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第二天林晗是被基地早晨的第一声军号叫醒的。
      
      虽然提供给自己的房间简直豪华得像私人公寓,不过林晗认床,一晚上都睡得不是太好,最后勉强入睡后又像是被梦魇住了,醒来的时候头脑还有些发懵,坐在床上僵了一会儿,才慢慢缓过神来。
      
      昨晚的梦醒来后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拼命追赶自己,他努力往前跑,却因为体力太差不得不被身后可怖的怪物追上,他无法呼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黑暗吞没。
      
      林晗用手撑着额头,慢慢地忘掉这种令人厌恶的未知感觉。
      
      他看了一圈陌生的房间,想起自己已经到基地了。
      
      林晗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上将特供”。
      
      贺云霆他……
      
      想到这里,林晗的表情又变得一言难尽起来,被噩梦魇住的倦意也被驱散了不少。
      
      他简直不知该如何评价贺云霆。
      
      林晗甚至设想了一下,如果自己没有读心的功能,他会怎样看待对方。
      可他想了很久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索性起了床,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
      
      而在另一头的指挥室,陆安和先是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答。
      
      “老大,你在吗?我找了你一早上。”
      没有回音。
      
      陆安和拨通了贺云霆的内线,过了很久连线接通,陆安和问:“老大?”
      
      贺云霆不可能起晚,也不可能这个时候不在指挥室。
      
      对方没有说话,陆安和只听到一点呼吸声。
      
      他神色一凛,想起了昨天自己离开时,闻到的一丝气味。
      
      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来,陆安和几乎没有犹豫,拔腿就往反方向走去。
      
      他是真的疏忽了。
      ——昨天就应该警醒,贺云霆的易感期到了。
      
      -  
      
      林晗今天特地没叫“上将特供”,吃完午饭后就在房间里待着没出去,继续一个人研究图纸,坐在桌前写写画画。
      
      正当他准备休息一会儿时,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林先生在吗?”是陆安和的声音。
      
      林晗走过去开门,见陆安和笑眯眯站在门口,手里还抱着一堆零食。
      
      “住得还习惯吗?”陆安和用下巴点了点自己怀里的东西,“这都是我房间的私藏,怕您觉得基地太无聊,‘偷渡’一点给您。”
      
      林晗接过,说了感谢,陆安和摆摆手表示不介意。
      
      “第一轮选拔完了有两天的休整期,到时候可能您就要忙一点了,”陆安和说,“我陪林先生聊聊?”
      
      林晗邀请他进来,又给陆安和倒了杯水。
      
      陆安和性格好,说话有趣,还会找话题,林晗跟他相处便没什么压力,聊起来也轻松。
      
      “对了,说个八卦,”陆安和说,“今天营里有个新人易感期到了,差点把他队友给撕了。”
      
      “那人还年轻,自己都差点没意识到,还好旁边的教官发现得早,及时拉开了,现在在隔离着呢。”
      
      “易感期,很可怕么?”林晗好奇地问。
      
      “因人而异吧,”陆安和想了想,“有些人就不能靠近,有些就还好,就看有没有自己排解的方式了。”
      
      “那如果严重的,会不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怎么说呢……反正如果是很重要的人的话,不会的,”陆安和说,“不管我们那个时候有多不清醒,但脑海里刻得最深的东西,都是不会伤害的。”
      他说着说着有点不好意思:“林先生您也别笑我,我每次易感期都把宙斯的钥匙攥手里,比什么Omega过来都好使,有它我就有安全感。”
      
      林晗弯了弯眼睛,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或者诧异:“那等它要年检的时候直接送来我那里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加几个功能,或者升级一下。”
      
      陆安和眼睛陡然亮了,兴奋不已:“真的吗林先生!好的好的!”
      
      林晗也跟着他笑了一下:“没问题。”
      
      陆安和本来就很好相处,加上他对林晗很有好感,又听说可以升级自己的机甲,话难免就多了些:“宙斯真的陪了我挺久,我知道它在攻击方面跟同等的高级机甲比有些弱,但我就是宁愿一遍遍给它升级也舍不得换,这是有感情的。我都想好了,以后开不动了,就把它的钥匙存在银河陈列馆里,等老了还能怀念它,我钱都存好了——”
      
      陆安和挠了挠头:“林先生是不是觉得我挺傻的。”
      
      林晗否认:“没有,挺好的。”
      
      “哎?”
      
