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些人总是要见的

      盛老侯爷随着老妻踱步进去屋中,看到老妻正指挥着几个婢女去拿行李,几个婢女面有难色,一副束手束脚的样子,看到了盛老侯爷进来,不由得把希冀的目光投在了盛老侯爷身上。
      
      顾晚行火了,用手指着自己,大声道:“看他做什么,看我!”
      
      顾晚行的喊话把几个婢女的目光又拉回了自己的身上,“算了,也不用你们收拾什么行礼了,去拿几件日常的衣服和用品就可以了,赶紧的,赶时间呢。”
      
      看到盛老侯爷身后也进来了的梨嬷嬷,顾晚行又道:“梨嬷嬷,马车那边交代清楚了吗?交代清楚了你就教教这几个丫头收拾一下东西,我要尽快回靖云伯府!”
      
      盛老侯爷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道:“阿难,你先不用急,这事我们慢慢来好吗?”
      
      说完盛老侯爷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那几个婢女和梨嬷嬷先出去。
      
      顾晚行不满的“哼”一声,气呼呼的把信拍在桌子上,道:“我就是不急,才乖乖的等了几天,结果就等来这么一封莫名其妙的信,我再也不要等了!我今天就要回去!”
      
      盛老侯爷依旧好声好气地道:“阿难,你先坐下,听我慢慢和你说,好吗?”
      
      “还有什么好说的?”顾晚行口中嘟嘟囔囔,但到底还是依言坐了下来,昂起下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盛老侯爷,无言的催促他赶紧说话。
      
      看着老妻做出如此可爱的表情,盛老侯爷突然觉得肩上的担子好重啊,不由得小心翼翼的措辞一番,然后才清了清嗓子,道:“永明(靖云伯的字)他现在确实是在为了盘点国库存银一事而忙着,你若是直接驾着马车过去靖云伯府,可能他也不在靖云伯府里。”
      
      若是你直接过去了,却一个人也不认识,岂不是尴尬?这是盛老侯爷的言下之意。
      
      当然,盛老侯爷也不是担心老妻应付不了尴尬的场面,只是对于老妻来说,怕是悲痛远远超过尴尬吧,自小成长的地方,一朝生变,熟悉的是环境,但全是陌生的人在那里。这种落差太大了,盛老侯爷不想让老妻去感受。
      
      “不如还是依着先前的约定,等永明过来接你便是了。”
      
      “但我可以先不回靖云伯府,我坐着马车直接去户部等阿弟下值啊。”顾晚行点点头,为自己想到这个主意而十分赞赏,“这样我就可以和阿弟一起回靖云伯府了。”
      
      “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盛老侯爷首先肯定了老妻的办法,然后又道:“但是,若是户部那边一直忙得抽不开身,你一直在那里等着也不是个办法。要知道那边有时忙起来,直接宿在衙门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永明为了户部的事情心力交瘁的时候,还要来回奔走吧。”
      
      “你说的也是。”顾晚行刚开始的劲头去了些,此时也慢慢的开始冷静了下来,还是不死心的又道:“那我可以留在靖云伯府等我阿弟回来啊。”
      
      “但今天过去的话实在是匆忙了点,不如还是等等。上门做客,总得给主人家一点准备的时间吧。”
      
      这话刚一出口,盛老侯爷心里咯噔了一下,想道,完了,说错话了。
      
      只见对面的老妻又红了眼眶,脸上也浮起了些许的难过,“我,我才不是上门做客呢!我在那里住了十几年,我那是回家!我是回家的!”
      
      顾晚行说到最后,已经是激动的喊了起来,但是红了的眼眶却没有让泪水流下来,不再像前几天那般轻易的就让眼泪泛出了眼眶,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像极了一个迷路而茫然无助的孩子。
      
      “我住了十几年了,怎么就成了上门做客了呢?”她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了那里的,告别时是什么样子的,怎么就不是她的家了呢?
      
