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那名行凶者一心求死,就算一只手被贺云霆牢牢攥住无法动弹,便以一种近乎惨烈的方式自戕于所有人面前。
      
      贺云霆松了手,但对方感觉不到痛似的,被匕首刺穿时只发出一声诡异的闷哼,整个人失了力,栽倒在地上。
      鲜血溅上了贺云霆苍青色的大衣,以及几分钟前不知道踩了林晗多少次、也不知道被林晗踩了多少次的军靴。
      
      而贺云霆个子高大,林晗在他身后背对着他,一身白色礼服依旧纤尘不染。
      
      林晗睁开眼,还算冷静。
      
      他转过头,发现贺云霆整个拦在他面前,不让他看见倒地的人。
      
      林晗好奇心没这么重,加上刚才对方心里的话犹在耳边,便也顺从地没有探头去看。
      
      一旁目睹了这一幕的人发出带着颤音和惧怕的惊呼,一边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窃窃私语。
      
      “胆子真是太大了,在这种场合刺杀……”
      “关键目标还是上将,他图什么呢?”
      “还好将军出手快,吓死我了。”
      
      闻天尧脸都白了,他先看了地上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一眼,然后十分恼怒地咬着牙,转开脸,嘴里还在骂着什么。
      跟随着他的士兵很快到了现场,开始遣散围观的人群。
      
      原本在一旁待机看自己老大表现的陆安和也快步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贺云霆就先开了口:“带林先生先去别的地方休息。”
      
      陆安和看着贺云霆方才用力制服了对方的右手,欲言又止。
      
      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朝着林晗礼貌地笑了一下:“先跟我来。”
      
      林晗没有放过两人这一瞬的细节,不禁又抬头看了贺云霆一眼。
      
      他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看到贺云霆冷硬的肩膀线条,和站得笔挺的姿势。
      ——以及微微发着抖的右手。
      
      “走吧。”林晗收回视线,对陆安和说。
      
      -
      
      闻天尧毕竟养尊处优,亲眼目睹了这个场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但总归事情是出在他的地盘,贺云霆又是他亲自邀请来的,这个责任无论如何也推不掉。
      
      他搓了搓有些僵硬的双手,沉着脸走到贺云霆面前。
      
      “上将,十分抱歉。”闻天尧的脸色仍未恢复,“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更何况今天还是你的生日……错都在我,不求将军原谅,只庆幸还好您未受伤。”
      
      贺云霆收回右手,垂眸敛眉看着地上的人:“没事。”
      
      大概是贺云霆的反应太过云淡风轻,闻天尧有些急了:“上将您相信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怪我这边有了疏漏……”
      为表决心,闻天尧又说:“这个人您可以带回去,我全程不会插手,上将要我帮忙查什么都可以直说。”
      
      贺云霆几不可见地点点头。
      
      见贺云霆勉强放下了戒心,闻天尧连连道了好几次歉,果真如传言所说的,是个没什么架子,也肯勇于承担责任的王子:“将军,那我现在让我的人把他带去帝军大医院,要如何处置都听您的……”
      说完招了招手,想让自己的仆从过来搬人。
      
      “等一等。”贺云霆出声打断,闻天尧正好奇他还有什么指示,就见他重新走近试图刺伤自己的那个人,然后蹲了下来。
      
      对方看上去有些瘦小,年纪也不大,五官秀丽,闭上眼时看上去几乎有种令人心惊的孱弱,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会混进来,意欲行刺。
      
      匕首深深地没入衬衫,那人已经没了意识,只有被刺穿的肺叶灌进空气和血液,胸腔漏了气,行将就木地、畸形又诡异地一起一伏。
      
      贺云霆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背靠近对方的颈侧,拨开染了血的头发,将对方尚有余温的脖颈露了出来。
      
      对方的后颈上,有一块愈合了很久的疤痕,而疤痕覆盖的位置,是他的腺体。
      
      ——这是一个Omega。
      
      -
      
      林晗跟着陆安和到另一个厅休息,隔壁舞池的音乐都还没关,丝丝缕缕地隔着门漏进来。
      
      陆安和有些紧张:“林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林晗说,“将军没让我看见。”
      
      陆安和松了口气。
      
      不过这口气还没放回去,又听见林晗问:“他肩上的伤,很严重吗?”
      
      陆安和下意识否认:“没有啊。”
      可是一转头看见林晗带着探究的眼神,大概也明白了估计瞒不过去。
      
      “……有一点吧。”陆安和试图转移话题,“不然林先生无聊,我陪您聊聊天?”
      
      “好啊。”林晗应了,还真就认真地想了想问题,“你们将军为什么从来不过生日?”
      
