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村外有人传来消息

      两年过去,苏枣八岁,云氏天天念叨着她虚岁已有十岁,该有个姑娘样了。
      
      苏枣听的捂耳朵,想不通岁数为什么还要弄个虚虚实实。
      她活了八个年头,六郎才是真的活了十个年头,虚岁来计算,以后再想数年岁,六郎好算,她就难了!十个指头掰着数都不够。
      
      苏枣会算数。
      六郎教她认字的时候偶尔也让她学学算数,但苏枣十岁,也到了该为家里做事的时候,不像前两年有那么多时间,学的七零八碎。
      
      在年龄方面,苏枣总有些回避。
      她不想长大。
      
      又一次在落日后匆匆赶回家,家里饭已做好,但爹娘在争吵,说的是两年前,齐氏给家里添的一桩麻烦事。
      
      见苏枣回家,夫妻娘停了争吵,云氏惯例抱怨几句,一家人上桌吃饭。吃饭时候很安静,苏枣看着尤有怒色的爹娘,再看看渐渐长大的弟弟,想着一年前夭折的表弟,忽然有些恍神。
      
      两年前,舅娘齐氏来找娘,虽然苏枣当时不知道大人们说了什么,可是三年没有怀孕的齐氏,那一年,忽然就怀上了。
      
      后来舅娘生下表弟,可惜,一年后,表弟病死。再过了大半年,舅舅一家忽然就冲进了她们家里闹,
      
      有大夫告诉舅舅,说舅娘吃了不好的东西,生不出孩子了。
      而那不好的东西,是娘给的。
      
      云氏嫁给苏大牛头两年,也一直没有怀上,后来不知道吃了什么土方,终于生了苏枣,不久,又怀了苏虎。齐氏两年前来找娘求的,就是那个土方子。
      
      土方子有用,生了一个,没了,急着生第二个,齐氏就背着娘,又藏着吃了好久,份量不对,是药三分毒,就坏了事。
      
      那天的事情苏枣还记得很清楚。
      
      舅舅怒吼着,说娘想害他们云家断子绝孙!
      闹的厉害,里长也来了家里,折腾到三更半夜才散。
      
      之后姥爷偷偷来,想抱苏虎走,还被苏枣用砖头差点砸了头。爹因苏虎的事情,对娘发了大脾气,那是苏枣第一次见爹娘争吵。
      
      今天是第二次。
      
      原因是齐氏被云家休遣还家,娘虽深恨齐氏当年背着她继续吃那么久的药,但又忍不住时常去看望,还送了齐氏东西。爹不明白,这件事情几乎让苏家和云家断绝来往,还赔了钱,齐氏一个被驱逐惹了麻烦的女人,为何娘还要去看。
      
      吃完饭,晚上云氏在烧水,苏枣看见娘揉眼睛。
      
      苏枣掏出手帕给娘。
      云氏接过,小声叮嘱她:“今儿个又跑去了哪里?可不能再在外头玩这么晚回来。”
      
      苏枣知道娘的意思,爹最近也常提,让她在家里早点做饭,帮娘多做点事。
      也许很快,她就没办法在落日时分去找六郎。
      
      “娘,舅娘还好吗?”苏枣问。
      云氏擦擦眼角,叹了口气,“哪能好呢。”
      
      唯一的孩子病死了,又是弃妇,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当年如果不是家里见头个孩子身体弱,催着嫂子再要个男娃,嫂子也不会偷偷背着她吃那么久的药。云氏虽因为这件事被牵连,但同是女人,她很能体会齐氏不易。
      
      晚上,苏枣坐在树下乘凉。
      苏虎不停挥舞扇子驱蚊,被咬得这拍一下,那打一下。
      
      苏枣没拿扇子。
      这两年,那些爱吸血的花蚊子,转了性,从不咬她。
      她看着满天的星星,想事。
      
      在同龄人都懵懂的时候,苏枣充满了好奇心,思索万物,也就注定比旁人早慧。
      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生活的烦恼,细密而琐碎。
      
      这些琐碎的东西,跟同龄人讲,大多是收获两眼茫然。
      或是:“枣儿,你怎么总说这些?”
      
