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侯爷被打

      顾晚行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长好长时间的觉,睡得身子有点酸,还有点疼,但她还是想继续闭着眼睡下去。
      
      可是周围却有点吵,她听到身边有人在低低声的交谈,听到有人温柔地一声一声叫着她的名字,恍恍惚惚之间,还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正被别人握着,一双粗糙的大手,温暖得很。
      
      慢慢睁开了眼,看到眼前有一个面容憔悴的陌生老男人,五六十岁的样子,面容有些苍老,但眉目依旧俊朗,是个好看的老男人。
      
      老男人!!!
      
      顾晚行蓦然睁大了双眼,猛抽一口气,顿时就被吓得浑身冰凉。
      
      她的闺房什么时候闯进来一个陌生的老男人!
      
      老男人还拉着她的手!
      
      那,那,那老男人还对她咧开嘴笑了!
      
      说那迟那时快,顾晚行羞愧难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自己的手,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甩过去,响亮的一声“啪”过后,随之痛骂:“色狼!”
      
      看见昏迷多日的老妻醒过来,盛老侯爷很是欢喜。
      
      看见老妻迅速抽回被握着的手,盛老侯爷有点懵。
      
      脸上挨了一巴掌的时候,盛老侯爷就彻底懵了!
      
      听到被老妻大骂“色狼”,盛老侯爷完全惊呆了!
      
      向来高高在上惯了的盛老侯爷脑子一片空白,也忘了上一个说要抽他大嘴巴子的敌人如今已是坟头野草三尺高,那还只是说说而已。
      
      现在是怎么回事?
      
      盛老侯爷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吧。
      
      相伴三十余年,素来端庄优雅高贵大方的老妻竟然抽了他大嘴巴子,还大骂他“色狼”?
      
      这一定是在做恶梦吧?
      
      痛骂声过后,原本还在窃窃私语还在东张西望的人都仿佛石化了,不单止是盛老侯爷觉得自己在做恶梦,这里所有的人都仿佛置身于奇幻的梦境之中。
      
      心里皆是万马奔腾,看啊,看啊,我看到了什么!
      
      不!不!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什么也不想看见!
      
      抽完了大嘴巴子的顾晚行气喘吁吁,仿佛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望向四周,这一看倒是直接让她愣住了,不熟悉的房间,不熟悉的摆置,不熟悉的一堆男男女女。
      
      这,这,这是哪里?
      
      顾晚行差点跳了起来。
      
      她昨晚明明是在自己的清凉院东厢房歇下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个陌生的地方,见到这些陌生的人,还被一个不认识的老男人给轻薄了!
      
      顾晚行觉得脑子乱得很,也疼得很,仿佛有什么在被撕裂开来似的,又像是有一柄利刃在不断的搅弄,让她都快呼吸不过来。
      
      但是眼前身处陌生的环境,让她本能的防备着,勉强扯出注意力来面对眼前的困境。
      
      双眼怒视,满脸怒气,顾晚行伸出手来指着眼前的众人,故作厉声喝道:“尔等是何人?竟敢,竟敢……”
      
      想要放的狠话戛然而止,满脸的怒气变成了满脸的骇然,
      
      她看见了一只手,一只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的手,也是一只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女人的手,一只绝不属于一个豆蔻少女的手。
      
      顾晚行愣愣的想要挥挥自己的手,那只老妇人的手却挥动了一下。
      
      顾晚行脱口而出:“这是谁的手?”
      
      陌生的声音从自己的嘴巴里吐出,顾晚行又惊慌的捂着自己的嘴。
      
      她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样?
      
      盛老侯爷回过神来,看到老妻满脸骇然,脸色惨白如纸,顾不得计较被当众甩了嘴巴子颜面尽失的事,急切地道:“夫人,你怎么了?”
      
      顾晚行闻言更加震惊了,死死的瞪着眼前的老男人。
      
      什么夫人,谁是夫人?
      
      尽管不知道眼前一身华贵衣裳的老男人是谁,但之前正是这个陌生的老男人握着自己的手。
      
      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顾晚行又是厉声喝道:“你是谁?竟敢对我如此无礼!”
      
