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盛灵玉走后,康绛雪没有用上安神香,心中大石卸下,睡了一个好觉。
      上朝对小皇帝而言也不必频繁,七八天来一次就够了,于是第二日醒来,康绛雪回归了自己的宅男日常。
      
      没人找上门来的时间是最好的,康绛雪自娱自乐,有时间便开始写稿子。
      因着海棠给他抄过稿子不需要避讳,康绛雪写起第二卷来便也不用独处,海棠陪在一旁给他磨墨,康绛雪每写完一张小姑娘就当场誊抄一张。
      
      这第二卷接的还是第一卷的内容继续讲男狐入梦的故事,康绛雪文思如泉涌,不过两日的工夫,就把第一个故事写完,接着写了个男狐入梦的新开头。
      男狐还是那个男狐,但被入梦的另一个男主角却从书生换了武将。
      
      康绛雪喜欢这种文,下笔飞快,第一次看这种嫖/文的海棠却完全惊了。她之前早惊过了小皇帝竟然有写禁/书的爱好,这一会儿惊纯粹是因为剧情。
      往日里海棠也看过话本,多的是狐狸精和书生的故事。可那些都是讲狐狸精和书生相爱,照顾书生助书生上京赶考,或者狐狸精为了爱情不做妖改做人,从没见过这种狐狸精真把书生吸干然后拍拍屁股走人换下一个的剧情。
      
      海棠拿着稿子读了两遍,还是难以理解:“陛下……那书生真的死了?”
      康绛雪:“是啊。”
      海棠:“狐狸真把他给吸干了?”
      康绛雪:“是啊。”
      海棠抿着嘴唇安静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道:“为什么?那狐狸不是喜欢书生吗?何不安安心心待在书生身边,照顾他起居为他打扫浆洗与他相守一生?”
      
      康绛雪道:“喜欢只是喜欢,狐狸可以喜欢书生,自然也可以喜欢别人,缘何要为了一个书生,放弃自由放弃那么多东西?”
      海棠不解:“可是话本里一般都是那样的。”
      康绛雪道:“不过都是些无能庸人的臆想罢了,贪图美色,又不想付出。”
      
      海棠似是有点懂了,以往的故事,世间男人代入的都是书生,而小皇帝的这个故事代入的却是狐狸。
      站在狐狸的角度想一想,可不是就得要书生的命?不然书生一无所有,狐狸图他什么?都是精怪了,难道还天生犯贱不成?
      
      海棠感知到了一些以往没有思考过的想法,略有些犹豫问:“这就是男狐狸和女狐狸的区别?”
      康绛雪摇头:“无关男女,只看人的心里想做哪种狐狸。”
      
      海棠静静思索一阵,开心笑道:“这故事真好,比市面那些话本强了不知多少倍,奴婢爱看!”
      康绛雪喜欢被夸,也微微一笑,和海棠的对话给了他一些启发,他原本想给这书起个十分香艳的名字,这会儿却改了主意。
      
      康绛雪落笔,在宣纸上写下三个字——
      梦狐传。
      
      海棠兴冲冲道:“这是话本的名字?”
      康绛雪点头:“嗯。”
      海棠很是喜欢,赶紧将这三个字抄了一遍,康绛雪看着小姑娘一脸开心,跃跃欲试想弄个嫖/文连载的念头越来越深。
      
      搞是真想搞,可要怎么搞?
      想要在古代连载书,肯定要出宫去外面书局走手续,里里外外不少事,他是皇帝,海棠又是个小丫头……
      怎么想都不适合处理这些事。
      
      康绛雪有些犯愁,吩咐海棠把稿子都收起来。
      刚收拾完,钱公公进来询问道:“陛下,今儿个可要宣人侍寝?”
      
      算到今日,康绛雪足足有半个月没有宠幸过任何人,而钱公公“尽职尽责”,每日都要来问一遍。
      康绛雪正赶上有点心烦,又想到了小皇帝登基后收的那群莺莺燕燕,心思一转,问道:“多少人?”
      
