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得知苻红浪要来,康绛雪一刻都坐不住,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钱公公还要继续跟,康绛雪以嫌弃他的老身子骨为由一口拒绝,带着平无奇撒丫子往下跑。
      那模样十分焦急,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多半会以为有什么东西跟在他屁股后面追魂索命。
      
      不过下了场终归还是逃不过骑马的命运,宫人们牵来了五匹,个个毛发顺滑,品相一流。康绛雪根本不会骑,可让他坐等苻红浪的难度远比骑马更大,想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靠着不靠谱的肌肉记忆勉勉强强骑了一匹看上去较为温顺的小红马。
      
      不知是康绛雪比较幸运还是因为马匹被驯服后脾气太好,康绛雪姑且成功了,但毕竟是第一次,马动起来他还是胆战心惊,不敢快骑,只能慢腾腾散步似的扎进林子里。
      
      带着一路跟随的人马走了很长一段路,康绛雪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平无奇跟在马后,看小皇帝头上出了不少汗,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平无奇问道:“陛下,可要试试手?”
      康绛雪本没有狩猎的心思,被平无奇提醒方注意到宫人们贴心地给他备了弓箭和箭筒。
      
      眼下四下无人,没人笑话,闲着也是闲着,康绛雪便抽出一支箭,寻觅着猎物试了几下。
      这种狩猎,对于康绛雪来说感觉和现在的“套圈”有点相似,射的时候总抱着希望能中的心理,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康绛雪接连放空,一个没中,只得使唤身边的侍从不停四散出去为他拾回箭矢。
      
      侍从们都去捡箭,康绛雪有了空闲,平无奇抓住时机询问道:“陛下,您不想见到苻国舅?”
      平无奇对待康绛雪一向极为认真,看出来也不奇怪,康绛雪知道他是自己人,也没打算瞒他:“嗯。”
      
      平无奇为此露出犹豫的神情。
      在侍奉小皇帝之前,平无奇并没有接触苻红浪的渠道,对这位苻红浪知之甚少,几乎没有耳闻,可看小皇帝的样子,竟是对这位有血缘关系的国舅爷颇为畏惧。小皇帝平时对外天不怕地不怕,为何单单对苻国舅这般态度?
      平无奇询问道:“莫不是国舅爷曾经苛待于陛下?还是……”
      
      康绛雪无意让平无奇误会或者乱猜,忙道:“都没有。”康绛雪停下来神色复杂地想了想,决定和平无奇说实话。
      “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但他这个人……不太正常,反社会人格,没有善恶观,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上次他差点被苻红浪扒掉马甲,现在想想还觉得害怕,真不敢再和那个反派一样的渣攻碰上。
      平无奇听得认真,但并不是很理解“反社会”的意思,康绛雪便做了一些补充:“反社会人格也叫无情型人格障碍,说的是一个人生来便道德感低下,缺少同理心,感情缺失,有高攻击性。苻红浪便是这样,他的心是空的,看待事物的方式和别人不同,在他眼中,有生养之恩的父母都和地上的一只野狗几乎一样,只是活物而已,至于感情,爱恋,温柔,善意,他都感觉不到,他感觉到的唯有刺激和欲|望。”
      
      平无奇听得眉头更加蹙起,两人正要说话,忽听旁边一道男声有几分沙哑道:“原来荧荧在背后是这般说我。”
      那声音似乎想传达一股伤心之意,可说到尾巴却高高扬起,有种几乎忍耐不住的怪异笑声。
      康绛雪的皮绷紧了,他一寸一寸极为缓慢地转过头,看见树旁站了个红衣男人。
      
      男人倚在树旁,宛如一只凭空出现的红衣鬼魅,他的肤色十分白,细长的手指托着一只细杆烟斗,轻轻张嘴吐出了一口白雾。一刹,烟雾散去露出他细长的眉眼,一股子邪气扑面而来。
      苻红浪就这样深深望着康绛雪,眼神和他脸上的笑容一样辨不分明。
      
      康绛雪不知道苻红浪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怎么找来的,但他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这一刻,康绛雪真和猝死的感觉差不多,要不是平无奇立即拦在他身前挡住了苻红浪的视线,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晕过去了。
      
      完了完了,他要没了!
      
