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成了我姐妹

作者: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个姐妹

      见她困顿的模样,太清子倒是一副感觉十分新奇的模样。
      
      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软乎乎的小东西。
      
      甚至偶尔还伸手戳一戳慕颜的鼻子。
      
      慕颜也知道不能和她耗下去了,便转身跳开,毕竟这是个秘密,还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好。
      
      不然到时候玄清宗的人把她当妖怪可咋整。
      
      太清子看着这猫儿逃开的身影,懒懒地靠在竹椅上,偶有一些发丝几乎垂到了地面。
      
      似乎,他并不怎么在意现在猫儿逃开的举动,反而慵懒地闭上眼睛,神识铺开,整个玄清宗转瞬都在他的识海展现。找一只在择善之中奔逃的小猫,再容易不过。
      
      奶猫拼命跑到了花海之中,终究没了力气,猫咪的样子渐渐变成了虚影,太清子及时出现抱住了奶猫之后,怀里的奶猫转而变成的是一个白衣女孩。
      
      她因为惯性整个人都往前倒去,素白的手指几乎要触及到地面之上,慕颜如今困得几乎阖上了那双鸳鸯猫瞳,在失去意识的瞬间,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掌心微凉,指尖带了一些薄薄的茧。
      
      之后就是一个带了些药味的怀抱。
      
      太清子抱着慕颜,足尖轻点,将二人的位置翻转,自己倒了下去,顺便将摔倒的惯性卸去。
      
      看着这双鸳鸯瞳,他似乎隐约想起来那时有个弟子隐约同他说过,寻了个生了鸳鸯瞳的女弟子帮他照看择善。
      
      今日,他难得出关,便过来瞧瞧择善被照顾得如何。
      
      未曾想,倒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太清子一手揽住慕颜的腰际,另一只手轻点她的眉心。
      
      金木水土四灵根?
      
      二人的周身出现了淡青色的灵力,慕颜的眉心更是迸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半晌,太清子的眸中多了几分兴味。
      
      他是第一次瞧见这般灵根与灵力不匹配的状况,甚至还是个半妖之身。
      
      “道君,时间到了。”
      
      一声谦恭的声音从暗处出现。
      
      原本还有些想要探究意味的太清子似是有些遗憾不能继续探究,只能将慕颜放在了巨木树下。
      
      只不过放下之后,在转身之际,太清子心口一窒,突然剧烈咳嗽,咳了口血,白衣之上也因着血迹染上了点点红梅。他丝毫不在意地擦了擦,青瞳之中满是不在乎。
      
      彻底消失之际,他回眸看了树下安安静静沉睡的女孩,月华在他的眸中流转,青翠碧绿的瞳眸多了几分妖异之色。
      -------------------------------------
      慕颜再次苏醒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阳光从斑驳的树叶之中倾泻而下,微微有些晃眼睛,她的眼睛也晃得有些酸疼。
      
      慢慢地起身之后,她发现她的手中多了一颗饱满圆润的种子。
      
      思绪一下子拉回了昨晚。
      
      她又变成白猫了。
      
      慕颜也很不懂自己触发变猫的契机是什么?
      
      又或者,本身就是一个随机事件?
      
      这让慕颜有些无措且不安。
      
      她缓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将散下的长发重新用发簪盘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慕颜想了想,还是坐在镜子面前,将头发盘成了一个单螺髻,簪上了一个水滴状的白玉簪,玉簪的中心有一抹红色的印记,红白映衬,还是相当别致的。
      
      这是慕昭托宁芜送过来的,慕颜之前一直犯懒,加上做活计不方便,就一直放着。
      
      今日特殊,还是应当好好打扮迎接姐姐。
      
      出了房间,慕颜四处逛了逛,没看到元辰,心中有些奇怪,一般这个时候,元辰也是会在园子帮忙做些事情的。
      
      园子里面没找到人,慕颜便打算出去找找。
      
      没想到刚出了门口,便瞧见了一个人,静静地立于门口,她穿了一身女弟子们惯常穿的道裙,内门弟子的衣物还有描边的金色祥云,发髻盘的较为随意,只随意插了一根簪子,原本削短的乌发也在这几个月变长了,落在额前的长发遮住了她的眼眸,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伴随着她的抬眸,那双乌黑深邃的眸子露了出来,原本波澜不惊的神色也伴随着慕颜的到来多了几分喜悦。
      
      慕颜已经许久未曾见到慕昭了,就像一叶扁舟在江中寻到了依托,慕颜一下子便冲了过去,扑过去抱住了慕昭。
      
      慕昭也伸手抱住了慕颜。
      
      他已经长高了许多,又无需在凡世间一般隐匿自己的不同,抱起娇小的慕颜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慕颜用双手揽住了慕昭的颈项,下巴搭在慕昭的肩膀上,甚至高兴得无意识地哼哼几声。
      
      “想我了?”
      
