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姐弟谈话(一)

      靖云伯想了想,还是收不住心中的憎恨,说的话也带了几分犀利:“母亲去后的第二年深秋,父亲就续娶了祖母娘家的那个老来女小柏氏,那是个头脑不清楚的女人,进门后,祖父都不许她靠近我们姐弟二人,就怕被她的愚蠢传染了!”
      
      盛老侯爷倒吸一口气,不亏是朝堂上出了名的毒舌之人,这一通贬的,只差没明说他父亲和祖母就是那被小柏氏传染了的愚蠢之人,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是十分到位。不过想一想,话糙理不糙。
      
      盛老侯爷颔首,说得好。
      
      “父亲续娶了柏家的那个小表姑?”顾晚行惊讶道,这位柏家小表姑可是深得祖母疼爱,不时的就接到靖云伯府来小住一段时间,直到长大了才减少次数,而父亲竟然续娶了她?
      
      顾晚行皱眉,那位可不是什么闺阁英豪,说话低声细语,走路悄无声息,蹙着眉,苦着脸,一身寡淡颜色,有事没事就伤春悲秋,一副天快塌了的样子。有时候自己嗓门不经意间大了些,看着她抖了抖肩膀,自己都忍不住以为自己欺负了她。
      
      父亲续娶了她不是什么特别令人惊讶的事,但若是说她对自己的婚事有助力的话,顾晚行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所以,自己是怎么嫁入武安侯府的呢?顾晚行看了看老神在在的盛老侯爷,没有当面把这话问出口。
      
      靖云伯没有想到自家阿姐问起父亲继室的深意,继续停留在表面去嘲讽父亲的第二春,“那个蠢女人自以为有几分才情,眼睛就长在了头顶上,一嫁进来,就处处以靖云伯夫人自居,为自己正名,迫不及待的要从祖母手里拿过府里的中馈。可到了她手里的那点东西,不过几年就处处漏洞通风,整个伯府差点入不敷出。”还差点影响了她阿姐的婚事,幸好祖父早将母亲留下的嫁妆给了阿姐亲自打理,又在那个女人进门后不久,将伯府的产业全分了,分产不分家,因为自己和阿姐随了祖父,所以独立分了一份出来让阿姐打理,至于父亲手中的那一份就随他自己处置了。
      
      父亲自然为小柏氏鸣不平,对祖父道:“表妹才刚刚嫁进来,父亲此举不是当众打她的脸,打柏家的脸吗?”
      
      “柏家在靖云伯府还有什么脸面?她既然死也要嫁进来,那有什么苦果都自己咽下去吧,你莫不是以为她还比得上我的嫡长孙嫡孙女吧?”
      
      “父亲,表妹是个好姑娘,日久见人心,城哥儿和阿难以后会明白她的好的。”
      
      “但我怕没等到那个时候,阿难能先把她吃了!”祖父叹了一口气,道:“分开一点,对大家都好。”
      
      父亲刚开始的时候还满心愧疚的表示会把自己手里产业的大头留给自己,姐弟两人成婚时候的一应银钱都由他来出。可不过几年时间,阿姐手上的产业蒸蒸日上,小柏氏却亏空了不少,还要父亲从中贴钱,说过的话就只能当左耳进右耳出。也幸好早早的分产不分家,叔伯婶娘也乐得看小柏氏的笑话。母亲在世的时候,十几年间将原先的公中产业翻了一倍,叔伯婶娘开怀,父亲却嫌弃母亲变得市侩。娶了小柏氏倒好,有情饮水饱,东风南风西北风随便喝。
      
      靖云伯继续嘲讽道:“当初祖母让父亲娶小柏氏,未尝没有继续帮扶柏家的道理,可是小柏氏和柏家都一样,烂泥扶不上墙,到她手里的那点公中产业连连亏损,还好意思不停的拿伯府的东西去贴补落败了却还死要面子的柏家,手里没银钱了,竟然怂恿父亲打阿姐你手里的产业的主意,真是无耻之极!”
      
