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黑暗中来

作者:西国的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门外男子四处徘徊。
      
      他时不时观察一些能够藏人的山缝,若是肉眼实在看不见,才用手中的手电筒往内照照,看能不能寻到蛛丝马迹。
      
      有黑影滑过。
      
      他心里发凉,迅速往后一转。
      
      什么也没有。
      
      缓解一口气,他又转过头,打算继续巡视。
      
      身后有人接近,猫着腰,没有脚步声。
      
      男人在初次回头,发现身后没人,已然放松警惕,没有察觉到蜘蛛已经结网靠近,自己已成为猎物。
      
      唐糖快速靠近,很有技巧的用手肘击中他的脖子。不至于死亡,但是足够他昏迷许久。
      
      男子倒在地上,发出闷响,在山洞里延长。
      
      她甩了甩手肘,缓解酸痛的胀痛。能量已经不多了,她不能再在大量耗用,否则后果很是麻烦。
      
      “喂?你那边是不是有情况?”
      对讲机里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确认双方的消息。
      
      而现在,刚好是对信号的时候。
      
      唐糖停下来,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该拿起手机,还是赶快离开。
      
      身后有男子安抚拍了拍她的肩,给予抚慰之后,弯下腰,拾起地上的对讲机,凑到嘴边,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
      
      这俨然是倒在地上的男子的声音。
      
      语气、字与字的间隔、音频竟别无二致!
      
      “没有情况。”
      
      通过对讲机,对方的声音有些失真,带着点试探,“你的狗还在吗?”
      
      “说什么狗?”贺野面色平淡,语气却模仿的淋淋尽致,还带着责怪,“你不是去取了吗?”
      
      “哦哦,我都忘了哈哈。”那边有人对其他人说话,没有情况。
      
      唐糖脸部抽动,太谨慎了,若是他们之前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就真对付不过去了。
      
      好险。
      
      两人舒气,这里不能留了!
      
      “你走得了吗?”唐糖见贺野走路十分吃力,脸色白一道青一道,连忙阻挡道。
      
      “你先走,我要处理点事。”贺野挺直腰杆,很是从容。
      
      唐糖就看不惯他这样子,牺牲给谁看?
      
      她一把抓起他的手臂放在自己的将榜上,一手固定他的手,一手揽住他的腰,顺势将他大半的力量承受过去。
      
      男人很重,肌肉结实,如钢铁一样坚硬,一点都不柔软,不比扛着铁块好到哪里去。
      
      唐糖咬牙坚持,“走。”
      
      *
      
      蓝羽在一起一伏的颠簸中醒来的。
      
      周围杂草众生,很多发黄发枯的茅草遮挡她的视线,枯枝树叶零零散散没有规律的围绕在她的身边,没有衣服遮挡的地方被挂的生疼。
      
      她趴在男子宽厚的背上,长时间的日照,身上的衣服半干不干,散发着垢臭味,腰间露出来的地方被男子夹克遮的严严实实,也遮住寒风吹过来的颤戚。头很昏沉,鼻腔有什么东西堵住,上下呼吸都有点费劲,喉咙仿佛吞了一个带刺的铁块,又堵又涩。
      
      “唔......”她发出一阵闷哼。
      
      “醒了?”男人沉稳的声音响起。
      
      蓝羽半搭着眼睛,有气无力趴在他的背上,能够清晰感受到带着磁性的嗓子透过血肉传来的麻意。
      
      冷风吹过,发堵的思维开始运作,长久没有运行的机器转动,发出呲呲声,吵得她天昏地转。
      
      她看顾四周,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内心强烈震动,呼吸停顿,带着急切地声音问道,“洪佳呢?”
      
      “她和小七在一起往另一条路走了,”覃明平缓呼吸,语调没有变化的解释起来,“六个人目标太大,所以都分开了,你放心,小七和贺野身手不错,会保护你的伙伴的。”
      
      蓝羽没有神采的回了一句嗯。
      
      靠谁都没有用。她谁也不相信,不相信覃明说的安慰语句,也不相信李小七能够保护到洪佳,在她心目中,只有自己站在她的身边,才是最为安稳的时候。
      
      长时间的走动,没有声音没有人影是很枯燥的。
      
      加上两人在天凉的日子里吹了点冷风,精神本就不济,覃明在蓝羽昏迷的时候就发现她高烧了,在药物遗失的荒野,感冒是最为致命的。所以他和蓝羽继续扯谈,就是为了不让她睡下去。
      
      “不介意和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可能对我们出去有什么帮助。”覃明直接进入主题,个人问题他不好提及,但是问下情报还是可以的,“就说对现在有利的就行。”
      
      蓝羽沉默,她咬住自己的嘴唇,浑然不知已经被咬的殷红,眼底还带着大部分的心有余悸,连鼻息都有那么一刻停止下来。
      
      “怎么了?”
      
