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情

作者:梦中郎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心含情愫生爱意,往事悠悠上心头。

       桃花盛开又凋零,春去秋来时如梭。暖意寒繁悠心境,不知何时春又来。
      对镜梳妆赏花容,点绛抿唇画浅眉。转眼五年过去了。萦萦在白里巧的陪伴下,已经长成二十芳龄的女子。出落的亭亭玉立,清丽可人。像莲花般清新动人的容貌,像出水芙蓉般曼妙身姿。她冰雪聪明,知书达理,文雅恬静,温柔似水。今天如此,都是因为她有白里巧,在与他多年来朝夕相处的熏陶之下,她逐渐变得像他那般温润儒雅,谦逊礼让,处世不惊,柔和至善。而今,他们兄妹也彼此情深义重。
      此时正值早春三月,春雨后的景色格外惬意,露水吻湿了片片桃叶,桃叶的清香散发到山庄各个角落,桃花虽不浓艳,但它的芬芳吐艳,娇柔清纯,却不同于一般的花朵,饱含清新恬静,沁人心脾。
      在山庄望月湖中央,有一桃花亭。白里巧和萦萦正坐在亭子中央的石桌两边,巧看着书,不时也望着萦萦,对她微微一笑。原来萦萦正聚精会神地在纸上写诗,是白大哥为了考察她的文笔,让她以此景题诗一首。她在纸上流露出一行行清秀的文字,写好后,她仔细检阅了一番,站起来,胸有成竹的交给白里巧。
      “白大哥,这是萦萦写好的诗,请过目。”萦萦说道。
      巧接过纸,站起来,有声有色的诵读着:
      碧玉云亭水中立,微风轻抚鹂莺啼。遥望水中映倩影,唯有淡香沁心间。
      “嗯。好诗好诗!很有进步。”巧点头赞叹道。
      萦萦背过身撅着嘴,嘟嘟囔囔地说:“只是有进步啊?我还以为白大哥会夸奖我写的特别好呢。”
      巧笑如春风般和煦温暖,他走近萦萦身旁,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萦萦能写出这么好的诗,就算是当朝诗人也不一定能写得出来。”
      “是吗?”萦萦故作猜疑的转回身,她那双清澈透亮的双眼望着巧,面颊微微通红,她羞涩地垂下眼帘,说道:“白大哥你就知道说好话,这么多年来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四书五经,都是白大哥你悉心教我的。就算我写得再好,也只是九牛一毛,岂能如白大哥这般学识广博。”
      巧温柔地笑着说道:“我看未必,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萦萦这么聪明勤奋,用功努力,只要加以时日,必定学有所成,到时,恐怕就连白大哥都成了泛泛之辈了。”
      “真的么?”萦萦嘴角微微翘起。半信半疑的斜眼望着巧。
      “嗯。”巧微笑着点点头。
      “白庄主! ”一位身穿灰衣的壮年男子正沿着湖岸走过来,朝着巧大声呼喊。
      巧转身望去,原来是盟主身边的使节。
      “萦萦,你等一下。”他立刻转身走上前去迎接。只见那使节见到白里巧便鞠躬行礼。
      白里巧也向使节鞠躬行礼,说道:“使节大人,多年不见,别样无恙?”
      “多谢白庄主关心,在下一直安好。在下今日来拜访白庄主,是付命在身。三日后,便是武林大会举行之日,盟主抱恙在身不便出席,特命白庄主接任大会的主持,大会在白庄主的山庄上召开。所以请白庄主务必布置好一切事宜,而且请庄内所有武士都到齐。”
      “白某明白,一切遵照盟主之意。请使节大人放心,在下一定会妥善布置好大会。”巧答到。
      “那就有劳白庄主了。告辞。”说完,使节行了个礼,走远了。巧转身回到亭子里,萦萦好奇地走到巧的身边,问道:“白大哥,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事情呀?”
