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道歉更是捅刀

      若不是莳嬷嬷过来请顾晚行过去花厅用早膳,顾晚行还继续陷在自怨自艾里无可自拔,悲伤的哀悼那些逝去的话本子,比知道自己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夫君时还要伤心几分。
      
      夫君在十三岁时候的记忆里不过是个幻想罢了,就跟看见天边一朵白云也无甚区别,可是那些话本子却真真切切是陪伴了她几年的美好啊,一本一本都是一个一个美丽的世界,一本一本都是一个一个绕人心肠的故事啊。
      
      如今全没了,几年的心血全没了,据说还是毁在自己的手里,如何能不让顾晚行又痛哭出声。
      
      一直在一旁的梨嬷嬷已如风中乱絮,仿佛身飘不知何处,恍恍惚惚之间,双脚完全没有踏地的感觉。
      
      虽然老太君说她只有十三岁,但这真的不是十三岁的顾晚行啊,十三岁的顾晚行哪有这么爱哭的啊。
      
      只是失忆而已,怎么变化这么大呢?以前的顾老太君宁可咬碎了牙齿和血吞,也不会轻易的在别人面前露出软弱的表情,更别提是这如孩童一般的哭泣。
      
      都是那一堆话本子的错!梨嬷嬷恨恨的想到,然后又考虑起如今市面上去哪里可以买到水泽君的话本子,武安侯府家大业大,应该可以全买回来的吧。
      
      顾晚行没精打采的到达花厅的时候,正看见盛老侯爷正臭着一张脸,金刀大马的坐在摆满早膳的圆桌旁边,一身衣裳齐齐整整,整个人仪表堂堂,气势威严,依旧不失俊朗的眉目盛气逼人,带着习惯处于高位之人的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强势。
      
      顾晚行看见盛老侯爷,心里很是惊讶,惊讶于刚刚她才将这位盛老侯爷以一种极其粗鲁失礼的行为将其扫地出门,没想到这么快又遇见了,尽管他臭着一张脸。
      
      这让刚刚才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失态的顾晚行心里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毕竟她才刚决定要给某人道歉,不过片刻时间,某人就出现在面前了。
      
      但无论如何,人是她打的,也是她骂的,自己造的孽还是要自己来还的。
      
      于是一走近,还没等盛老侯爷主动开口,顾晚行就主动道:“对不起。”
      
      三个字霎时间将盛老侯爷原本准备的开场白和接下来要说的话踢到九霄云外,看到老妻一走过来就主动郑重其事的道歉,盛老侯爷也很是惊讶,这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省过来了?
      
      顾晚行又道:“我为自己的失礼感到很抱歉,我之前不应该那样子对你的。”
      
      盛老侯爷沉默,你说的失礼是指哪一件啊?
      
      顾晚行很自觉的数起自己的罪状:“我首先为我昨天的的无礼行为向你道歉,我不应该在我还没了解事实的情况之下,擅自对你口出恶言,事后我也后悔了,本想今天和你道歉来着,可刚才我又失态了,还因此迁怒于你,甚至对你动手,真的很对不起,请你原谅。”
      
      顾晚行越说越惭愧,说到最后都低下了头,真是很不好意思啊,感觉才刚见面没多久,就已经彻底把人得罪透了的样子。
      
      盛老侯爷听了老妻的道歉,原本不算好看的脸色缓了大半,矜持地挺了挺原本挺直的腰板,微微昂起了下巴,朝老妻投去一抹带着欣慰的眼神,既然老妻这般郑重的认错和道歉了,那么看在她失忆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她几分吧。
      
      盛老侯爷道:“你也是因为暂时失忆才会如此,这事,这次就算了,莫要有下次就好。”
      
      盛老侯爷看得真切,老妻的眼角还带着泛红,才刚刚哭完不久,哪里还敢说什么重话。
      
      顾晚行听到盛老侯爷不计前嫌的大度话,心里一喜,这么好说话啊。顾晚行瞬间,决定无论如何,以后都要对他好一点。于是抬起了头,朝盛老侯爷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嫣然一笑,“谢谢你这般大度不计较哦。”
      
      盛老侯爷会心一击,不由得也露出一丝笑意,道:“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就算了,阿难,快快坐下用些早膳吧,您昨天也没用多少东西。”
      
      顾晚行看着满桌的精致膳食,除了各色小菜和粥食,还有面点,甜汤,饼子,比她之前在靖云伯府要丰富多样多了。
      
      顾晚行也不客气,顺势坐了下来,刚好她的肚子也饿了。
      
      盛老侯爷笑着端过一小碗燕窝粥,放在顾晚行的面前,道:“先用些燕窝粥吧。”
      
      顾晚行看着眼前的燕窝粥,又道:“你不用这么客气的,其实想想,都是我无理取闹了。虽然我对顾老太君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我也不该因为你有多少侍妾通房庶子庶女的事情而生气,更不应该骂你。毕竟,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最后一句话顾晚行是放低了声音去说,像是之说给自己听一般。
      
      但是盛老侯爷却听得真切,宛如巨雷一般响在自己的耳边,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想要为老妻夹一个红豆米糕的手也停住了。
      
      “你说什么?”
      
      什么叫和她没有关系?
      