      “我是觉得,能有东西可以存进陈列馆里,挺好的,”林晗很轻地勾了一下嘴角,垂下眼,“像我思考了很久,都不知道可以存点什么。”
      
      “对了,”林晗看陆安和似乎是想安慰他,干脆继续说道,“不知道银河陈列馆里,将军有没有存放什么东西?”
      
      陆安和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后说:“没有。”
      
      原来贺云霆也没有。
      
      林晗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陆安和这个问题,如果陆安和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自己又会有什么想法?
      他想不明白,只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
      
      过了一会儿,陆安和深吸了一口气,打破沉默。
      
      “林先生。”他的语气骤然低下来,“我其实来找您……是有件事想要求您。”
      
      林晗展眉看他:“怎么了。”
      
      “上将他今天……易感期到了。”
      “我知道来找你真的很荒谬,很过分,但我想不到其他办法。”
      
      林晗对陆安和的话不算意外。
      
      毕竟一个Alpha找自己聊易感期的话题,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
      
      陆安和咬着牙:“您要是不愿意也别勉强……我就是来碰碰运气,试一试。”
      
      毕竟基地里没有别的Omega了——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您在将军那里是不同的。
      
      这句陆安和没说。
      
      “我不知道如何跟您解释……但我相信,将军不会伤害您。”
      
      -
      
      刚踏进贺云霆自己的屋子,林晗就闻到一阵浓烈的乌木香。
      
      基于同类相斥的生理天性,陆安和一刻都待不下去,先是对贺云霆敬了个礼,然后又对林晗说:“实在不好意思,林先生。”
      “我的通讯器开放了对您的私人紧急联络专线,要是有任何的……意外情况,我会很快出现。”陆安和又重复了一遍,毕竟把林晗叫过来是一件很抱歉的事。
      
      “我知道了。”林晗点头。
      
      陆安和站得笔直,眼神坚毅地看着林晗,随后右手脱帽,左手四指并拢放在右肩,无比恭敬地微微俯身,对林晗行了一个完整的帝国礼。
      
      一般这样的礼多是对帝国皇族或者地位极高的权贵们使用的,如果不是那样,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行这样的礼,说明这个人一定有很重要的委托或者请求,希望对方答应。
      
      “或许对您不公平,毕竟您跟上将其实也没见多少次面,”陆安和仍然低着头,把话说完了才缓慢地抬起来,“但将军他每次易感期都……很苦,我找不到什么能让他纾解一些的方法,这才冒昧请您来。”
      
      林晗想起陆安和刚才说的,对方易感期就喜欢攥着自己宙斯的钥匙,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贺云霆,对陆安和说“好”,又说“没事”。
      
      陆安和这才恭恭敬敬地转过身,退到门口,带上了门。
      
      等门关上以后,林晗这才回头看着坐在一旁的贺云霆。
      
      易感期时的贺云霆跟平时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两样,可仔细一些,又能发现很明显的变化。
      
      此刻的贺云霆眉间的情绪更冷,眸色也比往日深沉,见林晗看过来,他便抬起头,眼神锐利地盯着林晗。
      
      要不是提前知道贺云霆在易感期,这个眼神甚至有可能寒冷得让林晗觉得不舒服。
      他看不清贺云霆眼中有什么,具体说不上来,却能感觉到他现在状态并不好。
      
      空气中贺云霆的信息素蒸得林晗的双腿有些发软,但奇怪的是,在陆安和关上门后,那种尖锐而刺痛的感觉少了许多,尽管林晗现在几乎是泡在贺云霆的乌木香里,却没有其他更多的不适。
      
      就好像贺云霆知道那样会让他难受,特地收敛了信息素中的攻击性。
      
      林晗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贺云霆真的很奇怪。
      跟林晗见第一面就有那样的想法,放到任何一个Omega身上,都没办法不生气。
      甚至还……还用他的信息素放在配餐里,简直让林晗又好气又好笑。
      
      可他会试着指导自己开机甲,会第一时间不让自己看到血淋淋的场面,会笨拙却自告奋勇地邀请自己跳舞,会说“你很漂亮”。
      
      林晗依旧沉默不语地看着他。
      
      越高等级的Alpha,易感期来得越发汹涌可怕,这也算是对他们天生就比别人拥有得多的惩罚。
      
      据陆安和说,贺云霆某一次易感期发作时,他一个人在自己的M2742里枯坐了整整三天,最后谁也不敢问他都经历了什么。
      
      安静的空气中都是贺云霆的信息素,原本沉稳内敛的味道充满了狭小的空间,量变引起质变,渐渐变得厚重无比,甚至有一种诱惑的意味。
      
      像是对Omega发出某种邀请——你看,我就在这里。
      
      林晗生理知识不错,大概知道Alpha的易感期需要什么,跟Omega的发情期其实有些类似。
      
      信息素安慰,爱抚,亲吻,上床,或者标记。
      
      当然林晗能做的也只有第一条。
      
      他迟疑片刻后开了口。
      
      “将军。”
      
      林晗跟他隔了一米远的距离,尝试着叫他:“听得见吗?”
      
