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boss全都是我男朋友(快穿)

作者:小白莲一柏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苏镜言见他望画的背面望得那么认真,遂问道,“怎么了吗?”
      
      陆沂琛微微抬起头,将画放了回去,没说话。
      
      苏镜言也没继续问。
      
      他对陆沂琛的情绪十分敏感,他能够察觉到当陆沂琛看完这幅画,浑身的气压也跟着变得十分低。
      
      哪怕表情和平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苏镜言就是感觉得出对方生气了。
      
      陆沂琛眯了眯眼睛。
      
      画得可真好呢。
      
      居然连学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画得那么完整,就连□□都一览无遗。
      
      啧。
      
      我的学长......
      魅力实在是太大了......
      
      “能将这副画送给我吗?”陆沂琛突然出了声。
      
      苏镜言听到他突然出了声,莫名觉得有些羞耻,画得是别的东西或者人都还好,但偏偏画里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将画了自己的水彩画送给自己的心上人,怎么听起来那么的不要脸。
      
      苏镜言并不会觉得舍不得,抱着几分羞耻感,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陆沂琛笑了,这个笑跟平时那种阴里阴气,半真半假的笑容不太一样,这个笑容稍纵即逝,但却直直的到达了眼底,是真情实意的笑容。
      
      这个笑甚至将苏镜言都看愣在原地,张了张嘴,表情微微一窒。
      
      原来沂琛笑起来是这个样子。
      
      莫名的,苏镜言的脸不受控的烧了起来。
      
      两人坐得很近,几乎是大腿贴着大腿的距离,苏镜言怀里抱着温顺的咕噜,一边吃饭一边给它顺毛。
      
      苏镜言的眼睛转了转,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含羞草,似乎陆沂琛只要不小心碰到他,他都会紧张得忘记自己要做些什么。
      
      空气中似乎只剩下了周围树叶被风吹得阵阵作响的风声,两个人细细咀嚼声,还有咕噜时不时发出的喵呜声。
      
      “镜言学长。”这是第一次,陆沂琛开口喊苏镜言的名字。
      
      苏镜言听到这几个字,浑身一个颤抖,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酥麻感,就像是有人在用小石子轻轻的敲击着他的胸口。
      
      苏镜言抬起头,目光与陆沂琛的眼神对视上。
      
      陆沂琛的长相是属于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厌世脸,只要面无表情就跟个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两人静静的对视,谁也没说话。
      
      陆沂琛微微抬起头,突然伸出了两只手搂住了苏镜言的后颈,力气很大,就像是在强迫着对方跟自己对视一样。
      
      苏镜言的心跳不断加快,“咚咚咚”个不停,脸再一次不受控的烧起来。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下一秒就会直接从自己的胸腔里跳出来,就连呼吸也带上了几分喘气,气息都有些絮乱。
      
      苏镜言看到陆沂琛将自己的脸凑上来,眼睛吓得猛地一闭,但却丝毫没有想要躲开的意思。
      
      陆沂琛没说话,也并没有像苏镜言预料的那样,直接吻在他的嘴上。
      
      苏镜言只感受到有什么湿湿的东西印在他的右眼下那个有泪痣的地方。
      
      动作很轻,轻到苏镜言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那个吻就如同蝴蝶一般稍纵即逝。
      
      苏镜言的脸已经彻底烧成了红虾,他睁开眼,懵懵懂懂的样子,甚至说话都带上了结巴,“我我,你...”
      
      终于,他顺了一口气,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带着一如既往的光,满心欢喜的问道,“我们是在恋爱吗?”
      