      盛老侯爷连连点头,小柏氏和柏家能败得那么快,有什么内情他也清楚得很,其中还有自己的手笔呢。对手太菜了,一朝落败,却连自己输在哪里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靖云伯也知道当年盛老侯爷在小柏氏的事情上动了手脚,但是现在不要妄想他会帮他说好话,不是随便说说两句吗?漏了一些也是应当的。
      
      顾晚行不知道内情,倒是十分同情父亲,“这个柏家小表姑这么无能啊?父亲也太可怜了。”
      
      靖云伯却丝毫不同情自己的父亲,道:“人是他们自己点头说要娶,再可怜也是自找的,日子过成什么样都是他们的事情。”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祖父祖母他们就不管管父亲吗?”虽然祖父对父亲这个继承人不是很满意,但是到底是亲子,若是太过分了,祖父也不应该视而不见啊。
      
      “当初父亲铁了心要娶小柏氏,祖母也不停的哭诉让祖父同意小柏氏进门,祖父拗不过两人,就同意了。但是祖父到底是伤了心,更何况父亲为了同意小柏氏进门,竟然和祖母同意我们姐弟二人从此由祖父教养,他们半点也不会插手。所以祖父才会带着我们姐弟二人关起门来过日子,随他们怎么折腾。若不是后来祖母也觉得小柏氏太过分了,出手阻止了小柏氏,祖父都要直接开宗祠休了小柏氏。”
      
      顾晚行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父亲竟然为了那个女人糊涂到这种地步?”顾晚行觉得很伤心,自己和阿弟是父亲的亲骨肉,但是父亲竟然为了那个女人,答应让祖父教养自己和阿弟,这也太荒谬了!难道那些年的疼爱都是假的吗?
      
      时隔已久,靖云伯已经不再为此事伤心了,道:“如今两人在伯府里还闹着呢,我也只当没看见,随他们去吧。”左右不影响到自己,靖云伯是不会主动去招惹的,同在一处屋檐下,却像是三家人过日子。
      
      咦?好像有些不对啊,“父亲还在啊?”
      
      顾晚行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她以为母亲早逝,如今都三十几年了,自己也变成老太太了,父亲也应该也可能……
      
      靖云伯和盛老侯爷一脸黑线的看着她,什么叫“父亲还在啊”?一直都还在,好吗。
      
      靖云伯又是怒视盛老侯爷,“盛华扬,你乱给我阿姐说了什么?”虽然靖云伯也很不待见他父亲,但是到底是他生父,也做不出诅咒他去死的事情。
      
      盛老侯爷也很冤啊,瞪了回去:“我什么时候说过岳父不在了的话?”
      
      两人齐齐看着顾晚行,顾晚行话一出就知道不好了,如今两人看着自己,也颇感不好意思,道:“我,我这不是想多了吗?母亲早逝,都三十几了年,我,我还以为父亲他,他也……”话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但是接下去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
      
      盛老侯爷扶额,“阿难,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靖云伯爷也无语,阿姐,虽然你失忆了,但是你骨子里还留着厌恶父亲的本能吧,也不多问一句,就以为他早死了。嗯,没准在阿姐的心里,早当父亲已经死了。
      
      靖云伯无力地道:“阿姐,父亲还活得好好的,身体也算硬朗,还能再活十年也说不定。还有小柏氏那个贱人,也活得好好的。”
      
      “哦。”顾晚行还能说什么呢,说出去真是大大的不孝啊,只能给一个干巴巴的哦字,然后又顾左右而言他,道:“哈哈,阿弟,你吃过晚饭了吗?”
      