      “枣儿,我们去捉蛐蛐吧。”
      “枣儿,别说那个了,我们去摘花吧。”
      “枣儿,我娘今天教我……”
      
      只有六郎问:“枣儿,你怎么想?”
      
      我怎么想?
      
      家里这件事,明明娘和舅娘的出发点,都是好,娘本来不想管娘家的事情,舅娘求了好久,娘才给了方子。最后姥姥姥爷怪娘,舅舅怪娘,哪怕娘说明了真相,舅舅也不信。
      
      可是明明……不是为了满足舅舅的心愿,舅娘不会那样着急,着急到偷偷吃药,也要再生一个去让舅舅满意。
      
      本没有这么着急的。
      娘也没有想过让舅舅断子绝孙,只是给了一个她用了也确实有用的方子。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舅娘求了人,为了不被休弃昧良心将事情推给了娘,娘说了真相后,一开始怪她,后来却原谅了她。
      
      这是苏枣第一个不明白的点。
      第二个不明白的,则是舅娘如今的下场。
      
      当知道舅娘不能生以后,舅舅一家,就不要她了,把她从家里赶了出去。
      
      舅娘撒谎了,给她们家带了这么多麻烦,娘怪舅娘,苏枣不会奇怪。
      奇怪的是,娘最后没怪舅娘。
      
      舅娘为了生孩子付出了那么多代价,舅舅怪她,苏枣感到奇怪。
      舅娘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满足舅舅的心愿吗?
      
      生不了孩子,就要被休掉。
      舅娘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贤惠,勤快,温柔,孝顺,那些姥姥总是念叨着,说这才是兴家旺夫的女人,以此来讽刺娘当年的倔强不听话。
      
      可曾被那样夸赞的齐氏,还是被休了。
      舅舅不是不信娘说的么,坚定是娘要害他断子绝孙么?
      
      那为什么还是要休掉舅娘?
      因为舅娘不能生了?
      
      既然勤快,温柔,孝顺比不上能生孩子这一点,不值得留在家中,为什么大人们要夸赞?
      
      苏枣跟六郎说过自己的想法。
      六郎沉思了很久。
      
      现在,苏枣也沉思了很久。
      
      无忧无虑玩耍的时光,随着一年一年过去,被挤压的越来越少,这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她多想时间停下啊。
      
      六岁那年,她才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死。
      可短短两年,她就见证了村里好几起老人离世,表弟的夭折,时光裹挟着往前奔,快的让人心惊,而那种大脑发空,无忧无虑的思考,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也就是这一年,村外有人传来消息,说——
      皇帝驾崩了。
      
      什么是驾崩?
      农人们私下的话更直白,驾崩就是死。
      
      消息传进村,元夫子在家中嚎啕大哭。
      苏枣以为“黄弟”是元夫子的弟弟,有次路过,还忍不住劝元夫子“节哀顺变”,元夫子这两年愈发老态,沉浸悲伤,木然的眼睛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回应。
      
      苏枣走近的时候,突然元夫子充满怨恨的轻声呢喃。
      那声音带着强烈的情绪,因为隐忍而扭曲,使得那慈祥的衰老面容都显得阴森起来。
      
      “时政出贼臣,哀帝不能制。”
      “贼臣……”
      “贼臣!”
      
