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老侯爷不愿和离

      刚好被盛老侯爷撞上了,顾晚行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对着盛老侯爷道:“既然你听了去,那我也摊开了说了,我想要和离!”
      
      梨嬷嬷摇摇欲坠,捂着自己砰砰跳加速的心脏,这,这也太直接了吧?还有,她们刚刚不是还在讨论关于老太太的保养吗?怎么现在话题转到了和离这上面来了?
      
      盛老侯爷用力的抿着嘴,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提醒自己不要把怒气撒在已经失忆的老妻身上,硬压着声音道:“阿难,你现在只是失忆了,有很多事情你都还没有了解清楚,你现在只是被蒙蔽了而已,所以不要随便下决定,不要随便说这些话,好吗?”
      
      顾晚行十分坚持:“不好,反正,我就是要和离!”
      
      “这儿就是你的家,你还要去哪里?”盛老侯爷揉揉太阳穴,他还以为老妻同意了见武安侯府的其他人,是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一切的准备。他还以为熬过了最初的两三天,老妻就会逐渐安定下来,谁知道,她竟然背地里酝酿了这么一颗惊雷!
      
      “我的家在靖云伯府,我阿弟说过会过来接我的!”
      
      盛老侯爷咬牙切齿:“又是顾晚城那个混蛋!”
      
      顾晚行怒目而视:“不许你骂我阿弟!”
      
      “难道不该骂吗?”盛老侯爷到底忍不住,低吼了一声,咒骂出声,“都什么时候了,还挑唆你和我和离?他简直是不知好歹!”
      
      “不关我阿弟的事情,是我不想留在这里!我在这里几天了,我过得不开心,我不喜欢这里,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好,我也承认我是失忆了,但是我不是变傻了。我看得见那些人的心思,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你们不是把我当傻子就是把我当成了一块肥肉,还是一块傻乎乎的肥肉!”
      
      盛老侯爷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仿佛这样子可以减去稍许的烦躁,“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才见过他们一面而已。”
      
      “那个韦氏表面一副懦弱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恨我的吧!那个安氏想要通过我来获得更多侯府里的权力,所以很卖力的巴结我,还有那个盛玉檬,她是想要借我的手放她姨娘出来。别以为这些我看不出来,我不说破,那是因为我不在意,我没打算和她们长久的住在一起纠缠下去!”顾晚行霹雳吧啦的说了一堆,然后总结:“我警告你,你若是不肯和离放我走,我,我一定会把你这武安侯府闹得鸡犬不宁的!”
      
      盛老侯爷嗤笑:“难道你以为我现在就过得很安宁吗?”
      
      顾晚行跺脚,“反正我就是要和离!”
      
      “离不了的,阿难,我们是高宗皇帝在世的时候赐下的赐婚圣旨,是和离不了的。”盛老侯爷苦笑,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竟然会拿这个来劝说老妻。
      
      “当年你母亲早逝,你和你阿弟由祖父抚养,你们姐弟二人公开和继母交恶,疏离生父,仇视祖母的娘家,惹了很多非议。我的家人不同意我娶你过门,我用了好长的时间才说服他们,为了给你一个体面,我就进宫求了一道赐婚的圣旨。所以,我们没办法和离的,阿难。”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顾晚行傻眼了,她想了好几天的事情,临了竟然栽在了这上面!
      
      “我阿弟为什么没有对我说过有赐婚圣旨这一件事?”
      
      “顾晚城一直敬你爱你,只要是你想要做的,他都会支持。在他眼里,一个赐婚圣旨也比不上你的一个决定重要。”
      
      顾晚行觉得自己的心好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脸茫然,完全没了之前和盛老侯爷对峙的气势。
      
      若说刚才咄咄逼人的老妻让盛老侯爷伤心,现在茫然不知所措的老妻更是让他心疼。
      
      盛老侯爷挥挥手,让刚才起就一直以木头人的样子呆立一旁的梨嬷嬷出去。
      
      然后才对顾晚行说道:“阿难,若是这府里有什么是你不喜欢的,让你不开心的,你尽管说了出来,我改了便是,改到你喜欢你开心为止。你不需要压抑你自己,韦氏安氏那些人,你若是不想见,不见便是了,没人可以逼你,甚至我也可以让他们分府别居,我以后也不会再拿那些话说给你听了。这武安侯府是在我和你的手里,你是这儿的女主人,不需要让着任何人,即使整个天下,我也有足够的权势保你不受任何人的气!”
      
