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侯爷被嫌弃

      傍晚时分,顾晚行再次醒来,慢慢的睁开眼,头顶那处不是自己看惯了的天水碧绣云纹床幔,眼珠子一转,看到的还是不熟悉的房间,床前站着的是不熟悉的人。
      
      嗬!顾晚行一个麻溜,立马爬起身来,顺手抄起一个素色蚕丝大枕头,以一个微微弓着腰,两手抓着大枕头的攻击姿势面向床边的三人,满身防备,居高临下的瞪着站在床边的三人,特别是之前那个轻薄了她的老男人,顾晚行恶狠狠的多瞪了几眼,直瞪得盛老侯爷心里有些发毛。
      
      顾晚行的一连串动作让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盛老侯爷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真是好久都没见到过老妻如此身手敏捷,不过就是样子太蠢了点。
      
      盛庆嵘是完全被镇住了,一脸呆然,都忘了自己该出去叫太医进来看看清醒过来的母亲才对,只是呆呆的仰望着自家母亲。
      
      倒是一旁的梨嬷嬷第一时间开了口,惊呼道:“老太君,您这是怎么了?”
      
      顾晚行一愣。
      
      老太君?
      
      这位老人家您在喊谁啊?
      
      顾晚行不悦的瞪了梨嬷嬷一眼,眼光流转,然后就看到了自己抓着枕头的一只手,一只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的手。
      
      顾晚行倒吸一口气,她想起来了,这手,还有声音,都不是她熟悉的自己的身体。
      
      这里是哪里?这些又是什么人?自己怎么又会变成这样子?
      
      她,她昨晚明明是在自己清凉院的东厢房歇下的。
      
      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陌生的地方。
      
      顾晚行又是骇然的看着盛老侯爷,对了,这老男人之前还说他是自己的夫君。
      
      顾晚行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太可怕了,想她一个豆蔻少女一觉醒来,不但换了地方,还发现自己老了,还有一个老男人自称是她夫君,她都想帮自己说一句,撞鬼啦。
      
      顾晚行脑海里立马闪过以前看过的一本话本子,里面就有讲到借尸还魂。
      
      苍天在上啊,难道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顾晚行努力的回想那一本话本子的内容,好像是说借尸还魂是仙人施展的仙法。
      
      现在呢,仙人怎么还没有出现?
      
      万一仙人一直不出现,她要上哪儿找去?
      
      没有仙人的话,她会不会被人当做妖孽啊?
      
      要死了,要死了,话本子中的妖孽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啊。
      
      顾晚行脑中飞速的运转,脸上表情也随着心里的想法而不停的变动,最后泫然欲泣。
      
      盛老侯爷看那滴溜溜不停转动的眼珠子,变来变去的表情,最后脸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加上还在拿着个枕头维持着的攻击姿势,蠢得简直让盛老侯爷看不下去。
      
      他可不知道就这么小小一会儿,顾晚行天马行空,已经想到自己就要被人当成妖孽烧死了。
      
      “咳咳咳”,盛老侯爷故意的咳嗽了几声,声如铜铁,穿墙越壁,存在感极强,一下子就打断了顾晚行乱七八糟的幻想。
      
      见到顾晚行望向了自己,盛老侯爷尽量让自己温柔一些,轻声道:“夫人,请不要惊慌,你现在不认得我们不要紧,你不用怕。你之前得了风寒,昏迷了好几天,今日才醒过来,太医说你现在可能是失忆了,所以才会认不得人。”
      
