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修)

      
      众所周知,上将副官陆安和,有一台防御力极强的机甲,被命名为“宙斯之盾”。
      
      不同于一般比例的机甲,它看上去要稍显笨重,机甲臂和足都略短,但机身更长、更重,作战时攻击力可能不如其他S级机甲,但防御时能从机身竖起一阵最坚固的光幕屏障,因此陆安和十分中二地给它起了这个名字。
      
      而现在它的主人,正揣着它的钥匙,窝在第二机甲基地统战部瑟瑟发抖。
      
      贺云霆身后是复杂而精密的操作台,一个个分屏上切换显示着各种战斗影像。
      
      他摊开双手撑在桌上,身体前倾,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缩在旋转椅里的陆安和,湛蓝色的眸中映出年轻中校惊恐的脸。
      
      “老大!我为帝国淌过汗!我打虫族流过血!您不能就这样不顾恩情过河拆桥啊!”
      
      “我知道。”贺将军对副官的陈述表示肯定,“就蹭个皮。”
      
      “我知道它该年检了!但真的不用修理!”
      
      “保证不影响任何功能。”上将温情补充。
      
      “但最近有训练!我得用!”陆安和仍在倔强反抗。
      
      贺云霆无情拆穿:“最近训练用不到你这台。”
      
      陆安和把拽着钥匙的手藏到后面,抵死不从:“不行啊老大!宙斯是我的另一半!另一半你懂吗!借它等于借老婆!”
      
      贺云霆挑挑眉。
      
      陆安和梗着脖子:“真的!就像你跟林先——”
      他说了一半立刻刹住车。
      
      贺云霆挑了一半的眉拧住了。
      
      陆安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但毕竟收不回来,只能继续护着自己的钥匙,等候自家老大发落。
      
      “那——”贺云霆斟酌片刻,正要继续发号施令。
      
      结果他刚要继续发话,陆安和叹了口气:“我去我去!我帮你约林先生!但你不许对我的宙斯下手!”
      陆中校愁眉苦脸。
      
      本来之前贺云霆进了林晗办公室,打好的腹稿全部作废后才临时扯出一句“陆安和机甲也坏了”,结果林晗当时眼神奇异地看了他半天,说了个“哦”已经很让上将头疼了,现在不需要拆掉宙斯之盾就能约到对方,贺云霆自然满意,等的就是这句话,斩钉截铁:“好。”
      
      庆幸自己的宝贝终于逃离魔爪的陆安和泪流满面。
      
      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满意,保住了老婆的陆中校珍之重之地把机甲钥匙藏好,这才转过身重新开口:“老大!我还是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贺云霆侧头看他,眼神疑惑。
      
      “您为什么想要邀请林先生?”
      还要拿我的机甲坏了作为蹩脚的理由。
      
      贺云霆抿着唇不说话。
      陆安和的眼神看起来很认真,不像是掺杂着好奇领导八卦的随口一问。
      
      就像是……如果贺云霆说了“是”,说了“一见钟情”,那么这位副官便会拿出完成军令一般的气概去完成一样。
      但贺云霆是真的很努力捋了自己的思路。
      也是真的说不清。
      
      他在这片领域的了解值为零,任何区域都要一点一点开垦探索,贸然地说一见钟情,好像并不是什么负责任的事。
      对他,对自己。
      
      陆安和还在不怕死地观察自己的表情,贺云霆这一刻却不太在意。
      
      “我不知道。”他说。
      
      上一次是“没有”,这一次是“我不知道”。
      
      静默许久,久到陆安和以为这个问题就这么不了了之结束的时候,贺云霆的声音又传来:“但是……我想看到他。”
      
      陆安和动作一顿。
      
      “我也不喜欢什么宴会。”贺云霆说。
      
      但如果有那个人的话,应该能更好度过一点。
      
      最后一句他没说,陆安和也不再问。
      
      “行吧行吧,我帮你约。”别无他法的陆安和叹了口气,决定既然躲不过那不如就帮自己领导出谋划策,“那我要不要帮林先生准备点什么?”
      