      陆安和回答得很流畅:“之前忙忘了,就没再过过。”
      
      林晗点点头。
      
      陆安和性格好,又陪着林晗多说了几句。
      过了了一会儿,他问:“那林先生还好奇什么吗?”
      
      林晗点头:“那你说的将军不太重的伤,是怎么弄的?”
      
      陆安和卡住了,没想到过了半天话题还能绕回这里来。
      他试图扯了几个理由,林晗都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将军刚才又把伤口撕开了吧。”
      
      陆安和叹了口气,最后实话实说:“上次打星盗的时候,被突然碎裂的显示屏撞到了,玻璃刺到右肩,他又正好刚把右臂切下来,重心不稳,就在驾驶舱带着玻璃滚了半圈……”
      
      察觉到林晗的眼神,陆安和连忙说:“但不重!好很多了!只是不要用力,慢慢恢复就好了!”
      
      林晗还是没有说话。
      
      小机灵陆中校在这一刻福至心灵:“林先生会包扎吗?”
      
      林晗好歹也是帝军大毕业,这些最基本的还是会的,他点点头。
      
      “那我去……给您找点绷带纱布?”陆安和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机智过,“我正好还要去帮将军处理点别的,可以让先进来休息会儿。”
      
      林晗停顿了片刻,说“好”。
      
      -
      
      贺云霆进来的时候仍旧站得笔直,看到乖乖坐着的林晗时,步伐稍稍快了一些。
      
      刚才陆安和跟自己汇报的时候说了一句“老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贺云霆云里雾里地走进来,视线从林晗身上移到一旁的桌上,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包扎用品:“……”
      
      这也叫帮忙?
      
      然而还没等贺云霆说话,林晗从他一进来,目光就落在他的右肩上。
      
      苍青色的军服在右肩那一块颜色变得深了一些,像是被水渍湮开了,痕迹快要漫到后背。
      
      贺云霆走近林晗,两人沉默了片刻。
      
      “很疼么?”
      “没事吧。”
      
      两个人同时出声,在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后,又一齐重新沉默。
      
      最后还是林晗开了口:“我没事。”
      “是我非要问陆中校的,不是他主动说的。”
      
      贺云霆知道林晗指的是自己的伤口。
      
      他眸色沉了沉;“没事。”
      
      “走吧。”贺云霆似乎不愿意再提这个事,“送你回去。”
      
      林晗没立刻应声,只看着他。
      
      明明今天是这个人的生日。
      明明应该是个值得庆祝或者纪念的日子。
      
      他却在这一天险些受伤——不对,已经受伤了,即使那个人没伤到他,贺云霆却依旧因为使力而撕开了自己的伤口。
      
      林晗其实知道有些突兀。
      
      也许是陆安和的请求,又或许是方才两人之间互相踩脚的窘事,他还是试着提了出来。
      
      “将军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先来帮你换个药?”
      
      -
      
      林晗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可当他看到贺云霆右肩的伤口时还是吓了一跳。
      
      上面明明覆上了纱布,但还是由于刚才的事,已经浸满了鲜血,而将纱布取下,便是一道从锁骨以下一直延伸了数十厘米、深且可怖的伤口。
      
      而在最深的这一道伤口上,还有不少细碎的快要愈合的小伤疤,割裂和扎刺的痕迹一目了然。
      
      林晗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当他准备拿起陆安和准备的东西帮贺云霆止血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套被拽掉了一只,而另一只也被他放在了口袋里。
      
      更何况,要是戴着手套,也更加不便。
      
      罢了。
      林晗想,就听一听,没什么。
      
      关键是要帮贺云霆止血和包扎。
      
      他这么想着,伸手碰上了对方的右肩。
      
      【他手好白。】
      【他动作好轻。】
      【他会不会觉得伤口可怕。】
      
      “……”正在给贺云霆包肩膀的林晗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表情,“将军。”
      
      贺云霆抬眸看他,眼神一如既往的湛蓝澄澈,像被大雨洗过后的高悬天幕。
      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分毫变化,似乎右肩这道几分钟前还在汩汩渗血的可怖伤口不是自己的一样。
      
      林晗肤色冷白的手还撑在他的肩上,继续做他的包扎。
      
      【闻不到味道。】
      【想吃焦糖了。】
      
      ?
      林晗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装作没听到这些奇奇怪怪的心音。
      
      但很明显,上将对此一无所知。
      
      于是过了一分钟,林晗耳边又传来了面前这位紧闭双唇面容冰冷的上将的声音。
      
      【硬了。】
      
      “…………”
      
      他手上的动作快了一些。
      
      刚包好,林晗就抿着唇,把纱布往桌上一扔:“您都不会痛的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盘算了一下,今天的我也发得起红包!耶!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