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思索的工夫,钱公公传完了话,陆小侯爷已然迈着六亲不认的嚣张步伐来到案前。
      初入夜间,康绛雪左右掌了灯,亮起的灯光辉映在陆巧脸上,照出了一张生动鲜活精致美观的娃娃脸。
      
      其实只看相貌,陆巧倒是个讨喜的笑面,只可惜性子被养得歪了,眉眼间总有几分盛气凌人。
      在康绛雪面前,陆巧将蛮横收敛了极大一部分,他笑容满面,有几分亲密道:“我就知道这个时辰陛下正闲着,好几日都没听见陛下宣我,一个人做什么呢?”
      
      康绛雪早将自己的手稿锁在盒子里,随口道:“看看话本,打发时间。”
      陆巧又笑:“话本有什么看头,字多的玩意看起来就头疼,哪有出去打两圈马球有意思。”
      康绛雪不动声色地对付过去:“跑起来一身汗,你爱跑就跑,别来烦朕。”
      
      一如既往的皇帝语气,陆巧果然没发觉今日的小皇帝有何不对,他将手头抱着的卷轴放下,任身旁的小太监给他上茶,醒悟一般道:“外边都说陛下这两天受伤了,难道是真的?伤着哪儿了?是不是不能骑马了?”
      康绛雪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只道:“你管那么多,直说过来什么事。”
      
      这么一副态度,倒是印证了受伤的说法,陆巧眯眼笑了,对着小皇帝宛若寻常玩伴一般招手道:“不打马球也挺好,我这好东西可比马球有意思多了,过来看看。”
      康绛雪无奈过去:“什么东西,神神秘秘。”
      
      短暂的接触,康绛雪已经从钱公公的通传口气和陆巧的自称中看出了陆巧和小皇帝的“深厚友情”,小皇帝那种脾气,陆巧却在其面前连行礼都省了,足可见陆巧和原身小皇帝玩得多好。
      旁的人玩得好,叫作志趣相投,陆巧和小皇帝凑在一块,却是正经的蛇鼠一窝,臭味相投。
      
      康绛雪对于陆巧口中的好东西完全不抱希望。果然,那神秘卷轴一打开,被迫上线的马赛克就糊了康绛雪一脸。
      
      康绛雪秉着博学的精神认真地欣赏完这幅“古代版春宫图”,如实道:“没意思。”
      若是放在这个时代,这幅图中的花式内容可能真有些博人眼球,可惜康绛雪一个现代灵魂,什么东西都见过,这点内容对他来说颇有些不够意思,远不如开车肉/文对他的吸引力大。
      
      陆巧费尽心思搞来这幅图,本是当个宝贝拿来共享,谁知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
      小侯爷闷声道:“这么多花样,还没意思?”
      
      康绛雪提不起兴趣,转移了视线:“无聊死了,你自己留着看吧,朕可不要。”
      
      陆巧的情绪一下子降下来,若不是面对小皇帝,那副忽然生气的样子看起来怕是随时要掀桌。被康绛雪这么一评价,陆巧再看这幅图也没了热情,他把图丢到一边,不悦道:“算了!”
      
      陆小侯爷不高兴,到哪里都有人在旁边哄着,可唯独在小皇帝面前,他变成了地位更低的那个,不高兴也得自我调节,陆巧喜欢和小皇帝凑在一处,原就是享受这份对方不惯着自己的“真实感”,如此一来,只能一口气憋回去又吐出来,改口道:“老在宫里待着也无聊,要不一起出去转转?我的马车就在宫门口,宫门落锁之前就能回来。”
      
      康绛雪对这个倒真是有兴趣,穿来这几日,康绛雪还没有机会出宫看看,有陆巧引路,他不用担心露怯,也算省心,只是康绛雪不是很想和陆巧扯上关系……
      陆巧催促:“去不去?”
      康绛雪想了一阵,人设在这里,一直拒绝总还是太突兀,于是决定道:“去,你等着吧,朕去换件衣裳。”
      陆巧这才算乐了。
      
      小皇帝和陆巧一起出宫不算稀奇,钱公公也没花心思阻拦,只安排了好几个乔装的太监和侍卫跟着。
      康绛雪换上一套月白的圆领袍,和陆巧站在一起,看脸宛如一对皎皎贵公子,十分糊弄人。
      
      康绛雪道:“走。”
      陆巧乐呵呵点头,起身之际随意向旁边看了一眼,忽然瞧见墙上挂了一柄银白长剑。要走的动作瞬间止住,陆巧脸色铁青地指着霁月剑,厉声道:“那是什么?”
      