      贺云霆只想着邀请人来,完全没考虑别的:“准备什么?”
      
      “礼服啊。”陆安和说,“上次您庆功宴,林先生穿着研究院的制服就来了,这次好歹算是您生日……”
      
      “好。”贺云霆终于赞许地同意了陆安和的建议,并在心里默许了这个话痨下属总在自己飞行器上藏零食的行为,甚至决定给他加点工资。
      
      “行嘞,那我去准备。”危机解除的陆安和把钥匙揣好,走到门口时又被贺云霆叫住了。
      
      “衣服你挑几款,我来选。”贺云霆语气冷硬。
      
      “……哦。”陆安和点头。
      
      “等等还有。”陆安和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晚宴还会举行舞会的,您要不要了解一下?”
      
      -
      
      三天后,闻天尧的晚宴。
      贺云霆依约出席。
      
      王子殿下在宴会一开始时就宣布了今天也是上将的生日,不少人听闻后立刻过来表示祝贺,并阐述了一番对这名将军的钦佩和喜爱。
      
      贺云霆一如既往的冰冷又寡言,所有的赞美都被他寒着一张脸挡了回去,仿佛今天不是他的生日,倒像是催债日。
      他坐在为寿星安排好的位置上,看着门口沉默。
      
      闻天尧也走过来,微笑着当着大家的面给贺云霆道喜,又说给他准备好了礼物,等宴会结束自然会送到庄园里。
      
      贺云霆表情没多少欣喜,只很淡地说了一声“谢谢”,再无多话。
      
      闻天尧似乎也不介意,又聊了几句话后便继续跟其他人谈笑风生。
      
      陆安和陪着贺云霆坐下,感受身旁传来的一阵一阵的低气压。
      
      “我看了下,王子的党羽不太好分辨,”陆安和凑近了说,“两派都有,他两派都吃得开,不好下定论说是哪一边的。”
      “而且,退一万步说,如果是他所为,他总不可能蠢到被我们发现把柄。”陆安和说到这里自己停了下来。
      
      对啊。
      这位王子是未来的继承人,很明显就不能有什么立场,那他为什么要动一个跟他同样没有其他立场的上将?
      就算是他动了,他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很明显,什么都没有。
      连一丁点好处都捞不到。
      
      显然贺云霆也考虑过这个事,他微微点头:“的确不太可能是他。别多虑。”
      
      陆安和“嗯”了一声。
      
      毕竟场合也不太对,贺云霆便不再提这件事。
      
      王子的晚宴的确不像传统那般古板,一切随性,不必拘泥在某个位置上坐半宿,吃固定好的不一定合口的食物。
      任何食物和酒都可以自己去取,没有固定座位,怎么随意怎么来。
      本来来这个地方大家也不是为了吃饭,过了一会儿,闻天尧说自己安排了舞会,邀大家一起。
      
      听见这句话,陆安和感觉到了身边人的气压又低了一分。
      
      随着气氛逐渐热络,不少人也跟着一起跨进了舞池。
      
      “老大……”陆安和只敢说话,不敢看人。
      毕竟几天前,是他信誓旦旦说能把人请来的。
      
      “嗯。”贺云霆沉沉地应了一声,“算了。”
      他也不是没做好被拒绝的准备。
      
      陆安和小声嘀咕:“林先生说会考虑……我总觉得能答应的……”
      毕竟送过去的礼服都收了。
      
      贺云霆没说话,目光沉沉。
      
      -
      
      等林晗到了指定的地点时,已经迟到了半小时。
      
      因为他是快到晚宴时间才决定赴约的。
      
      他穿着贺云霆为他准备的白色礼服,领口处有一个别出心裁的精致黑色领结,比起研究院的制服少了些沉闷,多了一分矜贵,远远看去像是风姿卓绝、笔挺优雅的小白杨。
      林晗按照步骤顺利进了场,正欲避开人群寻个角落坐下,顺便找找贺云霆和陆安和的位置。
      