      顾晚行抬起头,看着盛老侯爷,悲哀地道:“可我真的不认识你!”
      
      盛老侯爷的心里也浸满了悲哀和恐惧,他能怎么办?他的阿难忘了他,万一再也没有恢复记忆的一天,他又该怎么办?
      
      盛老侯爷也难得的迷茫了起来。
      
      两人久久的不再说话,沉默的空间里无处不弥漫着悲哀的气息,窗外的风吹了进来,可也吹不散那浓郁的悲哀。
      
      顾晚行首先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默,“你走吧,我想要静一静。”
      
      盛老侯爷点头,尽管低垂着头的老妻并没有看见他这个动作,“嗯,午膳时间到了,你先好好的用完膳再说其他的。”
      
      顾晚行并没有回应他,盛老侯爷的脸上漾满了苦笑,转身缓缓慢慢的走到了门口处,停了下来,突然道:“我见过十二岁的顾晚行,她爱笑爱闹,张扬明烈,但是笑容很甜很纯粹很好看。”
      
      他盛华扬不相信一见钟情,从来都不相信,见色起心,岂能长久,又何谈情字。
      
      但在初见顾晚行之后,他回家就推了那门几乎要订下来的婚事,对方温婉端庄,笑得和气,父母也很是满意,但是十七岁的盛华扬就是不愿,问及原因,盛华扬想起了眉眼弯弯的顾晚行,于是说不喜欢对方的笑容。
      
      他也见过十三岁那年丧母的顾晚行,尖酸刻薄,满身尖刺,说得别的小姑娘掩面而泣,跺着脚跑开,而她依旧挺直了腰板,倔强的微微昂起下巴,带着嘲讽而又不屑的笑意。
      
      所有人包括老妻在内都以为两人是在她十四那年才初次相遇相识的,他自以为藏了个秘密,待到两人都变老的时候再拿出来逗老妻开心,谁知道秘密藏到了今天,想要说给她听的那个人已经把他忘了。
      
      顾晚行听了这话,微微惊讶,原来她早就和盛老侯爷有过交集了吗?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盛老侯爷又道:“我说这个事是想要让你知道,我也希望你可以和十二岁的顾晚行一样爱笑爱闹。你可以肆意的在这武安侯府活出你想要的样子,比在靖云伯府更放肆都可以,毕竟你也有这个权利。只是,和离的话,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死也不会同意的!”
      
      盛老侯爷走后,顾晚行一个人吃了一顿沉默的午餐,饭量很小,梨嬷嬷很担忧的站在她的身后,顾晚行勉力笑了笑,“我没事,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你先下去吧。”
      
      梨嬷嬷道:“老奴斗胆问一句,老太君还是在为之前说过的和离一事烦恼吗?”
      
      顾晚行幽幽地道:“只是突然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梨嬷嬷想了一下,道:“两位主子这和离一事,老奴也没有什么插得上嘴的份儿,老奴只说说您和盛老侯爷的儿子现任侯爷吧。侯爷自小是泡着汤药长大的,所有太医都叮嘱他忌大悲忌大喜,他长在先老侯夫人的身边,养成了一副生性淡薄的样子,可却独独将您这个母亲放在了心上,您若是和离,我想他是宁愿舍了这爵位也要随你而去的,哪怕你已经忘了他这个儿子。”
      
      顾晚行想起了那个有几分肖似她父亲的盛庆嵘,一个大男人,会因为自己不记得他而红了眼眶。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都是孽啊!
      
