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将好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五年前,3月3号,莫霖见了姜远慕,两人都觉得非常愉快,对彼此十分满意。

      于是,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在见面后的当天晚上,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时间定得很近,就在两天后,3月5日,地点在姜远慕刚租下的公司楼下咖啡厅里。主要议题是——梳理彼此对婚姻的诉求并记录。

      毕竟见面,总不能只是聊聊天看看对方性格,问问对方喜好吧,这和普通谈恋爱有什么区别?他们是相亲,目标是结婚,当然要向目标前进啊。

      每一次的会面,都要对“项目”有所推进。

      在3月5日,第二次见面的这一天,莫霖和姜远慕,都是带着电脑来的。

      “姜总。”莫霖带着友好的微笑,伸出了手。姜远慕也礼貌的点头,与莫霖握手。

      “你好。”

      简单打过招呼,两人落座,各自打开电脑。莫霖熟练的从包包里摸出来自己的眼镜。她在看电脑的时候会有些眼花,会习惯带上眼镜,

      姜远慕看了她一眼,无边框的眼镜,显得克制,理性,冷漠,很像她本人。

      审美独特。姜远慕心想,还不错。

      “我给你一个链接,可以实时同步文档,你可以在上面直接修改。”姜远慕说着,把链接发给了莫霖。

      莫霖登入软件,看到的是白纸一样的界面上,已经有了姜远慕写下的今天讨论事情的注意事项。

      1,确定诉求。
      2,若双方接受对方诉求,今天则需先签一个有意接触的“好感协议”规避双方责任,规范双方行为。
      3,确定下次见面时间,规划“结婚”进度。

      莫霖挑了挑眉。

      思路清晰,莫霖心想,还可以。

      “那么,我们开始吧。”莫霖手放到了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第一个诉求,合同里,我想做甲方。”

      这是一个姜远慕没想到的诉求,但他转念想到了莫霖的职业,他瞬间了然了,做设计的,那难怪了。

      “只要条款公平,甲乙双方我都可以。”

      莫霖便愉快的敲下了“甲方:莫霖”四个字。

      “我的第一个诉求,鉴于我们的情况特殊。我们的婚前协议不能只是婚前财产协议,我目前需要一段婚姻,但不代表我需要一段长久的婚姻,我希望我们的协议里,约定解约时间。”

      莫霖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低头。

      姜远慕看到莫霖的神色,猜测她果然不愿意答应这个条款,毕竟,说是婚前协议,但之前可没有说是某段时间内的婚前协议。结婚的时候就定下离婚的时间,大多数人肯定接受不了吧。

      姜远慕觉得有点可惜:

      “抱歉,这也是我来之前刚想到的一件事。我目前需要婚姻是因为要解决我的一些困扰,但这个状况应该不会持续很久,所以有解约的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你不接……”

      “……五年吧。”莫霖重新抬头,看向姜远慕。她说,“你的提议很好,我之前都还没考虑到这种情况。感谢你顾虑周全。”

      莫霖可也不想把自己套死。

      而莫霖这话一出,姜远慕反而有些愣神。

      莫霖眨巴着眼看他:“长了吗?”她微微蹙眉,显得苦恼起来,“奶奶病情是很不好,但是……我还是想把时间定长一点,万一呢……对吧,姜先生。”

      莫霖笑容有点苦涩无奈,还微微带着点恳求,好像怕姜远慕说五年长了,硬要改到三年一样。

      阳光斜斜的从落地窗外洒进来,落在莫霖身上,姜远慕看着她,领会到她话语背后的含义,姜远慕怎么说得出口“长了”这两个字。

      而且,他本来也觉得,这个时间,很合理。

      “你误会了,我不是觉得五年这个时间不合适,我只是没想到,你会答应得这么快。”

      听到姜远慕这话,莫霖放下心来,她笑了:“这提议对双方都很好,我当然会答应。”

      姜远慕觉得,如果不是在咖啡厅,莫霖现在或许能跟他碰一杯。

      接下来,事情的推进就很顺利了。

      他们从诉求聊到了条款,从不可抗力的地震火灾里聊到了家政行业的清洁标准里。

      他们说危险的时候,一方有救赎另一方的义务,但前提是在自己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

      他们说尊重双方各自收入,双方各自收入均归各自所有。另一方无权过问。但除以下情况外:双方同意共同建立一个家庭基金账户,在婚姻关系期间,所有事关双方的支出(包括但不限于共同饮食之餐费,交通费,物业费等日常生活费用。)双方有权知晓账户资金的所有流水明细。一方若私自挪用,则可诉诸法律,是挪用公款的罪名。

      他们说,五年里单数年去甲方家,双数年去乙方家,若有特殊情况,则双方可以友好协商,若协商无果,则可分开行动。

      他们说,婚姻协议五年之内,一方不能以任何缘由,对另一方造成性骚扰。双方理应洁身自好,一方不能以任何理由对另一方实施性行为,违者,除受相关法律法规的惩罚,还应承担本协议的违约责任。

      他们还说,若协议期间,一方遇见与之相爱的异性或者同性,则可与另一方友好协商,经另一方书面同意,方可解除条约。但!双方皆不得在协议期间隐瞒、欺骗对方,不得与任何人发生性行为!若有此造成的损失,由过错方全部承担!

      最后,他们说,在婚姻关系里,莫霖的义务是称姜远慕为“远慕”。而莫霖两个字的名字不宜过于亲昵,经双方友好协商。姜远慕依旧可以称莫霖为,“莫霖”。

      他们就这样,从宏观聊到了微末,从生老病死聊到了柴米油盐,从残阳似血聊到了小店打烊……

      “不好意思……”店里的服务员已经关上了别的地方的灯,只留了一盏,照在他们的桌上,服务员十分抱歉的走过来,“我们要打烊了。”

      “不好意思,耽误你了。”莫霖道了声歉,签完了手里的“婚约意向合同”然后递给了姜远慕,“我们马上离开。”

      店员点头,收拾起了别的桌子。

      姜远慕收了莫霖的合同,把自己也签过字的合同递给莫霖,最后检查了一边电脑里面的内容,审核了今天的成果,然后他满意的阖上了电脑。

      姜远慕抬头,看着正在收东西的莫霖,一天的“会议”让她显得有些疲惫了。但姜远慕看着她,却觉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好难得,有这么一个人能与自己心意相通,沟通顺畅。

      姜远慕思索了一会儿,说:“我有个提议。”

      莫霖抬头,看见姜远慕在最后一盏灯的柔和灯光下,用他特有的清冷声音说:“我们,拿一个月的时间来,‘试婚’吧。”

      莫霖眨巴着眼,有些愣神,然后很快,她就明了了姜远慕的意思。

      协议条款那么多,没有真实的试一试,万一开始履行合约的时候,发现要有添加的,修改的,或者说……要反悔的,那多麻烦。

      于是莫霖马上抛出了自己的回答:“可以,你觉得什么时候开始比较合适。”

      姜远慕睫羽微垂,在柔和的顶光下,在他眼下投射出一片阴影,不过片刻的思考,他眼眸抬起,坚定的望向莫霖,眼瞳中,柔和的光与她都在。

      “明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定谔的明天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