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些记忆是藏不住的

      顾晚行心塞塞的快速的结束了这一次请安,拒绝了余氏等人要伺候自己用早膳的请求,心塞塞的看着那一堆收下的礼物,无力地对梨嬷嬷道:“你找个地方把它们放起来吧,再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东西,替我每人回送一份。”
      
      呜呜呜,她果然还是不想见到他们,除了那个粉团儿。
      
      “不,还是每个人都送一份过去吧,均衡一点。”
      
      顾老太君除了自身的嫁妆产业进账,每个月也会从朝廷那里领取到一笔不菲的俸禄,再加上不时的赏赐和别人的送礼,身家可以说是十分的丰厚,顾晚行第一次知道全部身家的时候就十分震惊,这,这比她之前帮助母亲处理中馈事务时,看到的整个靖云伯府的产业还要富裕几倍!
      
      若不是梨嬷嬷和几个丫头就在一边看着,顾晚行都想把所有的金银珠宝堆在一起,然后俗气的在上面打几个滚,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装作看不懂老妻的眼神而坚持留下来一起用早膳的盛老侯爷道:“你若是不喜欢他们送的东西,不如你去我的私库挑挑,总会有几件能让你看得上眼的东西。”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有一个私库,我开我自己的就好了。”那些现在都是她的了,大手笔的给武安侯府其他人一人一份礼物,顾晚行表示一点都不心疼!
      
      和盛老侯爷用过一顿沉默的早膳后,顾晚行到底还是赶跑了厚脸皮的盛老侯爷,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奔赴世安院的后厢房。
      
      世安院的后厢房占地面积大,但也只分了左右两部分,左边的是盛老侯爷的私库,右边是顾老太君的私库,算是武安侯府护卫最严密的几个地方之一。而且铜墙铁壁,坚不可摧,光是最外面的铁门就有一尺多厚,里里外外各种各样的锁,若要进入顾老太君的私库,非得集齐顾老太君的几个心腹和管家手中的钥匙方才可以打开。
      
      顾老太君的私库分为五个大间,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等物分别按照不同的分类放置,不过这里放的都是顾老太君不常用的东西,顾老太君的卧室旁边另有一个小私库,放的是比较常用的东西。
      
      进去了后,顾晚行十分心大的让梨嬷嬷带着两个婢女去挑选合适送人的礼物,自己随便溜达,这个摸摸那个摸摸,十分开心的把玩了一下然后又放了回去,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专门放置古玩字画的单间,从那些精心安置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本的珍藏孤本,啧啧称奇。
      
      虽然书肆里会有同样的书籍出售,但是顾老太君私库里这些百年前被当世大儒亲自注释过的珍本,对于那些读书人来说怕是其意义远远超过其价值。
      
      顾晚行不厚道的打了一个比喻,同样是倾城美女,但是才华横溢的美女总比胸无点墨的美女更加吸引人,那些书肆里出售的书籍,就像不识大字一个的美女,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顾晚行晃了晃脑袋,可惜了,这样的珍本落到她顾晚行的手里,比美女不识大字还要惨一点,根本就是连大字两个字都没听说嘛。
      
      顾晚行当即决定要为这珍本找一个有缘人。
      
      不过找谁呢?
      
      上次那个叫展令的少年就很不错,小小年纪已有了秀才的功名,正在准备今年的秋闱呢。
      
      不过,余氏已经送过类似的了,她再送同样的,还比余氏珍贵一些的,就不太好了吧。算了算了,余氏那也是替自己送了大礼的,不如这珍本就送给盛玉初吧,想必当初余氏娘家送来那几本书籍本就是为了盛玉初吧。
      
      顾晚行下了决定,然后就把书放回去,然后喜滋滋的抱起那个紫檀木描花盒子,环视了一下四周,自觉再没有比这个更好更能激励少年的礼物了,抬脚就要走出去。
      
      刚走了两步,蓦然回首,死死的盯着某一个角落,眼神瞬间狂热,心儿砰砰儿加速跳动。
      
      在角落那处,有一个被绸布遮了大半的紫檀木箱子,看不见全貌,唯有露出一角刻着一朵简简单单的山茶花,粗糙得很,若是不熟悉的人来看,根本就认不出那是一朵山茶花,但在此时的顾晚行看来,那就是世间最顶尖的大师最神斧鬼工的精品也比不上的,因为那是她亲手刻上去的山茶花啊!
      