      盛灵玉的佩剑,康绛雪能一眼认出来,被这把剑打断了一条腿的陆巧更能认出来。不知是不是联想到了当日的屈辱和憎恨,陆巧脸色大变,冲过去就把剑拽下来砸在了地上:“盛灵玉,我杀了你!”
      
      剑是盛灵玉不小心落下的,康绛雪怎么也不能让剑在他这儿被磕坏了,他急忙去阻拦,这么一搞,和陆巧正面冲撞了两下。
      陆巧气得紧,眼睛瞬间红了,恼怒异常:“你护着这剑干什么?”
      康绛雪也提高音量:“打你的是盛灵玉,你有火气冲人去,关这剑什么事?”
      陆巧吼道:“我就是要砸这剑!”
      康绛雪:“这剑现在是朕的,谁都不能碰朕的东西。”
      
      陆巧哑了火,显然如果对面不是康绛雪,他这个时候是要喊人过来围殴的,可偏偏跟他针锋相对的是小皇帝,他气得瞪眼,竟什么都做不了。
      
      陆巧气了好半天,才平息一下声音道:“……这剑怎么在你这里?”
      康绛雪掌握了对付陆巧的精髓,不解释,直接怼:“朕犯得着跟你说,关你什么事?”
      
      陆巧快气死了,周边的宫人看在眼里,自知两个都是祖宗,唯恐受到牵连,哪个也不敢上来劝架。
      陆巧生着气,又丢了面子,十分下不来台,脸色特别不好。
      
      康绛雪晾了他好几秒,才给了个台阶,假意没好气道:“还走不走?”
      陆巧:“……走。”
      小皇帝都开了口,陆巧自然顺坡下,他这个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可康绛雪是皇帝,身份上的落差让他即便是硬也得心甘情愿地吃。
      
      往日里陛下总是和他相聊甚欢,这还是头一次跟自己对着吵,陆巧心里不舒服,但不敢和康绛雪发作,也不敢再揪着霁月剑不放,闷头往外走。
      
      因为分神,出殿门时陆巧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乍然升起的怒火让陆巧气得失了神,用力踹了门口的侍从一脚。
      
      被踹中的是个身量纤细的小宫女,被这无端发泄怒火的一脚给踹得当场倒在地上。
      
      康绛雪在陆巧踹人的时候没来得及反应,等小姑娘倒下以后,也被气得变了脸色。陆巧的人设就是这么个纨绔子弟,除了比他地位高的人,其他人在他眼中都算不得人。
      骤然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康绛雪什么心情都没了,他亲自把小宫女扶起来,发现这小姑娘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却连大声哭都不敢。
      
      康绛雪真动了肝火,扭头吼陆巧:“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好端端的你踹她做什么?你现在就走,再别到朕跟前来,这次踹朕的宫女,下次说不定就要踹朕呢!”
      
      陆巧被小皇帝突然发怒吓到,先是震惊,接着无措,当真不懂小皇帝刚刚已经好了怎么又跟自己动怒。
      他有点委屈道:“她不过是一个宫女……犯得上这么生气?”
      
      怎么就犯不上。康绛雪知道自己和陆巧这种尊卑思想根深蒂固的人说不明白,他只得一边生气一边道:“……她就算是宫女,也是朕的宫女,轮不到你碰。”
      陆巧将之理解为皇帝的尊严,讷讷不语好一阵,最后破天荒地低头服软道:“我不了……我再不碰陛下的东西了,人也是,剑也是……你别跟我吼。”
      
      从陆巧口中得到一句服软,算得上是他爹娘都得不到的待遇,可这份敬意只针对小皇帝一个人,小宫女被扶下去后,康绛雪的一口气还是堵在胸口之中。
      
      气氛陷入一阵冷寂的沉默。
      钱公公终是不得不插进来圆场道:“入夜天黑得可快,宫外的灯都亮了,不去看看甚是可惜,陛下可还要启程?”
      
