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成了我姐妹

作者: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个姐妹

      在不紧不慢地吃完一口之后,太清子还颇为无辜地看了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慕颜,似乎在表达你现在怎么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慕颜现在有些凌乱。
      
      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位吗?
      
      慕颜见她开口说了一句话,对于慕颜来说,自然是听不见的。
      
      于是慕颜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听不见。
      
      太清子原本夸赞了一句,但是见到慕颜的反应,也立刻明白这个小弟子听力有碍。
      
      这让太清子也有些头疼,这样的状况,也是第一次遇见。
      
      慕颜也知道现在的问题是出在沟通障碍上了,连忙拿了自己的小玉牌递给太清子。
      
      小玉牌不仅能够短距离传递信息,也可以平常拿来当做替代纸张的移动信息板。
      
      【“您好,敢问您是?”】
      
      慕颜还是决定先探听一下这个人的底细。
      
      【“唤我即墨便好。”】
      
      慕颜看着上面的字,其实她是认得这个世界的字的,但是不知道音调,并且这具身体的声带其实也有些损坏的样子,发声很难。
      
      看着慕颜发呆的样子,太清子又解释了一句。
      
      【“即墨是我的姓氏,平日里相熟之人都这样喊着。”】
      
      慕颜连连点头,虽然貌似她们不熟。
      
      【“请问您来到此处有何指教?”】
      
      看着小姑娘带着几分警惕的眼神,太清子其实也有些无措。
      
      毕竟昨晚,在太清子的记忆中,他们才刚刚见过。
      
      而慕颜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掉马。
      
      【“昨晚偶然来到此处,不是你带我来到……”】
      
      话还没有打完,慕颜看到就惊慌得脸红,连忙想要冲过去抢夺玉牌。
      
      她再傻此时也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必定已经知道她会突然变成猫咪的秘密了。
      
      女孩紧张地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蓝一绿的瞳眸有些焦虑地转来转去,甚至还像只警惕自己领地的小动物一样往四周看了看有没有其他的人。
      
      而慕颜也没有抢到自己的玉牌,反而因为没预料到太清子的力气这般大,突然的拉扯竟然把慕颜自己带得差点摔了个面朝天。
      
      所幸太清子眼疾手快,用轻松拉住了慕颜。
      
      【“你很害怕?”】
      
      慕颜看着太清子淡定的模样,心中感慨着不知道是这个姐姐胆子太大还是她慕颜太怂。
      
      事实证明,是慕颜太怂了,对面的太清子完全一副不care的模样。
      
      太清子将玉牌还给了慕颜,自己端起麻薯继续吃着。
      
      慕颜犹豫了一会儿,写好话之后,将玉牌递了过去。
      
      【“我是个异类,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算是个什么情况,我很怕因为这样被宗门杀掉。”】
      
      正在吃麻薯的太清子突然笑出了声音,平日里就不怎么扎好的长发散落到额前,他随意将长发撩到一边,露出了一双碧绿的青瞳,透过厨房窗缝的阳光映射在这双宛若绿松石的眸子之上,看上去格外深邃动人,而眉眼之上,是一个似花非花的图腾印记,隐隐还有灵力流动的光芒。
      
      【“这世间异类太多,世人多黑瞳黑发,我降生之际便是一双青瞳,自小便是异类,也没见他们如何。”】
      
      【“可是……我那样就根本不是人……”】
      
      太清子看了慕颜的话,唇角的弧度更加明显了,他的样貌天生带了几分柔和慈悲,身上又带着医修惯有的药味,这样的笑,原本是带了几分调侃的意味的,可在慕颜看来,她刚刚的话在眼前这个名为即墨的人眼里,就像小姐妹之间的谈到今天逛街买了几件挺好看的衣服一样平常。
      
      【“颜颜,所谓人,在这世间也不过是一个族群的指代罢了,仅仅因为你异于常人,便喊打喊杀,这玄清宗,迟早完蛋。”】
      
      【“可是,那些不是属于人的,都是魔啊,妖啊,我曾看过一些玉简,都是……”】
      
      讲的如何消灭他们的。
      
      玄清宗,名门正派,魔界妖界之人,见到便当诛杀。
      
      慕颜也不是没想过正道人士会对她这样没啥杀伤力的小猫咪手下留情,但是这里连元辰提起妖啊魔啊都是厌恶得不得了。
      
      反倒是眼前的这人,角度相当清奇。
      
      【“这些玉简,自是教给弟子们惩恶扬善的。”】
      
      而太清子的表情却不大好,只是继续默默地吃麻薯。
      
      慕颜也察觉这人的情绪开始有些低落,她和这人也不是很熟悉,唯一能够让她放心的就是这人应该不会把她供出去,慕颜原本有些焦虑不安的情绪也被安抚了下来。
      
      但下一瞬,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慕颜的手腕,太清子说了句简单的话。
      
      “出去走走。”
      
      简单的话,慕颜现在也能大概猜出是什么意思,不知为何,她能感受到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的善意,慕颜也没有反抗。
      
      整个择善慕颜已经很熟悉了,但是这女子却带慕颜来到了一片慕颜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这里林木茂盛,花草肆意生长着,一点也不必慕颜精心照料的差。
      
      如今已经接近黄昏,周围又出现了慕颜熟悉的光点。
      
      那些应当是灵力。
      
      太清子也就拉着慕颜随意闲逛,似乎只是单纯出来散心的。
      
      慕颜有些好奇地观察着周围新奇的植物,甚至还用小玉牌尝试着画出这些花花草草的样子,打算回去藏书阁找些资料。
      
      而不知何时,太清子又拿出了一颗与昨日近乎没有差异的种子递给了慕颜。
      
      慕颜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小姐姐还有送种子的爱好?
      