      巧坐下来,和颜悦色地说道:“有人通知我。过几天咱们山庄要召开武林大会。”
      “什么是武林大会啊?”萦萦挣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
      “武林大会就是江湖各派人士聚集在这一起商讨江湖上的事情,三日之后就是召开武林大会的日子了,现在时间迫在眉睫,白大哥要赶紧准备一下。”
      “白大哥你一定是这次大会的主持。”萦萦兴奋不已地说道。
      “嗯。”巧点点头,充满歉意的说:“萦萦,白大哥这几天会很忙,恐怕无暇陪你读书了。不过,等大会结束之后,一定每天都陪着你。”
      “白大哥你不用担心萦萦的,公事重要嘛。”萦萦勉强笑着说道。
      * * *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萦萦走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唉声叹气地发着牢骚:“哎,白大哥这几天又不能陪萦萦读书写字了,该怎么办呀?”  
      穿过鲜花怒放的百花园,萦萦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打开门,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喜不已。
      桌上摆着满桌佳肴,还有两双白玉碗筷。外面传来紧促的脚步声,萦萦转身一看,原来是白里巧。
      “萦萦,生日快乐!”巧欢欣鼓舞的走进房间,手里握着一壶好酒,满心欢喜的笑着,眼眸里闪烁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萦萦望着巧,噘着嘴故作生气的说道:“白大哥,你还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以为白大哥很忙,不会陪我过生日了。”
      “白大哥就算再忙,也要给萦萦过生日啊,白大哥不会忘记的。”巧温柔的笑着,拉着萦萦的手,说:“萦萦,快坐下来吧。白大哥为你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来庆贺你的生日。”
      萦萦开心的笑着。走到桌前坐下。
      白里巧倒了一杯酒,开怀畅饮,望着萦萦,他神秘兮兮地说道:“萦萦,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过,也是个很特别的生日。你知道为什么吗?”
      萦萦轻柔的笑着,她梳理着胸前的头发说:“哦?有什么特别的啊?每次萦萦的生日不都是白大哥陪我过的么。”她忽闪的双眼,似乎在试探着什么?
      “当然很特别了。”巧收起了笑容,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经五年过去了。萦萦你都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啊!”萦萦惊讶不已,害羞的满脸通红,她低下头喃喃自语:“白大哥,你想让萦萦这么早就嫁人。”
      “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萦萦,你要是这么心切,等忙完大会的事,白大哥就带你去相亲吧?”巧调侃的说道。
      “白大哥,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萦萦面红耳赤,难为情的跑开了。
      白里巧摇摇头笑了起来,端起酒壶,倒了杯酒,开怀畅饮。
      萦萦跑到走廊边上驻足,她抬起头,仰望着夕阳,心中思绪万千,连绵起伏。她时而转身望着白大哥,时而又低下头在心里左思右想。而白大哥又怎能知道,刚才的一番话,已牵动起她长眠于内心深处最珍贵的感情,远胜于兄妹之情,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慕,慢慢的含苞待放。
      * * *
      这天傍晚,萦萦第一次来到山庄的厨房,她看到经常做饭的侍女正在择菜,她欣然的拉着侍女的手说:“小蝶,你告诉我,白大哥他平常最喜欢吃什么?”