      靖云伯被阿姐的神转折惊呆了,竟然不由自主的跟随着顾晚行的话而走,结结巴巴地说:“还,还没用过晚膳呢。”
      
      他一下值就直奔武安侯府,别说晚膳了,若是下面的仆人懂事,之前被他阿姐敲打过,盛老侯爷连一杯清茶都不会招待他。
      
      顾晚行双手一拍,不赞同地道:“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梨嬷嬷,快快吩咐下去,赶紧为我阿弟准备膳食。对了,不要做那些清淡无味的饭菜,我阿弟不爱吃那些。”
      
      靖云伯感动,“阿姐,你还记得我的口味啊。”
      
      顾晚行点头,“当然记得。”她也不爱吃啊。
      
      莳嬷嬷上前一步道:“老太君,您刚才也没用多少饭,不如就陪伯爷再用一些吧,还有老侯爷。”
      
      顾晚行直接挥挥手,道:“都准备,都准备,最要紧的是快一些。”
      
      盛老侯爷来不及表达自己的意愿,莳嬷嬷就被顾晚行催着赶紧去准备三人的晚膳,罢了罢了,就当是陪老妻吃一顿饭,到时无视妻弟就好。
      
      叫完人去准备晚膳后,顾晚行又叫了起来,“哎呀,怎么没给我阿弟上茶啊?阿弟,你渴不渴?做了一天的事累不累?”
      
      靖云伯扶额,阿姐,这个是重点吗?
      
      早就有丫环上了茶,但是靖云伯一直在关注着和顾晚行说话,也就没去理会那杯茶了,只有被两人无视的盛老侯爷自行找了椅子坐下,装着悠哉悠哉的样子在品茶。
      
      看着眼前完全不同于往日端庄娴雅的阿姐,叽叽喳喳,鲜明有活力,靖云伯也不好判断这次阿姐的失忆是好还是不好。
      
      虽然毋庸置疑,阿姐一直都很关心他,但是也许都几十年了,彼此都久居高位惯了,一些话也不爱挂在嘴边,一些事心知肚明就好,纵然姐弟情深,但终究少了些温情。现在被阿姐这般直白的关心着,那种久违了的亲切又再次回到身边,靖云伯表示很是欢喜。
      
      “阿姐,你不用担心我,我都好着呢。”
      
      靖云伯扶着顾晚行坐下,特意挑了盛老侯爷的对面位置,最远的,自己则在阿姐的一旁坐下,最近的。
      
      “阿姐,听盛老侯爷说,你现在的记忆只停留在十三岁年,不过,你什么也不用怕,靖云伯府始终是你的后盾,你阿弟我始终都是支持你的。你若是不想留在武安侯府,回靖云伯府也好,你之前住过的清凉院一直都给你留着,短住长住都随你。”
      
      “我之前的清凉院还在啊?”顾晚行又是惊讶,按照他们的时间来算,自己怕是都嫁出去三十几年了,没想到这清凉院却一直保留着。
      
      靖云伯道:“这是阿姐的院子,自然是要给阿姐留着,谁都动不得。阿姐每次回靖云伯府,也都是在清凉院歇息的,里面的东西都是阿姐用惯了的。”
      
      对于记忆里前天晚上还是睡在清凉院的顾晚行来说,这诱惑十足,立即就点了头,道:“我想要回去!”
      
      一旁的盛老侯爷看见老妻毫不犹豫的就点头说要回去,心里很是不爽,但是也不着急,阿难想归想,妻弟说归说,可阿难现在回靖云伯府哪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靖云伯那两尊大佛是翻不起什么水花了,但是光是存在就是个恶心事。
      
      盛老侯爷倒是有些感激老靖云伯和小柏氏能活到今天,不然,他现在还真不好拦着阿难直奔靖云伯府。
      
      瞧着刚才阿难说起小柏氏,也无厌恶的样子,顶多就是同情父亲娶了一个不会持家的妻子,这样的阿难对上小柏氏,肯定是要出事的。别说靖云伯不会没有意识到这上面来,自己也不会任由阿难走到这一步。
      
      盛老侯爷冷冷的“哼”了一声,继续装着悠哉悠哉的样子小抿了一口清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01 23:55:43~2019-11-02 23:50: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莲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莲动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