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第十六章营业而已,别多想
      
      底下观众热烈的起哄声总算唤回了楚骄阳跑马的思绪,也总算意识到他们现在还在舞台上,当即松开了手,挣脱着逃出了许肆白的怀抱。
      
      许肆白有些不满,想把人拉回来,白译轩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把楚骄阳抢走了。许肆白和白译轩都是1,陈励和柳湘晗两个拿着3的人正在满场追着穆羽炀跑,要想组成五他们只能找全场唯一一个四。
      
      “抱歉啦,肆白,骄阳就归我了哈哈哈。”白译轩抱紧了楚骄阳的同时还用言语挑衅许肆白。
      
      明知白译轩只是在玩游戏,可许肆白怎么听怎么刺耳,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心中升腾起一股莫名怒气。那一刻他甚至冲动地想把楚骄阳抢回来,但是看到那个低眉顺目乖乖窝在白译轩怀里的人,心却又一沉,怒意又转瞬即逝,面上又变回了事不关己的冷漠:“随你。”
      
      话音落下,黄恬也宣布游戏时间到,落空的三人被淘汰了。许肆白毫不留恋地回到了台后方,没再看楚骄阳一眼。
      
      许肆白把楚骄阳拱手让人的举动让两人的CP粉大为不满,一些粉丝们在底下恨铁不成钢地痛心批判。
      
      “许肆白,你太怂了!”
      
      舞台上,楚骄阳低着头,黯然失笑。
      
      是啊,许肆白,你真的,太怂了。
      
      这轮游戏最终获胜的是穆羽炀,按照一开始的计划,穆羽炀把才艺展示的机会给了许肆白和柳湘晗。第三轮游戏结束,陈励也顺利表演了才艺秀。最后一轮游戏开始时,穆羽炀的粉丝突然意识到自家哥哥竟然没有才艺秀,不禁有些不满,本想询问节目组为何偏偏就他没有,但奈何还在录制只能硬生生忍下了。
      
      可是,有些事退一步越想越亏,忍一时越想越气,特别是五个人里独独他家哥哥没有个人展示的机会,这种区别对待,任谁看了都气。他们不知道这是穆羽炀自己的意思,以为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节目录制半途已经在心里把节目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撇开才艺秀的事,穆羽炀能说话的机会也不是很多,大多时候都是背着手站在最边上,安静听着其他人谈话,眉目低垂,说不出的落寞。
      
      没想到他们哥哥出道首秀就遭到节目组的冷落,粉丝们心疼地心都要碎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并不是节目组不给穆羽炀说话的机会,他只不过是在扮演公司给他制定的高冷人设罢了。事实上,他自己也不好受。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不准一个话痨开口说话。
      
      上节目前,付清乐和队员甚至是公司都一再叮嘱他节目上少说话,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公司好不容易才把他包装成了高冷男神,可不能让他开口毁了一切。有好几次,穆羽炀已经憋不住特别想说话了,但是余光扫了眼付清乐又硬生生忍住了。
      
      两个半小时的节目录制结束后,穆羽炀第一个冲下台。躲开了观众们的视线,他长舒一口气:“呼,可把我憋死了,你们不知道我在台上多想讲话!晗晗太傻了!玩抱团游戏连五都算不清楚!也不知道这种智商怎么考上大学的。还有大励,亏他自称是中华小曲库,居然连喻冉的代表作都不知道!也就是喻冉脾气好,要是我,直接把你踹台下去了,你这不是让人家尴尬吗?骄阳和老许头也是的,上节目就要有上节目的样子,最起码表情好一点啊,一个两个冰块脸,观众又没欠你们钱!还有,节目播出就一个小时,台上这么多人,镜头都是自己抢来的,你们俩一句话都不说到时候观众怎么能注意到你们!我是想说不能说,你俩倒好,能说还惜字如金!”
      
      柳湘晗耐心等他说完了才一脚踹上了他的小腿,虎着小脸凶巴巴道:“老子智商140,怎么考上大学的不用你操心!还有,就你有嘴叭叭啊,再逼逼一句老子现在就把你的真面目公布到网上,让你那些粉丝看看他们到底粉了个什么沙雕玩意!”
      
      陈励在一旁赞同地一个劲点头。
      
      穆羽炀不服气道:“我怎么了?我盘靓条顺,闭嘴是男神,开口也是男神!不服先把自己抽到180再说!”
      
      这一箭直接戳到了柳湘晗的肺管子。柳湘晗顺利恼羞成怒,呲着小虎牙,怒视着穆羽炀:“说好不拿身高说事!穆羽炀,你这混蛋,我踹死你!老子今天就踹死你!”
      
      “行了行了,就这小短腿还是快歇歇吧。”
      
      接下去的场面变得有些混乱。
      
      气红了眼的柳湘晗不顾周围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抬脚就要踹穆羽炀。陈励也顾不得和穆羽炀的那些小恩怨,出手去拦柳湘晗。许肆白和楚骄阳一看情况不对早早退到了安全角落,作壁上观。而穆羽炀表面强装镇定,但还是一退再退,最后直接躲到了付清乐身后。
      
      柳湘晗双手被陈励箍着,双脚腾空乱踹:“每次吵不过就躲别人背后,穆羽炀,你丢不丢脸!丢不丢脸!”
      
      穆羽炀扒着付清乐肩膀,探出脑袋反唇相讥:“每次吵不过我就动脚,你丢不丢脸!丢不丢脸!”
      