      “萦萦小姐,白庄主平常很喜欢吃翡翠银丝面。”小蝶答道。
      “那,你教我做好不好?”萦萦的眼眸里闪烁发光。
      侍女耐心的告诉她如何烹饪,萦萦按照她的说法细心的烹调着。
      “小蝶,你觉得白大哥的为人如何?”萦萦一边做饭一边问她。
      “白庄主他为人和善,从来都不会跟我们这些下人大发脾气,知道我们很辛苦,还经常给我们多加工钱。不过,整个山庄的人都知道,白庄主最疼爱的就是萦萦小姐了。啊!好羡慕你们兄妹的感情这么好。”侍女夸赞道。
      萦萦害羞的笑着,双颊好似秋收的苹果。
      翡翠银丝面终于做好了,萦萦端着自己精心做好的美味佳肴,来到白里巧的房门前,她徘徊许久,才轻轻敲门。可是好久都没有人开门。
      巧在屋子里忙着处理庄内琐事,给下人们安排装点武林大会排场布置的事宜。把吃饭的事情早已抛之脑后,等到这些事情告一段落,才恍然大悟自己早已腹中空空,还未进餐。他打开门,看见了萦萦她手里端着托盘,站在那里半天,托盘上的碗用盖子盖着,似乎还热乎乎的,冒着热气。
      萦萦没有说话,只是眨着眼睛神神秘秘地望着巧。嘴角含着微笑。
      “萦萦,是你啊。”巧很温柔地说。
      萦萦走进了屋里,把托盘放在桌上,回眸一笑。两眼闪动着迷人的光芒。她的双颊泛着红晕,如同霞光般美丽。
      “白大哥,我知道你还没有吃晚饭,所以,我特地给你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翡翠银丝面。希望白大哥能尝尝萦萦的手艺如何。”
      巧满心欢喜地望着萦萦,顿时喜上眉梢,他高兴得说:“真的啊!那太好了!正好我饥肠辘辘。”
      巧坐下来,打开盖子,闻着碗里透出香喷喷的味道,那香味扑鼻,令他欲罢不能。
      “好香啊!这真的是萦萦做的?”
      “嗯!”萦萦答道:“白大哥,你快尝尝看。”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巧用筷子夹起面条,吃得津津有味。萦萦在旁边欣赏着他吃面条的样子,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开心极了。
      “白大哥,好吃吗?”萦萦羞涩的问。
      巧喜悦的点头“嗯!”
      萦萦心花怒放,笑的像花一样灿烂。
      “萦萦,谢谢你。白大哥吃了你亲手做的面,特别开心。”巧把一整碗面条都吃光了,对萦萦赞不绝口。
      萦萦也笑得合不上嘴,她说:“白大哥你喜欢吃的话,那萦萦就天天都做给你吃。”
      “好啊。”巧灿烂的笑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忽感到肩膀十分酸痛,便顺手揉了揉肩。萦萦却连忙扶着他说:“白大哥,你快坐下来,让我帮你揉肩捶背吧。”
      白里巧坐回椅子上,萦萦的双手轻轻地揉捏着他的肩膀。
      “白大哥,舒服么?”萦萦问道。
      “嗯,很舒服。”巧开心地笑着。
      巧不时感到一股暖意涌向心田,他语重心长地对萦萦说:“萦萦,你是不是觉得,白大哥老了?”
      萦萦坚定地摇摇头:“没有啊,白大哥还像以前一样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是吗?”。巧腼腆的笑起来。
      “当然了。”萦萦迟疑了很久,才吞吞吐吐的说:“白大哥,萦萦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巧问。
      “白大哥,萦萦可不可以永远留在桃花山庄?”
      “萦萦,你想一辈子都陪着白大哥?你还要嫁人的嘛。”巧笑着讲道。
      “不可以么?”萦萦担忧地问。
      “这里是你的家。你想在这里多久都是你的自由,白大哥岂会干涉你?”
      “那太好了!”萦萦甜甜的笑着,她的手轻轻搭在巧的肩膀上,她痴痴地望着巧读书的背影,暗送秋波。
      * * *
      武林大会今日在山庄举行,白里巧日以继夜的准备,为的就是今天。
      这一天,桃花山庄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会场内的宾位席布置得井井有条。江湖正道中,各门派的精英侠士纷纷到来,就席入座。人声鼎沸,呈现出一片喧嚣的场面。
      武林大会开始,白里巧彬彬有礼,向众人作揖,讲道:“各位武林侠士、掌门,今日大家都聚集桃花山庄议事,白某如有招待不周,希望各位多多海涵。”
      “哪里哪里,久闻白庄主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说话的正是北派黄镇帮帮主。
      “黄帮主过奖了。”巧行了个礼,笑着说。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十年前被白庄主除掉的那个妖女,听说如今居然尚在人间。又再到处滥杀无辜。听说弦月山庄惨遭灭门,连同庄主在内,三十口人命全死于她手中。各帮兄弟们要谨慎小心,切勿再让这妖女东山再起!祸害江湖!”说话的正是西派锡月坛坛主。
      众人面面相觑,一听说那妖女的所作所为,脸色发青,心惊胆战。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位侠士怒喊道:“各位掌门,我有要紧事,有关江湖所有人的生死,请听我到来!”白里巧问道:“这位侠士,有什么要紧的事,请讲!”那侠士眉头紧皱,沉重地说:“白庄主,您当年为马帮主报仇雪恨,大家都以您马首是瞻,如今这妖女重出江湖,恐怕还要兴风作浪,为祸天下,大事不妙啊!”众人大惊。开始议论纷纷。只有白里巧坐在那里一语不发。那侠士又说:“那个妖女,以色相迷惑正派中人,然后趁其不备,残杀致死。马帮主是前车之鉴,如今我们更要同仇敌忾,铲除妖魔,天经地义,势在必行!”