      可是现在,母亲不在了,祖父祖母也不在了,父亲有了别的妻子,阿弟也老了,确实不是她的那个家了。
      
      那与其说是一句疑问句,倒不如说是自问自答,答案,其实已经在心里了。
      
      盛老侯爷看着忍着不肯哭的老妻,心里暗恨自己怎么又说错了话,想要把老妻抱人怀里好好的安慰她,但自己不过是坐近了一点,老妻便是满身的防备,无奈,只能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说话的声音更加轻柔:“我很抱歉,阿难,我不应该这么说话,又惹了你伤心,你打我骂我都好,只是这些浑话别往心里去,好吗?”
      
      正在伤心的顾晚行听到盛老侯爷如此放低姿态的向自己道歉,抽了抽鼻子,从那些哀怨中抽身而出,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有点,有点伤心。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一时又接受不了而已。”
      
      顾晚行故作坚强的耸了耸肩,努力的给自己也给面前的盛老侯爷一个笑容,道:“没关系,我再等等看,等我阿弟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再说。”
      
      顾晚行慢慢的低下头,“其实,我也想回去给我母亲上一炷香,求她原谅我这个不孝女竟然忘了她。”
      
      盛老侯爷看着老妻那个充满了勉强的笑容,心里已是阵阵心疼,再听完了老妻的话,当即就在心里决定,待会就回去计划一下怎么把小柏氏尽快弄出靖云伯府,或者自己陪老妻回去住几天也好,自己也该拜访拜访靖云伯府了。
      
      靖云伯现在是解决不了小柏氏,但是不代表他不可以,多年不与小柏氏打过交道了,那位老太太似乎已经把自己的手段忘了。
      
      盛老侯爷心里翻滚着狠辣的想法,但是脸上还是带着温柔的笑意对顾晚行道:“我相信永明很快就会过来接你去靖云伯住几天的,毕竟户部盘查国库存银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
      
      “可是你这些日子不都是没有去上朝吗?再说了你一个大将军,跟人家户部查银子也扯不上关系吧。”顾晚行表示疑问。而且她和她阿弟计划的不是住几天啊,但是这话是万万不能对盛老侯爷说的,至少现在不能说。
      
      盛老侯爷依旧是温柔的笑意,道:“这不是我快要销假了吗,那些幕僚或是门生们给我递了一些朝廷近期来的消息。”但是事实哪是这样啊?朝堂上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对于某些事情的发生甚至在其中推了一把手,大家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而已。
      
      顾晚行也不在意这个答案的真假,听了便是过去了。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去拜访过靖云伯府了,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陪你回去住几天,也给岳母上几炷香,也请她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女婿。”在盛老侯爷的心里,所谓岳母一直只有那位早逝的蒙氏而已,小柏氏顶多就算是顾砚的女人罢了。
      
      顾晚行是不愿让盛老侯爷一通回靖云伯府的,但是听到他说要去给岳母上几炷香,也就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了,便就沉默了。
      
      盛老侯爷看老妻不说话,又找了个话题,道:“对了,我今天听庆嵘又提起了你还是不愿意让那些小辈们过来请安一事,我想问问你,现在是什么看法?还是不想见他们吗?”
      
      “是啊,我谁都不记得,一想到要见一大堆我忘记了的人,总觉得不太对劲儿,心里怪怪的。”顾晚行捂着自己的胸口,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见,不见,万一认识他们的第二天我就恢复了记忆,那我岂不是很亏?不如就不要费什么心思力气了,等我恢复记忆再说。”
      
      梨嬷嬷说过她可以随着自己的想法来的。
      
      “可是阿难,避得了一时,也避不了一世啊。不为别的,单是你总是把自己锁在世安院里,对你的身体也不好,太医们也都建议你多出去走走,开阔开阔一下心境,胜似良药啊。”盛老侯爷温和地劝道,看着老妻老是吧自己关在世安院里,他心里也着实担心,总担心老妻会闷出个什么毛病来。
      
      “你若是不喜欢在这府里,不如在等永明的这段时间里,我陪你去城外的温泉山庄散散心,你看可好?”为了老妻,迟些再销假,也是无妨的,已经告假十日有余的盛老侯爷心里计较着。
      
      “温泉山庄?”这对顾晚行来说可是个新鲜玩意,她记得京州城外有好几处温泉,除了皇庄的那处,其他无一不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把持着,靖云伯府自然是没有的份儿。她泡过热水池子,可是没有泡过温泉啊!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自然也没有谁会特意的邀请过她泡温泉。
      
