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不想出去

      “就是很难听啊!”苏枣坚定道。
      
      华服少年哑口无言。
      
      瞧着面前女娃哭的乱糟糟的脸,他有些手足无措,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会哭成这样,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既无仪态,更无风雅。
      
      只有一双眼睛。
      明明白白写着伤心。
      叫他看了,也想起些伤心事来。
      
      “别哭了……”少年迟疑着,从怀里掏出张手帕递给苏枣,“你赶紧回家走远些,也就听不到我弹奏之声。”
      
      少年想着刚刚门外来人,再看苏枣满脚泥泞,思忖她应该就是村里走丢的女娃。
      
      这么晚,是没有人会过来这附近的。
      
      “我不想回家,你今晚可以不弹吗?”苏枣吸着鼻涕,接过手帕,但正想擦,捏了捏帕子,发觉又软又香,有些舍不得,打开对折打了个结十分自然的套在了手腕上,还美滋滋的抬手瞧了瞧。
      
      “……不行。”华服少年忍了又忍,生硬道。
      
      就算他人觉着难听,他喜欢的事情,他便要做!
      管他人喜不喜欢!
      如今,也就只剩这点自由了。
      
      少年的目光落在苏枣的手腕上,嘴巴张了张,想要回帕子。
      但打赏给别人的东西又要回去,他还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终究没开口。
      
      正无言,苏枣抹了把泪,看向华服少年。
      
      秦案边一点烛火摇曳,走近了才看的清人,苏枣忽然发现面前的少年,有些熟悉,她见过的人不会忘,声音也很少忘。
      
      这样细白的下巴,在哪里瞧见过。
      
      她就这样盯着看,盯得华服少年有些不自在的问:“你看我做什么?”
      
      夜风徐徐,树下的少年格外挺拔。
      
      这个人跟他们村子里的人可真不一样。
      挨的近了,能闻到少年身上淡淡的香味,比花香还好闻,苏枣的鼻尖动了动,想细闻,香气又没了,若隐若无的,叫她十分惊奇。
      
      苏枣正闻的开心,额头被猛地被一双小手抵住。
      
      华服少年用手心死死抵住苏枣的额头,让她的鼻子离自己远了些,此时少年正坐在椅子上侧过身奋力抵抗着苏枣的靠近。
      
      少年有些脸红,小声呵道:“你!你凑我这么近作甚!”
      “你好好闻,香香的。”
      
      “……”少年憋啊憋,憋出一句,“男女授受不亲!”
      “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
      
      华服少年看着苏枣天真懵懂的眼睛,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京里的同龄人也没有靠的这样近过,便是他想跟同龄的女娃一起玩,也会有人责备劝诫他。
      
      “就是不能靠在一起……靠的这么近。这是礼数!”
      “听不懂你说什么。”
      
      苏枣发现自己不懂的事情,似乎越来越多了。
      
      不让就不让吧。
      苏枣站起来。
      
      面上鼻涕,风一吹就干了,没干的,苏枣用袖子擦了擦。
      见状,少年脸色那点红转成了惨白。
      
      难过在心中减退,苏枣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神秘的宅子,院子里的摆放苏枣说不上来,但觉得非常好看。就连坐在树下,哦,不对,是现在站起来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少年,也在一点烛光下,格外好看。
      
      苏枣没学过什么华丽的辞藻,她只是一个世代务农的农家女娃,所以她在心里把自己认为最美丽的东西都形容在了少年身上。
      
      日月光辉,仿佛都尽敛少年身上。
      
      只是瞧这比村里的男娃,要瘦弱的多,似乎因为久不见天日,面色有些苍白不及村里的孩子红润。
      
      “好吧,那你弹吧。”苏枣已经不怎么难过了。
      
      她哭累了。
      现在好奇心已经大过了难过。
      
      “你弹得软绵绵的,有没有噼里啪啦的?”她还试图点歌。
      
      “噼里啪啦?”华服少年愣住,“何为噼里啪啦。”
      
      “就是听得很……”苏枣握紧拳头左右挥舞,激动无比,“很强壮。”
      “……”
      
      “你不会吗,你听不懂么?”
      “我……我会!”华服少年平生恨被人说听不懂,他自然是会的!
      
      双手覆在琴上,少年看了苏枣一眼,然后镇定自信的弹奏了起来。
      他这次弹的很用力。
      
      强壮,那用力一些,想来就听着很强壮了吧?
      
      “你不会。”苏枣捂住耳朵,毫不客气的戳穿他的镇定。
      “好难听啊。”并附上致命一击。
      
      华服少年霍然站起来。
      少年的胸口猛烈起伏,面上瞧着还算镇定,可心里的气愤已经快压抑不住。
      
      少年微抬下巴,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俯视苏枣。
      苏枣不喜欢少年看的目光,于是忽然原地上下跳了起来,少年迷惑的视线也随之上下移动,上下晃动头部。
      
      等少年缓过神,发觉自己有些憨傻的行为,高高在上的模样也就做不下去了。
      
      他想不明白苏枣是怎么进来的院子,守们的枭叔竟没有发现吗?
      
      “你……”
      
      “什么?”苏枣见少年的目光恢复正常,歪头看他。
      
      “你既然不是妖怪,就赶紧走,这此处久呆,没你好果子吃。”少年想着跟这样的村姑计较什么,于是落座,将手放在琴上。
      
      正想继续弹,忆起苏枣说难听的话,也没那么想弹了,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动琴弦。
      
      幸好下人们都知道他弹琴的习惯,此时还没有人发现宅中闯进了人。从未有人说他弹奏的难听,只是劝他多温习功课,少沉浸乐器一类。
      
      他弹的真有这样难听吗?
      
