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林晗看着面前的人,心到底还是软了下来。
      
      “我没有生气。”他手里攥着某副官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零食,掌心微微出汗。
      
      不管怎么说,自己听到对方的心声这件事,本来也没有经过上将的允许。
      
      自从发现自己有了这项特殊能力后,林晗只确定的是,当自己的手没有阻隔地与他人的皮肤接触,就能听到此时此刻对方心中所想,可能是当下已经快要说出来的话,也有可能是还没被察觉到的潜意识。
      
      当然了,不管对方有没有意识到,林晗听到的结果总不会骗人。
      上将必然不可能将那些话说出来,至于是不是潜意识……林晗有些犹豫,毕竟先前对方拽掉自己手套时,那一瞬的时间太短,贺云霆应该来不及说别的什么,只是立刻就想让自己不要直面它。
      
      林晗心里很乱。
      
      他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的,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气的是什么。
      
      “嗯。”贺云霆听见林晗的话,好像终于放了心,声音似乎也没有那么冷了。
      
      “那……”林晗把自己的视线从零食包装袋移到贺云霆脸上,“将军,我走了?”
      
      “嗯。”贺云霆依旧是简短的回应。
      
      不过他好像在思考什么,过了一秒后又有了动作。
      
      他再次打开放零食的箱子,又重新抓了一大把捧在手上,往林晗怀里一丢,自己仍然一言不发。
      
      “……”林晗第一次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将军,今天是您多少岁的生日?”
      
      他听说过贺云霆的事迹,由于天生的精神力、信息素和体力,从军时比一般人都早了许多,加上后来出生入死屡立奇功,深得皇帝赏识,破例升了好几次衔,这才成了万人敬仰的对象。
      
      而此刻这位最年轻的上将先生眸色黯了一点,像是觉得出生日期这个数字没有一丁点意义,随口道:“忘了。”
      
      可很快他又重新动了动嘴唇:“但今天,快乐的。”
      
      林晗怔住了。
      
      他过了几秒才想起来,贺云霆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因为自己今天对他说过生日快乐。
      
      林晗将手中的零食抱得紧了些,声音里终于带上了一点轻快的笑意:“那好,以后将军的生日,我都会祝您生日快乐。”
      
      “嗯。”尽管还是一样的回答,但贺云霆眸光中最后一点阴霾也被拂去了。
      
      “再见。”他一边准备发动飞行器,一边对林晗说,“这几天,注意安全。”
      “有什么需要可以找陆安和。”
      “找我。”
      
      最后一句贺云霆说得很快,像是想要覆盖掉自己说的那句“找陆安和”。
      
      “好。”林晗说。
      
      他想起今天那名刺向贺云霆的匕首,又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名偷走了样本的人。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贺云霆他们会从什么地方调查,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安。
      
      想到这里,林晗忽然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将军。”他叫住贺云霆。
      
      湛蓝的眸光应声落在他身上。
      
      “您如果对什么人有疑惑,如果不介意或者不涉及机密的话,可以选择告诉我,”林晗还抱着不少陆安和的零食,低头看着花花绿绿的完全不符合一个军人喜好的包装袋,声音清澈,“我也许能帮上忙。”
      
      他知道贺云霆能站上这个位置不容易,也知道今天这种事情他肯定面对了无数次。
      尽管面前这个人对自己的想法还是让他有些防备,但无论如何,他一定是个善良的人。
      
      也许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能力可以帮到他。
      
      -
      
      毕竟是在王子的晚宴上出的事,差点受伤的还是贺云霆,没人敢怠慢。
      
      这几日贺云霆依旧没有休息,训练和生活都照旧,换任何一个人来看,都在庆幸上将在那天的晚宴上没有受伤,依旧是那个令人惧怕但又充满魄力的将军。
      
      只有陆安和每天抽时间给贺云霆换药,嘴里抱怨:“都怪最近这两次,不然伤都快好了。”
      
      贺云霆没说话,只是蹙着眉等陆安和换完。
      
      见他表情不悦,陆安和问:“老大,还是很疼?”
      他想问要不要找队医要一支麻醉,但他明白贺云霆肯定会拒绝,又憋了回去。
      
      “还好。”贺云霆没什么情绪地说道。
      
      “我尽量轻了,很快就好,忍忍。”陆安和说,麻利地包好肩膀,忽然想到什么,“那林先生给你换的时候……”
      
      贺云霆扫他一眼,语调冰凉:“也不疼。”
      
      陆中校委委屈屈:“哦。”
      
