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失忆的真谛

      盛庆嵘和余氏那边虽然没有见到顾家舅舅,但是听到顾家舅舅是怀着好心情离开武安侯府的,两人的心也就放下了。
      
      他们不知道盛老侯爷在书房又砸东西的事情。
      
      今天也是忙忙碌碌的一天,光是那一堆的回礼和回帖,还有给宫中的折子,夫妇两人合力处理完毕之后,只觉得身心俱惫。
      
      世安院那边派人过来说不用过去守夜,盛庆嵘便和余氏早早歇下了,明天还有事情要继续忙呢。
      
      早早入了睡梦的盛庆嵘自然不知道,自家父亲今晚又没回世安院歇下,前院的书房又亮了一个晚上的灯。
      
      自从他母亲清醒过来后,他父亲就没有好觉睡过。
      
      而又失眠了一晚的盛老侯爷还不知道,他的妻弟已经又怂恿他老妻和他和离了,并且老妻还在认真的考虑中。
      
      不然他就不只是没法入睡,陷入回忆中无法自拔而已。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世安院的顾晚行也不知道自己被人来来回回念了一晚。
      
      阿弟走后,她就一直在想阿弟的话,想完了阿弟,就想林白青,然后又懊恼自己竟然忘了和阿弟说一下买话本子的事情。
      
      顾晚行扼腕,盛老侯爷被气跑了以后,只剩下姐弟两人,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只可惜,竟然没把握住。
      
      顾晚行坐在贵妃榻上,看着不远处正在指挥着几个婢女忙活着的梨嬷嬷,心里又嘀咕了起来。
      
      之前梨嬷嬷说她永远只能做顾老太君,按理说从小一起长大,又服侍了几十年的花梨的忠心毋庸置疑,她应该也是最盼着顾老太君过得好的人之一,就连阿弟说起梨嬷嬷的时候,也说自己可以尽相信这位梨嬷嬷。但是她的话却与阿弟南辕北辙,她为什么不劝自己离开武安侯府呢?难道是那位顾老太君也不想离开武安侯府,梨嬷嬷这是继承了她的思想?
      
      顾晚行想仰天长啸,这其中弯弯绕绕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远处的梨嬷嬷虽然一直在指挥着几位婢女忙活,但同时也分了几分注意力在自己主子身上,看着顾晚行一下子满面凝重,一下子满面悲切,一下子满面惆怅,自己的心里也随着七上八下的。
      
      看见个侍女端了茶水走过来,梨嬷嬷于是走了过去,接过茶水走了进去,把茶水放在了茶几上,轻声道:“老太君,您要来点清茶吗?”
      
      顾晚行点点头,接过梨嬷嬷端过来的清茶,小抿了一两口,又打量起梨嬷嬷。
      
      梨嬷嬷不解,“老太君,您这样子看着老奴,可是老奴哪里不妥吗?”
      
      顾晚行放下茶杯,道:“你,你真的是花梨吗?”样子像归像,但是芯子还是以前的吗?
      
      梨嬷嬷愕然,老太君,您就是这件事在烦恼?
      
      没等梨嬷嬷回答,顾晚行又说开了:“算了,算了,现在也不是烦这些的时候,没准过几天我就能找回自己的记忆,到时什么都不用想太多了。”
      
      梨嬷嬷沉默了一下,道:“老太君,您若是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老奴便是了。”若是谁最了解顾老太君和知顾老太君最多,就连盛老侯爷也不敢夸口说自己比得过梨嬷嬷。
      
      “不用,不用。”顾晚行挥挥手,梨嬷嬷也和阿弟一样,不会说谎话骗她,但是说话的时候总会漏了那么一两句,事实是事实,又不是全部的事实。她只是失忆了,又不是变成傻子。“不让你们当这个恶人了,说一回让我哭一回,回回都痛彻心扉,再来几回的话,我直接死了算了。”
      
      梨嬷嬷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听不得某些字眼,急忙阻止顾晚行:“老太君,您在胡说些什么呢?漫天神佛在上,您定然是长命百岁的!”
      
      顾晚行看着梨嬷嬷一脸着急,只能道:“好吧,好吧,我不说那些了。”莫名有种面对花梨的祖母的感觉,顾晚行决定就当自己在孝敬花梨的祖母好了。
      
      “老太君,虽然花梨不知道您在烦些什么,但是花梨还是那话,您是顾老太君,断然没有别人给您气受的时候,放眼整个京州,就连当今圣上对老太君您也是十分敬重,更别说这个武安侯府了。”
      
      梨嬷嬷对自己的主子那是相当的自豪,与有荣焉,“若不是老太君您爱清静,身子要静养,怕是早就有无数人踏破武安侯府的门槛要来探望您了。”
      
      顾晚行惊讶:“呦,盛华扬的正妻这么有排面?”
      
      那她想要和离的话岂不是相当困难?
      
      梨嬷嬷倒是没想到自家主子正打着和离的主意,继续与有荣焉的道:“老太君的排面可不尽是老侯爷挣回来的,那是您自己功在社稷,于国于民的天大功劳,跟老侯爷没什么多大的关系。”
      
      顾晚行来了兴趣,总算有顾老太君不算悲惨的往事。
      
      “嗯,这个可以说。”
      
      梨嬷嬷道:“要说老太君您最大的功劳啊,就要数六年前,在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晋王叛乱中力挽狂澜,救下了太孙,联合了百家,凝聚了民心,硬生生扭转了整个京州战局,不但解了宫城之危,也让京州百姓免于战火,最后让乱党兵败自杀!”
      