      梨嬷嬷见顾晚行的神色有所松动的样子,又道:“之前这府里都说侯爷宠爱秋姨娘,可在老奴看来,却不尽然。秋姨娘只是冲在了他前面,生动有趣,所以他就爱看秋姨娘这个劲儿,如今秋姨娘冲过头了,争宠争到要拿病中的老太君您来做名头,那她就注定要失宠了。”
      
      “不是说宠了十年吗?怎么可能轻易就失宠了呢?”顾晚行提出异议。
      
      梨嬷嬷摇摇头,脸上有一丝悲悯,道:“刚才老奴也和老太君说过,侯爷生性淡薄,他宠秋姨娘不是因为那个人是秋姨娘,也不是因为秋姨娘多美多好,而是秋姨娘冲在了他前面,不像其他人一样。他呀,对秋姨娘是没有情意的。”
      
      顾晚行沉默,梨嬷嬷也没有继续的说下去了,告了个礼就退了下去。
      
      而另一边的盛老侯爷从世安院出来之后,满身的杀气浓郁的几乎要化为实质,整个人宛如出鞘的寒铁利剑,仿佛下一秒就要饮尽人血,骇得旁人退避三尺不止。
      
      盛老侯爷招来手下,冷冷地道:“立刻让顾晚城来见我!不管用什么手段,绑也要把他给我绑过来!”
      
      手下战战兢兢的领命而去。
      
      于是当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盛庆嵘,正好看见自家舅舅狼狈不堪的被挟持而来,一身素来干净齐整的官服皱皱巴巴,头上的官帽不知去向,发髻也松散了,整个人怒气冲冲的。
      
      盛庆嵘震惊的看了看自家舅舅,又看了看脸色铁青的自家父亲,拱手道:“父亲,舅舅,两位这,这,不知这是所谓何事呢?”
      
      盛老侯爷冷哼了一声,“这不关你们小辈的事情,你先下去吧。”
      
      然后伸手揪住靖云伯的衣裳,直接拖进了书房。
      
      盛庆嵘目瞪口呆的看着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幕,想要上前却被盛老侯爷的两个手下拦住了,“侯爷,将军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进去。”
      
      盛老侯爷身边的这些人,多是跟他一起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和府里的人也不同,只称呼盛老侯爷是将军,从来只听盛老侯爷的话,盛老侯爷说什么就是什么,盛老侯爷下的命令,拿命去也是要完成了。
      
      盛庆嵘心急却又不得不在外面等着,不敢离去。当听到随从打听到的消息,说盛老侯爷是从世安院出来后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盛庆嵘心里一咯噔,坏了,准是又为了母亲的事情让两位长辈吵起来了,只是这次不知道是怎样的事情,竟然让父亲如此发怒,一点儿脸面都不给顾家舅舅。
      
      那位随从看着盛庆嵘焦急不安的脸庞,于是上前献策:“不如请老太君来劝劝老侯爷和伯爷,她老人家的话,总会让老侯爷和伯爷听进去的。”
      
      盛庆嵘瞪了一眼随从,烦躁地道:“胡闹,我母亲如今还在病中呢,怎么能拿这种事去劳烦她老人家。”
      
      随从缩了一下脖子,退了回去。
      
      书房里,盛老侯爷一脸杀气,咬牙切齿地道:“好你个顾晚城!竟然挑唆阿难和我和离,你,你简直是其心可诛!”
      
      靖云伯一听,是为了这事儿啊?整个人反而安定了下来,慢条斯理的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冠,不紧不慢的看得盛老侯爷眼睛直发疼。
      
      “顾晚城,我好心好意帮你处理小柏氏的事情,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居然恩将仇报!一把年纪了,还趁着阿难失忆,趁机挑唆她与我和离,你果真是好得很啊!”
      
      靖云伯掸了掸衣裳,道:“只要我阿姐离了你,哪怕是只过上一天的舒心日子,靖云伯府你爱拿就拿去。”
      
      “你!靖云伯府是你阿姐帮你坐稳的,你这般随随便便就可以丢出去的样子,对得起你阿姐吗?”盛老侯爷已经是在咆哮了。
      
      靖云伯冷笑;“如果可以换来我阿姐的和离书与自由身,我觉得很划算啊!”
      
      盛老侯爷也是冷笑:“自由身?就凭你府上的那两尊大佛吗?”
      
      “你……”
      
      盛老侯爷又道:“放着好好的武安侯府老太君不做,跑去个小伯府对着两尊大佛,你这是生怕你阿姐活得太好了吗?”
      
      “可我阿姐现在根本就不喜欢待在武安侯府!”靖云伯也咆哮起来。
      
      “那你以为你能给她一个她想要的靖云伯府吗?”盛老侯爷毫不让步,“现在的靖云伯府算个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0 21:53:10~2019-11-21 02:2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鸳鸯泪9777 54瓶;蔚然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