      顾晚行自认不是个贪图享受的人,但是尝试新鲜事物,她还是很有兴趣的。
      
      “好啊好啊,我想去试试。”
      
      “那好,我安排一下,让余氏也陪你一起去,你也可以想想到时要带谁一起过去。”盛老侯爷看到老妻对此感兴趣,心情又好了起来,松了一口气,当即决定还是多迟些才销假吧。“或者邀请靖云伯府的人也一起过去,你也好先见见你阿弟的妻子儿女。”
      
      盛老侯爷决定自己还是要大方一点。
      
      听到可以邀请自家阿弟的妻子儿女,顾晚行自然是不会反对,“好啊,我也见见那位弟媳和几位侄子侄女,还有侄孙儿。”先熟悉熟悉,到时一起住也好心里有个底。
      
      盛老侯爷颔首,“既然你要见他们,那么我觉得在此之前,你要先见见武安侯府里的才好。”
      
      咦,怎么又绕到这里了?顾晚行看着盛老侯爷,目露惊讶,可以啊,又被你带回这话题了,而且这次我竟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盛老侯爷心安理得将老妻的惊讶当作赞美,道:“你若是不喜欢他们请安,定个初一十五才过世安院请安的规矩就是了,打扰不了你的。”毕竟一大家子住在一个府里,你若是一直抗拒着去接受这一切事物和人员,长期下去也不是个事。
      
      盛老侯爷又道:“不说远的,就说近的,前几天你还特意见过松山长公主家的那个展令,你向来待他如亲孙儿一般,我觉得你见过他,也应该见见自己的亲孙儿,说上两句话,免得展令和我们家孩子日后相处会别扭。毕竟一个外人被接见了,但作为亲孙儿的他们却没有得到过你的注视,这对孩子们来说,是有些不公的。”
      
      顾晚行沉默,她也知道这些道理,她都知道,梨嬷嬷也劝过她,但是她心里心里别扭,别扭着不想见那些熟悉的陌生人,一直逃避着,拿我恢复了记忆的话也不用特意去认识啊这个借口来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继续逃避着。
      
      但是一个人的生活也没有只存在着一个人的道理,想要继续生活下去,总归是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不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迟或早而已。
      
      顾晚行想道,逃避了这么几天,罢了,罢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就快刀斩乱麻,早早了事去吧。
      
      “唉,好吧,明天刚好是十五,你让他们过来吧。”
      
      盛老侯爷得到了老妻的首肯之后,很是开心,于是便想着为老妻详细介绍一下府里的人员,但是被顾晚行拒绝了,“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尽管被老妻拒绝,但是盛老侯爷离开世安院的时候,嘴边是挂着笑意的,就连给手下下达有关于小柏氏的命令的时候,也带了一丝的笑意,不由得让跟随多年的手下背后冒了冷汗,老侯爷这是怎么了?很反常啊!难道这是怒极而笑?老侯爷已经对小柏氏已经这般恨之入骨了?
      
      接受命令的手下当即在心里决定,对于小柏氏,自己绝不会手软,必定会以最好的结果回报盛老侯爷。
      
      在一旁的盛庆嵘也是嘴角抽抽,若不是被一直的孝顺之心压制着,他都想大逆不道的问出口,父亲,你是被鬼上身了吗?下达那样的命令,笑成这样真的好吗?
      
      盛老侯爷才不管呢,对盛庆嵘道:“你母亲同意明天让其他人去世安院请安,见一见大家,你吩咐下去,我不希望看到有不识趣的人出现,做出不知死活的举动。若是惹了你母亲,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是,父亲。”
      
      “另外,你和余氏商量商量,尽快派人去收拾一下明月温泉山庄,我和你母亲要过去住几天,还有,也给靖云伯府下个帖子,就说邀请顾家人过明月温泉山庄和你母亲聚聚。”
      
      “是,父亲。”
      
      对于父亲说的顾家人,盛庆嵘很清楚指的是哪些人,譬如老靖云伯有几个儿子,但是武安侯府说起顾家舅舅,指的也不过是靖云伯一个人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5 18:50:08~2019-11-17 21:47: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涂山家的小狐狸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防晒涂涂、(⊙o⊙)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