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没文化的日常二三事

      还没到家,苏枣就被六郎赶了回去。
      
      临走前。六郎压低声音又一次提醒苏枣,“枣儿,不要对任何人说我的事,就算有人问,也不要说你认得我。”
      
      苏枣认真点头。
      
      “如果今天的事情没被人发现,明晚我会在槐树下弹琴。你听到琴音就来,没听到千万不要靠近这附近。”
      苏枣再次点头,斩钉截铁道:“六郎,你不会被发现的。”
      六郎已经习惯了苏枣的笃定语气,虽然他总觉得会被发现,还是“嗯”了一声。
      
      “明天你弹琴的话,我就夸你!”
      六郎还是“嗯”,他没仔细听苏枣的话,一直在心里打腹稿,想着万一被发现,怎么跟云先生解释。
      
      等他回过神想起苏枣说了什么时,苏枣已经跑远了。
      树影重重,女娃跑起来那样快,一眨眼功夫就消失了踪影。
      
      *
      回家已经过了吃晚饭的点儿。
      苏枣回家时,苏虎碗里的饭都快见底了。
      
      云氏见苏枣又弄得满身泥巴回来,放下筷子发了好一顿火。
      
      “见天儿的跑出去玩儿!吃饭都不回来。这是跑哪儿去了?”云氏摸了摸喉咙,饭做好她就在门口喊,村里这么大地,嗓子都快在门口喊哑了,结果呢?好家伙!愣是没把自家闺女喊回来。
      云氏就纳闷了,自家闺女到底是跑哪里去玩了迟迟不回家?
      
      往日里,这孩子都守着饭点嗷嗷要吃的。
      最近两个月,真奇怪!
      
      “这都几回了?瞧瞧身上又弄的都是泥巴。还不快脱下来!”云氏说的脑门又开始痛,转移怒火到苏大牛身上,“大牛,你也不管管咱们闺女!”
      
      苏大牛被云氏这一吼,给儿子夹的一筷子菜,立刻掉在了桌面上。
      
      “枣儿,以后可不能这么晚回来了。”
      
      苏大牛将掉桌上的菜又夹起来,重新放回苏虎碗里,苏虎嚼的带劲,“枣儿也大了,要不,就在家里煮饭,也省的到处跑。”
      
      穷人家的孩子当家早,云氏想了想,有些意动。
      
      但见苏枣进屋换了衣服出来,矮小的个,吃的又多,相貌也不出色,以后还不知道会因为吃东西怎么被婆家刁难呢,云氏总忧心着这件事。
      
      便叹着气摇头,心酸道:“这孩子还没灶台高呢,再过两年吧。”
      
      她将苏枣专用小木桶装上满满的饭,放在桌子上。
      
      苏虎盯着姐姐与家里人不同的木桶碗看的眼睛都不眨,这比自己的碗大三倍的木桶,每次被云氏拿出来,他都要看好几次。
      
      他以前也想用那么大的木桶吃饭!
      云氏给儿子试过,但每次吃不了几口,苏虎就饱了。云氏还故意吓唬儿子,想用木桶吃饭,就得把木桶里的饭吃光光。
      
      但苏虎看着木桶里满满的饭,知道自己肚皮撑破都吃不完,听了娘的话,边吃边哭实在吃不下。
      
      后来也就不张口要跟姐姐一样的碗。
      苏虎迷迷糊糊的想,也只有姐姐,才可以吃下这么多饭吧。
      
      苏枣听了这些话,半点反应没有,晚上家里炒了芹菜和黄豆芽,苏枣惯例上桌前,乐呵呵拍着自家爹娘的马屁。
      
      “娘,你今天真好看。娘是村里最好的娘!爹是村里最好的爹~等我长大了,就给爹打酒!给娘买银簪子!”
      “惯是会说的,家里没被你这丫头吃穷,娘就惜福了。”云氏展颜一笑,看苏大牛也很受用的模样,想自己找苏大牛是真没找错人。
      
      家里有这样的小饭桶,大牛也从没说过什么,只念着孩子们能吃饱就足够。米饭是管够了,家里的肉菜自然吃不起,清汤寡水的,如果没有枣儿……
      
      云氏想到这一惊,连忙给苏枣夹了一筷子菜。
      她见闺女埋头吃饭的样子,终于发现,自从过年后,闺女吃饭就总像这样,埋头吃饭,极少才往盘子里夹菜。
      
      云氏心里越发不好受起来。
      枣儿也大了……也许也渐渐察觉了自己的奇异惊人的饭量。
      
      这在靠土地吃饭的农人家里,绝算不上什么好事。
      这世上,就没有永远风调雨顺,年年丰收的道理。
      
      听说外头,也不太平。
      *
      吃完饭,苏枣早早就爬上床睡觉。
      房外是弟弟的喷嚏声,云氏早上捡了一筐子桃花回家,想给儿子洗点桃花水,这原是村里的习俗,用以春日里消灾避祸的。
      
