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boss全都是我男朋友(快穿)

作者:小白莲一柏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第二章
      
      男生的脸冷成一块冰,嘴角的弧度很迷,似笑非笑,眼神紧紧的盯着女人的手,似乎要看出一个洞来。
      
      苏镜言的小鹿眼眨了眨,看起来很是无辜。
      
      男生的手上还拿着苏镜言的行李,手指在握行李的柄上小弧度的攥紧,紧接着发出一声冷笑。
      
      女人跟个逃命似的,蹭的一下,立马与苏镜言隔开了好几米的距离,踉踉跄跄的,穿着恨天高,直接崴到脚。
      
      下一秒,女人的走姿变得十分奇怪,但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一只手抓着自己的歪了的腿将其扳正,然后就跟个逃命一样,窜的一下,跑开了。
      
      苏镜言看着这一幕,都有些膛目结舌,又有些匪夷所思。
      
      男生看着女人跑开的背影,眯了眯眼睛,慢慢朝着苏镜言的方向走过来,苏镜言回神,转过身。
      
      男生裂开嘴角,苏镜言愣愣,还没等他说话,男生就径直抓起了他的右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然后牵着他的手就带着他往某个方向走。
      
      苏镜言屏住呼吸,竟短时间失了神。
      
      男生的手很冰,但莫名的,却能给他说不出的那种安定感。
      
      没走几步,苏镜言就意识到了不对,“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他们不都是往那边走吗?”
      
      苏镜言指了指另一边。
      
      男生眯了眯眼睛,桀桀笑了两声,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不,你的房间在这边。”
      
      苏镜言眨了眨眼,有些不明就里,但可能是出于某种直觉,他并没有甩开男生的手,而是跟着他继续往前走。
      
      终于,男生的脚步停了下来。
      
      苏镜言看了看房间的门牌号,跟他胸口上的数字确实是同一个。
      
      他的数字是8。
      
      刚刚女人有将房门钥匙交给他们自己保管,苏镜言很快就利索得打开了房门。
      
      刚一打开门,苏镜言就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嘴。
      
      房间非常大,完全就是他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什么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家电设备更是应有尽有,落地窗,可直接赤脚踩在地上的毛绒毯。除了浴室外,一个房间里还分为了主卧和次卧,甚至有配置的吧台,厨房,健身器材。
      
      苏镜言试着往里面走,才发觉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
      
      整个房间是属于比较偏罗马式的豪华大气的风格,挂了不少的钻石般的流珠灯,整个房间都很透亮。
      
      苏镜言回过头,发现男生已经将行李提了进来,不仅是他的行李,还有男生的行李包,也一起放进了柜子里。
      
      苏镜言见状,不由瞪大眼,舌头都有些打结,“你你......”
      
      男生的五官在这种黄晕下的灯光下照着,显得十分立体,照在人的身上显得十分梦幻。
      
      苏镜言的脸又红了。
      
      这样看,男生显得更好看了。
      
      “我也住这里。”男生面色平静,就像在陈述着在寻常不过的事。
      
      嗯?
      
      苏镜言眨了眨眼,也就是这一瞬,他才猛地注意到男生胸口上的数字。
      
      居然跟他一样!真的也是数字八。
      
      苏镜言原本理直气壮的气势瞬间萎了下去,咬了咬下嘴唇,脸蛋的两侧也红得厉害。
      
      他一边觉得尴尬一边又无比庆幸男人看不到自己红透了的脸。
      
      男生勾了勾嘴角,手直接搭在苏镜言的后颈上,眯着眼,慢慢摩挲着,动作十分轻柔,但偏偏放在这么个极具威胁的部分,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很是违和。
      
      苏镜言倒也没注意这么多,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两个的姿势是不是靠得太近,太暧昧了。
      
      所以他很不幸的错过了男生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危险的流光。
      
      苏镜言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个局面,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如同一座雕塑。
      
      两个人不知道就这个姿势站了多久,站得苏镜言的双腿都有些发麻,终于,男生主动放开了对他的禁锢。
      
      还没等苏镜言跟着松了一口气,男生就又抓着他的手往餐桌旁走。
      
      然后在苏镜言整个人都很恍惚的时候一把将人摁在椅子上。
      
      酒店准备的晚餐十分丰富,中餐西餐都有,还有各式各样的甜点美食,东西多到就像是在吃自助餐,食物的量非常多,酒店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浪费食物。
      
      而苏镜言对甜的东西一向情有独钟,刚坐下来,小鹿眼里面就全都是光,亮闪闪的,宛若星辰大海。
      
      但如果他现在要吃东西的话,就一定会要摘下口罩,想到这儿,苏镜言有些犹豫。
      
      男生眯了眯眼,“你不吃?”
      
      苏镜言咽了咽口水,心里面十分想吃,但却低着头没吱声。
      
      男生见状,手疾眼快,趁着苏镜言不注意一把就将人脸上的口罩给扯了下来。
      
      电闪雷鸣间,男生的瞳孔一缩,露出一抹惊艳的神色。
      
      口罩后的那张脸,既没有痘痘雀斑,更没有大刀疤,皮肤白皙,嫩得不得了,唇红齿白的,跟个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似的,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心生欢喜。
      
      男生的嘴张了张,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针,整个人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浑身都在微微抽搐。
      
      就是这张脸!
      就是这张脸!
      