      于是,众人又开始谋划如何消灭妖女。会散人去后已是黄昏日落,巧却一直惆怅不已。心中的苦楚难以言明,他走出会场,望着天空中美丽的晚霞,归家的飞雁在天空翱翔。心事重重的他,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这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伤痛,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回忆,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个恐怖至极的夜晚……
      * * *
      早在十余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灭绝人性,杀人如麻的妖女幽冥宫宫主——燕。在一夜之间杀了数十个铁马帮的侠士,身为帮主的马靖为报仇雪恨,发誓不杀了妖女誓不为人。他以为妖女一定是如妖怪般丑陋无比,面目可憎。便带着镇山之宝虣雪剑——天下最能挡住妖气的宝剑,去杀妖女。
      他闯入妖女所在的幽冥宫,来到一个空旷的石室里,却空无人烟。霎时一阵云雾飘过,他很机敏,以为妖女出现,从剑鞘里抽出宝剑,竟感觉到好像有人轻柔的摸了他肩膀一下。他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人,可眼前的一切让他难以置信。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片莲花池,池水冒着轻烟,水中摇曳着粉嫩的莲花,散发着迷人的清香。他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走进莲花池。水中渐渐露出一个娇艳无比的女子,正在里面沐浴。她肤如凝脂,墨发及腰,她一边洗,一边妩媚着望着他。在那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如凝脂白玉,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女子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含情,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马靖被眼前这天仙般美貌的女子迷住了,简直丢了魂。他扔掉手中的宝剑。那妖女诱惑着他,让他乖乖的跳进莲花池里。马静不顾一切地抱住她亲热。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妖女的毒计。
      “啪”的一声,那妖女一口咬住他,他来不及挣脱,就被妖女吸干了功力。浑身已无力反抗。妖女伸出刀片一样锋利的魔爪,将他的身体大卸八块,弃尸荒野。
      这件血腥之事流传到武林各派,盟主立刻招揽天下各帮各派武功高强的侠士们前到盟主府内一同商讨除掉妖女之事,而刚刚坐上桃花山庄庄主宝座的白里巧也参加了此次共谋。
      白里巧随他们一同来到盟主府上,看到马靖的弟弟——马昭正拿着佩剑向大门奔去。
      盟主立刻拦住了他,说道:“马兄弟,你这是要干什么,切勿意气用事!”
      赤蛟帮帮主贺镇江也随着盟主说道:“马兄弟,我们这次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帮你报仇,请你稍安勿躁,我们一定会齐心协力,替你报仇雪恨。”
      马昭满腔怒火,把剑一摔,跪在地下哭喊道:“我大哥,就这么喊冤而死,如果今生不能报仇,我誓不为人!”
      贺帮主扶起马昭,说道:“兄弟,你我既然都是江湖人士,斩妖除魔势在必行,请你节哀顺变,不要太过伤心。”
      马昭向众人深鞠一躬,说道:“各位英雄,你们对小弟的恩情,小弟没齿难忘。但小弟自知武功尚浅,并非是那妖女的对手。听说那妖女的妖法变幻多端,魔性难驯,她的魔爪可以将人劈成两半。要想对付那妖女,恐怕比登天还难!”