      去他的可能失忆,甩他嘴巴子的时候明明就是失忆了,盛老侯爷心里恨恨的作如是想。
      
      “失忆?”顾晚行尖声喊道,望着眼前的老男人,脸上的防备依旧在,眼底一片怀疑,摆明了不相信那些话。
      
      怎么可能是什么失忆,哄小孩呢,谁会因为一场风寒而失忆。
      
      顾晚行想了想,昨天是十五,她求了母亲准许她一同出门,穿的是母亲亲手做的湘色云锦衣裳,挂着花梨做的梅红宫绦,脖子上的黄金累丝镶红宝石璎珞是外祖母不久前送的。
      
      早饭吃的全是素食,去的是北城门外的太明山的太明庙,她恭恭敬敬的给所有的菩萨都磕了头,发愿保佑自己娘亲的身体早点好起来,求了一支不好不坏的签,吃了一顿没滋没味的素斋,看了一圈太明山没什么特点的景色,待到母亲和仁素师太谈完了,就一同坐着马车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买了百味坊的桂花糕。
      
      晚膳是在母亲的院子里用的,奶娘给胞弟做了他喜欢的甜汤。
      
      回到清凉院,父亲让人过来传话,说明天要带着自己和弟弟去一趟父亲的外祖家,自己是不想去的,盘算着明天怎么去和父亲说不要去。
      
      当晚是在东厢房安歇,守夜的正是自己的奶娘和花梨。
      
      顾晚行迅速回想了昨天的事情,发现自己对昨天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所以,怎么可能是失忆呢,她记忆力好着呢。
      
      果然,她还是借尸还魂了。
      
      顾晚行并没有为自己的这个认知欣喜几分,反而有点想哭,一边在心里呼唤着仙人快出现,一边快速的盘算着可行的脱身方法。
      
      顾晚行抬起下巴,努力摆出一副颇有气势的样子,看着一身华衣一脸温柔的盛老侯爷,道:“那你说说,这是哪里?”
      
      既然对方说自己失忆,顾晚行决定还是先顺着对方的话套套话,先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再看看找什么方法联系上母亲和阿弟。
      
      看看这屋子,看看这摆置,脚下踩着的紫檀木拔步床,必定不会是什么普通人家,没准和她家靖云伯府可以扯上点关系,也没准可以请他们送自己回靖云伯府,自己会让母亲多备些谢礼的。
      
      盛老侯爷感觉有些招架不住这样的老妻,毕竟老妻端庄优雅了几十年,现在这般张牙舞爪的样子,反差好大啊。
      
      “这里是京州武安侯府,我乃武安侯府之现任家主盛华扬,而……”
      
      “京州武安侯府的盛华扬?”顾晚行尖叫着打断他的话,声音里充满了愕然。
      
      在京州里,武安侯府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河东盛氏本就是历经数百年依旧屹立不倒的豪族世家,后来因为助力傅朝建国,成了开国大功臣,得封武安侯,世袭罔替,说是京州顶尖勋贵人家也不为过。
      
      现今武安侯府的世子盛华扬更是不少长辈教育自家子弟的楷模,文武双全,人中豪杰,年少成名天下知。
      
      不知多少贵族子弟对于盛华扬的大名又敬又怕,闯祸被收拾的时候最不耐烦的就是听到盛华扬这个名字,宁愿多挨几下板子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顾晚行身为靖云伯府的嫡出姑娘,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大名鼎鼎的武安侯府世子盛华扬,但也是略有耳闻的。
      
      什么剑眉星目俊爽有丰姿,少有逸群之才的话,据说不足以描绘盛华扬十分之一的风采。
      
      而现在眼前这个脸上带着憔悴的老男人说什么?
      
      他说他是武安侯府的盛华扬?
      
      虽然顾晚行不待见眼前这个老男人,也不得不承认一句,这个老男人的面容风姿确实出色。
      
      但是盛华扬不是个英俊少年郎吗?
      
      “你说你是武安侯府的盛华扬?”顾晚行艰难的又重复了一遍。
      
      京州有两家武安侯府吗?
      
      一家一个盛华扬吗?
      
      一个老一个小吗?
      