      ……
      
      “那时候的老太君身披一副银色铁叶软甲,腰间一条红绒镶宝石束带,手握三尺青锋宝剑,面相不怒自威,自带惊天气势,在千军万马中缓缓而来,闲庭信步,身上传承的武将热血从来就不曾冷却,即使生为女儿身,但报国忠君的一片丹心始终千金不换!”
      
      ……
      
      “老太君大义凛然,痛斥叛徒无情无义,呔,尔等食君之禄,却不忠君之事,不思还报君恩,反而为虎作伥,着实可恶!还不速速放下武器,回头是岸,莫要一错再错,无颜再见父老乡亲!七尺男儿,立地顶天,是为报国,是为苍生,是为不愧于心!如今边境有难,兵民血流成河,外族兴兵,时值家国存亡之秋,而晋王却趁火打劫,起兵造反,定是与那外族勾结,才算准了时机想要谋权篡位!拱手让与我傅朝疆土,驱百姓如牛羊任他人宰杀!此等叛国之贼,怎堪为君!人固有一死,但不能为叛国而死!”
      
      ……
      
      “老太君手起剑落,便将那等乱臣贼子斩杀于剑下,振臂高呼,身后有胆识的贵妇姑娘少年们也纷纷从之,七尺男儿惭愧万分,更是奋勇杀敌!就连敌方将士也被感染,纷纷放下武器归降。”
      
      ……
      
      讲述着往事的梨嬷嬷眼睛里都在发着亮光,稳重大气的形象丢到了一遍,手舞足蹈的活像个说书先生,十分狂热,顾晚行光是看着梨嬷嬷的表演就倒吸一口气了。
      
      花梨,你真的是在讲我的往事吗?你其实只是在说书吧。
      
      “圣上感激涕零,亲自扶起老太君,尊一声老太君,身后文武百官莫不从之,赏赐百千强自是不用说,从此世人便纷纷随了圣上的口谕,尊称您一声顾老太君,开国建朝以来,也就只您这么一位超品的老太君,位比亲王。”
      
      梨嬷嬷说到这里意犹未尽:“老太君您威名远播,不仅仅是在我们傅朝,在周边国家也是有所耳闻的。还记得神武第一年的时候……”
      
      顾晚行又是倒吸一口气,这老太太还有别的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壮举?她有点慌啊!
      
      连连摆手,急急打断:“不,花梨,你不用说了。”先让她缓一缓。
      
      被打断了的梨嬷嬷的心里憋了一口气,“老太君,您那时可是口若悬河,悬河泻火,说的对方来使哑口无言,赢得我方阵阵喝彩啊!”这一段同样是茶楼说书人的热门,可惜,她在茶楼里听了几回,始终没有学到说书先生的精髓,刚刚那一段“顾老太君披战袍,三尺青锋退乱军”就说得干巴巴的。
      
      顾晚行又是傻眼,敢情老太太还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耐呢。
      
      果然,还是借尸还魂是比较靠谱的解释吧。
      
      顾晚行无力地道:“花梨,你还是别说了。”
      
      梨嬷嬷肃然道:“老太君,老奴说这些,只是想用事实告诉您,您就算失忆了也不用怕,永远也恢复不了记忆也不在怕的。出了天大的事情,还有圣上为您做主呢。太子太孙向来敬重您,断然没有让别人欺负您的道理。”
      
      顾晚行继续无力地道:“那我想与盛老侯爷和离呢?”那位圣上还会为她做主吗?
      
      “什么!”梨嬷嬷惊呆了!
      
      顾晚行看了一眼两眼发直,整个人完全僵成了木头的梨嬷嬷。得了,这位已经给了答案。
      
      本来顾晚行也奇怪,为什么顾老太君叫顾老太君,而不是像她之前认识的那些老夫人太夫人,原来还有这层名堂在里面。
      
      可惜啊,顾老太君大杀四方,威风八面,到了她顾晚行却连个话本子都没法拿到手,真是徒叹奈何,时不利我兮。
      
      不过,这样一位顾老太君放出话说要和离,怕是会引得天下震动吧。
      
      连参加花宴诗会从来都没能拔得头筹的顾晚行,自认向来平平凡凡的顾晚行,突然要以一种别开生面的方式闻名于天下,为顾老太君波澜壮阔的一生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顾晚行表示有点怕怕的。
      
      或许顾老太君镇得住,可是她顾晚行镇不住啊!
      
      但是要她顾晚行今后和那位盛老侯爷以夫妻相称,顾晚行也不甘愿,看着就糟心。
      
      阿弟说盛老侯爷成亲前也说过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后来却食言了。
      
      顾晚行现在觉得承诺这玩意儿真的不可信,那么盛老侯爷食言了真的就像阿弟说的那么罪不可恕吗?
      
      她白天也承诺了不再随便对他发脾气,但是晚上再见面时,又把他气得转身就走!唉,谁都不容易吧。
      
      看看,从昨晚到现在,与盛老侯爷见面有哪次是愉快的,几乎都是剑拔弩张,被她气跑就有两回,自己动手赶跑一回,还有一回也想动手来着。
      
      每次事后静下心来的顾晚行都忍不住谴责一下自己,顺带同情一下盛老侯爷,真是造孽啊!
      
      那么问题来了,她明天还要去道歉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盛老侯爷纳妾也是有内情的,他有错但也不是错全在他,造化弄人吧。
    其实我还写了一章关于盛老侯爷的番外,
    其中盛华扬自嘲,昔日的京州第一少年,终于长成了世间的大俗人。
    谢谢所有看了文收藏了文投了霸王票、营养液的亲们,么么哒,我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在2019-11-05 23:32:19~2019-11-07 05:2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莲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某某 5瓶;最爱爆炒虾 3瓶;子曰 2瓶;毓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