      康绛雪原是不想去,可经过这么一遭,陆巧红着眼睛,有些委屈低眉顺眼地盯着他这边,倒也让他无法冷脸拒绝。
      对陆巧而言,小皇帝不仅是皇帝,也是唯一交心的朋友,康绛雪摸清了这一点,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和陆巧相处。
      
      这孩子身上毛病太大了。
      康绛雪不知道自己现在着手还能不能给他扳回来。
      
      “走吧。”
      一声令下,众人随着康绛雪和陆巧一起步行去宫门,陆巧心下乱糟糟,也不敢跟康绛雪说话。
      
      康绛雪步行的速度很慢,陆巧跟着走了一阵,又胸闷来了气:“陛下要是不想去了也不用勉强,何必走得这么慢。”
      康绛雪道:“朕走这么慢为了谁,难道是朕腿不好吗?”
      
      陆巧一下没了声,他的腿上有跛疾,鞋子里垫了些东西,平时走得慢倒也没那么明显,但一旦走得快了就容易被人看出来。
      原来陛下还记着这个,为此特别关照他……
      
      陆巧人生第一次体验了被人扇一巴掌再给个甜枣的感觉,一晚上情绪起起伏伏,突然间就淡忘了康绛雪跟他发脾气的事,只觉得陛下对他格外好。
      陆巧转眼心情又好了些,主动牵住康绛雪的手,道:“在外面防止旁人认出来,陛下就和我兄弟相称吧。”
      
      在现代,两个少年牵着手很是奇怪,可放到古代,这动作做起来竟格外自然。小皇帝和陆巧都是十七八的少年,关系好的时候拉拉小手很是正常。
      康绛雪浑身僵硬,又不好把手抽回去,只得转移注意力,问道:“我们去哪儿?”
      
      陆巧道:“皇城新开的宝华楼。”
      康绛雪:“……青楼?”
      陆巧嬉笑:“自然。”
      康绛雪:“……”
      
      他怎么早没想到?
      陆巧和小皇帝两个人去的地方还能有什么,肯定是烟花场所。可康绛雪一个GAY,现在竟然让他去逛青楼?
      ……这简直是为难他康胖虎。
      
      然而现在退缩也晚了。夜色渐浓之时,康绛雪和陆巧在宝华楼前下了马车。
      
      宝华楼坐落在皇城繁华处,人流拥挤,车水马龙。
      康绛雪和陆巧各自都带着随从,一行加在一起足有十多号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王侯贵族家的公子,甫一到楼前,迎客的小厮便忙不迭地殷勤围上来。
      
      “贵人里面请,可提前订了桌?”
      陆小侯爷一脸嚣张:“我陆巧出来玩何时还要提前订桌?”
      
      小厮一听这名号,立刻对上了陆小侯爷的身份,笑眯眯道:“那是那是,雅间里面最好的两间都空着,全凭您的心意。”
      说着,侧眼再打量陆巧手拉手牵着的另一位,估摸着家世地位也是不一般。这皇城之中谁不知道陆巧横行霸道,能和陆巧称兄道弟,这位小公子的身份怕是只高不低。
      
      宝华楼里都是人精,互相一对眼,立刻都心思活泛明白这两位要小心伺候,小厮弯腰恭敬道:“里面请,小人为二位引路。”
      陆巧高高仰起头,神情里那份趾高气扬像是刻在了骨子里,活脱脱的反派气质,康绛雪的注意力都在宝华楼的内景上,倒也没空制止他。
      
      康绛雪一路只顾着打量,进了雅间,发现又是一番古色古香的新天地。宝华楼和康绛雪所在的皇宫相比在用料装饰上都差了一大截,却莫名透着一股清雅之气。
      陆巧见小皇帝默默地出神,在耳边小声问道:“陛下想什么呢?”
      康绛雪正好想到什么,便直接说出声:“姑娘。”
      