      钱公公没听懂:“陛下?”
      康绛雪道:“后宫里有多少人?”
      钱公公不知小皇帝是什么意思,琢磨了一下回道:“五品以下一共二十八个。”
      康绛雪:“五品以上呢?”
      钱公公只当是小皇帝不记得,回道:“陛下登基不久,也没立后,这五品以上还一个都没有。”
      
      位份都不高,多半是原身见人美貌就搜罗过来的宫女,康绛雪不是小皇帝,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更不想让这群女子在他手里蹉跎青春,比起留在深宫,早些放出宫对她们应该更好。
      
      想定,康绛雪做出烦躁的样子道:“看见就烦,全给朕打发出去!”
      钱公公大吃一惊,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陛、陛下?”
      康绛雪道:“陛下陛下,就知道叫陛下,听不懂人话还在朕的跟前当差?”
      
      钱公公被喷得赶紧回神:“老奴有罪,只是陛下,全都打发出去是不是有点……毕竟都是陛下的女人……”
      不等钱公公说完,康绛雪便堵道:“是啊,都是朕的女人,那就每人赏个五十金,这下总行了吧!你满意了?!”
      
      五十金,别说一个女子,就是一户人家,都足够一辈子衣食无忧,这样的恩赏几乎是有些重了。钱公公被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他的本意只是阻拦,根本没想给这群宫女讨赏,不想小皇帝这么一说,倒像是把错全扣在了他头上。
      
      钱公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康绛雪赶紧不耐烦地挥手:“赶紧去办,明天就把她们送走!”
      钱公公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退了下去,看他的神态,似乎还是不怎么情愿。
      
      送的都是小皇帝的女人,他没不舍得,钱公公倒是像被割了肉似的。
      小皇帝将这话问出口,海棠的脸色变了变,小心道:“其实……”
      康绛雪:“其实什么?”
      
      海棠犹豫,不太敢开口,左右看看确定周边都没人,她对小皇帝道:“陛下,奴婢偷偷告诉您,但您可别说是奴婢说的,不然奴婢可就惨了。”
      康绛雪对这个小姑娘有点无奈,有几分纵容道:“说就是了。”
      
      海棠鼓起一口气,义愤填膺道:“奴婢以前在殿前看过门,好多次都能看见钱公公对那些女子手脚不干净,他明明是个老阉人,竟然如此大胆,想来那些女子平日应该不堪其扰。”
      
      原来如此。
      康绛雪想起了钱公公盯着盛灵玉出神的样子,那时他还只当是盛灵玉太美貌,却忘了关注这个老太监的本性。
      好色之徒就是好色之徒。
      若是这样,清理后宫就更必要了。
      
      到了第二日,康绛雪干脆亲自去盯着钱公公办差,二十来个美人一个接一个上马车,面上虽没有表现出喜色,脚步却能看出十分轻快。
      钱公公的面色一直有点阴阴郁郁,不敢朝康绛雪发作,吼其他人却声音十分洪亮。
      
      人都送走之后,钱公公方来请示,开口便道:“陛下,可要招些新人?”
      康绛雪拿着锅使劲往钱公公头上扣:“招些新人,是伺候你还是伺候朕啊?”
      
      钱公公听得面皮一抖,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小皇帝为何不要新人,直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吓得话都不知道说什么。
      “陛下……您这是说的哪里话,老奴岂敢……”
      康绛雪抬腿踹他一脚,没用多少力,气势却很足,钱公公仿佛碰瓷一般身子一歪,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康绛雪倒也没办法真把钱公公怎么样,给钱公公一脚之后,就带着海棠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钱公公在身后是何种反应康绛雪不知道,解决了后宫美女的康绛雪却实在一派轻松。
      
      他有心带着海棠享受一下阳光散散步,不想从斜里忽然蹿出一个人来,低头叩拜,道:“陛下容情,奴才也想求个恩典。”
      
      来人是个小太监,看服饰品阶不高,康绛雪平日里似乎也没有见过。
      海棠被这人吓了一跳,更恼这人竟然惊着了陛下,立即开口呵斥:“哪里来的奴才,没有规矩,怎么有胆子在陛下面前放肆?退下!”
      