      陆沂琛别过头去看他,“不是。”
      
      苏镜言表情一窒,眼睛闪了闪,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整个表情都垮了下来。
      
      陆沂琛继续回答,正色道,“是我在追求你。”
      
      苏镜言的嘴巴微张,原本冒出来的酸涩又因为男生的这一句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悲喜交加在他的心头,滋味尤其难受。
      
      他抽了一口气,有些委屈,眼眶还有些红,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我爱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苏镜言心头震了震。
      
      陆沂琛不是说“我喜欢你”,他说的是,“我爱你。”
      
      爱和喜欢是两个东西,爱比喜欢更加郑重,也更具有仪式感。
      
      陆沂琛没说话的看着他,黝黑的眸子眼底带着藏都快藏不住的偏执和病态,似乎苏镜言只要说一个不字,他就会当场变成一头猛兽,将对方拆骨入腹。
      
      苏镜言嘴唇动了动,噤了声。
      
      这是陆沂琛第一次毫不遮掩的暴露出自己病态的占有欲,那样的眼神,跟平时苏镜言看到的样子十分不同,甚至可以说得上陌生。
      
      但奇怪的是,苏镜言却并不觉得害怕,他看着陆沂琛这副模样竟还有几分熟悉感,似曾相识。
      
      最终,在陆沂琛那极具压迫性的注视下,苏镜言笑出了声,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他本来就喜欢陆沂琛。
      
      男生的表情变了,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然后一把把苏镜言整个人都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苏镜言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抱住,等到他已经被男人锁在怀里的时候,他才稍稍缓过神来。
      
      不过有一说一,他们两个抱着的姿势让他十分羞耻。
      
      陆沂琛是坐在地上的姿势,刚刚陆沂琛一扯,就让苏镜言直接跌到了他的怀里,甚至还跨坐到了陆沂琛的大腿上。
      
      苏镜言的脸烧得更厉害了。
      
      原因无他,坐上去的刹那,他感受到了男生下半身非一般的炙热感,吓得他整个人都傻了。
      
      两个人都是男生,他当然不可能不明白那是因为什么。
      
      苏镜言浑身都有些僵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陆沂琛将自己的锁在苏镜言的脖颈里,嗅着他身上的气味,手上的力气也更大,抱得更紧更紧。
      
      我的!我的!
      是我的!
      
      陆沂琛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魇足,接下来是更病态的占有欲和疯狂。
      
      谁也不可能从他的身边夺走他最爱的学长!
      
      就算是学长自己想要离开......
      那也不行!
      嘻。
      
      两人也不知道就这个姿势抱了多久,苏镜言羞耻得都快要晕厥,整个人都是晕晕眩眩的状态。
      
      要不是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热源,真的会就这么睡过去。
      
      (审核君,你认真看看,这里只是抱在了一起而已。)
      
      良久,陆沂琛脸上的青筋都已经爆起,像是使劲压抑着一些情绪,终于,他慢慢放开自己心爱的学长。
      
      陆沂琛摸了摸学长的头发,弯了弯嘴角,“乖!学长去上课吧。”
      
      听到陆沂琛的这一声沙哑着嗓音的乖字,苏镜言浑身一阵酥麻,脸烧得更厉害了。
      
      他蹭蹭的从陆沂琛的怀里跳了起来,全程不敢去看陆沂琛的表情,拿起地上的便当盒,整个人都像是被煮熟的龙虾,慌慌张张的就跑了出去。
      
      陆沂琛站定在原地,看着苏镜言慌忙逃跑的背影眯了眯眼睛,目光慢慢的挪动到地上摆着的水粉画上。
      
      咕噜摇了摇尾巴,已经没有像前两天看到陆沂琛那样的害怕,蹲坐在地上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慢慢的给自己顺毛。
      
      陆沂琛将水粉画拿起来放在手心里,冷笑一声。
      
      画框下一秒就立即分崩离析,露出了里面没有受到任何保护的画纸。
      
      这是一副正反两面都有的画,画得都是同一个人,相同的场景,相同的表情,相同的动作,唯一不同的,就是反面的画中人赤/裸着身体,丝毫不遮掩。
      
      怎么又来一个。
      又是一个跟他一样的疯子。
      
      疯到想要杀了学长,然后将其占为己有的疯子。
      
      想到这儿。
      
      陆沂琛的眼睛闪了闪,想要昨天那个口袋里藏着刀,打算伤害学长的女生。
      
      他像一道影子,守护在学长的身边这么多年,尽管他嫉妒得恨不得杀死全世界靠近学长的人,甚至跟这些个疯子一样,有着疯狂想要杀死学长,然后掠夺,占有的念头。
      
      但终归......
      他舍不得。
      
      可这些人的身上,都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但却是同类人的气味。
      
      还真是讽刺。
      
      “沙沙”的树叶被踩碎的声音。
      
      有其他人走了进来。
      
      文子瑜看了看小树林,像是根本就看不到陆沂琛一样,只注意到了地上软绵绵的黄狸猫。
      
      咕噜用爪子蹭了蹭自己的脸。
      
      陆沂琛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个闯入者。
      
      文子瑜的表情有些变态,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些恍惚,更可怕的是,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像是来讨命的杀人犯,眼睛里闪着诡异的流光。
      