      苏枣本想跟元夫子打招呼的,听了这样饱含苦痛的话,也不敢再搭话。
      
      她讷讷的走开,突然很想念当初那个总是站在村口,在她迈着步伐跑动时候,笑眯眯抚摸胡须念叨“动若脱兔、奔若雷霆”的元夫子。
      
      人死,是悲伤的事情。
      可是苏枣不认识“黄弟”,她伤心不起来,她因为元夫子满脸的泪水,感到难过,可悲伤并不深刻,远没有春花姐姐的离开让她触动。
      
      皇帝?黄弟?
      这些名字所代表的东西,对于农人来说还没有即将到来的春耕重要。
      
      更让苏枣在意的是,这一年的春天,她终于等山上的雪开始化了,却总是约不出去六郎。
      
      一连好几天,苏枣都没有见到六郎。
      那熟悉的丝毫没有长进的躁耳琴音,也不在夜晚响起。
      
      琴声不响,苏枣就没法去找,她偷偷去了几次,可六郎再没有在院子里出现。
      
      夜晚的风很凉,眺望着西边黑暗沉沉。
      苏枣坐在家门口的坡上,浓密的睫毛一眨不眨,看了好久。
      
      *
      等终于见到的那天,太阳已半落山。
      
      黄昏的木桌子上,除了琴,什么也没有,更不要说往日的零嘴肉干。苏枣感到奇怪,绕着六郎看了半天,忍不住拍拍六郎的腰,那个经常挂在六郎腰间,等她来时就会摘下来的零嘴荷包竟也没有。
      
      “六郎,你的荷包呢?”苏枣馋。
      
      六郎白净的脸,被余晖照的黄扑扑的,挺直的背脊忽然弯曲,苏枣伸出手,接到了一滴从六郎脸颊落下的泪珠。
      
      六郎告诉她:
      
      “枣儿,以后你不能再吃我的东西了。”
      
      少年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苏枣有些不安,就像两年前她半夜睡醒,家里来人,夜风很凉,火把上的火焰明亮,被风拉扯着四处飘火星,那种令人屏息的静。
      
      黑亮的眼睛,似乎被落日掩盖了所有的光芒。
      
      “六郎你怎么了?你哪里受伤了吗?”苏枣左右看,站起来,绕到六郎身后,踮起脚看六郎的头,她小心翼翼的。
      
      身上好好的呀。
      六郎怎么了?
      
      苏枣知道六郎很痛,她还是第一次见六郎流眼泪。
      
      有的疼痛,就算别人看不到,也会存在。
      苏枣很清楚,就跟娘以为她落枕一样,表面好好的,但她自己会知道,身体因为做梦,是真的疼。
      
      六郎弯着腰,一直弯到整个人蹲下,大口喘着气。
      
      苏枣也蹲下,两年过去,她肿萝卜一般的小手,两年过去已变得纤长,指尖里因为干活,总是塞满黑色的污痕,放在六郎洁白的衣袍上,刺目显眼。
      
      “六郎你怎么了?”苏枣惶惶的问。
      头抵在苏枣小小肩膀上的少年没有说话,天就这样黑了下来。
      
      许久。
      肩膀处隐忍的颤抖渐大,苏枣终于听见六郎隐忍小声的喊了一句。
      
      “皇兄……”
      
      苏枣很害怕。
      
      元夫子哭“黄弟”。
      六郎哭“黄兄”。
      
      这种奇异谐音,让幼年的苏枣,感到一种微妙的巧合,但很快六郎就开口了,“黄兄”变成了兄长,哥哥。
      
      平静下来的六郎,告诉苏枣,他的兄长,吃了有毒的食物已经离世,这也预兆着,他的饮食之物不再安全。
      
      六郎向她道歉,承诺给她吃的东西,他已无法做到。
      
      原话是什么,十年后,十八岁苏枣已记不太清。
      她牢记这一幕,也不过是因为,十年间的辗转反侧,总是让她想到那一天。
      
      那是一切变故发生的开端,那么安静,像潜入窗户里的蒙蒙细雨,等惊觉的时候,已然瓢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看到评论还挺多,想看,但是我一向是连载期间不看评论的哈哈哈,上一本快完结的时候看了下,很受影响,后来读者们很贴心,也让我从迷茫中醒来,坚持了自己的结局。
    所以为了不重蹈覆辙,这本打算完结后再看评论,谢谢大家的支持比心心~还好这篇不打算写很长,不然写累了肯定要去评论区看读者的加油才能坚持住。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魏魏15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伊小米 10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S:时政出贼臣,哀帝不能制。出自百度上李祝生平中的一句话,这只是当初写这篇文的灵感之一,跟其生平没啥关系,这篇文全文都是架空朝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