      覃明察觉到身后人呼吸变动,心里顿时理解,安慰,“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
      
      蓝羽一瞬间就恢复常态,这件事可以算是她这一辈子都不愿提及的事情,可是现在并没有完全安稳下来,现在不提,等到遇上危险就麻烦了,大局为重,她逼迫自己一次又一次回忆关押住的日子,组织语言,谨慎说,“我想想,等下和你说。”
      
      覃明担忧,还有不忍心,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这么逼迫一个刚刚逃脱地狱的女子,这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过于残忍。
      
      “这里应该是......贩卖/器/官的,每段时间都会送人过来......”她眼睛有点恍惚,眯了眯眼睛,才清晰自己的视线。
      
      “等等,送人?”覃明脚步打乱,呼吸局促,有点艰难晦涩说,“送人有什么规律?最近有谁送进来......不,你先跟我说有没有特殊事情发生。”
      
      他语无伦次起来,有点找不到话题的方向感,和蓝羽一见面就认为这男人冷静自持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她握紧男子背后的衣裳,因为过于用力手骨暴突,呈现出白色的颈骨,她的心中渐渐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你要问什么?”
      
      “这里人手......不,我想知道送进来的人......也不是......”他顿住,过了许久,内心经过剧烈挣扎,他才从牙缝中憋出几个最不愿提及的字,“你知道思文吗?我是她男友。”
      
      说完,才如负释重松下身子,只是一直屏住呼吸,侧耳聆听,希望能够听到一丝半点的消息,又不希望听到最为糟糕的信息。
      
      “思文姐?”她迟疑问。
      
      “是是是!是不是......长发,笑起来文文静静?”覃明心跳如雷,几乎要上到嗓子眼,他迫不及待的问,“她在哪里?你知道吗?”
      
      蓝羽张口欲止,摩挲他的衣角,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这次,她真的被问倒了。
      
      思文死了?
      
      覃明敢听到这个噩耗吗?他会信吗?敢信吗?
      
      相信了,她和洪佳怎么办?
      
      毕竟,思文姐是因为她们而死的。
      
      不,不能告诉他真相,她和洪佳还靠这群男人逃出去,如果知道思文死的原因,离开就不一定带上她们!即使一点,也是不行,蓝羽不敢去赌这些微的可能,一点都不行。
      
      “等等,”覃明苦笑,“我有点激动。”
      
      他有点不想听了。
      
      两人沉默在这荒郊野岭中。
      
      半晌,她才嗫嚅细小的一声说,“我不知道,只是远远见过。”
      
      “哦哦.....是吗?”他安静下来,眼里汇聚着希望的光辉,心也落到原处。
      
      “她怎么样?”
      
      “不太了解,我见到她时,她还活着。”她眼神心虚的看向地面,不敢注视前方男子的身影。蓝羽心里发虚,还有欺骗他人的焦躁,她喉咙干涩发痒,她没有做错,失踪总比知道她的死亡好。
      
      而且,知道了又能怎样?
      
      等她和洪佳完完全全安稳下来,覃明若真想知道,她告诉他就是,现在?绝对不行。
      她没有错!
      她真不知道,是的,至少现在绝对不能说知道!
      
      *
      
      风在怒吼,树叶咆哮。恶犬在身后张开獠牙大嘴,粘稠起着白沫的口水滴答在地上的树叶上。{木/仓}击打在土地上,土地因它的激动爆裂,泥土带着冲劲洒满李小七的裤脚。
      
      呼哧呼哧——
      
      李小七的胸腔像破了洞了风箱,在洪佳耳边剧烈呼吸。
      
      他将洪佳护在胸里,摁住她的脑袋,安抚摩擦她的头发,不让她瑟瑟发抖的目光触及身后的一幕。
      
      李小七的嘴唇干裂,就分开的短短几个小时,他就像经历一场大战一样疲惫,头上血液蔓延整个面颊,干枯起皮,还沾着润湿后的黄泥巴。
      
      后面的追兵赶上来了!
      
      他用力奔跑,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力气了,腿由于长时间负重奔跑,已经处于反抗的边缘,就快支撑不住了!
      
      洪佳抓住他的衣服,闷闷的声音带着焦灼和害怕,“你......你....他们是不是追上...上?快...你先走....别管了。”
      
      她声音越到后面,越有惊恐和哭诉。
      
      “你去救蓝羽!!她没受伤,可以快速和你们撤离。”
      
      子/弹擦过他的身边,从腰间滑过,翻滚的伤口露出血红的血肉,有的地方被烘烤过,带着肉烧焦的味道,血液因为被烤熟,并没有留下太多。
      
      他脚步一跄踉,险些将怀中的洪佳丢下,手上筋脉暴起,额头的太阳穴突了突,咬牙坚持。
      
      感受到颠簸加重,她语气发颤,“怎么了?你没事吧?”
      
      “突突突——”
      
      很多子/弹擦过,很幸运没有击中要害。
      
      感受身体受伤的位置,他强忍下被子弹灼热的高速运动摩擦后带来的剧痛,语气表现得很平淡,“嗯哼......没设么事。”
      
      怎么会没事?
      
      洪佳半信半疑。
      
      她的脑袋被捂住,不知道真正的情况,但是有东西擦过皮肤带来的灼烧痛感一点都不弱。
      
      肯定受伤了。
      
      她长时间被关押的惊恐和现在逃亡的害怕夹杂在一起,刚逃出来的惊喜已经荡然无存了。
      
      要不是她受伤,情况估计好很多,抱着她这么重的人,怎么跑的快?
      
      她眼泪鼻涕早就沾满面孔,止都止不住,她很想嚎啕大哭,堵住堆满喉咙的哭声,她嘶哑的声音传进他的胸膛。
      
      “你走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