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这个声音在微弱的电流干扰下显得格外冰冷,也格外不近人情。
      
      林晗不免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打好精神,继续听对方之前录下的内容。
      无论如何,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即使在报完姓名后周遭就传来机甲被割裂的刺耳噪声,贺云霆的语气依旧没有一丝波澜,回荡在只有林晗一人的驾驶舱里,泛着能入骨冻伤人的寒气。
      
      对方没有任何赘述,好像也并不打算对听到这段话的人还原当时的情形,只言简意赅地说了最重要的部分。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星盗偷袭。因为他们不可能会在最后以自毁的方式,在战甲的背面装了触击式爆弹。”
      “他们的目标只有我一个。”
      
      林晗这才彻底怔住,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星盗本就是一群穷寇,整日流窜作恶,许多装备甚至都是欺负某些没有战力的小星球收缴来的,在他们的战甲背面装触击式爆弹,那么正面一定少不了强力的推进器,只有这样,才能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在短时间里近身,并通过零距离的触击在顷刻间弹射炸丨弹——自爆,然后共同毁灭。
      
      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星盗而已,一般都不想遇上正规的帝国军队,更别提贺云霆亲自出马,肯定都得换了别的星道开,有多远避多远。
      
      现在录音里却说的是,他们想以自杀式的袭击来针对贺云霆?
      
      可林晗来不及细想这个,毕竟那是触击式爆弹,如果贺云霆稍有不慎,那估计就……
      
      不过很快,他看到断得干净利落的右臂,心里霎时都明白了。
      而贺云霆的话也印证了他的猜想。
      
      “——是我自己切的。”
      
      果然。林晗想。
      M2742的右机械臂不是别人所为,也不可能是别人所为,就是贺云霆在被爆弹触到的那一瞬,自己操纵左臂的光剑切下来的。
      
      至于为什么林晗会这么熟悉,完全因为这套系统自己曾经参与过,了如指掌。
      
      通过数据盒传来的录音听上去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好像是在叙述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小事——冷静,淡漠,甚至透露出一些不易察觉的傲慢。
      
      “速度足够快,所以最后只受了点轻伤。”
      
      即使对方这么说,林晗也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凶险。
      
      机甲本来就有自我防护系统,尤其是上将这种级别所驾驶的机甲更是在这个部分做得十分完善,如果察觉到将有机体损毁,必先启动严密的机师保护措施,切断一部分功能。
      
      而贺云霆能在分秒之间完全通过精神力重新掌握回整个机甲的控制权,再毫不犹豫地用光剑切下自己的右臂,这才制止了一场惊险无比的自杀式毁灭。
      
      并且就驾驶舱的血迹来看,还是免不了受了伤。
      
      而伤在哪处,严重程度,失血评估……对方一概不提。
      
      他太清楚这种武器的威力了,有丝毫的差池都有可能让驾驶员身受重伤,甚至被迫退役,十分凶险。林晗忍不住蹙紧了眉,有些担忧地想听对方还遭遇了什么。
      
      可在说完那句话后,盒子中开始持续传出令人心惊的一阵杂音,有切割声,钢化玻璃的碎裂声,由远及近的爆炸声,以及肉丨体猛然撞击上硬物的钝响,和身体主人一声隐忍的闷哼。
      
      他看着还残留在驾驶舱里的斑斑血迹,生出了些许紧张的情绪,连呼吸都紧了紧。
      
      林晗心里刚为这名素未谋面的将军产生了一点没来由的担忧和紧张,终于在吵闹过后,重新听见了那个声音。
      可对方再开口时,说出的话就不是那么回事。
      
      “机甲我回来后会第一时间送到研究院修理。”
      
      ?
      明明片刻前这人还经历了一场惊险的偷袭,结果特地打开录音留言就是为了交待修理机甲的事?
      
      “请接手的机甲师小心操作,谨慎修理本台机甲,务必还原得跟我的切面一样完美。”
      语气冰凉,且傲慢。
      
      ……?
      
      “咔”的一声轻响,录音戛然而止。
      泛着机油和血腥味的驾驶舱重归寂静。
      
      大概是贺云霆的语气太冷,又或是他轻描淡写的不提伤势,还直接苛刻地提出要求,林晗惯来清晰的思维像是被路标引上了路,却在交叉口被抛了下来,难得的有些摸不清情况。
      
      受伤情况如何?驾驶舱指挥屏碎裂,有没有启动应急措施?精神力有没有损耗?
      