      盛老侯爷的脸色很是难看,睿智如他怎么会看不出顾晚行脸上的不相信,还有眼底下满满的嫌弃,就仿佛他撒了一个天大而又拙劣可笑的谎话。
      
      老妻知道武安侯府的盛华扬,却不认识眼前的自己。
      
      盛老侯爷都不知道自己是该觉得庆幸还是该要伤心。
      
      盛老侯爷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点自暴自弃的说:“我就是武安侯府的盛华扬,而你则是我的夫人顾氏晚行,于天纪二十六年成婚。”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若是不相信,我这就可以让人去请出我与你的婚书。”
      
      说完盛老侯爷又飞快的指着一旁的盛庆嵘,“这是我与你的嫡长子盛庆嵘,也是如今的武安侯。”
      
      盛庆嵘满含热泪的看着自家母亲,面带悲伤,对着顾晚行哽咽道:“母亲,您连孩儿也不记得了吗?”
      
      看着这么一位英俊大叔在自己面前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顾晚行深深吸了一口气了,夭寿了,她这是借尸还魂借到了不得了的人物身上去了!
      
      她知道这里不会是什么普通人家,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家靖云伯府也不敢正面交锋的武安侯府。
      
      这次顾晚行真的忍不住直接就哭了,这时候她若说自己出身靖云伯府,父亲是顾氏一族的靖云伯,母亲出身于明威将军府,武安侯府和盛华扬能放过自己吗?
      
      她才十三岁啊!为什么会遇到这些破事?
      
      苍白的脸色蒙上了一层浓浓的悲伤,眼中的泪珠大颗大颗的落下,手里的大枕头掉落在脚边,顾晚行颓然跌坐在床上,耷拉着脑袋,失去了斗志,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显而易见的颓废。
      
      三人被这突然的反转吓到了,堪称京州优雅贵妇楷模的顾老太君竟然哭了,竟然就在他们面前哭得这么伤心。
      
      盛老侯爷首先反应过来,转头对盛庆嵘吼道:“快去请太医。”
      
      盛庆嵘也是一头雾水,怎么他说了一句话,就惹得自家母亲哭得这么伤心?
      
      尽管心里疑惑,但还是跌跌撞撞的疾冲了出去,大喊道:“太医!太医呢?快快去请太医过来!”
      
      盛老侯爷坐到床沿,虽然不知道老妻为何突然落泪,但还是温柔的劝道:“夫人莫慌,说不得这失忆只是暂时的,过两天就好了。”
      
      顾晚行泪眼朦胧,抬起头来看着盛老侯爷,真的过两天就好了吗?万一那个盛华扬的夫人回不来了,她怎么办?
      
      武安侯府真的可以把自己送回靖云伯府吗?
      
      此时顾晚行也顾不得之前计较盛老侯爷轻薄她的事情,拉扯着盛老侯爷的衣袖,急切地道:“求求你快去靖云伯府请蒙夫人过来!求求你了!”
      
      她现在很想见到自己母亲,若是见到母亲就好了,有母亲在,母亲定会保护她的。
      
      盛老侯爷面露为难,他的岳母靖云伯夫人蒙氏,早已经仙逝几十年了,他现在上哪儿找去。
      
      梨嬷嬷听到自家主子在寻找早就仙逝的母亲,一时悲从中来,泪如雨下,掏出锦帕不停的擦拭泪水。
      
      顾晚行看着为难的盛老侯爷,小心翼翼地问道:“不可以吗?”
      
      盛老侯爷叹了一口气,想要拉过老妻的手,却被顾晚行收了回去,还挂着泪水的顾晚行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盛老侯爷嘴角又是抽抽,一点儿也不想深究老妻此时的想法,转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夫人,我们先好好谈一谈,看看你究竟还记得什么,不记得什么,好吗?你放心,这儿绝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老妻记得武安侯府的盛华扬,但是不记得自己是她的夫君,记得母亲蒙氏,但是不记得蒙氏早已经仙逝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盛老侯爷有些头疼。
      
      顾晚行抽泣着想了想,觉得盛老侯爷的话可行,然后道:“你先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