      贺云霆没有说话,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
      
      还好,还算有理智。
      林晗松了口气。
      
      可刚叫完,林晗又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
      
      应该问他,需不需要我帮忙?
      还是直白地说,我可以帮您?
      
      而坐在一旁的贺云霆忽然出声。
      
      “疼么?”他抬头看着林晗,神情漠然,嘴唇动了动,问道。
      
      林晗还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看见贺云霆从座椅上站起身。
      
      贺云霆的脸色冷得像能冻伤人,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带着厚重的信息素,以及Omega无法反抗的压力,向他走来。
      
      一般的Omega遇上这样的情况往往都会害怕,可林晗还站在原地,没有后退,也没有其他情绪。
      
      好像他知道,贺云霆不会伤害他。
      ——即使是在这么危险的易感期。
      
      室内的灯光不算明亮,贺云霆挺拔地站在林晗面前,低头看他。
      灯光落在两人身上,而林晗稍矮一些,从另一种角度看过去,贺云霆的身躯完整地罩住了他的,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
      
      贺云霆伸出手,往林晗的颈后探去。
      
      他的手指滚烫,又有些粗糙,长期扣动扳机让他的食指两侧带着经年留下的枪茧,精准地找到位置,覆在林晗的腺体上。
      
      属于Omega最脆弱的腺体陡然被人触碰,林晗还是下意识轻颤了一下,眯起眼睛。
      
      贺云霆没有用力,只是很轻柔地摩挲了一下林晗的腺体,片刻后又凝神看去。
      
      对方的腺体被一层冷白的皮肤覆盖着,完整而光洁,看上去很薄,只要轻轻一咬就可以刺破。
      
      好像确认了林晗的腺体完好无损,贺云霆冰冷的神色略微软了一些,手指却没有立刻离开,又重复了一遍。
      “疼么?”
      
      林晗难得地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摇了摇头。
      
      “将军……”
      
      林晗很慢地叫着对方。
      
      “嗯。”贺云霆应了,目光重新从对方的腺体上移开,落在他的脸上。
      
      他与林晗对视。
      
      林晗仰头看着他冷硬的唇角,深邃的眉眼,以及湛蓝的双眸。
      
      “不能标记,”贺云霆音色低沉,像是在自言自语,喃喃地又重复了一遍,“不能标记。”
      “会很疼的。”他自问自答。
      
      林晗怔住了。
      
      他想说,我可以释放一点信息素,你就能不那么难受。
      可是贺云霆有多难受呢?
      他不知道。
      
      “将军。”林晗第三次叫他。
      
      贺云霆的目光移到林晗的嘴唇上,无声地表示回应。
      
      “您……”
      
      林晗刚脱口而出这个字,就想起贺云霆之前说过,让自己不要带敬语。
      
      林晗感觉贺云霆放在自己腺体上的手停住了,过了片刻后逐渐下移。
      
      而下一秒,贺云霆沉默着抬手,将林晗牢牢地箍进了自己怀里。
      
      贺云霆信息素的气味没有收住,带着顶级Alpha与生俱来的强势和压迫感,可拥住林晗的双臂,却有着另一种细不可察的、不容拒绝的温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三0点V,V后四天前一百都发红包,啾咪!
    下本预收《住在死对头口袋里》,点击专栏即可收藏:
     
      叶唐是个受尽宠爱的小少爷,活了二十多年唯一看不惯的,就是从小一直跟自己对着干的死对头傅临风。
      傅临风处处压自己一头,偏偏还总装无辜,叶唐简直忍无可忍。
     
      结果一觉醒来,世界变了。
      叶唐变小了。
     
      全身等比例缩小,变得跟巴掌一样大,连衣服都贴心地跟着一起变小。
      但那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现在居然躺在自己死对头的西装口袋里。
     
      -
      
      正当他艰难思索要如何逃离时,被傅临风轻轻松松拎起来,温热的指腹弹了弹他的脸:“抓到你了。”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