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第二十一章你睡着了很乖
      
      早晨七点半,付清乐准时睁开眼睛。看到陌生天花板的瞬间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又恢复了清明。躺床上醒觉了一两分钟意识逐渐回拢,左半边身子传来的温软也随之变得清晰。付清乐转头,默默看了眼被强行纳入穆羽炀怀里的左手臂,轻轻一动,紧抱着手臂的那双手便又收紧了一些,贴在小腿上的一双脚也跟着蹭了蹭。
      
      付清乐不敢再动,可身边的人似乎不想就这么罢休,嘟哝了一声,又翻了个身直接趴到了付清乐的身上,双手抱着脖子,双脚抵着脚掌,一张脸也完全埋进了他的胸膛,喉咙里还发出小狗一样的细小呼噜声。
      
      饶是被当了一夜抱枕的付清乐此刻也很难做到面不改色。特别是穆羽炀细嫩的脸蛋还一直在他胸口无意识地乱蹭。付清乐自认为不是圣人,也不是能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此情此景,“美人”在怀,而且“美人”还完全没有自觉在他身上乱摸乱蹭,他要是没点生理悸动那才说不过去。但是“美人”现在还处于给看不给摸更不给吃的阶段,所以在事态失控之前,付清乐赶紧制止住穆羽炀的动作。他尽可能轻的从穆羽炀的熊抱中脱身,但是他低估了对方粘人的功力,他扯开一只手,腰上就多出一条腿,那架势恨不得长在他身上似的。
      
      付清乐的动作终于吵醒了穆羽炀。搭在他脖子上的手用力一收紧,穆羽炀闭着眼,眉头微微皱着嘟哝了一句:“大雄,别闹。”
      
      付清乐看了眼在地上趴了一夜的正主,苦笑不已。合着是把他当成那只笨头笨脑的布偶熊了?
      
      付清乐果真没再动,僵着身子静等了五分钟左右他才把双手轻轻搭回了穆羽炀的腰。
      
      “炀炀?”带着清晨刚睡醒时特有的微哑嗓音试探着轻叫了一声,没得到回应,付清乐微微一笑,抱着穆羽炀翻了个身,动作迅速又轻柔。睡梦中的穆羽炀毫无所觉。
      
      付清乐一手拖着穆羽炀的背,一手撑床,伏在穆羽炀的身上,一边观察穆羽炀,一边极为缓慢地抽回他身下的手臂。
      
      五厘米,十厘米,二十厘米……
      
      眼见着即将全部抽出,穆羽炀却在这时候动了动睫毛。付清乐瞬间僵住,手也不敢再动,屏息静静看着身下的人缓缓睁开眼睛。
      
      “怎么了?”穆羽炀眼睛半睁,带着可爱的小鼻音嘟哝了一句。他根本没有清醒,看到付清乐伏在他的身上也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反倒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蹭了蹭眼屎。
      
      付清乐苦笑更甚,活了二十八年,再没有比今天更痛苦的早起了。
      
      但,不得不说,还没清醒时呆呆呼呼又粘人的穆羽炀也很招人疼啊。付清乐真想把这个睡懵的小呆瓜吻清醒,但理智制止了他的冲动,最终只是伸手揉了揉那头柔软绵密的乱发,柔声轻哄:“没什么,时间还早,继续睡。”
      
      “哦。”穆羽炀呆呆应声,乖巧地闭上了眼睛,抱着被子继续呼呼大睡。
      
      付清乐笑了笑,捏了捏他的脸颊,轻巧地翻身下地。
      
      八点钟,付清乐总算起床穿衣洗漱。他的白衬衫一股子火锅味,已经不能再穿了,只好先暂时借一件穆羽炀的,结果打开衣柜,满满一整个衣柜的名牌差点闪瞎他的眼睛。
      
      付清乐想起穆羽炀昨晚的话,不禁哑然失笑。
      
      这家伙没说假话,他确实不可怜。穆羽炀精神上无法填补的遗憾,那一家人都转化成物质弥补了。
      
      或许,也是另一种幸福。
      
      付清乐最终挑了件看起来比较普通的白t。穿戴整齐他出了屋子。打开门,左前方的大门也同时打开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愣住了。
      