      那天贺云霆来找他,说了一堆硬邦邦的毫无逻辑的话,他觉得有些好笑,却也没故意为难对方。
      林晗虽没相关经历,但总归聪明,心里知道陆安和大概率是为了贺云霆来邀请自己的,可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没直接拒绝,说要考虑,甚至还收下了隔天专门送上来的礼服。
      
      大概因为陆安和在邀请自己时,反复地说了几次,今天是贺云霆的生日。
      他想起那天,闻天尧提到上将生日的时候,贺云霆满脸的漠然,似乎这完全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日子。
      
      对方应该很久没有过过生日了。
      林晗有记忆以来,家庭中就没有父亲这个角色,好在母亲很温柔,每年都会记住他的生日,两人一起过。
      
      而他听说,上将从来不过生日,甚至连日期都想不起来。
      那自己就当是为他庆祝一下。
      
      生日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么想着,林晗最终还是来了。
      
      而他不知道,在自己刚迈入大厅时,不远处的陆安和看见,终于松了一口气,对贺云霆说:“老大,他来了。” 
      
      -
      
      舞会开始,周遭的灯都渐渐暗下来,只有舞池流淌着浅淡的、模糊的光。
      
      音乐也恰到好处,像一剂不太猛烈的催化剂,潜移默化地感染着人们。
      
      追光灯漫无目的地散落在舞池各处,一双双人在舞池中摇晃,有双方都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有情浓意切的爱侣。人们在舞池中摇晃,等一个灯光渐黯的时机,等一个音乐变调的转换,便有情不自抑的人相拥着接吻,缠绵黏腻,唇分时带着甜蜜的轻喘和爱语。
      
      无人会注意有谁脸颊泛红,更无人会责备是谁举止暧昧。
      在这个场合,有太多可能都被默许。
      
      林晗坐在离舞池不远处的桌子旁看着这一切。
      目光随处一扫,便是吻得难舍难分的陌生人。
      
      他下意识移开眼。
      贺云霆有可能在这些人群中么?
      
      不过没等他细想,人群中便传来一阵低低的议论声。
      
      众人看见,方才一直跟雕塑似的不近人情的上将忽然站起身,朝舞池这边走来。
      
      将军也愿意加入了么?
      有人大着胆子想。
      
      是不是这之中有令心仪的Omega,上将才会向这边走来?
      
      大概是贺云霆实在太显眼,连灯光也被他吸引,在他身上追逐流连。
      
      拥吻着的人们悄悄停了下来,也随着暧昧的光,或明目张胆,或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高大的男人起先目光有一瞬的迷茫,像是在寻找什么,而他在将视线投在舞池附近坐着的青年时,目光便坚定了下来。
      
      音乐未停,贺云霆目不斜视地跨步走去。
      穿过黏稠而暧昧的亲吻,穿过诱人沦陷的靡靡之音。
      
      他在某个正望着其他地方发呆的青年面前站定。
      
      -
      
      而林晗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宴会众人目光的焦点。
      
      这个场景不太适合他,他想找人,却又觉得迈不开步子。
      就在此时,他感觉肩上被轻柔地拍了一下。
      
      林晗应声转过头。
      
      音乐还在他耳边轻缓地流动着,带着泛起酒香的诱惑。
      
      受万人敬仰的帝国上将站在他的面前与他对视,俊美无俦的脸上依旧表情浅淡,可林晗却总感觉,对方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般冷漠。
      
      大概是来的时候脚步略急,贺云霆的额前垂着一缕银发,而眼中依旧是映着湛蓝色的光。
      
      林晗刹那间忘了问好。
      
      高大的男人在穿着白色礼服的俊逸青年面前站定,停了片刻,最后绅士地弯腰行礼,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略显生疏地递到青年面前。
      
      “我想邀请你跳一支舞,林先生。”
      
      他开口,声音像冬日阳光笼罩住的,温柔而不刺骨的白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已修
    哦补充一下,没开窍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