      那小太监闻言一顿,并没有退下,反而抬起头来,口齿清晰道:“陛下,奴才小平,进宫已有十载,从未有任何行差踏错之举,只是母亲突生急病,需要出宫一趟,奴才和钱公公请示过多次,都被驳回,今日实在是无计可施才出此下策。陛下……陛下仁心,数十美人都可宽赦,奴才斗胆求一个恩典,求陛下垂怜!”
      
      康绛雪听得清楚,看得更清楚,眼前之人身量不高,容貌也不突出,气质却很是不同,在宫中为奴十年,一般人就算再有胆量身上也会有些奴性,脊背不会这样直,但这人不卑不亢,内有钢骨,着实罕见。
      康绛雪道:“允了。”
      
      那名为小平的太监本还想再求,不想小皇帝竟会如此轻易地答应,小太监有些恍惚,又听康绛雪道:“不过,你要帮朕做件事。”
      小太监毫不犹豫道:“求之不得,多谢陛下。”
      
      连什么事情都不问,只要出宫就好,足见一片孝心。
      康绛雪有所感触,倒也放下心来,将人领回了正阳殿,屏退众人,康绛雪将事情交代了下去,不是其他,正是出书的事情。
      
      小平一句也不问,只收好书稿,揣在怀中,再三道:“陛下放心,小平领命,亦不会和旁人透露半分,即便旁人问起也只有恩赐,没有交代。”
      康绛雪什么都没说,这人就知道如此警惕,是个可用之人,康绛雪正想着要找人办事这人就来补缺,想想也算是一种缘分。
      
      康绛雪吩咐完毕,在人临走时道:“海棠,给他包五十金。”
      小平惊讶,忙道:“陛下,陛下许是不太了解,办这些事不需这么多银钱。”
      康绛雪看着他,无奈道:“不是用来办事,是给你母亲治病的,置办药材并不便宜,你当值那点积蓄怕是远远不够。”
      小太监完全怔住,好半天,他在地上用力磕了两个头,磕得额头都红了,这才离去。
      
      这之后,小平频繁出宫了几次,回宫便来正阳殿汇报,钱公公刚被小皇帝敲打过,怕再触康绛雪的霉头对这些事也不敢多问,康绛雪偷偷弄连载的事情便也进行得十分顺利。
      小平第三趟回宫时,带回了满是古代风格的《梦狐传》影印书。
      
      康绛雪心里有谱,但也真没想到小平的办事效率这么高,问他怎么跟书局那边达成一致,又是怎么跟那些混这行的人隐藏作者身份的,小平回道:“说话半真半假,恩威并施。只含糊说是贵人办事,他们自然不敢多问,辅以适量钱财,他们也得了好处,便不会横生枝节。”
      
      “……”
      真是人才啊。
      这实际操作能力比康绛雪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康绛雪一面佩服,一面对印出来的成品爱不释手,虽说古代书籍和现代书籍在质量上没有可比性,可这种纸质感对于以写作为生的人来说其存在本就是一种感动。
      试问,谁能想到他竟然能在一本书里写书呢?
      
      小皇帝心情大好,小平的神色里却有些不明显的迟疑,犹豫再三,他跪下问道:“陛下,事情已经办妥,那奴才……还可以出宫吗?”
      这还用问吗?自然可以。得了康绛雪的回应,小平顿时轻松,他紧紧握住拳头,又是叩拜再三才离去。
      
      小平这人办事利索,话也不多,康绛雪几日才能见到他一次,看他神色无恙,估计他母亲的病情应该也还好。不想又过几日,海棠忽然对他禀告道:“人像是死了,小平子出宫去发丧了。”
      康绛雪没应声,海棠又道:“生老病死是常事,得了陛下那么多恩典,已经很好了。”
      康绛雪终没说话。到了第二日,小平过来谢恩。
      
