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波澜

      因着淋雨的不适,苏枣一边记挂着晚上去喝鸭汤,一边在温暖的被窝里犯困。
      
      不知道春花姐回家没有?
      苏枣迷迷糊糊的想,呼吸渐渐均匀。
      
      等云氏洗完孩子们的衣服再进屋时候,苏枣已经睡的四仰八叉了,云氏将闺女整个人重新包回被子里,出了屋。
      
      夕阳西下,苏大牛回家时,见苏枣没迎过来,还有些不习惯。
      
      便问云氏道:“枣儿呢?”
      “睡着了。”
      
      “这么早就睡了吗?”苏大牛进屋看了看苏枣,将苏枣窝在被子里睡得香甜,便没有叫醒她。
      
      “今个我背虎头出去,想着下雨这丫头应该不会跑出去,结果偏偏跑出去淋雨,还在路上摔了个跤,膝盖都擦破两块皮,弄的跟泥猴一样……喂了姜汤,这会儿睡着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发烧。”
      
      “没事,枣儿结实。睡一觉,明天肯定就好了。”苏大牛倒不担心,他觉得不挑嘴能吃饭的孩子更结实,结实的孩子吃的就多,小时候他也是特别能吃,吃的又快又多,跑起来也快,父母当时担心饭不够,可他的兄弟,吃的不多,病的也快,最后死了个干净,只有他还能在父母死后,有力气继续逃难。
      
      枣儿这点随他。
      从小到大吃的多,却也没生过病。
      
      苏大牛看了看天,这世道,谁知道第二天会变成什么样?当年发大水,一夜之间,村子就全毁了。
      
      养得起,孩子们想吃,吃就是了!
      可惜他儿子少。
      虎头不太能吃,每年都要病一两回。
      
      “虎头,来给爹抱抱。”苏大牛抱着苏虎上了桌,“我的乖儿子,你怎么不跟你姐一样多吃点。来,爹喂你。”
      
      “让他自己吃,这么大了。”
      “还小呢。”苏大牛摸着苏虎圆圆的脑袋,看也看不够。
      
      这是他唯一的儿子。
      
      *
      
      苏枣是在一阵吵闹声醒来的。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家里似乎来了人,苏枣揉着眼睛爬下床,走到门口,夜风很凉吹的她打了个哆嗦。
      
      有很多人拿了火把。
      
      火焰明亮,被风拉扯着四处飘火星。苏枣被这阵仗吓到了,连何时苏虎走到她身后都没发现,直到弟弟的小手忽然小心翼翼揪住了她的衣角。
      
      门外都是村子里的青壮,苏枣直觉这些人是来叫爹的。
      
      气氛很凝重,漆黑的夜里,似乎蠢蠢欲动着什么危险,大人们的脸显得很严肃,外头有争吵声。
      
      “大牛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找……这事不像话,赵家那里……”很多人在说话,苏枣睡醒来起来有些迷糊,听不清楚。
      
      “孩子病了不舒服,得留家里看着点。”苏大牛平稳的声音还是让苏枣第一时间从众人话语中分辨了出来。
      
      “外乡人果然是外乡人!”后来不知道谁提高声调说了这一句,但很快被人呵斥了下去。爹的背影站的很直,有种特别的平静,娘的侧脸明显很激动,但被爹一把拉住了胳膊。
      
      云氏有些气愤扯开苏大牛拉着自己的胳膊转身几大步走回屋,走进屋里才发现自己的儿女都醒了,正躲在一旁瞧着她们。
      
      “枣儿醒了?”
      
      云氏收了收气愤的表情,走到苏枣身边,温柔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饿不饿?身上还发冷吗。”
      
      “饿了,不冷!” 苏枣摇摇头,仰起头云氏,“娘,村子里出了什么事?”
      
      云氏看了看闺女身后的苏虎,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显得有些瑟缩,也不知道刚刚这两孩子都瞧见了什么,云氏越想越生气,气赵家人做的腌臜事,也气村里人对自己相公骂的那句外乡人的话,“没什么事,跟你们小孩子家家的没关系。虎头快跟娘进屋,不好好睡觉,跑出来做什么!枣儿你等会儿,娘一会儿出来给你热点饼子吃。”
      
      云氏领着儿子回屋里,苏虎不肯睡,又被她念叨了好几句。
      
      苏枣听着里屋娘的声音,回头看了看爹,爹明显精神不太好,还站在外面跟人说话,不时用手锤着腰。这时候散去了一些人,几个跟苏大牛关系好的人拍了拍苏大牛的肩膀。
      
      人群中走出一人,陪苏大牛回屋。
      
      “大牛,二狗说话不过脑子。回头我让他给你带坛子酒来。你别往心里去。”
      “大牛你怎么样,村里都是知道的。”
      
      苏枣的目光移到爹鞋上的泥巴,知道爹趁着晚上又去“挖洞”了。
      
      难道是挖洞的时候,外头的人来家里?
      
      爹“挖洞”会挖到很晚,娘问自己吃饭没有,却让弟弟去睡,也就不是天刚黑,那现在岂不是很晚了!
      
      “爹!现在什么时辰?晚饭已经过了吗?”苏枣惊道,“过了吗?”
      