      陆巧哈哈笑起来,神情一副调侃之态,不等回神过来的康绛雪解释,扬手叫小厮道:“听见没有?还不带人来。”
      小厮赔着笑热情介绍:“楼里的姑娘可多了,什么年纪的都有,不知道贵人想要什么样的,小人这边有牌子,也有姑娘的小像,您看看……”
      
      还没说完,陆巧便打断道:“谁要看牌子。带人来,看上哪个就是哪个,别说什么错不开,告诉你,爷看上谁是谁的福气。”
      小厮连连称是,赶紧挥手和外面的人打招呼。
      
      康绛雪因为错过了时机,竟只得怔怔旁观陆巧轻车熟路地完成了这套操作,再等他喘平一口气,外间已经出现了几行曼影,一个接一个缓步进了雅间。
      
      康绛雪头大了。
      选美的过程当真不堪赘述。
      陆巧一口气挑了两个,康绛雪神情阴郁许久,理所当然一个都没留。
      
      留是不可能留的。
      他头皮都麻了。
      陆巧抱上了自己看上的美人,心情本已舒畅,一瞧康绛雪一个都没要,莫名有点泄劲:“怎么回事,一个看上的都没有?”
      康绛雪自然不能暴露自己的性取向,昧着良心道:“一群庸脂俗粉,也就你看得上,还好意思折腾我跑这一趟,真是白费工夫。”
      
      说实在的,宝华楼里的美人其实各有千秋,当真美貌又多才,陆巧本来看上了好几个,可被康绛雪这么一说,他怀里抱着的美人突然就不香了。
      
      春宫图是这样。
      美人也是这样。
      若不是小皇帝的排斥情绪太过真实,陆巧都要怀疑康绛雪是不是刻意打击他。但这份打击无疑是相当成功的,陆巧顿时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
      他一直有献宝的心思,希望能让小皇帝高高兴兴和他一起浪,一连失败两次,陆巧竟被搞得忽上忽下忽悲忽喜。
      
      “那……怎么办?我送你回去?”
      康绛雪立刻就想答应,正要说话,忽听楼下传来一些纠缠吵闹声。
      
      陆巧心里正郁闷,听见这声音就想吼,可之前几次发脾气被小皇帝怼的感觉似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有康绛雪在旁,陆巧硬是把脾气忍了下来。
      
      陆巧推开二楼窗扇向下看去,只见楼下围了好几个人,中央一个大腹便便富商模样的中年男人正拽着一位素色衣衫的女子不放,其他人都在好声好气地劝说。
      陆巧怒道:“哪个不要命的东西吵爷的清静……”说到一半,陆小侯爷忽然停了下来。
      
      康绛雪跟着到窗前看热闹,发现陆巧神情异样的同时,听小厮在一旁解释道:“那位年轻女子不是咱楼里的姑娘,是街上一家胭脂铺子做生意的,楼下那位客官应该是误会了。”
      
      仔细听楼下人说话,管事的几个果然是在劝说那男人放开女子,眼见着众人的劝说终于起效,女子得以脱身。
      即将离去之时,陆巧忽然喊道:“不许走!她不许走!”
      
      那一刹,康绛雪的反应极快,他用自己的音量压过陆巧的,也道:“不许走,这女人归我了。”
      
      小皇帝的侍卫听到命令,有两人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阻拦住了女子,被拦住的女子因为惊讶而抬头,楚楚可怜的模样戳得人心头一软,在她的眉心,有一点赤红的胭脂印。
      
      康绛雪内心敬佩死自己的反应速度。
      陆巧的反应,加上小厮说的胭脂铺子,和女子眉心的胭脂印,毫无疑问,这个女子就是陈茵,那位被陆巧撞死的寒门英才陈回的妹妹。
      
      对陆巧而言,可能只是如此,而对康绛雪而言,这位陈茵还有另一重身份。
      她是美人受盛灵玉的初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