      那是她拿来装宝贝话本子的紫檀木箱子啊!
      
      顾晚行立马眼含热泪,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过去,然后在紫檀木箱子面前戛然而止,随手将那个紫檀木描花盒子放在一旁的架子上,素手掀开了那绸布,让那紫檀木箱子露出全貌,颤抖的手慢慢的抚摸上去。
      
      没错!这就是她的紫檀木箱子!
      
      看看这尺寸!看看这木质!就连挂在上面的那个小铜锁都分外的眼熟而且亲切!
      
      在周围一切都变了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十分陌生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她熟悉喜爱的且从没有改变过的东西出现在自己面前,顾晚行觉得自己简直要仰天长啸一番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无比激动的心情。
      
      这个紫檀木箱子装过自己最美的梦,是她豆蔻年华的见证,也是现在证明自己是顾晚行的最好证据。
      
      若不是上面沾染了些许灰尘,顾晚行简直想吻上几口,表达自己与之重逢的喜悦之情。
      
      顾晚行不由得想到,难不成梨嬷嬷骗了自己,那个顾老太君根本就没烧掉那些话本子,而是找了角落锁了起来,任由它沾灰?
      
      但是当顾晚行抱起那个箱子的时候,顾晚行就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多了,一腔热情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冷得顾晚行都有点想哭。
      
      箱子很轻,轻易就抱了起来,一点儿也不吃力。
      
      顾晚行当然不认为是自己变得力大无穷了起来,事实上,这几日以来,她发现这幅身体比她之前弱得多了,不过是多走了些路就有点气喘喘的。
      
      唯一的事实就是里面根本就没有她心心念念的话本子!她的宝贝们真的在那些被遗忘了的时间里,被一个无情的女人无情的用一把火无情的烧了!
      
      顾晚行原本的狂喜变成了沮丧,抱着箱子,只能尽量安慰自己,罢了,罢了,只有这个箱子她也是很开心的,来日方长,她再慢慢的买回当年的那些话本子,再填满它就好了。
      
      顾晚行精神一震,没错,她现在可是顾老太君了,身家丰富得很,别说区区几十本话本子了,就是买上几十间书肆,请上百来个水泽君写话本子都管够!她不但可以随便看,还可以让那些人按照她的想法随便写!
      
      不得不说,这么一番心理安慰之后,顾晚行心里好受多了。
      
      抱起了紫檀木箱子和那个描花小盒子,顾晚行就去找梨嬷嬷等人,也不管梨嬷嬷挑了什么东西,只管说好好好,将那个小盒子给了一旁的婢女,然后就出去了。
      
      一路上,顾晚行只顾着那个大紫檀木箱子,轻轻地左右晃了晃,听得些闷闷的声响,由此可得知里面装有一点东西,一点不重的东西。
      
      回到屋里,顾晚行把一箱子放在桌面上,直接指着大紫檀木箱子问梨嬷嬷:“梨嬷嬷,你知道这箱子的钥匙放在哪儿吗?”
      
      梨嬷嬷端详了一下,脑子尽量想着有关这箱子的记忆,可惜,无果。
      
      顾晚行见状,提示道:“这就是我以前用来装话本子的箱子,你不记得了吗?”
      
      梨嬷嬷恍然大悟:“对,老奴想起来了。”用手指了指那个山茶花图案,又道:“这山茶花还是老太君你当年亲手刻上去的。”
      
      这几乎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梨嬷嬷也只记得那个刻得超丑的山茶花图案而已了。
      
      顾晚行连连点头:“没错,这就是我刻的。这箱子的钥匙呢?放哪儿了?”
      
      梨嬷嬷在自己保管的钥匙记忆中扒拉了一下,却怎么也找不出有关这箱子的钥匙的下落,只能对顾晚行说抱歉,道:“这个,老奴也不记得了,现在在老奴保管的钥匙里,没有这个箱子的钥匙。”她连这个箱子都忘了。
      
      “那我怎么打开这个箱子啊?”顾晚行哀嚎道:“我可记不得那把小小的钥匙被塞到哪里了?想找也不知道往哪儿找啊!”
      
      梨嬷嬷也烦恼了。
      
      一旁的青竹建议道:“老太君,不如找个小厮用力直接砸开这锁吧。”简单粗暴,效果立竿见影。
      
      “不行!这锁也是我喜欢的东西,不能砸!”顾晚行立马拒绝道,开玩笑吗,现在这箱子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她的宝贝,就连那个小小的铜锁看起来也是分外的可爱迷人,怎么可以直接砸了呢。
      
      青竹又提出一条建议:“那不如就去请个锁匠回来,让锁匠在不损坏这锁的前提下,开了这铜锁。老太君,您看如何?”
      
