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些礼物总是要收的

      不管世安院开了大门的消息在侯府里涌起什么风云,有人惊讶,有人又砸了东西,也有人无动于衷,更多的人是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这一晚有很多人是睡不着睡不好的,顾晚行也不去想自己的决定会让多少人睡不着睡不好,反正,她睡得挺好的。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在顾晚行又循例的问了一句“我怎么还在这里啊”,叹了一句“我的记忆怎么还没恢复啊”,然后起床,开始新的一天。
      
      顾晚行之前一直很抗拒见武安侯府的众人,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于是什么借口都有,梨嬷嬷问起来还可以每次都不带重复的,但真的到了这一天,到了走进那一间满满是人的屋子的时候,心里却平静了下来。
      
      顾晚行想,这等场面,顾老太君不知经历过多少回了,呵,多大点事呢,她也可以应付得了的。
      
      于是顾晚行端着一副高贵冷艳的姿态坐在了盛老侯爷的身边,微微昂起了下巴,十分得体周正,但又稍显冷漠疏离。当然,她心里觉得自己是极有气势,这不,看啊,一下子就镇住了全场。
      
      坐在一旁的盛老侯爷自然不清楚此时坐在他身边的老妻是何等模样,但是下头的人却看得分明,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母亲/祖母这是比失忆之前还要冷漠还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以往的顾老太君虽然为人冷清爱静,但不会像现在这般把冷漠刻在了脸上,周身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势。嗯,这个的话,正坐在身边的盛老侯爷感觉不到一丁点儿。
      
      只有这几日一直和顾晚行打交道的盛庆嵘和余氏心里嘀咕了起来,母亲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真的十分讨厌众人过来请安?一点儿也不想见到他们?不然为什么脸色如此难看呢。
      
      看着顾晚行严肃的端坐上位,心里摸不清底儿的小辈们也就规规矩矩的恭恭敬敬的行礼,就连最小的才两岁的盛玉恬也紧跟着余氏,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唯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
      
      梨嬷嬷昨晚已把武安侯府的人员情况又细细的给顾晚行捋了一遍,除了更加详细的补充一点东西,比如顾老太君最怜惜的便是那位生母早逝的嫡长孙女盛玉衡,自小便是被按照顶尖贵女礼仪教养长大的,在侯府里颇有脸面。二姑娘盛玉檬则是盛侯爷宠爱的秋姨娘所出,不过这位被宠爱的秋姨娘前不久被禁足了,盛庆嵘亲自下的命令,原因是对主母不敬。三姑娘盛玉清是周姨娘所出,周姨娘不受宠,性子软,教得盛玉清也是性子软,母女俩人在侯府里都属于没什么存在感的人。
      
      盛庆嵘目前也就只有这两位姨娘了,俱是原先的林氏在的时候,因为有了身子,贤良大度主动为自己夫君抬了这两位娇滴滴的妾室,不过没做好防护措施,妾室进门不久之后就都有了身孕,两位庶女和嫡长女也不过是相差了一岁。
      
      而余氏后来所出的嫡次子盛玉初年少聪慧,是公认的未来武安侯世子,差的不过是一道请封的折子罢了。嫡三子盛玉景和嫡四子盛玉柏年纪还小,正是猫憎狗厌的年纪,最是喜好跟在那位性子跳脱的小叔盛庆敏身后,最近盛庆敏不在府里,两兄弟都有些闷闷不乐了。
      
      而作为余氏生下三个儿子后才得到的小女儿盛玉恬,则是侯府里的宝贝疙瘩,说一句受尽万千宠爱并不为过,不说庶出的,就说那几位嫡出的哥哥姐姐,那真真是那把她捧在了手心里。
      
      至于说到二房,梨嬷嬷不经意间露出了丝丝的恨意,虽然极力隐藏,但是顾晚行还是看得真切。二爷盛庆和是奴婢所出,生母至今也没被抬为姨娘,是这侯府的边缘人。盛庆和与盛侯爷相差不过一岁,膝下只有一儿一女,俱是通房所出,两位通房生下孩子后都被打发出府,孩子记在韦氏名下,由韦氏抚养。韦氏原本也是怀过身子的人,不过出了一场意外,不但失去了孩子,还落得了个终身不孕的惨剧,这才有了去母留子这一出。
      