      苻红浪并没有给康绛雪在震惊之中多思多想的时间,他随便一挥手,便有人从后面出现拉住平无奇,在平无奇挣扎之前,苻红浪扯住了康绛雪身下红马的缰绳,一个翻身到了康绛雪的身后。
      “驾!”
      红马跑了起来,平无奇瞬间被甩在身后,焦急喊道:“陛下!”
      
      康绛雪被苻红浪从身后夹持住,匆匆回头看见平无奇挣脱了宫人快步追上来,然而红马实在跑得太快,平无奇追了十多米还是被远远抛下。
      苻红浪在耳边笑道:“倒是个好奴才,可惜生得平平无奇。”
      
      这样一句话,放在平时肯定能把康绛雪逗笑,然而这样的场面别说笑,康绛雪想哭的心都有了。
      正在此时,苻红浪单手扳住康绛雪的下巴,迫使他仰起头,轻声笑道:“你看你,脸都白了。”
      
      康绛雪骑在马上,被颠得厉害,现在又被强迫抬头,苻红浪那双眼睛在他面前晃得他头昏眼花,变故来得太快,康绛雪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苻红浪转手摸到康绛雪的胸口,又道:“荧荧,你听见没有,你的心快跳到我手上了。”
      
      康绛雪的心狂跳是真的,被苻红浪捂住胸口,蓦然生出一股要被掏心的错觉,危机感让康绛雪强行冷静,高声喊道:“苻红浪!你要死啊!快放朕下来!”
      刚刚说的那一番话被苻红浪听到,康绛雪的马甲和掉地上没什么区别,可即便如此,康绛雪还是死按着马甲不放,生怕苻红浪一时兴起把他剁了。只要小皇帝的身份还在,苻红浪应该还是会顾忌……
      
      不对,别的渣攻可能会顾忌,但苻红浪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康绛雪越想越慌得厉害,着急问道:“你要带朕去哪里?你大胆!朕是皇帝!”
      苻红浪还是笑眯眯:“荧荧害怕吗?”
      又是这个问题,康绛雪梗着脖子回道:“朕怕你?你做梦!还有不要乱叫什么荧荧!你以前都不这么叫朕!”
      苻红浪道:“以前不曾叫,以后却想叫了。”
      康绛雪急道:“你恶不恶心!”
      
      苻红浪笑着望着康绛雪,并不说话,忽然,他拉住缰绳,猛然间停了下来。这一停也不知道停在了何处,林子幽深又无人,似乎做什么都没人知道。
      康绛雪怂得头皮发麻,忽然不敢说话了。
      苻红浪率先下马,对康绛雪道:“下来。”
      康绛雪:“……就不。”
      
      苻红浪并不拉扯他,只笑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里面装了七八个不同颜色的药丸。
      苻红浪道:“臣就知道,我们荧荧不给吃糖是不会听话的。”
      
      康绛雪看着那盒子,汗毛都立起来了,等等,糖?这是糖吗???
      这全都是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药啊!别人不知道苻红浪他还不知道吗!康绛雪蹭的一下从马上下来,急道:“朕下来!下来还不行吗!”
      苻红浪笑意越来越深,他细细盯着康绛雪,慢悠悠道:“荧荧似是知道这糖是做什么用的。”
      
      又一个扒马现场,康绛雪被逼得黔驴技穷,上次他身边还有宫人围观,现在只他一个人,当真是无计可施。
      康绛雪彻底老实了,憋着不说话,苻红浪不着急,轻轻吸了一口烟,吐在小皇帝脸上:“荧荧上次嫌弃臣烟草味重,现下可好些?”
      康绛雪吸了一嘴二手烟,艰难道:“好极了。”
      