      盟主问众人:“那妖女果真这么高深莫测?各派的兄弟都曾去剿灭妖女,都不曾敌过吗?”
      众位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贺镇江言道:“盟主,你有所不知,这个妖女最擅长利用美色迷惑男子,然后把他们诱骗至幽冥宫残忍杀害。我们各帮各派的侠士死伤无数,亦是血流成河!呜呼哀哉!”
      “哎,可惜江湖人才尽失啊!该如何是好!”盟主一声叹息,愁眉苦脸的说道。
      “盟主,不如让在下前去除掉妖女。”一位身着似雪白衫,相貌俊美不凡,气质优雅出众的男子,他上前向盟主鞠躬行礼,温和的说道。
      盟主一怔,打量他一番,问道:“阁下就是桃花山庄新上任的庄主白里巧吧?”
      “在下正是!”白里巧点头应道。他转身向众人行礼,恭敬的说道:“各位前辈,在下初入江湖,经验尚浅。不过在下的武功自问炉火纯青,在下的师父生前留给在下一把稀世宝剑,名为桃花剑。此剑威力惊人,剑气刚烈,想必一定能降妖除魔。”
      白里巧亮出桃花剑,那把宝剑光芒四射。晃的周围的人都捂住了双眼,大吃一惊。
      “桃花剑果然名不虚传!”盟主捋捋胡须,点头赞扬道。
      众人拍案叫绝。竖起大拇指来。
      “白某从不轻易出剑,只要出剑,必当封喉见血!在下一定会为马兄弟报仇雪恨!”巧坚毅的说道。
      “白庄主当真要为在下的兄长报仇,小弟定当为白庄主尽效犬马之劳!”马昭突然要下跪,被白里巧扶起。
      “马兄弟不必客气,令兄和众位侠士惨死之事,有关江湖声威,江湖的事,就是白某的事!”白里巧正义凛然地言道。
      * * *
      当他一人迈进那阴森无比的树林里,便感觉浑身阴冷刺骨,他紧握着桃花剑,到处瞭望。
      他径直走进森林深处,隐约感觉到一丝妖气,他摒住呼吸,紧蹙额头,迈步向前。忽然,一个身穿薄纱,肌肤弹指可破的女子从他头上掠过,她飞到树上,好似那九天仙女一般,娇媚的坐在树上,翘着白皙的双腿,只是她蒙着面具,见不到她的真面目。
      “呵呵呵呵呵……”她阴笑着,透着一股妖艳的气息说道:“你是谁,居然如此大胆。跑到这来送死!可惜了你那俊俏的模样!却马上要下黄泉了!”
      “你就是那个杀人无数,灭绝人性的妖女?”巧向那女子望去,凛然的说道。
      “我是不是与你何干?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那女子答道。
      “少废话!妖孽,下来受死吧!”巧义正严辞的怒斥道。
      “哼!不自量力的臭男人!有本事,你来抓我啊!”那女子衣袖一挥,飞到另一棵树上。
      巧轻功了得,三两下便飞窜上树,她飞身一跃,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巧也飞窜过去。空中两个人飘忽的身影闪来闪去竟比刀剑还快,几个来回,巧还是没抓住她。那女子抱住一棵粗壮的树干,得意的说:“俏郎君,你是抓不到我的!”说完,她大笑起来。又飞走了。
      巧灵机一动,躲了起来,那女子飞身一跃,回头一看,四周居然空无一人,便四下张望。竟不知巧早已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他怀抱宝剑,转身一飞,“嗖!”的一声,那把桃花剑银光闪闪,如飞梭一般刺向那女子,那女子纤腰一弯,仰身避开,剑从她额头上越过,掉进草丛里,她的面具被划成两半,掉在地上。惊慌之下,她脚一滑,从参天大树上跌落下去。巧一看不妙,便飞过去搭救,把她搂在怀中。
      他细看那女子,令他愣住了神。她长发及腰,乌黑光亮,青衫飘舞,□□雪白,两颊带笑,双瞳剪水。楚腰纤细,妍姿俏丽。身轻如燕,眉淡如烟。绛唇映日,红袖添香。绝色难求,秀色可餐。似璧似玉,亦酥亦脂,若绢若锦,如月如花。巧从未见过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惊为天人,称为绝色佳丽也不足为过!