      慕颜将种子郑重地收了起来,并且表达了自己的感谢,反倒是让太清子也摸不着头脑。
      
      【“为何不催生灵种?”】
      
      【“我……不会。”】
      
      慕颜直截了当地回答。
      
      此时太清子才反应过来慕颜根本不能念咒,原是想着近日这批新进弟子似乎有什么拜师的比试,这小姑娘也应当是要去的,便打算教一些保命的法子,说不定她还能寻到一个好师尊。
      
      这边慕颜还有些愣神,冰凉的指腹突然擦过了她的唇瓣,一颗甜甜的丹药进了她的口中。
      
      因为过于猝不及防,慕颜咳嗽了好几声。
      
      咳嗽的时候,她突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了声带的震动。
      
      太清子微微弯腰握住了慕颜的右手,他如今虽说是个女儿身,却也比慕颜高出了一个头,还是给了慕颜相当大的压迫感。
      
      慕颜的右手触及到了太清子光滑细腻的颈项,感受着对方声带地震动。
      
      平坦,没有喉结。
      
      太清子默默重复着催生灵种的口诀,慕颜磕磕绊绊地跟着对口型。
      
      女孩的声音若有若无,带了这个年岁的女孩该有的软糯,如果有念得不对的地方,太清子还会停下来耐心地重复。
      
      小姑娘也不是天生不会说话,方才的丹药有助益之用,开口说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太清子是懒散的,可是如今,或许是吃人家的嘴短,竟然耐心地教导了慕颜几个时辰。
      
      偶尔还会摸摸慕颜的头,夸一句乖孩子。
      
      这么些耐心全给了阿颜。
      
      慕颜惊喜地看着在自己手中催生出来的蔷薇。
      
      小小的花苞挂在枝头,看上去可爱精巧。
      
      太清子也有些意外这女孩竟然能这么快催生出来一颗属于她自己的灵种,而这花的模样,也着实少见。
      
      平日里太清子喜欢用灵种催生藤蔓,主要是用着方便。
      
      之后慕颜的好奇心重,又陆陆续续地催生了一些植物,她发现这个灵种是能够随自己的心意变幻的。
      
      想起来自己的花盆里面还躺着一颗,慕颜倒是没有那时候种下去的文艺心思了,她现在就是后悔。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能贪心,这样的宝贝,能有一颗就已经很好了。
      
      她并不是什么贪心之人。
      
      正当慕颜催生灵种的时候,旁边的太清子拉起了她,将她往回带。
      
      慕颜见她神情难得严肃,便也安安静静地跟着她的脚步。
      
      他们重新出现在了择善之中的小木屋,此时元辰正在寻找慕颜。
      
      见到慕颜手中拿着一束极其艳丽的花束,身边还跟着一个面容精致、雌雄莫辨的人,元辰原本隐隐作痛的伤口似乎更疼了,
      
      她身边又换了一个。
      
      先是那个所谓的姐姐,现在又是这个身份不明的家伙。
      
      她是不要他了么?他的心中突然涌现了浓烈的不安感。
      
      他未曾手上的手握紧了挂在颈项的长命锁,元辰虽说看着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一些事情,较之常人,更加敏感。
      
      慕颜被太清子送回来之后,见到元辰,看他无碍,原本还松了口气,想要向他介绍一下身边的即墨(太清子)。
      
      未曾想,不仅太清子突然消失了,元辰也瞬间奔逃进了屋内。
      
      消失的太清子隐匿了身形目送慕颜进入屋内。
      
      见到慕颜进去,太清子几乎在瞬息之间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的身后跟了一个黑衣人,他递了一碗浓黑的汤药,嘱咐太清子喝下去。
      
      太清子也不含糊,一饮而尽,唇角留着棕黑色的药渍,他不在意地抹了唇角,原本有些苍白的唇色因为汤药反而染上了几分昳丽。
      
      “替我多谢叔叔。”他的声音沾染上了几分男子该有的沙哑。
      
      即便他此刻看上去只是一个温婉柔美的女子。
      
      另一边慕颜进了屋舍,连手中变幻出来的蔷薇都未曾放下,就见到元辰一副眼眶发红的模样。
      
      “你是不是有别人了?”元辰顶着脸上的淤青,拿出了一张写了一行字的纸条。
      
      看了纸条的慕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元辰:你是不是有别人了QAQ。
    颜颜: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QWQ。
    今天是七夕,准备了一个小礼物给你们,是一个小番外,可以去我围脖脖直接看,发的文章(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