      苻红浪还不罢休,又喷了一口,问道:“可臣就怕荧荧不喜欢。”
      康绛雪心中刷了一万遍“苻红浪给我爬”,面上忍痛回道:“喜欢,喜欢死了。”
      苻红浪像是满意了,似笑非笑地盯着康绛雪不放,不多时,远处传来众多脚步声,侍奉的宫人们终于追了过来。
      
      然而这人不是小皇帝的,而是苻红浪的,等人跪了一地之后,苻红浪吩咐道:“红幡。”
      话音一落,宫人们立刻行动起来,在地上插起红幡围成了一个圆圈,康绛雪原本还没看明白这个操作是什么意思,等宫人们又开始在圆圈之中铺床,他才猛然醒悟过来这正是皇帝在野外宠幸人时候的阵仗。
      
      ……???
      这什么意思?
      
      宫人们动作极快,转眼间就收拾妥当,苻红浪拉住康绛雪,将他往红幡之中带。康绛雪搞不过他,当机立断一屁股坐在地上,动作十分无赖,奈何康绛雪为了自保根本顾不上这些。
      
      苻红浪静静地看他耍无赖,悠悠问道:“荧荧这是干什么?”
      康绛雪急死了:“你才是要干什么!”
      苻红浪从容地回答,一副诚恳模样:“听说陛下前些日子遭了刺客,臣心中惦念,若不亲自查看,实在安不下心。”
      
      这话谁信?康绛雪连连摇头:“朕身体好得很,宫中的太医早都看过了。”
      苻红浪笑了,手探向怀中,道:“荧荧原来是想吃糖了。”
      “……”
      康绛雪顿时一句屁话都没有了,他从地上缓慢地站起来,苻红浪将他牵进红幡之中。
      
      两人都站定之后,苻红浪将康绛雪推进软被里,道:“乖荧荧,脱衣服。”
      康绛雪一脸麻木:“……”
      苻红浪道:“要臣给你脱?”
      康绛雪伸出尔康手,道:“别,我自己来。”
      
      到了这会儿,康绛雪的马甲已经碎了一地,康绛心知肚明,倒也没有什么苻红浪是馋他身子的错误设想,苻红浪的欲|望一般是在将人折磨得痛不欲生之时才会升起,加上小皇帝本来就跟苻红浪长得有点像,在外貌上远没有美人受那么大的冲击力,所以现在多半还是有别的意图。
      
      康绛雪没有反抗之力,干脆开始老老实实一层一层脱衣服,脱到里衣时苻红浪还没喊停,康绛雪只能咬咬牙完全脱掉了上衣,只留下一条亵裤。
      这么一来,小皇帝一身牛奶皮暴露得彻彻底底。康绛雪在被子上盘腿坐好,被逼到一定地步反而佛了,豁出去一般就这么大咧咧被苻红浪审视。
      
      苻红浪也不客气,他来到康绛雪身后,挽起袖子,捏着康绛雪的脖子一路往下……
      完完整整地把小皇帝撸了一遍。
      
      上一次见面时,康绛雪曾被苻红浪摸了一遍脑袋,那时不过一两分钟,已经难受得康绛雪度日如年,而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更长,苻红浪实打实将小皇帝全身的骨头都给摸了一遍,苻红浪的手像是能释放出恶意,被他触碰之时,康绛雪骨头缝都塞满了寒气。
      
      苻红浪撸皇帝的状态很认真,应该没有任何的轻薄意图,可他的动作细腻缠绵,康绛雪被他揽在中间,乍一看仿佛苻红浪在极端地占小皇帝的便宜。
      
      苻红浪摸了半晌,兴致盎然:“骨骼未动,皮肤无损,毫发无伤,不是易容,也不是替身。”
      “哈……”苻红浪笑着扳康绛雪的脸,问道,“荧荧,你是怎么进去的?”
      
