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作者:打僵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个脑子

      
      司满月看着穆千流,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她满以为自己帮助穆千流求情、缩短了他在万风绝壁被受罚的日子会得到他的感谢和喜爱。却没想到穆千流不仅没有半点高兴,还直接干脆地认错认罚。
      
      这不应该啊!
      
      穆千流不是最讨厌司小星的人吗?从他拜入师父的门下开始,就喜欢追在自己身后和自己一起修炼、以及看不好好修炼的司小星不顺眼。
      
      穆千流和司小星之间总是会产生一些摩擦,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穆千流从来都不认为那是他的错。
      
      “那个废柴识相一点就应该自己离开飞雁峰!她在这里拉低了我们整个飞燕峰弟子的修为不是吗?人要有自知之明,她既然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那也就别怪我提醒她了。”
      
      这是穆千流几乎每天都挂在嘴上的话。
      
      也是司满月心中很是认同的话。
      
      司小星的双灵根资质虽然也还可以,但只是双灵根也是不能成为大长老的亲传弟子的。师父收的亲传弟子,每一个都是有特殊之处的天才人物——
      
      大师兄欧阳恭是水灵根天生剑体,一手九天落水剑出神入化。同辈之人只有天剑门的天才寒光能与之一较高下。暗地里不知道被天剑门的掌门挖角了多少次墙角却无功而返。
      
      二师兄冯拙是单金灵根,天生力大无穷,战力惊人。
      
      三师兄马霄虽然是金火双灵根,但是却是特殊的奔马之体,一旦激发血脉力量,便能一夜奔袭万里,无人能及。
      
      小师弟穆千流是变异风灵根本已十分厉害,而据师父说,他体内还有特殊血脉未觉醒。一旦觉醒,便又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了。
      
      这样的四个厉害的师兄弟,怎么能是普普通通的双灵根的司小星能够拥有的?
      
      只有她这样的变异冰灵根、体内同样有特殊血脉未觉醒的天才才是和他们相匹配的人。
      
      如果司小星不是她的亲妹妹,她最多就是去一位普通的执事门下当个普通的内门弟子而已。
      
      可谁让她们父母皆亡,师父认为她们姐妹应该在一起互相照应呢?
      
      司小星实在是得了天大的便宜。
      
      而等司小星来了飞雁峰,每天不好好修炼却总是和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司满月就更加烦躁不满了。
      
      她是怎么回事?就不能安安生生地呆在她的小屋里修炼吗?
      
      为什么总是要出来找存在感给她惹麻烦、还连累她的名声呢?
      
      所以,司满月非常想要司小星离开飞雁峰。
      
      她也不觉得这想法有什么不好的,修真界本就是以实力说话。什么样的实力去什么样的地方,这才是正确的。
      
      可现在,和她有着相同想法的小师弟竟然自己认了错?
      
      司满月震惊过后拧起秀眉:“千流你是怎么了?虽然这次小星的伤势有点重,但大师兄已经把她治好了,还给她服用了上品回春丹,你不用自责的。”
      
      穆千流在最初那一眼看过司满月之后就紧闭着双眼没再给她半点的眼神。他在这里吹了半天的罡风,虽然浑身透骨的森寒,却从来没觉得脑子这么清醒过。
      
      在这种清醒之下,他回顾了自己最近一年甚至一个月的所作所为,都觉得自己简直是个不可饶恕的混蛋。
      
      他怎么能够对待同门的小师姐那么恶劣?怎么能张口说出那么讨厌又伤人的话?甚至,他竟然还仗着自己修为比小师姐高而多次以切磋的名义伤她。
      
      穆千流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恨不得撤掉所有的护体灵力,让那透骨罡风狠狠地吹他几次。
      
      他竟然成了他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在他还没有觉醒变异风灵根、被王府家的少爷们欺负的时候,那时他心里有多么的厌恶那些人,这时候就有多厌恶自己。
      
      所以,在司满月过来的时候,才会看到他那愤怒甚至是狰狞的表情。
      
      那不是对于惩罚的愤怒和狰狞,而是对待自己的愤怒。
      
      可穆千流在愤怒过后也有疑惑,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呢?明明他在登上清玄山的那一刻,是决定做一个惩奸除恶的侠者的。
      
      穆千流不明白,但在他听到司满月的声音的时候,却莫名感觉到了焦躁。
      
      “千流?你别不说话啊。你这样子让我有些担心。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大事,你不要赌气呀。”
      
      司满月的声音还在耳边,是他喜欢的好听的音色,里面还带着他更喜欢的关切之意。
      
      只是,只是。
      
      穆千流紧紧闭着眼。
      
      重伤了同门怎么不是大事呢?怎么不是我的错?!我都已经做了这么多讨厌的事情,你怎么还能这样对我说话呢?
      
      司小星,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穆千流猛地睁开了双眼,他克制着自己变得纷乱的脑海看向司满月:“我没有赌气。我只是认为这一次我确实做错了而已。做错了就要受罚,我会在这里呆够三个月,四师姐你走吧。”
      
      别来了,也别说话了。
      
      听见你的声音再看到你关切的眼神,我就要真的这个想要离开这里了。
      
      但穆千流的心底有个声音在大喊,就留在这里,哪儿也别去!
      
      司满月还想要再对穆千流说些什么,但穆千流拒绝沟通的样子让她有点受伤。冯拙和马霄也在这时候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满月,既然他不领你的情非要在这里受罚,那就让他呆着吧。反正这次他出手确实重了些,也该自己反思反思。”
      
      “是啊满月,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他受不住的时候自然会离开,这里罡风太重你身子不够强健,还是莫要久待比较好。”
      
      在二师兄和三师兄的劝说之下,司满月最后还是离开了。
      
      她临走的时候又深深的看了还端坐在绝壁之上的穆千流一眼,而后收敛了眸子。
      
      今日的大师兄和小师弟,似乎都有些不对。
      
      是因为司小星受了重伤的缘故吗?
      
      总觉得,有点让人不安。
      
      *****
      
      司繁星是在三日之后的静修室中睁开双眼的。
      
      当她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从窗外照入室内的缕缕阳光。
      
      她轻笑了起来。
      
      而后听到了来自身旁的、属于司满月的声音。
      
      “小星你终于醒了?”
      
      “你可让我们担心了好久,下次可不要再顽皮了。”
      
      司繁星闻言转头看向司满月,此时她脸上的表情训诫大于关心,一副长姐模样。
      
      司繁星看着这个样子的司满月,和她静静的对视了片刻后,再一次大大地笑了起来。
      
      司满月却微微皱眉,“你这笑是怎么回事?惹人担心你还很高兴?”
      
      司繁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还特别干脆利落的点头:“是啊!今儿咱们老百姓,是真呀真高兴啊!”
      
      司繁星在司满月惊愕地注视之下忽的站起伸了个懒腰,然后一脚踏出静修室外,迎着阳光说了三句话。
      
      “姐姐,我突破到练气五层了。”
      
      “接下来只需三个月,我就能突破练气十层开始筑基。”
      
      “姐姐,我要开始努力修炼追赶你了,你高兴吗?”
      
      司繁星看着晴空的烈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从今以后,这个操蛋的世界我能站起来正面刚!
      
      司满月露出了比听到穆千流承认错误还要震惊的表情。
      
      而在这一瞬间,她看着迎着阳光的司小星,忽然就有了一种将要乌云遮月的刺眼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司繁星:你们对废柴流的主角一无所知!!
    哈哈比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