      “可我还想听你弹耶,你还没弹出来强壮呢。”苏枣不想走。
      
      少年木着脸看她:“你不是说我弹得难听,你不想听吗?”
      
      “我现在又想听了啊。”苏枣想了想,“多弹弹,就不会那么难听了。元夫子说,每个人刚学琴的时候,都弹得很难听。”
      
      已经学了三年琴的少年不想说话。
      
      苏枣看少年放在琴上的那双手,指甲里是那么的干净,白白的又很整齐。
      
      这个人肯定没有做过农活。
      苏枣想。
      
      他是什么人呢?
      
      “你叫什么啊?”
      “……我不能说。”
      
      “那我叫你六郎吧,我听见有人这么喊你。”
      华服少年侧头看了苏枣一眼,移开目光落在树上,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
      
      “我不想弹了,你赶紧回去吧。刚刚外头来人,是找你的吧。”
      
      “呀,斗笠!原来你是斗笠。”苏枣忽然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少年了。
      少年不解,“什么?”
      
      “你之前给我了斗笠,下雨的时候!”苏枣兴奋的说,“我洗干净了,明天拿来还给你吧。
      
      ”原来是你。”华服少年也恍然。
      
      少年打量着苏枣。
      他记得那天下雨躲在树下的偷花贼,是个煤炭一样黑的女娃。
      
      今天的看,倒没那么黑。
      反而是圆圆的大饼脸叫人印象深刻。
      
      “不用了……斗笠,我不要了。”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基本是苏枣在问,少年在催苏枣离开。
      
      但催了那么多遍,少年也没有叫人来赶人,更没有自己站起来赶人。
      这座宅子里,出现个不熟悉的面孔,对少年而言,也很稀罕。
      
      见琴音停止,有下人发觉不对,向院内走近问询道。
      
      “六郎,出了什么事吗?”
      
      少年一惊。
      
      他正要叮嘱苏枣藏起来,却见苏枣已经爬上了树躲着,黑夜里,粗布黑黄的女娃被遮掩的严严实实。
      
      “六郎?”
      “无事,我有些累了,歇息一会儿。”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听了少年的话还有些不放心,但少年的琴声又响起,眉头皱了皱,还没有走近。
      
      苏枣从树上滑下来。
      正要开口。
      
      华服少年连忙拿了桌子上一块糕点,塞进了苏枣的嘴里。
      
      “嘘。”将手指放在唇边一点,少年目光坚定。
      “别说话……”
      
      苏枣嚼着嘴里的糕点,点点头。
      真好吃,绵软甜蜜。
      
      院门的脚步声静了许久,直到琴音无异,这才慢慢离开。
      
      苏枣的耳朵很灵,其实刚刚听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脚步声没有离开,她并不知道被这宅子里的人发现会有什么下场。
      
      吃完嘴里的糕点,苏枣念念不舍的看了看秦案,瓷盘里还剩下三块。
      
      想着答应过娘不找人要东西吃,苏枣就没有开口,只是看一眼糕点,再看一眼少年。
      
      看一眼糕点,再看一眼少年。
      
      少年明显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这点,
      苏枣便开口轻声喊道:“六郎!”
      
      “嗯?”少年愣愣的应了一声。
      
      从此,六郎这名——
      也就成了苏枣最常唤在嘴边的名字。
      
      *
      见面前的女娃不时看糕点又看自己,六郎察觉到了什么,他静待苏枣开口。
      
      他以为苏枣会开口,可苏枣没有。
      苏枣也在等他主动开口给她,他也没有。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苏枣叹了口气,摸摸肚子,她好饿。
      肚子应景的咕噜噜叫起来。
      
      她想回家了。
      
      临走前,苏枣还有一句话想问。
      
      “六郎,你为什么从来不出去玩啊?你院子外头好多蛐蛐,明天我来找你,我们去捉吧!”
      
      “……我不出去。”
      “为什么?”苏枣疑惑。
      
      “我,我不想出去。”
      
      “外面很好玩啊。”苏枣不明白一直呆在家里有什么好的。
      
      她最不喜欢待在家里了,呆久了多憋闷啊。
      外面天大地大,花香鸟语,每天都有各种有趣的事情。
      
      少年像说服自己一般,又强调了一遍:“我不想出去。”
      
      “好吧,那我走了。”苏枣往狗洞方向走去,忽然想到什么,她回头问:“我还能来找你玩儿吗?”
      
      “你还想来吗?”
      “你想我来吗?”苏枣好奇的回头。
      
      “我就随便问问,你别来了。”六郎迟疑着说,但或许在这里困了太久,寥寥的两次见面,竟让他有些期盼下一次见面。
      
      “哦,好吧。”苏枣抓抓头发。
      
      于是,过了整整半年。
      当大雪覆满了村子,六郎才第三次见到了苏枣。
      
      *
      
      等钻出去狗洞。
      苏枣看着满天星光,心情好了很多。
      
      她蹦蹦跳跳的跑回家,没走到村口,就被娘哭喊着抱住了。
      
      晚上苏枣被急了一晚上的爹娘来了场“竹笋炒肉”,打的她哭爹喊娘,第二天,肿肿的眼睛,又因为疼痛熬夜,变成了一大圈黑。
      
      金花银花看了发出一连串尖细的笑声。
      
      苏枣将头埋在被窝。
      决定最近都不要出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一】
    “你别来了。”
    “好。”
    苏枣再也不来,全文完。(不是
    【小剧场二】
    孤单的六郎眼巴巴:说不来就真不来。
    苏枣:墨镜一戴,谁都不爱.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