      啧。
      
      他一步步上前,靠近咕噜。
      
      咕噜毕竟是只野猫,陌生人以来就蹭的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飞快的一跃就藏进了树林深处。
      
      文子瑜的眼睛下面全是乌青,镜框被他摘了下来,他的脚步也十分不稳,就像是一个醉酒的醉汉。
      
      他左右扫视着小树林,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东西,浑身阴郁。
      
      “镜言学长,镜言学长......”文子瑜喊出声,手里拿着刀不停的嘶吼。
      
      完全不像是来找人的,更像是来杀人。
      
      呵。
      
      陆沂琛眯了眯眼,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滑稽而又可笑的一幕,勾了勾嘴角。
      
      他手里拿着的画框下一秒就像是被酸性液体给泼过一样,慢慢腐朽,最后什么也不剩下,就灰都没有。
      
      文子瑜还在呼喊苏镜言的名字,额头上的冷汗也跟着滑下来,嘴角裂开的笑十分狰狞可怖,脸上也没有半分血色。
      
      “镜言学长,你在哪儿......科科科......”文子瑜还在不停的叫唤着,眼珠子瞪得老大,几乎快要瞪出来,眼睛里也满满都是红血丝,手里的刀也跟着捏得更紧。
      
      陆沂琛阴冷的抬起自己的头,斜视了他一眼。
      
      真是聒噪。
      
      下一秒,文子瑜就像是被人一榔头砸到了头一样,“duang”的一下,侧身一倾,倒在了地上,连同着刀从他的手里滑落,彻底晕了过去。
      
      陆沂琛发出冷笑。
      
      学长的魅力太大了,想杀他然后占有他的人还真是多呢。
      
      但是......
      
      陆沂琛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学长......
      只能是我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生活中普普通通男女生之间的爱慕以外,还有像宋可吟一样如同看待信仰一般纯粹的喜欢,也有像陆沂琛这样病娇的喜欢。
    为什么要设置其他的病娇人设,原因无他,是因为想要宝贝们明白,如果爱不是两情相悦的,那么前面我所写的萌点在当事人眼里都会变成性 /骚 /扰
    病娇文曾经红极一时,但是我觉得大家可能也发现了,现在写病娇文的大大越来越少,因为很多人写病娇文,他们的思维就固定在了囚禁,强迫这样的剧情上面。
    所以病娇文成了一个很萌但又很雷的一个题材。
    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剧情发展,我喜欢甜文。
    我笔下的攻,都是心理病娇的人(后面的世界也一样),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苏镜言是每个世界,控制陆沂琛理智的开关。
    苏镜言是治愈攻的,他不会猜忌攻,不会想要离开攻,他一直都会在无形当中,无意当中,一点点的磨平陆沂琛心里的那些若得若失的惶恐和害怕。
    因为陆沂琛的病娇根源,来源于,他害怕失去。
    一旦陆沂琛明白,苏镜言不会离开他,那么他就是个普通人。
    多的我不能再透露了,因为涉及到全文的剧透,爱你们哇!
    今日份突然的二更!爱我吗?
    因为看到评论区有几个小可爱有疑问,所以我贴心的抱着更新赶来了。(骄傲脸)
    嘻嘻,我爱你们呀!你们也要继续支持我呀!!嘿嘿,你们所以的建议我都有收到哦!
    感谢在2020-04-16 20:13:33~2020-04-17 08:5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哎丫伢 2个;阿酒、有冰雪的地方、simomo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甜的 20瓶;哎丫伢 3瓶;倾若淌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