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带六郎钻狗洞

      “你家有养羊吗?”
      “我家没有,金花家里养了。”
      “羊是什么模样?”
      “这么大。”苏枣把手伸出披风比划了一下,又划了个半圆,“还有这么大的,那是大羊,生出的小羊就很小。”
      
      说着说着,苏枣就忍不住说起锅子里的牛肉。
      
      “六郎,牛肉真好吃啊。”
      虽然没有猪头肉好吃。
      
      “你知道牛什么样子吗?”六郎道。
      苏枣震惊的看向他:“六郎你吃牛肉,居然也不知道牛长什么样子吗?”
      
      “……画册上有见过。”
      “你真的不知道啊。”
      “画册见过,等我见到了,肯定一眼就认出来!”
      “那你还是不知道啊。”
      “……嗯。”
      
      “我改天带你去看吧。我天气好的时候帮村里人放牛,可以得瓜吃呢。回头我们一起去,瓜也可以一起吃了。”
      这一次,少年没有再搭话。
      
      等苏枣吃饱了后,窝在暖和的披风里,苏枣缩着脖子,看着一旁唇红齿白的六郎,六郎跟村子里的人真不一样,周围都是雪,但苏枣却觉着少年的面容比雪还要清冷干净。
      
      她有点没吃饱,摸了摸肚子。
      
      “吃撑了吗?”六郎问,他也吃撑了。
      “不是。”苏枣摇摇头。
      
      “还是有些饿。”
      
      “枣儿你真能吃!”六郎惊叹。
      
      苏枣还从来没跟爹娘以外的人说过自己没吃饱的事情,但也许因为六郎是“秘密”,所以她也想分享一些“秘密”给六郎。
      
      “我吃很多的,所以……总是吃不饱。”
      
      吃不饱的滋味,很难受的。
      苏枣长长叹了一口气。
      
      “总是很饿……”
      
      六郎也饿过,他从宫里被人仓皇偷出来的时候,为了赶路,也尝过挨饿的滋味,那种感觉对他而言极少,因此记忆犹新,立刻就明白了苏枣的难处。
      
      于是他轻声说:“那你以后吃不饱,就来我这里吃吧。我给你留着。”
      
      “可以每天来吃嘛?”
      “可以。”六郎想想,又加上一句,“但你来,也不一定吃得饱。”
      
      他忽然要很多食物,会被人察觉。
      
      苏枣很高兴。
      能多吃一点是一点!
      
      “六郎你真好!”
      
      苏枣起初不敢相信,但是自那以后,她每次来六郎这里,确实有了好多东西可以吃,有时候是绵软甜蜜的糕点,有时候是满满的肉锅,有时候是她叫不出名字摆放很美丽的菜,有时候是饼子,一咬开,肉香浓郁,菜饼也在六郎处吃过几个,好吃的她舌头都快掉了。
      
      六郎还有个神奇的漂亮荷包,里头有很多肉干和果脯。
      苏枣每次看六郎打开荷包,都期待的不得了。
      
      除了爹娘外,只有这个院子的少年,会主动给她东西吃。这让六郎在苏枣懵懂的心里,占据了十分特别的位置。
      
      *
      时光浮沉。
      转眼就过去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里,苏枣黄昏后偶尔会过来和六郎一起,虽然有好吃的,但最开始苏枣也不会经常来,毕竟她总有那么几天因为和村里的小伙伴玩的太开心,忘记来找六郎。
      
      但过了一段时间。
      苏枣不知为何,越来越喜欢来六郎这里。
      
      在玩的方面,她是村子里的孩子王,什么都会,都玩的好,但每种玩法,大家都会,苏枣没有觉得自己知道很多。
      
      她总是觉得自己有很多不懂的事情。
      但和六郎在一起玩后,她发现六郎比她不懂的事情还多!
      
      六郎不知道好多事情。
      不知道肉菜多少钱,不知道什么季节要种什么菜,村里大家都知道的习俗,六郎也不知道!甚至连花生是在土里的都不知道!六郎居然一直以为花生长在树上!
      
