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出了汤池,行了数十米,康绛雪三人就遇着了旁的宫人。
      小太监们急吼吼向外一通信儿,还在坚守岗位的钱公公得了消息前来会合,一阵兵荒马乱,折腾了足足小半日工夫,康绛雪才回到了小皇帝居住的正阳殿,宣来了太医院的首席前来看诊。
      
      皇帝榻前围了满满一圈人,除了宫女太监,还有盛灵玉和杨惑。
      康绛雪本也不想被这两人多瞧,奈何盛灵玉入了殿就跪在眼下,康绛雪不忍心接着“欺压”美人,只能佯装心烦没管。
      
      而杨惑身份较高,根本不听他驱赶的话,还做出一副关切的模样,抢在钱公公前头秀演技:“如何?陛下伤得重不重?”
      钱公公擦了擦额头的汗,不动声色地看了杨惑一眼,总觉得自己的戏份被抢了,他伺候在小皇帝跟前,总得时时刻刻都在皇帝前面做出用心的样子,当即也不甘落后地追问太医道:“陛下的脸色十分不好,莫不是伤筋动骨了?”
      
      太医摇头道:“这倒没有,确实只是摔了下,并没有大损伤。”
      听着这话,钱公公立即找着了发挥空间,厉声道:“既是没有损伤,陛下怎么现在双腿无感,迟迟动不了?”
      太医一时哑然:“这、这……”
      钱公公道:“事关江山社稷,你哪来的胆子耽搁,还不快说!”
      
      康绛雪躺在榻上静静地看着钱公公发挥,心下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已经有了谱,过了这半天,他早就不疼了。
      但他还是适时地摆出些不耐烦的样子,气道:“无能庸医,还不拉下去宣别人。”
      
      太医原还在欲言又止,听到这话急了,生怕“拉下去”三个字背后还有别的意思,急忙委婉开口道:“许是陛下平日里劳心国事太过辛苦,身体有些亏损……当真无妨,只要休养一阵,到了晚间就会好了。”
      
      太医的话已经十分官方,可众人只要不傻,都听出“亏损”两个字的言外之意。小皇帝哪里是劳心国事的人,这分明就是在说康绛雪纵欲过度,身体太虚。
      虚到什么程度?
      摔一下就不会走了。
      
      这话落地,在场的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尴尬,太监宫女们恨不得自己没长耳朵,个个死盯着地面一动不动,就连钱公公都觉得自己不小心戳中了小皇帝的肺管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虚,皇帝非炸了不可。
      
      康绛雪确实炸了。这么好的退场机会,康绛雪怎么能错过,虽然他的内心毫无波澜,可面上还是抓住机会暴跳如雷,开口便吼道:“滚!全都给朕滚!”
      
      “滚”这个字在此时听起来宛如天籁,在场的宫女太监如获大赦一般急忙退去,太医也松了一口气,背着药箱忙不迭撤退。
      盛灵玉和杨惑迟迟未动,康绛雪趁机吼道:“看什么,你们也给朕滚!”
      
      为了更真实,康绛雪顺便揪起枕头砸在了地上,“砰”的一声,软枕二次弹跳到了盛灵玉的腿上,这时,跪在地上的盛灵玉方在进殿之后第一次抬头看了一眼。
      
      这位美人还只穿着那件中衣,头发尚未全干,新渗出的汗水又打湿了他的鬓发,使得他看上去稍显狼狈,可他的美貌程度不减反增,不仅没有让人觉得轻浮,还因为周身气质太过刚正而带一股格外令人难忘的正气。
      
      按说他刚刚得罪了小皇帝又间接害得皇帝受伤,小皇帝追究起来会有不少麻烦,现在帝王发怒对盛灵玉而言正适合趁机脱罪,可他并不急着走,反而端端正正行了一礼。
      还是杨惑拉了盛灵玉一把,示意催促盛灵玉就此离开,倒不是为别的,只对杨惑而言,就此息事宁人浑水摸鱼掀过去也是上乘,毕竟盛灵玉是由他带进冷泉,真追究不管是求情还是谢罪都要浪费一番口舌。
      
      想定,杨惑转头对“正在气头上”的康绛雪施礼道:“陛下好生将养,改日待心情好些,臣再来请安。”
      这话说得莫名有些意味深长,康绛雪没想那么多,以杨惑和自己的关系,哪有请安这档子事,他只当是客套话,根本不放在心上。
      
      直看着两人都没了影,康绛雪这才卸了劲,重新趴在床上。
      钱公公还没走,在榻前很关切地问道:“陛下,您怎么会独自一人跑得那么远,还会跟杨世子和盛公子遇上?”
      