      顾晚行听着的时候表示同情,这对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是不可磨灭的天大伤害。但是梨嬷嬷神色平平,说这不过是人为的悲剧而已,盛庆和的生母当年鬼迷心窍,想赌一个庶长子的位置,与盛庆嵘不过是差了五六个月而已,后来就连娶妻也是一前一后的的事情,盛庆嵘的妻子林氏生下了龙凤胎,但是后来长子却夭折了。韦氏怀了身子,与盛庆和的生母处在一起的时候,盛庆和的生母不小心扭伤了脚,在摔倒时,一时慌乱拉扯了身边的韦氏一把,两人从高处滚落了下来,盛庆和的生母无大恙,但滚落下来的韦氏硬生生的又被一个大活人压在了肚子上面,结局可想而知。
      
      顾晚行无语,这武安侯府的泼天富贵岂是这么好博的。二房想必是颇有一番曲折多艰的往事,无奈梨嬷嬷不肯详说,只说那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就没下文了。顾晚行也没辙,算了,待她自己想起来就知道了。
      
      梨嬷嬷没有详说的是,那位盛庆和的生母正是顾晚行以前的侍女花枝,陪嫁到这武安侯府,被荣华富贵迷花了眼睛,又被有心人刻意撩拨,开始想要在这侯府里搏一场泼天富贵。本来她再是想破了脑袋也算计不到盛老侯爷身上,偏偏碰上了当时包藏祸心想要谋夺侯爵之位的盛华詹夫妻,为了给兄长盛华扬制造麻烦,于是花枝没有机会也有人为她创造机会,一场稀里糊涂的□□过后,便有了二爷盛庆和的存在,在盛华扬夫妻之间划下了第一道伤痕。
      
      后来盛华扬的三弟盛华道因盛华詹失足致死,不久盛华詹夫妻犯的罪事被暴露,一房人都被流放边疆,盛华詹夫妻郁郁而终。痛失两子的翁太夫人恨了很多人,包括花枝,连个侍妾姨娘的身份都不允许其拥有。
      
      盛庆和的身世是成了侯府的禁忌,不敢轻易提起。由于这牵扯到侯府许多不欲为人知的秘密,盛老侯爷没发话,花梨也不敢轻易告诉顾晚行这事,她也说不全,于是干脆就在起源就堵上,瞒了花枝的事情。
      
      而三爷盛庆桓八年前死在了沙场上,与盛庆莹同是香姨娘所出。
      
      四爷盛庆弘是陶姨娘所出,娶妻安氏,目前膝下只有嫡女四姑娘盛玉妙。
      
      五爷盛庆敏是文姨娘所出,不过文姨娘早早去了,顾老太君也就对这个庶子多了些注意,时时照拂着,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养出了武安侯府最无法无天的泼皮猴子,皮得在京州也小有名气,谁家不知道武安侯府的五爷盛庆敏就喜欢到处招猫逗狗挑事儿。
      
      只可惜,今天没有他的出场,顾晚行最想认识的人便是他了。
      
      顾晚行高贵冷艳的一眼扫过去,各人有各的位置,又各有各的不同,顾晚行也就大概的知道了谁是谁了,说是让她认个脸,顾晚行这时候就觉得自己其实认得差不多了。
      
      今天的名为请安实则认亲的一聚,自然是没有妾室出场的机会,不然顾晚行还是想见见盛庆和那位总是想着博这个博那个的生母。顾晚行不知道,即便几天有妾室出场的机会,盛庆和生母也是不够资格进来这里的。
      
      顾晚行如今没有顾老太君的记忆,跳出其中再来看这武安侯府的人和事,她只觉得颇有些意思。
      
      顾晚行和盛老侯爷端坐上位,依次的接受每一房的请安兼自我介绍,盛老侯爷不时还说上一两句,顾晚行只有在熟悉一点的长房请安的时候,才笑着附和了一两句,等到二房和四房的时候,不知道要说什么的顾晚行只好报以微微的一笑,然后又高贵冷艳的绷着一张脸。
      
      按照她顾晚行以往多年请安的经历,接下来就是她接收礼物的时候了,但顾晚行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一般来说,这种时候的礼物主要是以心意为主,特别是她现在顶着个老太太的身体,想要以往那样收到漂亮的首饰精美的布料那是不可能的。
      
      果然不出所料,除了日日过来世安院的余氏,韦氏和安氏首先呈上了自己的礼物,一套驼色缎地织锦团花图衣裳,一件灰鼠色镶红边大披风。
      
      笑眯眯的安氏送的便是那件大披风,“母亲,儿媳的手艺比不得二嫂嫂,只能给您做件披风,还望您老人家不要嫌弃才是啊。”
      