      顾晚行在找钥匙和找锁匠之间比较了一下,然后迅速的选了后者,于是一个时辰之后,这个紫檀木箱子的那把铜锁就被取了下来,安安静静的躺在了一个托盘上,旁边还有一把不算精美的钥匙。
      
      锁匠对将紫檀木箱子抱到前院让其开锁的梨嬷嬷道,那是一把很常见很简单的铜锁,任何一个锁匠都能轻易的开启,用一把类似的钥匙。
      
      武安侯府找来的锁匠自然是位顶尖的锁匠,这位自以为被赏识了终于有机会大展身手的锁匠兴冲冲而来,蔫巴蔫巴而去,自觉丰厚的赏银也弥补不了他心里的创伤。
      
      他还想着把为顾老太君开过锁作为自己锁匠生涯中可以吹嘘的一笔,可以笑傲同行的资本,直到他开了那把锁之后,他的这个想法就没了,杀鸡焉用牛刀。
      
      顾晚行自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伤了一位锁匠的心,看到被开了锁送回世安院的紫檀木箱子,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她原本激动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她让梨嬷嬷等人都出去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郑重其事的伸手慢慢打开这个箱子。
      
      里面的东西被一块名贵绸布包了起来,看其形状,方方正正,应该是一本书。
      
      顾晚行伸出手去想要拿起来,但是指尖刚碰到那绸布又缩了回去,一时间只是怔怔的看着。
      
      顾晚行知道这绝不会是她之前以为的话本子,能装在这个箱子里,能被这么珍藏着却又多年不闻不问的东西,对于那位顾老太君来说,一定是极为珍贵并且难以忘怀的,也许还带了好些的悲伤在里面,不然也不会锁起来,自己都不想再看。
      
      那她现在贸贸然的去打开,真的好吗?
      
      正如梨嬷嬷说过的,她是顾老太君,即使失忆了,在别人的眼里也是失忆了的顾老太君。顾晚行也告诉过自己,那都是自己,都是她顾晚行。但是这几天以来,其实她很多时候都会无意识把顾晚行和顾老太君分开来看。
      
      眼下这份属于顾老太君的记忆,顾晚行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碰触。她自从清醒过来的这几天,关于身边的一切都是别人告知她的,按照他们的想法说出来的所谓的事实,有人爱了,有人恨了,无论怎样的话都是带上了个人的色彩在里面。
      
      而现在眼前摆着的,是顾老太君的一份记忆,真真切切,完全客观的东西,不用旁人怎么去想怎么去说,这箱子里的东西都是安安静静的客观存在。
      
      顾晚行突然觉得有些害怕打开那绸布,害怕见到里面的东西,仿佛只要自己打开了,有一些东西就要发生变化了,她害怕这种改变。
      
      沾染了顾老太君的记忆的她,还会只是她十三岁的顾晚行吗?
      
      顾晚行想了很多,但终究还是又伸出了手,缓慢的打开那包着的绸布,里面是一本书,平淡无奇的蓝色封面,上面只有四个字《拈花散记》。
      
      这是一本手抄本,字迹行云流水,清新飘逸,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顾晚行不解的翻了翻,书中皆是记录一个人看过的地方风景人文古迹,没有刻意的追求华丽辞藻和惊艳诗句,浅显易懂,字里行间带了几分自然野趣,仿佛他只是在给身边的朋友介绍眼前看到的一切,娓娓道来古刹墙壁上的斑驳,慈眉善目的高大佛像,木桥旁边爬满的青苔,一朵开早了的栀子花,甚至天边飞过的一只白鸟都被记录于笔下,呈现于纸上。
      
      《拈花散记》不算厚,全书只有十九篇,顾晚行很快就看完了。其中记载的地方,顾晚行有些听说过,有些没听说,而她听说过的地方,却从没听说过书中的风景,仿佛在那间百年古刹里,夕阳透过树叶映在发黄斑驳的墙壁上,也是这世间一种极为好看而且难得的风景。
      
      书被翻到了最后一页,顾晚行看到了著书人的名字。
      
      林白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8 23:54:05~2019-11-19 22:06: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47821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月、哼哼唧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