      这分明就是完全看破了康绛雪并不是小皇帝,而是一缕外来魂魄,见了两面就判断到这种地步,苻红浪绝得不能再绝了。
      康绛雪答不上这话,所以并不回答,苻红浪接着问道:“你如何做到的?你还能出来吗?是人人都可以做到,还是只有你能如此?……世间竟有这般的事,莫非人死不是终点,却有轮回转世之说?”
      
      要是这么讨论,这问题实在太大了,存在和意识这种事不应该和康绛雪探讨,他觉得苻红浪应该去找马克思。然而说话间苻红浪的眼神越来越幽深,看状态似乎逐渐进入了狂热之态,康绛雪自顾自穿起衣服来。
      
      正在系里衣,苻红浪忽然用力扣住康绛雪的双手,追问道:“我又如何?我可能进去?”
      康绛雪被捏疼了,急道:“不能!谁都不能,你老老实实在自己身体里待着得了!”
      苻红浪道:“既然谁都不能,你为何会在这里?”
      
      康绛雪无耻胡扯道:“因为我特殊!天选之子知不知道!”
      苻红浪忽然笑了,他道:“天选之子?我不信。”
      “……”康绛雪被苻红浪堵得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想骂人,偏偏苻红浪不是陆巧,如今说开了他还真不敢乱骂。康绛雪试图继续穿衣服,苻红浪不知想了什么,按着他不许他穿,康绛雪烦死,无奈道:“你要干什么?”
      苻红浪问:“我要是把天选之子掐死会怎么样?”
      
      康绛雪愣了三秒钟没说话,而后神情浮现出一个问号:“?你不是不信吗!”
      苻红浪道:“不试试却也不能确定。”
      苻红浪的神情莫测,康绛雪一时之间还真不能分辨出苻红浪是不是在开玩笑,被搞到现在,康绛雪再佛系心态也有点崩了,他忽然拼命挣扎道:“放开我!!”
      
      到了这种紧要关头,康绛雪生出了极大的气力,他抡起拳头使劲儿往苻红浪身上捶,用力喊道:“来人!!快来人!!”
      四处都是苻红浪的人,康绛雪没有任何倚仗,虽然在呼救,可他心中却明白并没有人会为他而来。
      
      他是背景板,强权面前,他的生死握在别人手上。康绛雪穿书以来,心中第一次涌起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可他的绝望被苻红浪轻松压下,苻红浪笑着道:“和荧荧开个玩笑罢了,荧荧怎么就当真了呢,臣还有好些话要和荧荧说,如何会舍得。”
      
      康绛雪被吓得脸都白了,此刻却也明白苻红浪为何会忽然话锋一转,就在刚刚,苻红浪用实际行动推翻了康绛雪是天选之子的胡话。试问,哪个天选之子会被人捏在股掌之中随意玩弄?康绛雪的心中冒出了浓浓的寒意,在他浑浑噩噩度日之时,现实终究还是用重重一击提醒了他究竟有多无力。
      
      他是一个人。
      无人可以依赖。
      
      就在此时,红幡之外传来了马蹄声和吵闹声,似乎有人在外面发生争执,不等康绛雪听出究竟发生了什么,红幡忽然被人掀开,一张艳若桃李的面孔冲进了视线。
      盛灵玉没有任何征兆地来到眼前,看见康绛雪被苻红浪赤|身按住的画面,他先是一怔,随后流露出不忍之态。他甩开了身边的好几位宫人,以无人可挡的态势来到康绛雪身边,从苻红浪手下抱出了小皇帝。
      
      盛灵玉来得那样突然,那样快,他的脊背笔直,仿佛世间最挺拔的松。康绛雪在他身后,足足有好几秒的思绪空白,等他回过神来,声音几乎忍不住发抖:“你怎么会来?”
      盛灵玉回道:“听见陛下唤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要入V啦!!冲鸭冲鸭!
    ***
    还是老规矩,评论前150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