      钱公公的问题很直白,围绕着他应该随时掌握小皇帝行踪的主旨进行,康绛雪懒得再支起精神对付这个老人精,只冷着眼把薄被也扔在了地上。
      于是钱公公脸上的肉一哆嗦,消停了。
      
      纵使这位小皇帝没有实权,说到底还是太后的亲子,名正言顺的皇帝,在这皇宫之中,面上人人都得供着。
      康绛雪就此获得了短暂的平静,因着一番波折,也有些疲惫,索性睡了一阵。
      
      天气依然闷热,幸而皇帝的寝宫之中用冰甚多,没有空调也没那么难挨,康绛雪浅浅睡了一阵,再醒来,已是晚间。
      宫人们早早为他备好膳食,四五个小宫女轮着打扇,阵仗之大,搞得康绛雪来了好几日还是有些不习惯。
      
      正慢腾腾吃着,钱公公又来到跟前,手持托盘呈上了一把长剑。
      钱公公禀告道:“这是今日宫人在冷泉池拾得的,陛下可眼熟?您看该如何处置。”
      
      康绛雪自然是眼熟,他惊讶地接过来看了好一阵,万万没想到美人受竟然将霁月剑落下了。
      仔细回想当时盛灵玉双手都在抱他,确实没有空闲拿剑,这事竟应该怪在他头上。
      
      康绛雪越想越同情,看过原文的人都知道美人剑不离身,就因为遇上他,不仅平白被骂还闹出了这样的乌龙……
      这和天降横祸有什么区别。
      
      他就是那个活体横祸啊,康绛雪叹息道:“把这把剑送去盛……”话音一顿,康绛雪临时改变了主意。
      今天能轻松放过盛灵玉已经很挑战小皇帝的人设,要是再把剑送回去怎么看都会奇怪。康绛雪道:“罢了,先放案上吧。”
      至于原物奉还,还是等之后再想方设法找由头吧。
      
      康绛雪吃了一筷子菜,又道:“对了。”
      钱公公:“陛下有什么吩咐?”
      康绛雪理直气壮厚颜无耻道:“对外别说朕已经好了,就说朕伤着了,伤得很重,身子动不了,没个五六日休养不行,这几日实在上不了朝了。”
      
      钱公公细细的眼睛一转,对小皇帝这个不理朝政的昏庸作风一点都不惊讶,习以为常地回道:“是。”
      
      其实来了这几日,康绛雪本就一次都没有上过早朝,小皇帝一向如此,并不会引人怀疑,可他要是还想继续偷懒,最好还是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假意称病除了逃避早朝,还可以逃避宠幸宫女,算起来也是一举两得。
      
      至于康绛雪不上早朝会不会对国家产生影响更不用担心,即使小皇帝不露面,每日的早朝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没有皇帝的早朝还能进行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可事实就是早朝由太后和长公主二人同时垂帘听政,并将这样一直持续到杨惑造反。他这个小皇帝无须操心更操不上心,当真只是个背景板而已。
      
      安排下去之后,康绛雪暂时过了几天安稳的小日子。
      空闲之中,康绛雪也有些无聊,忍不住重操旧业,酝酿了一个古代版的男男绝美爱情故事,很多车的那种。
      
      康绛雪以前便是个写文的宅男作家,喜欢坐车也喜欢开车,偏偏禁网厉害,一直是大号意识流,小号偶尔放飞自我,现在穿书了,没人管他,康绛雪一颗搞黄色的心又开始躁动不安。
      
      没了电脑,写文需要手写,康绛雪倒也不慌。他早年练过书法,楷书写得一板一眼很有样子,落笔好看,虽说有些提笔忘字,时不时会出现卡顿现象,但做皇帝时间充裕,他本身又有耐心,便趁着这几日热情造车。
      
      值得一提的是,康绛雪别的技能没有,写文的技能却很亮。他的文并不低俗粗鄙,虽是多含云雨,但文笔优美,香艳动人,令人回味。
      他给文下主角专门设置了一个狐妖入梦的背景,随后灵感激昂,疯狂发挥,一连写了好几日,短短三日就手写完了长达一万字的第一卷。
      
      写完了文,康绛雪的第一感觉就是爽,接着,作者的天性让他迫不及待想找个人分享。
      奈何他和原身小皇帝笔迹不同,皇宫之中,哪里敢给人看手稿,只得独自精神亢奋。
      不过要是有机会,他还真想给自己搞个连载。
      
      一边想,康绛雪一边在手稿的落款处署名:康绛雪。这是他的本名,没人知道,当笔名用也无妨。
      康绛雪细心地把稿子按照页码顺序收起来,正揉肩膀,忽听钱公公拉着长声乐呵呵禀告道:“陛下,陆小侯爷来了,可要宣进来?”
      