      正说着,有人来敲门,那个在王子晚宴上行刺失败最后自戕的Omega的尸检报告也递了上来。
      
      陆安和便很快收了玩笑的心思,接过来,很快看了一遍,递给贺云霆。
      
      等贺云霆从头到尾浏览完,陆安和才开口。
      
      “上次那个人已经找不到了,但根据目睹过他的人说,那人的腺体处也有一块疤痕。”
      “这次的这个……”他指了指贺云霆手上的报告,“一模一样。”
      
      贺云霆没有说话,只看着报告上的一行字。
      
      “初步鉴定死者血液中信息素浓度值过高,且死亡时全身处于兴奋状态。”
      
      这句话很奇怪。
      
      乍一看像是发情期的描述,可只要是见过现场的人,都不会这么认为。
      
      如果是发情期,按上述说的那样,明显是没有用过抑制剂的。
      要是一个Omega不用抑制剂,怎么可能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闻到对方信息素的气味?
      根本不可能一点也不漏出来。
      
      而且发情期的Omega根本没什么力气,可贺云霆在制住那人时用了不少劲,更何况贺云霆是个Alpha,两者之间本就有天生的力量悬殊,Omega怎么可能在刺杀或者自戕时,都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可那人死后,看上去跟一个柔弱的Omega没什么两样。
      
      但很大的问题是,这些人都像一个一个提线木偶,背后的人似乎也没抱太大希望,能成功最好,失败了也不过少一颗无关紧要的棋子。
      
      头绪太少。
      
      贺云霆把报告合上。
      
      陆安和抬头看他:“老大,怎么办?我已经在秘密排查最近接触的所有人中,有没有后颈腺体受过伤的Omega。”
      “好。”贺云霆点头,想到什么,又问,“最近那些人,还有谁来找过我。”
      
      他口中的那些人,很明显就是整日争论不休的主和派和激进派。
      
      “最近都有,尤其是听说您这件事后,纷纷说着要来慰问。”陆安和说,“虽然只是猜测,但我觉得王子殿下并不能排除嫌疑。”
      
      贺云霆眸色变冷,手指一下一下点着那份报告。
      
      “继续查。”
      
      “还有,”他思忖着,又说,“隐晦了解一下闻天尧最近都在跟什么人接触——关键要看接触的是哪边的。”
      
      陆安和点头领命,推门出去。
      
      只余贺云霆凝视着报告上的信息,眉头愈拧愈深。
      
      -
      
      不过在这之前,林晗在短暂的休息日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以前他的休息日常常会选择在研究院待着就完了,但最近的工作量的确不大,加上想起前几天贺云霆的话,最后决定回家休息。
      
      大概是减轻了工作的关系,从来不嗜睡的林晗,一个人在家实实在在地睡了大半天。
      
      他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他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去开门。
      
      “林先生好,我姓陈,是您的舞蹈老师。”
      
      林晗难得睡一次懒觉,迷蒙着双眼看了对方半晌,差点以为自己睡出幻觉了。
      
      这名自称姓陈的舞蹈老师穿着一身笔挺的制服,表情严肃,戴着一副略显老气的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有种一丝不苟的紧绷感。
      林晗看见他的制服右侧贴着“第三机甲基地文工团”。
      
      林晗的眉头跳了跳,预感不详。
      
      然而对方很有礼貌,也很有耐心,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林晗揉揉眼睛:“抱歉,我从来没有找过什么舞蹈老师。不好意思了。”
      
      “您的确没有。”这名陈老师看上去很古板,“但我也确实是来教您跳舞的。”
      
      “……?”
      
      林晗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不管是谁让你来的,我都不学。”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那人推了推眼镜,说了实话:“是上将派我来的。”
      
      “……”
      
      “他说林先生不会跳舞,特地让我来教导。”
      
      “……他还说什么了?”
      
      “上将还说,务必要让林先生学会。”
      
      “………………”
      林晗回想起那天自己对贺云霆说了什么。
      除了告诉他,自己也许可以帮忙以外,还说自己会在对方以后的生日里,也祝他生日快乐。
      
      ……所以,贺云霆大概理解成了,自己以后都会在他的生日里陪他跳舞?
      
      大可不必。
      
      林晗抬手就要关门:“转告他,不需要。”
      
      但那名舞蹈老师并没有因此放弃,他很执着地卡在门框边,岿然不动。
      
      他是背负使命而来的。
      
      上将说,如果林先生要是执意拒绝,就说这句话。
      
      于是这人勉强定下心神,扶了扶眼镜,玻璃片的反光在林晗面前闪过——
      
      他道:“为了帝国的荣耀!”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帝(he)国(wo)荣(tiao)耀(wu)
    来了来了!
    这本想试着写一写剧情,是我的弱项,我努力
    不过主要剧情还是为了围绕感情线服务
    啾咪!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