      他梳理了一下思路,唯一能确定的是,至少贺云霆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他回想了一下右臂被生生切断的现状,如果是他的话,确实能修好,甚至于“务必还原成跟他的切面一样”这样的苛刻要求,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林晗抬头,明明是双人机甲,却永远只有一个人在驾驶,后面的另一个驾驶位看上去显得突兀又孤单。
      
      帝国不盛行双人机甲已经很久了。
      先不说双人机甲的制造和设计要比单人机甲困难不止一倍,要找到两个精神力能力都十分匹配的驾驶员难度实在是太大,更何况还要有绝对的默契,才能驾驭得住。
      
      加上这些年来贺云霆的累累战功,把帝国变成了一个星际中绝对坚韧强大的存在,渐渐的双人机甲不再是军中必需,能批量生产的单人机甲成为主流。
      
      林晗刚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启动,可刚两步走到启动器面前,方才已经恢复安静、但还没有关闭的记录盒重新传出那个声音。
      
      “对了。”
      
      林晗闻声停下动作,还以为上将对机甲的受损有别的话要说。
      
      录音里的贺云霆:“机甲检修时请找研究院最好的机甲师,别的都不要。”
      
      研究院最好的机甲师林晗:“……”
      心情复杂。
      
      林晗心里奇怪归奇怪,却没有过多反感的情绪。总有人评价他对机甲过于痴迷,可是他就是喜欢,也只会干这个。
      
      他确认了一下数据盒没有其他信息,又重新记录了自己观察到的新数据。
      除了切掉一半的右臂,整个机甲的背部也受到了严重的撞击,根据留下的痕迹和受损情况来看,爆炸很有可能还是发生了,尽管已经尽力躲避,巨大的冲击波还是击碎了屏幕和一部分操作台,机师的伤应该就是这样来的。
      
      外部的小损伤和简单的线路连接都可以很快完成,可最关键的就是核心操作系统和精神力衔接的部分,才是真正亟待修复的内核。
      
      工程量很大,可林晗不觉得厌烦。
      
      曾经有人评价过他,“这样的精神力居然是一个Omega,真是太可惜了。”
      放眼M星系,Omega的数量本就稀少,能进研究院的更是寥寥无几,至于精神力高的Omega,整个帝国也数不出来多少。
      
      一般SSS级精神力的多半都是顶级Alpha,能利用它驾驭最高级别的机甲,可如此千载难逢的几率却落到了林晗这样一个Omega身上。
      
      众所周知,精神力不等于身体素质。
      
      Omega的体质本来就像温室里的娇花,即使精神力能让他们胜任繁杂的脑力工作,一旦涉及到体力方面,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弱,连最基础的机甲都驾驶不了。
      
      林晗尤甚——进研究院时体力评级为D-,时不时还要服用营养剂,击碎了大家对SSS级Omega会不会有体力奇迹的幻想。
      
      研究院里早就只剩了他一个人,林晗看了看时间,又望着自己面前刚拆下来的一堆零件,索性没回家,直接留在修理室继续干。
      因为要容纳巨大的机甲,修理室占地面积很大,而一身白色制服的不停地操纵升降梯跑前跑后,偌大的空间里只回荡着他和冰冷机甲相处的声音。
      这是最让他平静的时刻。
      
      他不喜欢太吵闹的人声,尤其是被迫传入自己耳内的人声——
      
      -
      
      那大约是他刚进入研究院时的事。
      不知是从哪一天起,也可能是一夜之间,林晗忽然觉得身边的人都变得吵闹了起来。
      
      耳边总传来细微的声音,可转头时明明又无人说话,林晗一边觉得心烦,一边觉得那些声音如同蚂蚁一样挠着他的鼓膜,时刻细细密密地轻刺着,直让人心烦意乱。
      
      直到他跟往常一样跟沈修楠聊天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意外地听到了他内心的声音。
      
      那天沈修楠还在笑着同他说话,手也只是碰了一下便移开了,林晗的耳边却听到了对方熟悉的音调——
      
      【今晚还是吃面吧。】
      
      后来林晗又找了几个同事做验证,结果无一例外。
      
      他拥有了所谓的“读心术”。
      
      不论是谁,只要碰到对方的手,那人当下所思所想,便会以对方的声音,自然地出现在他的耳畔。
      
      所幸机甲不会这样。它们永远安静,带着独属于金属和机械的,冰冷的温柔。
      
      从那天起,他开始戴上白手套,不到必要时刻都不摘下,变成了一个众人口中“无比洁癖”的人。
      
      -
      
      林晗忙了一晚上,他的体力实在太差,又过度集中精神,等他做好初步修复计划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许久。
      
      甫一放松下来,之前一直被精神力压抑着的困倦这才翻涌着席卷而来。
      林晗本想回自己的研究室休息,却疲惫得不行,最后捏着手套,靠在舱内的驾驶座上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他是被沈修楠敲着驾驶舱的舱门叫醒的。
      
      沈修楠早就习惯了这个工作狂的常态,习以为常无奈地看着他:“昨晚不是给过你营养剂了吗,你究竟熬到多晚?”
      
      林晗没正面回答,戴上手套整了整制服,对上沈修楠责备的眼神,稍稍有些内疚,放软了音调,轻声问:“怎么了?”
      
      “这个,”沈修楠叹了口气,然后毫不掩饰眼中羡慕的神色,晃了晃手里烫金的精致信封,“上将庆功宴的邀请函,整个研究院里只邀请了你一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了!!争取每晚9~12点更呜呜呜
    这章前100评论也发红包辣!!
    不要养肥我!会养死的!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