      然而虎头受不了花的味道。
      洗完了一直在打喷嚏,哭喊个不停,云氏哄了好一会儿。
      
      苏枣听着爹娘弟弟的声音,就这么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自从捡到画册,她没有一天晚上不做梦。
      梦里熟悉的头发茂密女人,面容依旧模糊,苏枣却不害怕,每次这个女人牵着她,她便感觉温暖,千奇百怪的姿势梦里学了,醒来练练也丝毫不费劲,年岁小,身体软,苏枣有一回试了试,竟能将自己的腿举上头顶,怪好玩的。
      
      梦里的女人,今晚不拿锄头,倒给了她一根树枝。
      光秃秃的树枝,跟平日山上拾的差不多,勉强算个木棍模样。
      
      苏枣将这木棍接过,玩游戏般,放在手心,女人的手从苏枣身后覆上,带着她的手背,忽的一转一挥,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在梦中比划起来。
      
      第二天苏枣起床,腰背肩颈感到了一股酸疼的痛意。
      胳膊的骨头似乎也在咯吱作响。
      
      “娘!娘!”
      
      苏枣用手扒着肩,“哎哟,哎哟”的叫唤。听得云氏冲过来,连忙检查了下闺女的脖颈。
      
      云氏见苏枣低头,便小心用手扶着苏枣的头,让她左右转了转头,苏枣迷茫的跟着娘的指示做,做完云氏眉头一皱。
      
      挺好啊,这脖子扭的没问题。
      
      “你这孩子,睡醒喊成这样,娘还以为落枕了。大清早的,嚎什么!”云氏上上下下看了眼,又看了看闺女扒住的肩膀,连块皮都没磕破,当下便白了一眼,回厨房,“赶紧穿好衣服,出来吃饭。”
      
      “娘,我疼!”苏枣还是疼,疼的眼泪在睫毛里闪。
      “身上连块皮都没破,娘还疼呢!生了你,娘头疼!”
      “唔。”苏枣委屈。
      
      她在梦里学过飞,学过怎么用锄头挡,还是头一次学怎么用棍挥。
      这挥的太难受了。
      
      而且,棍子照着梦里那样挥起来,岂不是要打人……
      
      *
      吃完早饭,苏枣准备出门。
      出门没几步路,见坡上走上来个人,她认识,是娘的大嫂,齐氏。
      
      齐氏见着苏枣腼腆一笑,问她:“枣儿,你娘在家吗?”
      苏枣点点头。
      
      齐氏便绕过她,往苏枣家里走。
      
      苏枣回头看看,娘那边的亲戚,她极少见,只有逢年过节走动一二。
      
      云氏的娘,也就是苏枣的姥姥去的早,家里更喜欢云氏的大哥,云氏年轻时候也算是美人,听说本该嫁去镇上一户人家,但云氏主意大没看上,在家里还差点动了刀子,惹得议论纷纷,暴躁的名声响彻村里村外,最后又偏偏选了苏大牛这么个外乡人,闹得极不愉快。
      
      这些年,都是不咸不淡的相处着。
      今天也不是节日,怎么娘那边来人了呢……
      
      苏枣摇摇头,跑下坡。
      这边,云氏开门,见着妯娌也愣了下。
      
      “快进来!怎么这么早过来了?”虽说大哥不怎么样,云氏还是挺喜欢这个大嫂。将人迎进门倒了杯茶,询问着。
      
      齐氏笑笑,忽然道:“枣儿今年,倒瞧着白了许多,跟你愈发像了。”
      
      “嗯。”云氏不喜欢娘家人谈自家闺女,见齐氏面有难色,便打发苏虎去一边,拉着她进里屋说话。
      
      *
      雨生百谷,田野里到处是劳作的人。
      
      苏枣念着六郎昨晚回家的情况,便是跟小伙伴玩都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往村头西边眺望,惹得金花金花不时顺着她目光,也望过去。
      
      “枣儿,你在看什么呀”金花好奇。
      银花手里拿着野花编成一条条圈起来,一边圈,一边看花的模样,她今年也学了刺绣,想着要把村里所有的花样子都画出来。
      
      “没什么啊,随便看看。”苏枣抛了抛手中的碎石,石头抛的高,仿佛穿透能日光,在视线里跳跃着落下,最后重重滚落在地。
      
      时间过得真慢啊。
      苏枣坐在路口的大石头上,眯着眼睛看天。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
      苏枣在村头的几棵树上探头好半响,听着熟悉的难听琴声从六郎家院子响起,这才精神一震,开心起来。
      