      这话不亚于一记惊雷当头迎下,震得在场的人又懵了。
      
      盛老侯爷一生波澜壮阔,起起伏伏,历经无数艰难与困境,自认早就练成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强大心态,但是此时听到老妻短短三个字的“你是谁”,还是忍不住大惊失色,脸上有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惊慌。
      
      “阿难,我是你夫君盛华扬啊!”盛老侯爷脱口而出。
      
      顾晚行的惊慌不比他少,“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字叫阿难?什么夫君?我哪里来的夫君?”
      
      阿难是她的小字,因为母亲生她的时候疼了一天一夜,几乎去了大半条命,艰难生下了她,所以祖母为她起小字叫阿难,希望她不要忘记母亲的艰难,也希望佛陀保佑。
      
      向来只有家中长辈才会如此称呼她,这个老男人怎么会知道?
      
      对了,他说他是她的夫君。
      
      但她明明才十三岁,豆蔻年华的少女,哪来的夫君?
      
      脑海中仿佛轰得一声终于炸开了,顾晚行顿时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黑,双眼一闭,往后一倒,便彻底晕了过去。
      
      脸上还带着明明白白的惊愕,一点也不比盛老侯爷的差。
      
      从顾老太君醒过来再到晕过去,不过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但是在场的人无一不觉得已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
      
      盛老侯爷看着老妻在自己的面前,面色苍白灰败的再一次晕了过去,急急大喊道:“太医!太医!”
      
      几位太医赶紧围了上去,施展自己百般功夫,只求专心致志,最好忘了之前看到的一幕。
      
      长子盛庆嵘上前扶起盛老侯爷,道:“父亲莫急,先让太医们看看母亲的情况如何。”
      
      盛庆嵘低眉顺眼,到底是不敢把视线向着自家父亲此时稍稍红了一点的左脸。
      
      在场的除了盛老侯爷自己,几位太医,长子和长媳,剩下的就是几位日常近身服侍顾老太君的嬷嬷和丫头。
      
      盛老侯爷缓缓的环视了一周,冷冷的哼了一声。
      
      盛庆嵘有些庆幸,之前借着不可打扰母亲的名头,多数前来侍疾的晚辈都被打发了回去,即使没有回去的,此时也是在隔壁的小厅中候着。
      
      父亲被母亲甩大嘴巴子和痛骂色狼的场面到底没有多少人瞧见,在场的几位嬷嬷和丫头都是服侍母亲多年的人,对母亲忠心耿耿。
      
      至于奉旨过来为母亲看病的几位太医,都是太医院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医德过人,也定会守口如瓶。。
      
      想必今日之事是不会传出去了。
      
      盛庆嵘想到这里,偷偷地看了一眼父亲,发现父亲的脸色依旧十分难看。
      
      盛老侯爷是做了多年位高权重定人生死的武安侯,手握十万精锐兵马的朝廷大将军,从小到大到老,高高在上惯了,此时冷不丁的就被老妻当众甩了一大嘴巴子,还被大骂色狼,心里到底憋了一股火。
      
      狠狠的瞪了一眼床上的老妻,但是随即又意识到此时老妻毫无知觉,自己就跟抛媚眼给瞎子看一般,心里更是气闷。
      
      转过头,心情恶劣,口气不善,冷冷地道:“今日之事,不许外传!若是谁敢外传一个字,本侯就扒了他的皮!”
      
      此时的盛老侯爷就像刚从战场下来的煞神一样,浑身杀气腾腾,屋里不少人已经是两股战战,心中暗恨自己为何偏偏此时来了这里。
      
      这话盛老侯爷没有指名道姓,他是不好直接对太医下严厉的封口命令,但是借警告侯府里的人来表态一二和震慑一下也是可以的。
      
      此时正在查看顾老太君情况的几位太医隐晦的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心里暗叹倒霉。
      
      怎么就遇见这位的不可言说场面呢。
      
      胆小的丫头已经是跪了下去,头也不敢抬。
      
      盛老侯爷冷冷的“哼”一声,才大踏步走了出去。
      
      盛庆嵘也知道此时的父亲不想见到任何人,于是自己也没有跟着出去,而是留下来和妻子一直守着母亲,吩咐母亲身边的嬷嬷去让小厅中候着的晚辈离去。
      
      盛庆嵘想,还是不要碰上此时的父亲为好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