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有了陆巧帮忙,康绛雪在成为小黄书畅销作家的道路上也算前进了一步。受了这点儿占人便宜的影响,他不由得对陆巧和颜悦色了不少。
      陆巧现在总是被小皇帝骂来骂去,冷不防被小皇帝多给几个好脸色,越发恍恍惚惚,心情轻飘飘的,情不自禁黏着小皇帝不放。
      
      这么一连过了好几天,还是陆老侯爷夫妇思念儿子索命连环CAll才把陆巧给叫出了宫。陆小侯爷一走,康绛雪乐得清闲,十分自在,就在宫里等着他的《梦狐传》开始热卖,不想过了几天,一点动静都没见着,销量还是该怎样就怎样,一动不动。
      
      卖不动。
      就是卖不动。
      
      康绛雪开始严重怀疑陆巧消极怠工,根本没把他的安利当回事。陆巧!简直就是带货界的耻辱!
      
      书卖不出去对康绛雪打击颇大,连续几日,康绛雪都被自我怀疑搞得提不起兴致。海棠看在眼中,十分担忧,过了好几日,她委婉提醒道:“陛下,您该……”
      康绛雪:“朕不上朝。”
      海棠道:“我是说您该……”
      康绛雪:“朕不吃饭。”
      海棠摇摇头,宛如编辑附体似的道:“陛下,您该写书了。”
      
      康绛雪十分惊讶,海棠很正经地道:“陛下,何必计较这些小事,您乃是一国之君,写书怎么可能是为了卖?”
      康绛雪怔怔看着她,迟疑道:“那朕是为了什么?”
      海棠道:“陛下是为了兴趣,为了创造,为了消遣,为了爽。”
      
      康绛雪一阵沉默,末了,像不认识海棠一般看了小姑娘好半天。草了。什么叫人才?这就是人才!可太会画大饼了,不去创业可惜了。
      
      康绛雪被海棠两句叭叭哄好,重新进入了创作期,在他写《梦狐传》第三卷的同时,宫中也出现了一些新动向。
      小皇帝遇刺事件持续发酵,太后一派以保护小皇帝安全为由,在宫中进行了许多宫人的人事迁移,四处安排人手加强守卫。太后是不是真正在意康绛雪的生命安全未可知,但毕竟不能让小皇帝真死,于是该采取的措施并没有吝啬。
      
      康绛雪对这些事情并未太多关注,只要知道自己暂时安全就好,继续照常过自己的日子。
      又过一日,康绛雪用过早膳洗漱完毕,陆巧派人来传话,叫他去皇家猎场。
      
      此时正是初秋,天气清清爽爽,出门很是舒适,康绛雪在宫中待得有些闷便应了下来。
      
      听说要去围猎,海棠给康绛雪准备了一套适合骑马的常服,边伺候穿衣边道:“这个时候去打打猎也挺好,猎场里养的东西可多了,什么都有,陛下玩个开心,随便打两只回来。”
      
      这话倒是提醒了康绛雪,刚刚没细想,现在过了脑子才想起来原身的小皇帝骑马很可,但他一个宅男青年别说骑马……
      他都没见过真的马。
      
      正思索,又听海棠一面在首饰盒中翻找一面抱怨道:“还是那支白玉簪子最衬陛下气色,竟然丢了,真是可惜。”
      白玉簪被康绛雪送给了盛灵玉,海棠并不知情,康绛雪连忙糊弄过去:“一支簪子罢了,朕都没心疼你心疼什么。再说,朕还用簪子衬气色?朕戴什么都好看。”
      
      康绛雪只是随口一说,并未当真,海棠却十分赞同地点点头,诚心诚意道:“陛下真龙天子,姿容无双,戴什么都好看,今日穿这身骑装,更是玉树临风英姿飒爽。”
      康绛雪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行了。”
      海棠笑道:“奴婢说的可是真的。”平无奇从外间进来,无缝对接道:“确实如此,陛下龙章凤姿,无人可比。”
      