      近距离欣赏了一场小学生斗嘴的付清丞此时已经懵了,他看看顶着张男神脸却嘴巴叭叭不停的穆羽炀,又看看长了一张乖巧娃娃脸却左一句老子又一句老子的柳湘晗,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在激烈的争吵中,付清丞沉默半晌,拍了拍自家堂哥的肩膀,评价了一句:“你们的成员……还挺有特色的。”
      
      付清乐依旧是风轻云淡地微微一笑,等两人吵得差不多了才不紧不慢开了口:“晗晗,炀炀,安静。节目结束了,你们想吃什么?”
      
      “火锅!”柳湘晗和穆羽炀异口同声。
      
      穆羽炀和柳湘晗凑在一起时就是两个年龄加起来不足五岁的小孩,斗嘴是家常便饭,一点小事都能挑起战争,其他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这两小孩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往往不等他们出手劝和,两人就又勾肩搭背,变回了好哥儿俩。
      
      这次也是如此,在录影棚里还吵得恨不得把对方埋土里去的两人,到达火锅店时已经亲亲密密头碰头,为对方□□喜欢的菜品了。
      
      来的时候和穆羽炀吵了一路,柳湘晗一坐下就先灌下了一杯水,又对正在点菜的陈励说:“炀炀喜欢鸭血,多点几盘。”
      
      “晗晗最近有些上火,锅底别点太辣的。”穆羽炀接过柳湘晗的空杯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正拿起来准备喝却感觉手上一空,低头一看,发现原本握在手上的杯子居然到了付清乐手上。
      
      “嗯?”穆羽炀疑惑地看着经纪人,“你要喝吗?”
      
      付清乐笑笑,递过去一杯新的:“喝这杯吧,没喝过。”
      
      “哦,”穆羽炀渴极了,也没多琢磨付清乐话里的意思,接过就喝了起来。
      
      火锅店还是上次的那一家,只是这次大家都学会了低调,因此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付清丞听说他们要去吃火锅本来也要来蹭吃的,但是临出发却被拉去开会了,遗憾错过了狠宰堂哥钱包的机会。
      
      因为付清乐说了金额无上限,大家也完全没有要为他省钱的意思,奔着贵的就去了。点完菜穆羽炀粗粗算了一下,这一顿估计没有小两千下不来,虽然明知不用自己花钱,但还是让抠逼穆羽炀小小的心疼了一番,在提交菜单时体贴地对付清乐说:“可以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吗,要是觉得太多我们可以去掉几样。”
      
      付清乐接过平静地溜了一圈:“今天表现不错,这顿就犒劳你们吧。”说着又点了三盘肥牛,然后把菜单提交给了服务员。
      
      柳湘晗对付清乐伸出了大拇指:“付哥,真男人!够大方!不像有些人,五块钱的豆浆都舍不得请,十块钱的打车费还要AA!”
      
      正要吃着餐前小食的穆羽炀:“???”
      
      感觉有被冒犯到。
      
      陈励又一次看向门口:“老许和骄阳上个厕所怎么这么慢啊。”
      
      “可能是人多吧。”穆羽炀不以为意。
      
      然而与他们想象的不同,此时,二楼过道尽头的男厕所里安安静静,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楚骄阳和许肆白两个人。
      
      楚骄阳站在窗边,他的身后是迷离的霓虹夜景。夜风吹起的他头发,露出右耳上那枚表面有些磨损的十字架耳钉,与许肆白软骨上那枚遥相呼应着。伸手把头发别到耳后,楚骄阳定定看着五步之外的许肆白:“刚刚在台上,你什么意思?”
      
      “什么?”许肆白态度冷漠。
      
      楚骄阳轻扯嘴角,知道他在装傻,干脆把话敞开了:“做游戏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抱我?”
      
      许肆白平静道:“你也说了是做游戏,意外罢了。”
      
      “是吗?”楚骄阳轻嗤一声,似笑非笑,突然走到许肆白跟前,出其不意地抱住了他的腰,同时把他的手牢牢摁在自己的腰间。两副身躯严丝合缝,楚骄阳又抱住了许肆白的脖子,手掌微微用力摁下他的头颅,与他脸贴脸,吐气如兰,声音低哑魅惑:“做游戏需要这样?”
      
      许肆白面不改色,漠然地与他对视了三秒,随后毫不留恋地掰下了脖子上的手,冷冰冰道:“营业而已,别多想。”
      
      楚骄阳愣住了:“什么?”
      
      许肆白后退了两步:“公司让我们组CP,我们总要给粉丝一些福利。”
      
      楚骄阳的脸色有些白,呼吸也变得粗重了些许,他艰难地问出那句“真的只是营业吗?”
      
      许肆白点头,皱着眉头面露不悦:“虽然我不喜欢这种捆绑营销,但是已经签合约了我就会履行。”
      
      楚骄阳眼眶蓦地一红,突然一把抓住了许肆白的衣领,神情激动:“为什么,你明明不喜欢这种,为什么还要答应?如果对方不是我,你还会答应吗?你明明是因为我,为什么……”
      
      “为什么?”许肆白看着楚骄阳通红的双目,死死咬着牙根,“我已经等了七年,等不起了。”
      
      一句话击碎了楚骄阳所有未出口的质问,手抖得不像话。
      
      许肆白闭了闭眼,努力平复被挑起的激烈情绪,一根一根地掰开了楚骄阳的手指,转身离去。
      
      看着许肆白离开的决绝背影,楚骄阳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猛地跌坐在地,呆坐了片刻缓缓抱住膝盖,把头深深埋进了臂弯里。
      
      门外,许肆白靠在墙上,静静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时断时续的低低呜咽,泛白的双拳不由自主地轻轻颤动,冷漠的双眸此刻满是心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计算失误!娇娇软软的阳阳美人明天才能跟大家见面!今天先小小地虐一下,明天虐老许头。
    明天让老许头只能看不能吃,虐死他!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奈叶 6瓶,落芭蕉 4瓶,盛夏 1瓶,木可 1瓶,九小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