      男生的眼睛浮现出血色,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变得十分不对劲,像是有几分癫狂。
      
      苏镜言口罩被摘以后吓得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摁住自己的帽子,把头埋得更低,整个人都跟个吓坏了似的。
      
      眼眶瞬间泛红,带上了水渍。
      
      他这么怕被人看到这张脸是有原因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别人看到这张脸就会对他一见钟情,绞尽脑汁想要得到他的芳心。
      
      甚至还有一些恶心的恋/童/癖在他小的时候,差点把他骗走。
      
      读了书以后就可怕了,他身边的人每个对他都是虎视眈眈,不仅为了他大打出手,还有人因为爱得痴狂,甚至想要杀了他。
      
      他遇到过人贩子,遭遇过电车痴汉,读书的时候还差点被男老师伤害。
      
      他的上半生,就是因为这张祸水的脸,不知道招了多少平白无故的祸。
      
      也因为男老师那件事,他休学了整整一年,换了学习环境,从此以后只戴口罩见人,生活才慢慢的稳定下来,他也再也没遭遇过被骚扰的事。
      
      所以对于苏镜言来说,他的口罩就好比他的遮羞布,他根本不愿意摘下来。
      
      但现在,他的遮羞布被人扯掉了,他能不慌张吗?
      
      想到这儿,苏镜言心里委屈极了,像是藏了许多年的秘密被人一下子发现,再也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男生见到他哭,瞳孔一缩,整个人的心也跟着抽痛得厉害,跪在地上,两只手颤抖的去搂苏镜言的脑袋。
      
      一个劲的说道,“别哭别哭!”
      
      但不管男生怎么安慰,苏镜言反倒是越哭越大声,甚至直接哭出嗝来。
      
      男生手足无措,直接一把将人摁在自己的怀里。
      
      苏镜言的脑袋埋在男人胸前,因为打了好一个哭嗝,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男生将人抱得很紧,心口抽痛得更厉害了,就像是失而复得了什么珍宝,整个人的眼睛都是充血的状态,抱着人的力道更是恨不得将人揉进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
      
      “别哭!别哭!”男人一个劲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浑身都在抽搐。
      
      你一哭,我的心就好像被利刃扎了千万下,痛得我都想杀了我自己。
      
      男生的手指捏成了一个拳头,发出咯咯的骨头声。
      
      苏镜言被这么紧紧的抱着,几乎都要呼吸不过来,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两只手原本垂在两侧,一下子就伸出来,用力的去推男人的胸口,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但他这个推人的动作就好像刺激到了男生似的,瞬间急红了男生的眼,反倒将人抱得更紧,精神状态恍恍惚惚,嘴里重复念着“别哭”两个字。
      
      苏镜言被他这么抱得都快要呼吸不过来,完全就忘了要哭。
      
      他见男生死死的不放开自己,心下一狠,大口一张,直接对准男生脖子的位置,咬了下去。
      
      苏镜言咬得自己的牙齿都有些疼了,男生却好似无知无觉一般,仍旧死死地将他摁在怀里,半点也不泄气。
      
      苏镜言咬累了,莫名的气也跟着消了下去,定晴看男生的脖子,才发觉自己几乎都快要将男生的那块肉都给拽下来,而男生浑身更是止不住的发抖。
      
      苏镜言本身对男生就是有好感的,他感受到了这股抱住自己的力十分不对劲,反倒安慰起对方的情绪来了。
      
      “我没哭了,你别怕。”苏镜言叹了一口气,回应着男生嘴里说着的“别哭”二字。
      
      男生听到苏镜言说话的声音,将自己的头埋进了他的侧颈,身体还是止不住的发抖,声音也有些发颤,“那你不要离开我!别离开我!”
      
      苏镜言用手顺了顺了男生头发的呆毛,看着男生这个样子,莫名心里很不是滋味,酸涩得厉害。
      
      “好好好,我不离开你。”苏镜言用一种几乎是在哄小朋友的语气哄着他。
      
      男生听到这句话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突然,苏镜言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自己脖子那一块突然有什么湿湿的东西掉在了他的皮肤上。
      
      男生哭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想想都觉得刺激,咳咳。
    宝宝们,快去专栏里看我的新预收文
    《全世界都想独占我》
    白切黑万人迷疯子受x蛇精病占有欲超强病娇攻(双病娇)
    我自深渊来,爱上了另一个深渊。
    沈席予是个绝对的万人迷,柔柔弱弱的,凡是见过他脸的人几乎都会爱上他,激起自己的保护欲。
    爱而不得,恨不得将他囚禁,将他捆绑,让他做一只笼中鸟,屋中娇,像一朵菟丝花一样依附着自己,夜晚只为自己啼鸣。
    沈席予挑了挑眉,“你喜欢我?”
    炮灰男面露痴迷:“对”
    沈席予勾了勾嘴角,莞尔一笑,笑得很甜美,“你看到我的身后了吗?”
    炮灰男看着沈席予身后空无一人的空气,一脸疑惑:“什么?”
    沈席予笑了,“看到我身后的深渊了吗?”
    说着,沈席予手里握着的刀直接插进了炮灰男的心口,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的表情从痴迷变成难以置信,疑惑,绝望,平息,最后彻底变成一句冰冷的尸体...
    一个男人出现在沈席予的身后,揽住他的腰,盯着地上的尸体,眼神跟着闪了闪,带着几分阴翳。
    沈席予摸了摸男人的头发,深知男人即将发病,“啧”了一声,却莫名被愉悦,“走吧,回家。”
    ①1v1,双蛇精病,双病娇,受白切黑,攻从头黑到尾,双洁。
    ②无限流,文案暂定,后期会补充和修改,但人设和设定不会变,百分百的感情线甜。
    ③截图于2020.4.27
    ④死的人都是坏蛋,大家懂我套路的,主角可以三观不正,但不做三观不正的事。
    病娇是我快乐。
    感谢在2020-04-25 19:27:18~2020-04-26 19:2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曾无与懿、Quella、哎丫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ueen 30瓶;AI0001 10瓶;沐滢 6瓶;刖 5瓶;NKKKK 3瓶;發呆X呆發、漓江 2瓶;落花成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