      顾晚行真的很想阻止别人称呼她为老人家,听得心塞塞的,但是此时面对安氏的一片好意,顾晚行也只能道:“嗯,你费心了。”
      
      余氏掩嘴笑道:“四弟妹羞煞我了,我这个做大嫂的今天两手空空的过来,真是羞也羞死了。”
      
      顾晚行指着还在懵懵懂懂一脸不在状况内的盛玉恬,道:“不然,你就把那个粉团儿给我留下吧,我很是喜欢。”
      
      顾晚行真的很是眼馋那个粉嫩嫩肉嘟嘟的粉团儿,若不是顾忌这第一天才刚刚认识这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到盛玉恬,她真想直接冲过去抱抱小姑娘,最好是能狠狠的亲几口,揉揉那一看就知道是软乎乎的胖脸蛋。
      
      哎,她之前怎么就想不开不想见人的呢。
      
      盛玉恬看到自家祖母指着她,咧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盛庆嵘笑着点了点女儿的额头,道:“母亲,你这份礼物要得也太贵了。恬儿,你可愿把自己送给祖母啊?”
      
      盛玉恬自然是不知道把自己送给祖母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自家父亲朝她示意祖母那边,而多日不见的祖母正笑着看着她,盛玉恬便迈开了自己的小短腿,朝顾晚行方向奔了过去,奶声奶气地喊着:“祖母,祖母。”
      
      在场的不少人看到这有趣的一幕,甭管有心没心,都笑了起来。
      
      顾晚行听着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只觉得心肝儿都要化了,如果小姑娘不是叫她“祖母”而是“漂亮姐姐”就完美了,想她当初也是被称为漂亮姐姐美丽姐姐的存在啊。
      
      顾晚行弯腰把盛玉恬抱起来坐在自己大腿上,搂在了怀里,几根手指装着无意而又落落大方的样子,捏了捏盛玉恬的胖脸蛋,“哟,粉团儿真是太漂亮了。”
      
      旁边的盛老侯爷也跟着逗了几下盛玉恬。
      
      顾晚行被盛玉恬吸引了注意力,一下子完全忘了还有韦氏的礼物这事。
      
      韦氏看到自己又被习惯性的遗忘,不由得低头露出了一个苦笑,旁边的盛庆和暗中轻轻的拍了韦氏的手一下,无声的给予妻子安慰。
      
      当然,顾晚行能忘的事情,余氏是不会忘的。
      
      余氏笑道:“母亲,您就不要管那个皮猴子了,快看看二弟妹亲手做的衣裳,这衣裳可真是好看!”
      
      余氏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可惜顾晚行对那套一看就是做给上了年纪的人穿的衣服不感兴趣,拣了之前说给安氏的话又说了一遍:“嗯,你费心了。”
      
      韦氏摇摇头,细声细气的地道:“为母亲尽孝是儿媳的本分,哪有什么费不费心的。”
      
      两位大人送完了,接下来的便是小辈们的事情,果然,出现了抹额这个亘古不变万年不衰的老人礼物,还是一下子收到了两条,盛玉衡一条,盛玉清一条。
      
      倒是盛玉檬,送了一本自己抄写的佛经。
      
      “听闻祖母病重,孙女也是日夜难安,时时祈求菩萨能让祖母早日康复,于是孙女这段时间便一直跟着姨娘一起诚心抄写佛经,愿菩萨保佑祖母椿萱并茂,洪福齐天。”
      
      盛玉檬说得情真意切,顾晚行听得心里发毛,她也是十三岁的姑娘啊,要不要一见面就呈上佛经这么大的杀器啊!
      
      其实,她挺愿意收下三条抹额的。
      
      顾晚行磕磕巴巴的地道:“嗯,你费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编辑大大问何时入V,第一个想法就是:妈呀,按惯例入V当天都是三章连更过万字的,臣妾做不到啊!(请自动代入蔡娘娘的哭泣中)
    感觉自己写得有些拖沓了,接下来,要加速加速了,争取早日看到我期待的那一片欢乐祥和的哈哈哈哈
    感谢亲们的每一条评论每一次支持,我会很努力的!
    经过慎重的考虑,预定11月21号星期四那天入V,如果那天那章入V成功,那就代表我终于要实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日更过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_^^_^感谢在2019-11-17 21:47:21~2019-11-18 23:54: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eese 10瓶;尹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