      这就让苏枣很激动了,她叽里咕噜跟六郎讲她知道的所见所闻。
      
      很多大人都不喜欢听她说话,因着苏枣自己的敏锐,很多话也跟同龄人说不上,但面对六郎,什么都可以说!
      
      可惜,六郎听她说一次就记住了,苏枣讲了几天就把肚子里的东西都讲完,令她颇感没劲,又是几天没来。
      
      然后,六郎就开始跟她讲东西。
      
      最开始,是跟她讲守岁的故事。
      “年长之人守岁,守岁是为辞旧岁,珍惜时光,我们守岁,则是为了祈祷延长父母寿命。”
      
      后来,六郎教她写自己的名字。
      苏枣这才发现,六郎居然会写字!
      
      文化人的东西!
      村里元夫子会写字,所以大家都拜托元夫子写春联,写字,多体面多厉害的事情啊。苏枣在心里,悄悄将六郎什么都不会的嫌弃擦掉。
      
      少年写字的样子很认真,端端正正拿笔的姿势也和村里的人不一样。
      
      六郎写好递给苏枣时,苏枣又闻到了从六郎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味,这一次她认真闻了闻,发现和六郎拿笔点的墨水味有点像,又似乎混杂了别的味道,最后形成了属于少年独特的香气。
      
      “六郎,你真的好香啊!”苏枣不禁道。
      “许是屋里熏香的味道。”少年侧头闻了闻,“我从小熏习惯了,倒不怎么闻得出来。枣儿你的鼻子真灵,我不喜味道重的香,这个香的味道已是极淡。”
      六郎将写好苏枣名字的纸递给她。
      苏枣就此有了第一张,写了自己名字的纸。
      
      又细腻又洁白的纸,苏枣很舍不得,带回家里怕被发现,就埋进土里,结果一周后,她挖出来才发现,纸张被露水和泥巴打湿,全部烂掉了。
      
      苏枣差点哭出声。
      原来这样贵的纸,也无法防水。
      
      六郎连忙又写了一张,苏枣想着写哪里都不安全,就自己一笔一划,全部记载了脑子里。记完将纸还给了少年。
      
      “你不要了吗?”
      “我会写了,不要了。”
      
      “你会写了?”六郎不信,“那你写给我看看。”
      苏枣不会拿笔,歪歪扭扭的在纸上点,但写完六郎一看,还真跟自己写的一样,就是太一样了,连他习惯的那点笔勾,都学了个一模一样。
      
      若是再练练,也许跟他的笔迹都一样。
      
      枣儿很聪明。
      六郎也在心里把对苏枣的那点嫌弃擦掉。
      
      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短短两个月,一边嫌弃一边惊叹,两个谜团撞到一起双方都想摸清楚谜底,在一起的时间也就越来越长,苏枣跑来的也就越来越勤快。
      
      随着天气回暖,万物复苏。
      雨水时节,白鹭横飞,山上的雪化了,清澈的河水中满是肥肥的鱼,偶尔跃出水面,能溅河边的孩子们一脸水,一连降了好多天雨,苏枣时常顶着斗笠出门。
      
      人间四月芳菲尽。
      春雷阵阵,桃花吐蕊。
      
      这天,苏枣折了一枝桃花来。
      
      *
      总是黄昏后来,看什么都昏暗,今天的桃花开的太美,苏枣就来早了些。
      
      攀上墙头后,却没见六郎人。
      只有窗户里传来声音,她就躲去了树上。
      
      屋里有个略微沙哑的男子声音,有着跟元夫子一样文绉绉的腔调,说的话却比元夫子还高深,苏枣一句都没有听懂。
      
      还好没多久,那个人就走了。
      苏枣又等了会儿,听见窗户里传来六郎的声音。
      
      念的是:
      “营巢燕子呈翱翔, 微志在雕粱, 碧云举翮千里, 其奈有鸾皇……”
      
      苏枣还是听不懂。
      她从未认真识字,仅仅学了个名字,此时记下每个音节,也不懂什么意思。
      
      耳朵动了动,苏枣静听周围的声音渐远,知道六郎就要从屋里出来。
      果然没一会儿,华服少年就从屋内跑来了院子里。
      
      苏枣轻声喊:“六郎!”
      少年听见声音,向着围墙上看去,却没见到熟悉的声影,立刻意识到什么,抬头向着树上看。
      
      少年皱眉道:“你怎么来这么早,万一被发现……”
      