      康绛雪只当作彩虹屁,并没有放在心上,镜子就在他眼前,他自己能看得十分清楚。小皇帝这副相貌委实生得不错,完美继承了苻红药和苻红浪的特征,琼鼻朱唇,目带桃花,和他穿越之前本身的模样有八分相似,加上被万人捧着养大,皮肤细嫩毫无瑕疵,看上去又纯又欲,很是好看。
      只可惜,康绛雪已经见过了盛灵玉,珠玉在前,再看自己的相貌只觉得不惊不喜,全无感觉。
      能叫康绛雪匆匆一瞥念念不忘的人,唯有盛灵玉。
      
      发了会儿呆,一切已经收拾妥当,康绛雪穿了一双小银靴,带着平无奇和钱公公等七八个宫人一齐出发。
      陆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门,早就等在了猎场门口,他今日穿得干净利落,一身黑色,显得腰细腿长,忽然间成熟了不少。
      
      见着康绛雪现身,他快步迎过来,笑道:“阿荧,你可来了,我等你好半天。”说着,他打量康绛雪一眼,有点不好意思道,“真好看。”
      康绛雪没理睬他奇奇怪怪的夸奖,兀自往猎场之中看了一眼,这一眼意外扫到了不少人,男女都有,个个身着华服,一看就是各家高门大户的小姐和少爷。
      
      康绛雪还真没想到这么多人,不由问道:“怎么阵仗这么大,你叫来的?”
      陆巧毫不犹豫道:“对。”
      康绛雪:“你叫这么多人做什么?不就是打个猎嘛。”
      
      陆巧呼了一口气,望着康绛雪神色认真道:“人不多怎么做见证,我今天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证明我比那什么狗屁盛灵玉强多了。”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让康绛雪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第一个反应便是问:“盛灵玉也来了?他在这吗?”
      
      陆巧瞪着他,康绛雪慢了一拍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点激动,他急忙收敛神情,做出不在意的模样,心却莫名紧张,眼睛往猎场之中不自觉地瞄了一圈。
      这一圈并没有看到盛灵玉,反倒把陆巧弄得有些恼了,陆巧难掩不悦,却又吸取教训强行压下来。
      
      陆巧闷声道:“你找他干什么,你要看就看我一会儿怎么赢的!”
      康绛雪道:“你是什么身份,你跟他较什么劲,平白掉价。”
      在小皇帝语气中听到了对盛灵玉的不屑一顾,陆巧的脸色这才好看不少,他在康绛雪面前举起胳膊,拍了拍自己的上臂,语气笃定道:“不是你说我保护不了你吗?阿荧,你是没见过我的厉害,今天就给你好好看看。”
      
      康绛雪看了他好几眼,才想明白陆巧弄这么一出竟然是因为那天晚上他说的要是换了陆巧和自己在一起就都死了的戏言,他当时随口一说,不想被陆巧记了这么久。
      敢情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
      陆巧可真是一点都不浪费自己记仇记到骨头里的人设。
      
      康绛雪感叹间,也明白了陆巧叫他来猎场的原因。
      别看陆巧这人纨绔得厉害,文也不行,武也不行,行事跋扈,除了会投胎几乎说不出优点,但说到有可能超过盛灵玉的能耐他还真有一个。
      那就是射。
      
      陆巧擅射,静态和动态都是一绝,他眼睛尖,臂力大,在射箭方面天赋异禀,虽练得并不刻苦,但百步穿杨,箭无虚发,莫说皇城之中,放眼整个大定王朝亦鲜有敌手。
      难怪陆巧突然要来围猎,想要吊打美人受,这个场子就是他最好的舞台。
      
      康绛雪差点忍不住吧唧嘴,陆巧没发觉他的异样,陪着小皇帝入了场,进场一路,皆是行礼之声。
      康绛雪坐了看台棚下的主位,桌案上有不少新鲜水果,康绛雪随手拣了一个咬上一口,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陆巧没跟着坐,对一旁的掌事宫人抬手道:“陛下到了,直接宣布,别耽搁爷的工夫。”
      