      付清乐看着从楚骄阳房中出来的许肆白,一句话都没说,但微微挑起的眉梢和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都显示着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是那么平静。
      
      许肆白无视了付清乐眼中的促狭,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冷静道了声早,随后完全不给付清乐开口的机会淡定地从他身边走过,开门,回了自己屋。
      
      付清乐不在意地挑挑眉,下楼准备早餐。
      
      付清乐虽然来别墅的次数不多,但不论是对屋子构造还是屋子里的设施都一清二楚。下了楼,他径直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鸡蛋和面包,开始准备早餐。刚把平底锅里刷上油,许肆白下楼了,也进了厨房。
      
      “起这么早?”付清乐平常地打招呼,完全没问及他为什么会从楚骄阳房里出来。
      
      “习惯了。”许肆白虽然高冷,但对待这个经纪人态度还是挺好的,有问必答。
      
      付清乐对于他的早起习惯评价了一句挺不错,随后边煎蛋边问:“你们早餐一般吃西餐还是中餐?”
      
      “没特别要求,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多时候点外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许肆白打开了电饭锅,又从料理台下的储物柜找出了米。
      
      付清乐停下来问:“你要煮粥?”
      
      许肆白嗯了一声:“酒后喝粥养胃。”
      
      付清乐了然笑笑,往二楼看了眼,别有深意道:“阳阳昨天喝成这样,确实应该喝点养胃的,不然该难受了。”
      
      许肆白淘着米,没有一点反应,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
      
      付清乐扯了扯嘴角,把煎好的鸡蛋和面包片装盘,煮上咖啡,想了想又掏出手机点了一些中式早点。做完一切,他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开始处理工作。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二楼闹起了动静,紧闭的房门也陆续打开。最先出来的是陈励,远远看到了沙发上的付清乐,打着招呼下楼。
      
      “付哥,起这么早啊。”
      
      “嗯,习惯早起了。”付清乐指了指餐厅,“我做了些早餐,肆白煮了粥,另外还点了些包子油条,不过还得等一会儿才能送到。”
      
      陈励意外:“付哥还做早餐了?那我得尝尝。”说着钻进了餐厅。
      
      又过了几分钟,穆羽炀和柳湘晗相互搀扶着下楼了,两个人都睡眼惺忪,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路打着哈欠。
      
      “付哥早。”走到客厅,柳湘晗跟付清乐道了声早便眼睛一闭,倒头摔在了沙发上,准备睡个回笼觉。
      
      长条沙发被柳湘晗霸占了,穆羽炀只能坐到付清乐旁边,纳闷问道:“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付清乐想起了身边这人把自己当成抱枕睡得昏天黑地的样子,忍不住微微一笑:“你睡太熟了,没听到也不奇怪。”
      
      “哦,”穆羽炀呆呼呼地相信了,跟付清乐说了会儿话已经清醒多了。他又瞄了眼付清乐,面露纠结。
      
      付清乐扭头问道:“有问题想问我?”
      
      穆羽炀挠挠脸,表情有些尴尬,嚅嗫道:“我昨晚、睡着后、应该没把你踹下去吧?”他知道自己睡相差,就连睡觉最不占地的柳湘晗都被他踹下床好几次,所以还真怕一时没控制住,让经纪人先生也尝试了一把自己的夺命连环腿。不过自己昨晚睡前的自我催眠似乎还是起了一些作用,他看见付清乐摇了摇头,说:“没有,你睡着了很乖。”
      
      “那就好。”穆羽炀拍拍胸口,松了口气。但又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经纪人那句睡着了很乖还有其他意思。不过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昨晚把经纪人当成大雄,手脚并用熊抱了一晚上,因此也没多想,只是疑惑地嘀咕了一句:“奇怪,我昨晚睡前明明把大雄放在床上了,今早起来它怎么躺地上去了?”
      
      付清乐动作一滞,半晌才淡定道:“昨晚你睡着后随手把它扔下去了,可能是你觉得占地方吧。”
      
      “是吗?”穆羽炀不疑有他。因为对于付清乐的无条件信任,以至于让他忘了大雄是掉在床的右边的,而他睡在左边,压根不可能隔着一个成年人随手扔过去而不自知。
      
      除非他梦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付清乐:老婆真好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