      她飞快跑去了围墙下的狗洞边钻了进去。
      
      六郎出门还是没出门,这院子好像都没变化。
      
      树下端端正正坐着弹琴的六郎,衣服重新换了一身,依旧整洁好看,缎子上的暗纹,又细密又精致。
      
      听见苏枣进来的声音,六郎回头扬眉笑,小声说着:“别说话。”
      苏枣便躲上大槐树,一边吹风一边等。
      
      弹了好一会儿,苏枣的耳朵动了动,知道院门外头的人走了,但她没提醒六郎,她在心里构思怎么夸六郎呢。
      
      六郎又弹了好一会儿,觉着这会儿停下不会显得明显后,才将手放下。
      
      苏枣轻盈的跳下树,落在地上。
      不等六郎开头,她按照昨晚说的,立刻夸了起来。
      
      “六郎你真棒!恭喜恭喜!”
      “弹的太好听了,我没听过这么好听的琴声!”
      “今夜月色正好,美景良辰,六郎你的琴声如果在白天,一定能招来蝴蝶和蜜蜂,真是太好听了。”
      
      没有文化的苏枣,认真夸起人也说不出几句好词,只有滔滔不绝这股气势惊人。
      
      听得六郎微张开嘴,一脸欲言又止。
      
      苏枣夸了两句,见六郎反应这样平静,这可不行!她急了。
      
      搜刮脑子里各处记来的的大人话,苏枣开始瞎掰。
      
      “声如珠玉!”头一句误打误撞。
      “弹的余音绕梁三日!字正腔圆!珠圆玉润,抑扬顿挫……惨了!元夫子最近老是悲这个,悲那个,我不记得还有什么话可以夸你了。”苏枣夸的直跺脚,她好着急!
      
      夸六郎太难了!
      
      “六郎你为什么要学琴,你要是学着生孩子多好!”苏枣老成的叹了口气。
      
      苏枣已经知道六郎学琴学了很久。
      可是琴声还是这么难听,也许生孩子的话,六郎会很有天赋呢。
      
      “我知道好多夸生孩子的话,六郎你要是生孩子,我就可以夸你喜得贵子,孩子一看就冰雪聪明,必成大器!文曲星降世……谁家生了孩子,我去这么一说,大家都好高兴的。”
      
      六郎被夸懵了。
      苏枣说的话他勉强能明白,但愣是没听懂。
      
      “也不用夸成这样……”
      
      一时思绪被苏枣带跑,六郎不禁想了下自己生孩子的事情,但他没生过孩子啊,不是只有女子才能生孩子?
      
      “枣儿,我是男的,男的生不了孩子。”
      “男的不能生吗?”苏枣迷惑。
      “枣儿你见过男的生孩子吗?”
      “没有。”
      “那就是不能生吧。”
      
      “哇!”苏枣仔细一想,确实是这样,村里也只有媳妇们生,确实没有哪一家的汉子生孩子的,“那我可比六郎你厉害多了,我长大了可以生!你生不了!”
      
      六郎也不懂,但这么一想,可不是,男的不能生孩子。
      
      “不过生孩子有什么用呢?”六郎疑惑。
      “没用吧,我娘生了弟弟后,弟弟老生病。”苏枣也不懂。
      
      两个小人彻底偏了话题。
      还好两个人都习惯了。
      
      “生孩子还很疼,我娘生弟弟时候吼得特别大声,还哭了,我娘就算被镰刀割到手都不会哭的!”
      “我,我娘也是……生了我以后,卧床了好久。”
      
      “这样想想,生孩子也不好。”
      “是啊。”
      
      “为什么肚子会鼓起来生孩子呢?”六郎一直很好奇这件事,但他周围的人,仿佛都不会对这些感到好奇,他偶尔提一次,先生也很快岔开话题。
      苏枣蔑视的看了六郎一眼,自信的告诉他:“六郎你居然这个都不知道!我早就问过娘了,娘说想要小孩,就去庙里求送子娘娘,娘娘晚上就会往人肚皮上吹气,然后就有小孩跑进肚子了!”
      
      “原来如此!”六郎又学到了新知识。
      
      从夸六郎到生孩子,再顺便说说吃的,说不到几句,六郎和苏枣也不能一直呆在院子里,没一会儿就要分开。
      
      分开了自然要约定再见。
      
      “六郎,明天我们再偷跑出去玩吧?”
      “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