      “哟,娃儿还没吃啊。”陪着苏大牛进屋的人苏枣认识,是跟爹关系很好的李叔。
      
      苏大牛见苏枣一脸震惊的模样,心情好了些,笑着对李田说:“这孩子皮,跑出去淋雨睡到这会儿才醒。”
      
      李田担忧道:“虽然天热,也不能淋雨啊,万一生了病怎么好。”
      “可不。”
      
      这时候云氏从里屋出来,边走边说:“枣儿,娘给你热五个大饼子够吃吗?”
      
      苏枣还没回话,云氏出来看到李田在屋里,挽袖子的手一顿,有些尴尬,“李大哥,你来啦。”
      
      李田以为云氏是看到他来,才要热这么多饼子,连连道:“嫂子不用,做一个给娃儿吃就好,我这就回去了。”
      
      苏大牛也有些尴尬。
      
      对苏枣的巨大食量,夫妻两嘴巴极紧,一丝口风都没露。
      
      正想着怎么解释好,李田自己打了圆场,苏大牛也就笑呵呵的对云氏说:“枣儿头一回睡过饭点,这丫头,闻着饭香大老远都能跑来,这会儿肯定饿狠了,干脆别做饼子,做锅热疙瘩,这个点俺也吃点。”
      
      “嗯嗯。”云氏在心里松了口气。
      
      真的过了!
      
      春花姐的老鸭汤错过了……
      
      苏枣一下子就好难受,这几天各种不同寻常的奇怪感觉都涌了上来,迷茫、恐惧,她真的很想喝春花姐姐的老鸭汤,含着泪,苏枣气呼呼的大声说:“爹娘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这孩子!”云氏见苏枣抱怨,刚刚压下去的火又蹭的冒起来,但外人在场,云氏忍了忍。
      
      “爹娘还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知道你饿,娘这不就去热饼子了吗!”
      
      李田是知道云氏脾气的,虽然云氏瞧着柔弱,怕留下一会儿尴尬,立刻告辞:“大牛,晚上还得跟大伙去一趟,那我先回去了。”
      “好好。”
      
      苏枣被娘说的一噎。
      委屈的低下头,也知道自己不对,可是……
      
      “可是我很想去春花姐姐家里。这么晚了,肯定就去不了了。”
      
      李田猛的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着问苏枣:“春花?”
      云氏知道闺女很喜欢赵春花,想到今晚的事情,连忙问闺女:“是不是见到赵春花了?在哪里见的?”
      
      苏枣瞪大眼睛看着爹娘慌张的神情,仿佛预感到什么,她没有回答爹娘的疑问,而是小声问:“刚刚那些人是为春花姐姐来的吗?”
      
      云氏蹲下来,将眼睛对上苏枣,尽量平和的问:“枣儿,你今天出去,有见过你春花姐吗?”
      
      “没有。”苏枣觉得现在说的每句话,对她的小脑瓜子而言,都很难。这个夜晚,也是她第一次斟酌语句去说话。
      
      枣儿,今天在这里见到我的事情,你不要对别人说……
      春花姐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
      
      “我没有见过春花姐姐。”
      
      苏枣能看出爹娘不相信的眼神,特别是娘,娘能看出她有没有说谎。
      
      以往她不明白为什么娘能看出来,可是这个有些凉意的夜晚,苏枣忽然就明白了。
      
      是眼睛。
      她说谎的时候,会不自觉低下头。
      
      就像现在,她很想低头!
      可是不行。
      
      苏枣把眼睛睁的大大的。
      
      “我今天闻到赵婶家里炖了老鸭汤……”苏枣感到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往胳膊上冒,“过去串门,也许能喝一碗呢。”
      
      要被骂了,苏枣想。
      
      “你这丫头!”云氏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现在满脑子都是沸腾的怒火,咆哮着:“娘跟你说了多少次,不准你去找别人要吃的!”
      
      云氏的声调犹如惊雷一般,苏枣、苏大牛和在场的李田俱心颤。
      
      苏枣偷偷看了李田一眼。
      李叔这下子总该走了吧。
      
      李田真是后悔自己走迟了一步,他连忙加快脚步,往门外跑去:“大牛,我还有事,不早了不早了,哎呀,这事我差点忘了。真是……”
      
      出门右拐,飞速拿了插在树上的火把,下坡。
      李田跑没了影。
      
      *
      屋里。
      苏大牛拉着云氏劝。
      
      “还小呢,还小呢!大点就好了,青青,这个点了,让娃儿赶紧吃了睡吧。”
      
      苏枣每次听见爹叫娘的名字,整个脸都忍不住皱在一起。
      
      搓搓胳膊上争先恐后冒出来的鸡皮疙瘩,苏枣想着春花姐的事情,突然就没了胃口。
      
      她很想问爹娘出了什么事,但再问,爹娘就知道她见过春花姐了。
      还是明天,出去村子里转一圈,肯定能知道!
      
      “爹,娘。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找人要吃的了。”苏枣低下头老实认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其实自从上次娘跟她说再找人要吃的不给饱饭吃,苏枣试了试,发现后果她承担不起,就已经不打算再找人要东西吃。
      
      但老鸭汤是春花姐姐主动提起来的,这不算。
      
      因着晚上的事情,苏枣最后只吃了两个饼子垫肚,半夜躺在床上又饿醒了睡不着,在爹的呼噜声中,她对着月光将捡来的书籍翻了翻。
      
      如果有人一直主动给自己好吃的就好了。
      
      唔。
      这书的封皮还挺香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