      苏枣的两条腿在树干上晃啊晃,弯腰递给树下的六郎一枝桃花,打断了少年接下来的话。
      
      “六郎,你看,今天山上的桃花都开了!可惜太阳落山了,我来的时候,花还能看出本来颜色呢。”
      
      树下的少年沉默着接过花。
      
      “营巢燕子呈翱翔, 微志在雕粱, 碧云举翮千里, 其奈有鸾皇。”树上的小女孩轻声念着六郎刚刚念过的话,即将落日的太阳,降下火红的光芒,映在六郎持着的桃花上,红的那样鲜妍,可终究,失了本来的颜色。
      
      田野里,有孩子们追着太阳落山的脚步,向着家里跑,想比比是太阳先落山,还是自己先到家。
      
      “六郎,你刚刚念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苏枣随口问。
      
      她是随口一问,可像春雨惊雷一般砸在了六郎心中!
      六郎就在这一刻,对这个困住他的院子,感到了无比的愤怒和厌烦!
      
      他很想到外头去。
      他想看看白日里的桃花,让枣儿跟他,都能大大方方的沐浴在清晨的日光里。
      
      不是这样余晖的光芒。
      也不是漆黑的夜晚。
      
      “六郎,山上的雪都化了,山里特别美……可惜爹娘不准我去。”
      “那你还去……”六郎勉强笑了下。
      “我是村里最不听话的孩子!”苏枣骄傲的挺起胸膛,“而且,我很厉害的,我们这里的山里,没什么猛兽,只有蛇,蛇我可不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枣和六郎各有各的骄傲。
      
      六郎终于头一次开口说了真心话,憧憬的看着远方的太阳,他低声道:“枣儿,山上雪化了是什么样子?我真想去看看。”
      
      “那就出去嘛!”
      “可,可我……”
      “这个屋子里的人不让你出去吗?”
      少年惊讶的看向苏枣。
      
      苏枣正在思索,她一个人可以“飞”,但带上另一个人就做不到了。
      
      但天上不能飞,地上还能钻嘛!
      苏枣跳下书,跑到围墙边,在树后找到了被花木遮挡的狗洞,指着狗洞,认真研究六郎钻出去的可能。
      
      六郎比她高,但是比她廋,应该能钻出去的!
      
      于是她招呼少年。
      
      “六郎!快来,狗洞还好好的呢!”
      “……”
      
      *
      “真的钻吗?”树下的华服少年满心纠结,
      
      面前矮小的狗洞,他在头一回见苏枣钻进来时就想填了,但鬼使神差的,他又给遮掩了回去,保持到现在都没被人发觉。
      
      “钻啊。”苏枣拿开堵着洞门的杂物,拍拍洞口,“六郎,我们走!”
      “我,我还是不出去了。”
      
      钻狗洞,六郎想着万一哪天母妃和皇兄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对他很失望。
      
      “还是不要钻的好。毕竟我们是人,不是狗……”
      “狗有时候也大摇大摆从人正门进啊,王三姑家的狗就是,经常到处溜门,上次差点被里长抓住炖了吃。”
      
      “……”
      
      “走吧六郎,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苏枣“很会”运用自己村里随处听的话。
      “山上雪化了,可好玩了。”再添把柴。
      “六郎你不想出去吗?”火苗摇曳的相当妩媚。
      
      “来嘛,人偶尔狗一次也挺好的。你要出去,没别的办法,总得弯腰的,六郎你难道一辈子不弯腰吗?总比出不去呆在这里好。”
      
      六郎这把火被烧起来了。
      他想着,就出去一会儿,久了也会被发现。
      
      就出去一会儿。
      
      “那,钻吧!”六郎咬牙。
      “走着!”苏枣率先钻了出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申榜。
    随榜更新,大概是隔日更。
    榜单要求字数多的话,就日更哈哈哈哈哈。(默默祈祷字数少的榜单
    PS:营巢燕子呈翱翔……出自王安石《诉衷情》
    人间四月芳菲尽出自白居易《大林寺桃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