      慕昭将慕颜放下,轻轻摸了慕颜的头。
      
      慕颜此时也是能知晓一些简单的唇语了,连连点头,只是还未点完头,就感觉什么东西往自己身边飞过。
      
      下一瞬,元辰便重重地摔在了择善的门口。
      
      慕颜连忙想要过去扶住他,但是立刻便被慕昭飞身抱去了另一边,一个笑得相当嚣张的少年手握重剑直接砍了过来。
      
      她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谁。
      
      和元辰结了仇的。
      
      大致的内容其实慕颜也不甚清楚,总归元辰先前算是从那少年的手里赢了东西,少年不乐意,就有了矛盾。
      
      而慕颜其实知道的东西算是较为片面的,更早之前,元辰和这个少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那少年是庶子,一直被元辰压着,现在元辰从天之骄子跌落神坛,自然是赶着上门欺侮的。而自然,元辰勉强算是拿了龙傲天剧本,少年被打了脸,所以过来寻仇。
      
      “喂,你们两个滚远一些,别挡着爷教训这个家伙。”
      
      被压抑过久,总会有些扭曲。
      
      元辰看着元西也满是不屑。
      
      在他眼中,就算他如今落寞,也轮不上一个心机丫鬟所生之庶子欺侮。
      
      慕昭看着这两人,没有理会,只是默默打算带着慕颜离开,慕颜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元辰,慕昭直接用手略微有些强硬地将慕颜的头转了回来。
      
      看着脸色依旧冷淡的女子,慕颜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她觉得元辰除了娇生惯养了些之外,并没有太过出格的举动,甚至还慢慢开始帮忙,她并不想让元辰就这么被揍。
      
      见慕颜不走动,慕昭看了看正在对峙的二人,略微叹了口气,手中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符咒,隐隐带了雷光。
      
      干脆,两个都劈了。
      
      而在慕昭即将动手之际,一道白影先于慕昭出了手。
      
      两边一人一下,直接倒地。
      
      一下子解决。
      
      百洛华觉得自己在美人面前出了风头,顿时春风得意。
      
      “慕师妹,可还好?”
      
      慕颜从慕昭的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头,就见到一个紫衣男子,手中拿了一柄折扇,腰间别了一壶酒,长发用紫金冠盘起,生了一副风流不羁的样貌。
      
      慕昭只是客气疏离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什么,百洛华也不闹。
      
      谁人都知道掌门近日预订收下的徒儿是一朵高岭之花,天赋奇高,样貌出众,掌门更是提前在收徒会之前便钦定了这一徒儿。
      
      才修炼不过堪堪数月,便已经到达了筑基修为。
      
      百洛华喜爱美人,更喜爱强大的美人,这样的美人才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而慕颜的视线也让百洛华注意到了她。
      
      这女孩想必就是慕师妹的妹妹了,样貌同样出众,只可惜,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这样的美人往往昙花一现,百洛华可不喜欢易折的娇弱花朵。
      
      若是慕颜知道这厮内心的叹息,估计会直接hei tui地啐他一口。
      
      好色就好色嘛,还找这种借口。
      
      她过去扶住了元辰,元辰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另一边的元西也好不到哪里去,慕颜长叹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最终只能到慕昭面前撒娇卖萌,企图让慕昭可以帮忙把二人挪到择善里面去。
      
      慕昭定定地看着在自己眼前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的女孩,心中也不免动摇,以及略微的失落。
      
      仅仅数月,阿颜又有了新的陪伴者。
      
      心中五味杂陈。
      
      一旁的百洛华都看不下去了,就算是易折的娇花,那也是美人,美人有事相求,百洛华向来是不吝惜的。
      
      就算对方求的人不是他。
      
      百洛华不紧不慢地掏出来一个玉瓶,倒出来两颗雪白的丹药,刚想要递给慕颜,手腕就被一只如玉的手给捏住。
      
      慕昭冷淡的声音传来:“这位师兄,无需劳烦。”
      
      百洛华虽说修为尚可,但是本质上还是个擅长医毒的医修,还没等他从被美人握住(实际上是捏)手腕的喜悦之中清醒,手腕几乎脱臼的感觉让他的面色有些发白。
      
      关键是肇事者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甚至还有些忧心地问了句:“师兄受不住?”
      
      百洛华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自是受得住的。”
      
      只是,这最是难消美人恩,百洛华如今也算是领会到了。
      
      接下来,只听得咔嚓一声。
      
      慕昭几乎同时轻轻出声:“受得住,自然是最好的。”
      
      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
      
      而百洛华却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一旁的慕颜则是大写的懵逼。
      
      在她眼里,慕昭只是轻轻阻拦了那个男子,然后徒手揪起了两个搞事伤患的衣领,眼神示意慕颜跟上。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独留断了手腕的百洛华在后面兀自叹息。
      
      这特么不是高岭之花,而是霸王花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姐姐的烂桃花。以及,姐姐热衷于掐断颜颜身边的隐藏桃花。温柔懒散的师尊也登场啦~不过,温柔是不可能一直温柔的,尤其是面对竞争对手的时候。颜颜的聋哑会好的啦~之后会先学说话,接着治耳朵,按照惯例揉揉天使儿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