在了目的地楼下。
      
      林晗道了谢:“机甲的话,研究院这边会尽快修理,请放心。”
      
      “行,”陆安和给他留了个联系方式,“有什么事到时候直接通讯器接进来就好。那我先回去了,老大还在等我。”
      
      林晗回到家,打算找一支营养剂先用了,可刚洗漱完,不同于虚弱体质的信号从身体里传来,他走了两步,皱着眉在光屏上打开日历。
      
      这种感觉他不是不熟悉。
      发热,乏力,燥郁。
      
      可是时间明明还有好几天啊。
      
      林晗叹了口气,从恒温箱里取出抑制剂,熟练地注射了一支,慢慢等这种感觉退下去。
      
      他忽然想起今天两次碰到贺云霆手的情形。
      
      难道真的是自己发情期提前,对方才会闻到了自己的信息素?
      
      -
      
      而另一边,陆安和把飞行器停好,重新回到庆功宴上。
      
      宴会依旧人声鼎沸,看上去皇帝已经来过一趟了,众人已经开始享用晚宴。
      
      找贺云霆并不难,循着众人的目光焦点看过去就是。
      
      大家虽然都想巴结这位上将,却没几人敢向他敬酒。
      
      “将军。”毕竟还有不少人在场,走到贺云霆身边时,陆安和还是恭恭敬敬地用了敬语,“人送回去了。”
      
      贺云霆闻言点头,过了一秒,又像是不放心似的交待:“跟他强调机甲的事了吗。要尽快修好。”
      
      陆安和眼皮跳了跳:“……说了说了。”
      
      “嗯。”贺云霆终于满意地沉声道。
      
      陆安和的位置跟贺云霆挨着,晚宴开始有一段时间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餐具,和可口的食物。
      
      他知道贺云霆估计又跟往常一样只吃最基本的主食,其他东西碰都不会碰——但他不同,他觉得对美食的辜负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罪恶。
      
      主食上完了,过了一会儿,就到了各种各样造型别致的甜点争奇斗艳的时间。
      
      陆安和嗜甜,端着托盘挑了好几样甜点,蛋糕慕斯巧克力全都没落下。
      
      他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放好餐盘,刚准备挑个长得好看的吃掉时,一旁的贺云霆却忽然冷声开口:“等一下。”
      
      陆安和手里还拿着东西:“怎么了老大?”
      按理说没什么大事,老大应该不会打断自己吃饭啊。
      
      贺云霆难得有一点不自在,他脸上有一丝疑惑,指着陆安和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陆安和满头雾水:“布、布丁啊,有什么问题吗?”
      
      贺云霆满脸严肃:“给我一下。”
      
      “啊??”陆安和照做,但依旧十分不解。
      
      他眼见贺云霆把自己手里的布丁接过去,然后似乎纠结了一下,最终冷着一张脸,十分严谨地低头闻了一下。
      
      “??”陆安和表情逐渐错愕,难道这里面有毒吗?
      
      更令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看见贺云霆拿起根本没动过的勺子,拧着眉,表情凝重,就像手中的骨瓷小碗是什么敌国情报一样,在布丁的表面敲了敲。
      
      下一秒,贺云霆忽然用力地将勺子戳下去,烘烤好的焦糖壳子碎开!
      然后,他看见上将舀了一勺布丁,十分严肃地吃了下去。
      
      “???”
      陆安和满脸惊恐地注视着自己的直系领导。
      
      为什么老大忽然开始吃这些东西了?
      怎么回事。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见贺云霆又开了口:“再给我拿一个一样的。”
      
      陆安和连忙又递了一个完整的布丁上去。
      
      于是这次,他看见上将用纯金的小勺敲了敲布丁被喷枪烤过后呈现出诱人棕褐色的糖面,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动作不太娴熟地又尝了一口——
      这次贺云霆没吃布丁,只用舌头卷了一点勺子上的糖片,慢慢地放在舌尖含化。
      
      “是这个了。”
      
      陆安和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帝国要亡了吗。
      还是说隔壁虫族终于占领了这片星系。
      
      而贺云霆却没空注意陆安和见了鬼的表情。
      
      他的口腔内满是带了点焦褐味道的甜,明明不是什么珍馐之味,他却觉得比面前所有的食物更令他喜爱。
      
      他好像生来就适合战斗,从幼年时期就被寄予了无数希望,参与过太多严苛而残酷的训练,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他不需要其他无谓的东西,他只会对帝国忠诚。
      所有人都说他是帝国的希望,是最坚硬的盾,也是最锋利的矛。
      贺云霆经历过太多战斗,最艰难时曾与陆安和一人一支营养剂足足撑了快一周才赢得胜利,而现在回忆起来,也不觉得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
      即使他的功勋让他拥有了令无数人羡慕的庄园和财富,他对物质依旧兴趣缺缺,一日三餐都是一成不变的军队标准餐。
      
      而现在,他居然第一次对标准餐以外的食物产生了兴趣。
      
      满口都是焦糖的甜香,这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
      
      好像就是刚才握手时,那个机甲师的味道。
      
      不仅好香,还好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今天也是100红包!
    老贺好惨,老婆发情期,自己在这边吃布丁——天啊这是什么美味!以前从来没有吃过呢!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