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纪二十二年

      盛老侯爷看到儿子走出这个房间后,顾晚行的笑意慢慢的就散了,眼底重新又多了一股浓郁的忧伤。
      
      盛老侯爷又是头疼,这又是怎么了?难不成失忆还能让一个人一下子开心一下子悲伤,看得旁人的人也跟着七上八下。
      
      这,这又是想到了什么?
      
      盛老侯爷没有开口,不一会儿,顾晚行开口打破了一室的沉默。
      
      “我阿弟过得很好,那我母亲呢?她有没有看到我阿弟娶妻生子?”
      
      顾晚行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开口的,但是声音还是忍不住打颤。所有人都没有主动提起过她的母亲,顾晚行不傻,她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心里很痛,心里也有迷茫失落,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自己昨天还在腻母亲的怀里撒娇呢。
      
      自家岳母已经仙逝多年了,久得盛华扬只知道已经仙逝了很多年,但却忘了是在哪一年仙逝的。但是盛华扬可以肯定的是,蒙氏没有活到看到顾晚城娶妻生子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见到顾晚行出嫁,早早就去了。
      
      看着盛华扬纠结的表情,顾晚行的心里一沉,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母亲的身体病弱,她也亲耳听太医说过她母亲并非长寿之相。
      
      顾晚行转而望向梨嬷嬷,颤声道:“你说吧,我母亲呢?”
      
      梨嬷嬷看着又是害怕却又强迫自己面对的顾晚行,心里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天纪二十二年的盛夏,京州突起时疫,夫人不幸感染,很快就仙逝了。”
      
      “天纪二十二年的盛夏吗?”顾晚行怔怔地道,脸色一片灰败,眼角突然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忍不住哭出声来,“是我十三这一年!”
      
      尽管顾晚行知道自己的母亲蒙氏并非长寿之人,但也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去得那么早,更没想到母亲竟然是因为感染了时疫而逝世的。
      
      盛庆嵘看得很是心疼,他一直都知道早逝的岳母是老妻心里永不可磨灭的痛,也正是因为岳母的逝世,她与岳父的关系恶化,后来甚少来往,现在父女两个都老了,可是依旧没有和解。
      
      “可我明明在之前跟着母亲去了太明庙拜菩萨,我明明有求菩萨让我母亲身体康健的啊!她那时还好好的啊!”五十岁的人一时慌乱的就像是一个迷失的孩子一样,顾晚行满脸悲痛的看着梨嬷嬷,“我明明有求菩萨保佑我母亲身体康健的,她怎么就走得那么快?她怎么会感染什么时疫呢?”
      
      梨嬷嬷疼惜的握着顾晚行的手,温柔的拿丝帕擦拭她的泪水,自己却也是泪流满面,“老太君莫哭,夫人素来疼惜您,想必也不愿见到您难受,您现在千万要保重身体才是啊。”
      
      “母亲走了,可我什么印象都没有。”顾晚行又是惊慌又是悲愤,“我什么都不知道。”
      
      盛老侯爷坐到床沿,看见顾晚行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才伸手去拍了拍顾晚行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的,你只是暂时记不得而已。”
      
      顾晚行大哭,“为人子女,我连母亲逝世都不记得了,我真是太不孝了!”
      
      “没有这回事。”盛老侯爷继续安慰道,“虽然我没有见过岳母,但是以前也听阿难你说过,岳母的性子温柔和善,最是关爱儿女,你生病了,她心疼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觉得你不孝呢?”
      
      梨嬷嬷也道:“夫人刚走的时候,老太君您和伯爷大哭了几天,谁都劝不住。若是夫人得知,今日您又这般为了她痛哭,她该有多伤心啊。”
      
      梨嬷嬷没说的是,当年蒙氏刚逝世的时候,顾晚行姐弟岂止是悲伤得大哭了几天,姐弟二人大悲之下,仿佛没了理智,把整个靖云伯府都弄了个人仰马翻,亲自手持长棍,直接将父亲的外祖家柏家来吊唁的人统统打了出去。
      
      两人红着眼睛,谁来都劝不住,下人来拉,也不敢真的下手伤了这两位小祖宗,畏手畏脚的,被打翻了一地。
      
      帮忙操持丧礼的伯娘婶娘只是在一旁喊着“莫伤了三姑娘”,“莫伤了城哥儿”之类的话,对于被不小心被打到的柏家人则是装作看不见,装作满心满眼都在两个孩子身上。
      
      当时的老靖云伯亲自带着护卫和健妇赶过来,才阻止了这一场风波。
      
      而事情的源头就出在了顾家姐弟的父亲顾砚身上。
      
      柏家大舅有一老来女,很是受宠,顾砚也甚至疼爱这个小表妹。但小表妹情窦初开之后,一颗心就完全系在了顾砚身上,痴情不肯改,一直拖着不肯说亲,被逼急了就闹着要出家。
      
      那时候的顾砚有妻有子女,靖云伯府自认是个有规矩的人家,蒙氏的娘家明威将军府虽然比不上靖云伯府,但也是个官宦人家,更何况蒙氏素有贤惠之名,又育有嫡长子嫡长女,断然没有停妻再娶的道理。
      