      掌事宫人立刻拿出了一卷纸,高声宣布道:“各位贵人,今日围猎同时开了南北场,两个场子各方圆五百,场中活物,均可狩猎,每位贵人的箭上都有刻字,不会混淆。比赛从辰时开始,一直到傍晚鼓声响起时结束,届时收拢猎物,计算成绩。”
      
      皇家猎场,里面豢养的活物极多,有大有小,也分等级,不同的猎物算作不同的分数。掌事宫人又细细介绍了一阵,最后叫人抬出了一个长匣子:“这柄长弓名为逐日,赠与今日赢家。”
      
      有关长弓,那掌事宫人只说了名字,一个字都没有多介绍,然而那匣子一打开,场中立刻涌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不少青年眼睛粘在弓上移都移不开。
      有人道:“真的是逐日,逐日竟然在这里!”
      “名匠遗作,世间恐怕唯此一把……若能赢了围猎就能拿走?陛下可真舍得。”
      
      康绛雪短短听了一耳朵,大概明白了这柄弓的珍贵程度,但他的小金库里有什么东西自己再清楚不过,根本没有这宝贝。哪里是他舍得,这彩头八成是陆巧自己添的,目的就是在众人面前击败盛灵玉,用实力光明正大地拿走。
      真是下血本。
      
      宫人将规则颁布完毕,在场的男男女女已是跃跃欲试,蓄势待发。陆巧心里有火,对着人群之中某处道:“盛灵玉,你要是有能耐,就在我手底下把逐日拿走。”
      他所喊的方向正是盛灵玉的所在地,盛灵玉周围的人同时向着盛灵玉看过去,不自觉地突显出了那个中心点。
      
      康绛雪一眼望过去,在这会儿才真见到盛灵玉的身影。此刻人人都热血沸腾,只有盛灵玉神色淡然,冷静自持,被陆巧针对,他也没有作声,不是畏缩害怕,而是周身上下弥漫着一种不理不睬的冷漠。
      
      盛灵玉对陆巧和对小皇帝的态度明显不同,这种差异越发显得他面对小皇帝时十分温柔。康绛雪心里有些说不明的滋味,低头尽量不去多看盛灵玉,脑中则十分活跃,不停感慨盛灵玉的美貌。
      嗯!今日也是盛美人散发光芒的一天。
      
      康绛雪想得入神,陆巧叫他道:“阿荧,阿荧?”康绛雪抬头看他,陆巧告诉他,“你来开箭吧。”
      康绛雪是个假皇帝,但也知道书中开箭的规矩,就是在围猎开始之前,由德高望重之人先开一箭,博个好意头。小皇帝德高望重显然很扯,但有他这个身份戳在这儿,人人都知道这箭必须由他来开。
      
      康绛雪心里不怎么想开,迫于身份还是得老实站起来。当即,宫人们为他殷勤递上一副弓箭,五十步开外,有人替他摆好了一个标了红心的箭靶。
      
      旁人射箭,一般都以百步为准,宫人们怕小皇帝射不中,特地减短了五十步,殊不知小皇帝确实能射中,但根本不会射箭的康绛雪却全无把握。康绛雪按照记忆中古装剧里的姿势摆好姿势,瞄了半天,没动。
      
      陆巧不知他的情况,疑惑道:“怎么了?”
      康绛雪放下架势,对宫人道:“把靶子移过来。”
      宫人们一时楞怔,眼中都有惊讶之情,本来五十步就已经不算远,没想到这种程度还要拉近。场上的青年才俊也都没有料到,面面相觑,神情有了点不对味。
      
      靶子移到了三十步,康绛雪还是觉得远,他再次道:“近一点。”
      宫人移到了二十步,康绛雪又道:“近一点。”
      这一下,在场的众人脸色更怪了,康绛雪全然没管那么多,等靶子到了十步远,傻子都能射中的时候,他终于拉弓射中红心,自顾自点点头,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啧啧。
      他可真棒。
      
      场中安静异常,众人本应该给小皇帝拍手叫好,可面对这个距离竟然硬是拍不出来,唯有盛灵玉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侧头笑了下。
      
      陆巧一路看过去,追着小皇帝满头问号:“你这是干什么?”
      康绛雪道:“射箭,你看不见啊。”
      陆巧道:“我还不知道你在射箭。”康绛雪堵他的话道:“朕这是要十拿九稳!”
      