      这位小太监用近乎平常的语气禀告了母亲去世的消息,随后,他沉默许久,对康绛雪道:“陛下,奴才还想求一个恩典。”
      海棠没来得及说话,康绛雪自行问道:“你要什么?”
      小平回道:“奴才想侍奉在陛下跟前,报答陛下。”
      
      侍奉在皇帝跟前,本身就是一种升职,在他口中却成了报答陛下,海棠听得直咬牙,小姑娘家家气得口无遮拦:“真不要脸,你又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小平答道:“姑姑说的是,奴才一无所有,无以为报,所以,只求能侍奉在陛下跟前尽心尽力。”
      
      海棠还是生气:“陛下缺伺候的吗?你尽心尽力,谁不是尽心尽力?”
      小平低下头:“他们伺候的是皇帝,而我只伺候陛下,我欠陛下的恩情,愿用性命报答。”
      海棠听得有些迷糊:“皇帝不就是陛下?这不是一样的吗?”
      
      一样吗?
      不一样。
      海棠没明白,康绛雪却明白了。
      
      小平在和他表忠心,告诉他此生只忠于他一个人。
      这是一个聪明、办事牢靠的人,真计较起来,康绛雪方是占了大便宜。
      
      康绛雪陷入思考,没有立刻做出反应,小平便越发严肃,握拳道:“陛下,奴才平无奇,自知别无所长,可奴才愿为陛下殚精竭虑,无论何时,宁死护陛下周全,奴才确实不会什么功夫,但奴才……”
      
      康绛雪接道:“精通医术?”
      平无奇突然一愣,有些哑然:“不敢说精通,不然也不会救不回亡母,只能算略知皮毛……陛下怎会知晓?”
      
      康绛雪面上冷漠,心里已是有些傻了。刚刚听到平无奇三个字他就觉得有点蒙,确认了会医术之后,他更觉得奇妙。
      平无奇,取自平平无奇里的那个平无奇,看似普通,实则是原文里一个重要的人物。
      
      医术奇高,在文中给美人受治疗各种伤,几次把盛灵玉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后期给美人接生剖腹取子,全都倚仗此人。
      可以说,平无奇就是能够吊命的存在。
      
      可是、可是……
      全文里从来没提这位神医是个太监!
      
      他出场的时候就已经是正牌渣攻杨惑的幕僚,因杨惑对其有恩而多次出手救人。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平无奇要跟他???
      
      康绛雪并不怀疑“报恩”的真实性,知道了平无奇的身份后,康绛雪更了解了这份报恩的重量,平无奇这个人的人设就是重恩情,他说能豁出性命,那就真的是随时可以为了恩人去死。
      
      问题是……
      平无奇不该和他有交集。
      他不是杨惑,而是一块弱小无助的背景板。
      这真的不影响剧情吗?!
      
      康绛雪一阵头痛,艰难问道:“你确定要跟着朕?”
      平无奇道:“奴才确定。”
      康绛雪:“一生都不易主?”
      平无奇愣住:“陛下这么问……是不信我?”
      
      放下这话,平无奇像是受到了侮辱,二话不提直接撞向殿内柱子,康绛雪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拽住。这么一搞,平无奇重新跪下时,康绛雪已然平白出了一身冷汗。
      
      小皇帝急道:“朕不是不信你,罢了……你若是愿意,就留下。”
      海棠也被刚刚那出吓到,心有余悸地抱怨:“说话就说话,好好的撞柱子干什么?”
      
      平无奇听过之后,松了一口气,他挺直腰板,正经和康绛雪行了一礼,再抬头时,他对康绛雪轻轻一笑。
      相貌虽平常,但笑容纯良,让人很容易就产生信赖感和亲切感。
      
      康绛雪默默侧过头,心想道:暴殄天物。
      浪费,真的太浪费了。
      他不是不想要平平,是他不配啊。
      
      他真不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三百评论发红包,真的球球评论呀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