      柏家虽然已经落魄了一些,但好歹还是有名望的人家,也没有把家主的嫡女给一个外甥做妾的道理,哪怕这个外甥是伯爷也不成,而且,小表妹她也不愿意做妾啊。
      
      不愿意也不能做妾,更做不成正妻,痴心的小表妹是宁愿绞了头发做尼姑也不肯嫁给别人。
      
      柏家把这件事捂得死死的,别人家说起小表妹的婚事就呵呵呵的打岔过去。
      
      顾晚行是被顾砚带去柏家做客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小表妹母女的谈话,一时极为恼怒,不管不顾的在柏家就把这件事爆了出来,大庭广众之下,一字一句的重复着小表妹母女的话。
      
      “她如今身子破败不堪,也没两年好活了。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就安静的等着,时间越长,你年岁越长,你表兄只会越心疼你,怕是也恨不得那人赶紧去死了才好。”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柏家想把这件事捂得死死的,但到底还是传了出去。无奈,柏家只能把这件事的风评引向小表妹的痴心不悔,毕竟只是爱慕一个人,想要嫁给心上人而已,又没有出手害过原配,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又有什么好指责的呢。
      
      人云亦云,传开了后,柏家小表妹的痴情人设算是立住了,但旋涡中的顾晚行的风评就有些不好了。蒙氏又气又恨,拖着病体吵过闹过,却被婆母大柏氏狠狠的压了下去,只能搂着女儿喊命苦。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几个月后,谁也没有想到向来病弱的蒙氏没有败在自己的身子骨上,而是感染了外来的时疫,很快就去了。
      
      顾晚行姐弟悲伤欲绝,坚持认为蒙氏感染时疫之事有蹊跷,并且把矛头指向柏家。无论靖云伯府和柏家给出多少证据都坚持认为是柏家害死了自己的母亲,目的就是为了给柏家小表妹挪位置。哪怕是蒙氏娘家人红着眼睛告诉两人,蒙氏之死确实与柏家无关,两人也都是听不进去。
      
      但两个孩子的意见有多重要呢,在大人眼里不过是年少无知罢了。小孩子嘛,吵吵闹闹很正常,时间久了,自然就懂事了。
      
      于是第二年深秋,柏家小表妹就在大柏氏的主持下,被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娶进了靖云伯府,做了顾砚新夫人,成了姐弟二人的继母。
      
      自此姐弟二人算是彻底与父亲祖母离了心,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已事过境迁,物是人非。而在此之前,姐弟二人还是有父亲护着,母亲宠着,祖父祖母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宝贝。
      
      梨嬷嬷想,这可能就是为什么顾老太君的记忆会停留在十三岁,停留在那个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梨嬷嬷也不记得天纪二十二年二月十五是什么日子了,只记得那年发生了那两件大事,颠覆了顾晚行的一生。
      
      现在的她问阿弟的事情,问母亲的事情,但就是没有问起关于父亲的事情,也许是虽然没有了之后的记忆,但是几十年来的离心,早已刻进了骨子里,有了本能的排斥。
      
      盛老侯爷当然也知道靖云伯府那段往事,但现在梨嬷嬷既然没有说出小柏氏的事来,他也不会主动去说破,免得徒惹顾晚行更加伤心。
      
      幸好顾晚行也没追着问自己父亲后来娶了谁,只是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伤中。
      
      “阿难,你不要再伤心了,你母亲虽然逝世的早,但是你祖父把你和顾晚城两个人教的很好,一点也不比别人差。顾晚城后来继任了靖云伯之位,如今也是朝中大员,比起岳父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若是岳母泉下得知,也会欣慰的。”
      
      为了安慰老妻,盛老侯爷不得不昧着良心去夸一向不对付的妻弟,就在前天,靖云伯还将盛老侯爷骂了又骂,嘲讽又嘲讽,盛老侯爷理亏,只能生生受着。如今为了老妻的心情,还得把顾晚城拿出来夸奖,心里别提多呕了。
      
      “反正庆嵘已修书过去靖云伯府,没准你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
      
      不是没准,而是一定会在明天见到他,盛老侯爷有这个预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