      康绛雪有些反应不过来:“谁?”
      钱公公以为小皇帝没听清,还是笑道:“陆小侯爷。陛下,人就在殿外呢,老奴看小侯爷手里满满当当,带了不少物件呢。”
      
      陆巧,康绛雪迅速对上了这个名字,脑袋里忽然有点晕。
      钱公公说的是陆小侯爷,殊不知听在康绛雪耳中完全是另一个名号。
      ——炮灰渣攻。
      
      天啊,他来了。
      炮灰渣攻走来了。
      
      陆巧此人,年纪和康绛雪这个皇帝差不太多,但戏份却比小皇帝多了不少,乃是朝中顶流陆侯爷夫妇的老来子,金尊玉贵,娇生惯养,从小在皇城横着走,是纨绔子弟中的顶梁柱。
      回顾原文,这位爷一直在虐待盛灵玉的第一线上发光发热,在几个渣攻之中,属于负责虐人走肾不走心的那种。
      
      康绛雪给他加个“炮灰”二字的理由很充分,因为这孩子结局不咋的,正牌攻杨惑上位之后,陆巧全家被抄,本人也被杨某人为给美人出气而拉出去挨刀子。
      
      总结这位陆小侯爷最大的三个特征:
      纨绔,骄纵,极度厌恶盛灵玉。
      前两个不提,有关陆巧厌恶盛灵玉的原因,有必要拎出来重点复习一下。
      
      盛灵玉少年天才,年纪轻轻时曾考过科举,结识了一个寒门子弟,两人关系亲密,引为知己。
      这位知己名为陈回,是个志向高远的英才,和盛灵玉一样心怀家国,且饱读诗书,见识渊博,才华足以入仕。
      
      那年秋日,两人相约共同科考,不想就在当天,前去参加科考的陈回被一辆横行的马车撞死,一个本该前途无限的青年当场殒命。
      而那辆马车的主人,正是陆巧。
      
      高门大户的子弟撞死人,在当时却没有任何风浪,闹到最后,无人在乎死去的陈回是个什么样的人,有过什么样的理想,官府只判了陆家赔偿了事。
      因有陆侯爷夫妇护着,陆巧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错事,陈回出殡当日,陆巧照常在酒楼吃吃喝喝。
      
      酒宴之中,一身风霜的盛灵玉提剑而来,一言未发,从堂上拖下陆巧,一路穿过三条街,拖行至陈回灵前,打断了陆巧一条腿。
      在场之人,无人敢拦。
      
      陆巧是陆侯爷的独子,盛灵玉是盛国公的孙子,盛灵玉持剑伤人,两家冲突闹得满城风雨,后来,当时还在位的先皇做主取消了盛灵玉的科举成绩,禁止他五年内再考,才算平息此事。
      康绛雪记得,若是那次的成绩没有作废,盛灵玉本该是定国最年轻的状元郎。
      
      事情是过去了,可对陆巧而言,仇才刚刚结下。
      被一路拖行围观,还被盛灵玉打断了一条腿,腿后来虽然养好了,却落下了一点跛疾。自那之后,陆巧对盛灵玉简直恨之入骨,乃至于盛灵玉家破人亡之后,他第一个跳出来打击报复。
      
      想完了这一通前因后果,康绛雪又快佛了。
      其实真说起陆巧在盛灵玉家道中落之后做的那些事,一条条列出来死得一点都不冤枉。不过现在美人受家里没出事,这位陆小侯爷的报复行动也还没开始。
      
      令人烦心的是康绛雪突然想起来,这位对盛灵玉恨之入骨的陆小侯爷不管人品如何,从政治层面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保皇党。
      是的,在长公主和太后魔鬼打架的情况下,陆巧他凭借自己的神仙眼光,忠心不二,至死不渝地站在康绛雪这个小皇帝这一头。
      
      六极了。
      真难怪好几个渣攻里属他结局最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方便阅读,这章稍微修了一两句。
    补丁:陈回的剧情是过去式,现在已经发生了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