      陆巧还是不解:“……那也不用这么近啊。”
      不这么近他也射不中啊!不过这话不能跟陆巧说,康绛雪干脆拿眼使劲儿瞪他,把锅全往陆巧头上扣:“万一呢!你不是想赢吗,没个开门红影响你运气怎么办?”
      原来是为了他……陆巧被喷了好几句,心头还暖暖的,小皇帝生得好,瞪人的时候又灵动又有劲儿,陆巧有点傻乎乎道:“我不是说你……我这不是怕别人觉得你箭术差嘛。”
      
      康绛雪没脸没皮道:“朕箭术本来就差,朕还是个废物呢!”
      陆巧顿时被他带歪:“谁敢说你是废物?我饶不了他们。别说议论,但凡对你有一点轻慢,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康绛雪化解了危机,及时催促道:“快去吧,你还比不比?”
      陆巧当然要比,只是不明白:“你不去吗?”
      康绛雪不会骑马,想下场也不能下:“不去,你自己去跑吧。”
      
      陆巧今天要认真狩猎,超过盛灵玉,多半顾不上小皇帝,因此也不强求:“好,下回陪你慢慢打。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带回来。”
      康绛雪想了想,野生动物之中只有狐狸还算可爱,他以前在网上看过别人撸狐狸的视频,嘤嘤嘤怪可爱的:“带只狐狸吧。”
      
      陆巧:“什么颜色的?”
      用来撸的话什么颜色都无所谓,康绛雪顺口道:“都行。”
      陆巧一口应下来:“好,不过我觉得白的比较配你。”
      撸而已还要分配不配?没等康绛雪想明白,陆巧已经背上箭筒,带着满月长弓意气风发地骑上黑色骏马到了起始点。
      
      五六十匹骏马将在这里分三次出发,陆巧正在第一列,康绛雪不必下场,正好能旁观他们出发。
      一声号角声后,骏马一路烟尘,疾驰而去。盛灵玉排在第二列,身骑白马,如松如玉,恍如仙人,若说缺了什么,可能是腰间少了一柄霁月剑。
      
      说起来那一天晚上,康绛雪给了盛灵玉玉簪和凝香祛疤药,偏偏没想起霁月剑。
      他没想起来就罢了,盛灵玉竟也不跟他提,那是君子伴生剑,如此重要的东西不在身边美人受竟然不担心。
      
      盯得正出神,盛灵玉忽然回过头向着康绛雪的方向看了一眼。
      两人的距离很远,那一眼也许并不是看他,但康绛雪还是心里跳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偏过头,等人随着号角声走了,康绛雪还是好半天都难以冷静。
      
      盛灵玉对他的杀伤力本就不小,自上次被救之后,美人受对他的影响力似乎更大了,康绛雪总觉得自己比之前还要喜欢盛灵玉。
      嗐。
      这可能就是粉上加粉吧。
      
      康绛雪胡乱吃了两口水果,逐渐开始无聊,来了猎场不打猎基本就只能无所事事。
      这时,钱公公对他笑道:“陛下不必烦闷,听说今日国舅爷有闲,也会来猎场,一会儿人到了还可以陪陛下多说会儿话。”
      
      康绛雪像是被雷劈中:“???你说谁要来?”
      钱公公道:“苻国舅。”
      康绛雪嗖的一下绷直身体,挺尸一般:“……平平快扶朕起来,朕要去打猎!”
      钱公公吃了一惊:“陛下?您不是不想下场吗?”
      康绛雪颤抖地喷他:“你知道什么,朕想得很,朕还要出去秀翻全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