      听到盛老侯爷还问,顾晚行更不好意思,“你和你的侍妾通房庶子庶女啊,对不起,我不应该以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更不应该因此而骂你,真的很对不起。”顾晚行很诚恳的解释和道歉。
      
      她已经想过了,不管之前的顾老太君是因为何种原因让自己的夫君纳妾,那都是之前的顾老太君决定的事情,不是现在的她能够评判的。但是,以后的生活是她顾晚行自己的,那些事儿丢不开也罢了,但至少不能影响现在啊。
      
      顾晚行是真的想要向盛老侯爷尽量弥补自己的失礼,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诚挚的道歉不仅没有安慰到盛老侯爷,反而是又狠狠的捅了一刀。
      
      “阿难,我是你的夫君啊,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呢?”盛老侯爷想要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了。
      
      “可是我不记得你啊。”顾晚行耸了耸肩,认真的看着盛老侯爷,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要达成一个共识才行。”
      
      盛老侯爷下意识的问:“什么共识?”
      
      “那就是关于我的身份。你们都说我失忆了,综合种种迹象,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也不得不承认,我真的是失忆了。”顾晚行叹了一口气,要接受这一点很难的啊,“我不记得这武安侯府的一切,但我会试着去接受,但你们不要再和我强调谁是我的夫君谁是我的儿子了。我现在只有十三岁的记忆,你们不觉得现在要我接受这一点很强人所难吗?十三岁哎!”
      
      谁家十三岁的姑娘突然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夫君会很开心?
      
      顾晚行看着盛老侯爷,特意在语气中加强了“十三岁”这几个字。
      
      盛老侯爷沉默的看着顾晚行,后者不甘示弱的也直直的看着她,视线毫不退让。
      
      盛老侯爷垂下眼帘,深吸一口气,压抑下心中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道:“好,我答应你。”
      
      他不应该操之过急,没关系,再徐徐图之便是。
      
      “是我失了分寸,我以后会注意的。”盛老侯爷保证道。
      
      顾晚行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盛老侯爷把那个红豆米糕夹到她碟子里,轻声道:“你先用早膳吧。”
      
      顾晚行看着盛老侯爷夹到碟子里的蛋卷儿,不是很想承他的好意,但是想了先,还是算了,还对盛老侯爷来一句客套话,“你也吃啊。”
      
      盛老侯爷听她这话,笑了笑,又夹了一块老妻喜欢的桂花糕到她的碟子里。
      
      一场早膳下来,盛老侯爷不过吃了几口,全程都放在看着老妻吃东西和给老妻夹东西这两件事情上,直到顾晚行提出抗议,不许他再动手。
      
      直到老妻停下筷子,接过清茶漱了口,盛老侯爷又道:“我刚才在院子门口看见了几位儿媳,说是要过来给你请安,我拒绝了,但是交代了余氏待会带太医过来给你诊脉。另外庆嵘原本也想着今天让孩子们过来给你请安的,既然你不想见就算了,你看你什么时候能接受了就什么时候见见他们吧。”
      
      顾晚行点点头,“哦”了一声。
      
      盛老侯爷又道:“这侯府里的中馈你早几年已经交给了余氏打理,只有这世安院是你亲自打理的,如今你不记得事儿,我让余氏代理一段时间,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让梨嬷嬷或莳嬷嬷去开口便是了。左右在这侯府里,谁也越不过你去。”
      
      盛老侯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梨嬷嬷和莳嬷嬷,这两人对老妻的忠诚,他可以放心。
      
      顾晚行又点点头,有“哦”了一声。
      
      盛老侯爷见状,道:“你阿弟应该今天就会过来看你,你看需要做什么准备吗?”
      
      “我真的今天就可以见到我阿弟了吗?”顾晚行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也挂了一点笑意,道:“是哦,我要好好想想要做什么准备才是呢。”
      
      盛老侯爷看到一说到妻弟,老妻脸上的表情都换了,话也多了,心里又是一酸,对妻弟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顾晚行道:“对了,盛老侯爷,我阿弟来了,我能不能和他回靖云伯府住啊?”
      
      盛老侯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听听,老妻叫他什么?顾不得老妻问了什么,盛老侯爷问道:“阿难,你刚才叫我什么?”
      
      “盛老侯爷啊。”顾晚行很无辜,“我想了想,好像只能这么叫你了,不失礼。”
      
      很抱歉呢,夫君她是决计叫不出口的,直接叫他盛华扬似乎也不太好,想了想,还是随梨嬷嬷他们叫他老侯爷吧,再在前面叫一个盛字以示区别。
      
      盛老侯爷咬了咬牙,道:“我字无晦,无有的无,晦明的晦,你可以叫我的字。”
      
      顾晚行试了试,到底没能叫出口来,盛老侯爷也没有勉强她,而是转到另一个话题,“你说你想回靖云伯府住?为何?暂住还是长住?”
      
      “住了才知道。”顾晚行这个答案答案很无赖,“我最熟悉的就是靖云伯府,既然我失忆了,那么回到我最熟悉的地方才最好啊。”
      
      “这事待你阿弟来了之后再商议。”盛老侯爷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心里已经决定了,暂住长住都没有。
      
      如今的靖云伯府虽说是妻弟顾晚城当家做主,可是上面还有那两位活着呢,虽然没什么威胁了,但是以现在的老妻的情况而言,他是不会让她回靖云伯府面对那两位的,最好连照面都不要打。
      
      所以盛老侯爷并不担心老妻这个要求,他相信妻弟也不愿意让现在的老妻回靖云伯府,只是这个恶人还是让妻弟来当吧。
      
      盛老侯爷内心阴暗地作如是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