      巧抱着她缓缓降落到地面上,他回过神来,心中却此起彼伏,波澜荡漾,巧放开了她,躲避着她的眼神,转身去草丛中拔剑。
      “你为什么不杀我?”那女子惊愕地问道。
      巧没有回答,他把宝剑收进剑鞘里,一脸严肃,沉默不语的走了。
      “我知道,你已经爱上我了!你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你!”她冲着巧大声喊道。
      巧诧异地停住了脚步,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怎样回答。
      她飞快地跑过去,紧紧地搂住了他。她纤纤玉指,轻柔白皙,让他心中的不安和顾虑刹那间都烟消云散。一时之间他平静了许多,急促地呼吸也变得缓慢。
      “你若是真的爱我,就告诉我。何必憋在心里?”她在巧的耳边轻声呢道。
      巧转过身,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女子。她也如痴如醉的望着面前这个救了她的男人。就这样,二人坠入了爱河。
      * * *
      数日后,白里巧邀请那女子来到一座花园。花园里面开满了芬芳娇艳的红牡丹,那一棵棵牡丹花争奇斗艳竞相开放,可是,就算牡丹再怎样娇美,也不及她一分姿色。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牡丹花?”她问道。
      “因为那天你从树上掉下来,我抱着你时候,无意中闻到你身上的香味,是牡丹花的香味。”巧温柔的笑着说道。
      她转身嫣然一笑,不时又露出一丝哀怨的神情,说道:“你对我这么好,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对我这么好。”
      “你若是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这座牡丹园是我特地为你而建的,以后就作为你我每晚相会之地。这里很僻静,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我们的雅致。”白里巧温柔的笑着说。
      她柔情似水的望着巧,嘴角妩媚一笑,却让巧心动不已。
      “对了,燕,我特地准备了上等的美酒佳肴,我们一同畅饮一番如何?”巧开心地说。
      亭子正中央的桌上摆着上好的珍馐佳酿。他们二人对坐两边,一同干杯畅饮,花前月下,郎情妾意,卿卿我我,情丝万缕。
      燕饮了一口酒,忽然觉得胸口疼痛,便捂住胸口。
      “燕,你哪里不适?”巧关切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有胸口绞痛的顽疾,有时稍有不慎就会胸口痛,休息片刻就没事了。”
      巧十分担心的望着燕。
      第二天夜晚,巧从怀里取出一瓶丹药交给燕:“燕,听说你胸口不适,我特地向医术高明的医士求药,他给了我这瓶丹药,说是可以宁心静气,通脉止痛。你服下也许有所好转。”
      燕接过来,打开瓶塞,一口倒进嘴里。
      “啊!”她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痛苦的□□着。
      “燕!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巧搀扶着燕,惊诧的问道。
      忽然,燕一下将巧扑倒在地。二人在草坪滚来滚去。停下来的时候,燕发现巧抱着她,而她也紧紧的搂着巧。
      就这样,两个人深情地凝视着对方,心潮澎湃,意乱情迷之中,两人轻轻的相拥,巧温柔地亲吻着燕的朱唇,燕也陶醉地搂着巧的肩膀迎合着他,两个人陷入温情之中,无法自拔。而燕把自己给了这一生中最爱的男人——白里巧。那一夜交织缠绵,翻云覆雨,肌肤相亲,鸾凤和鸣,令人此生难忘,令人刻骨铭心。
      草地上,散落着两人脱去的衣衫。皎月的光芒,倾泻在相依相偎的两人身上。燕香汗淋漓,上身只穿了轻薄的肚兜,在月光的笼罩之下,更显得肤白凝脂,勾人魂魄。巧把她搂在怀里,说道:“燕,你知道吗?那天你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在想什么?”燕躺在巧的怀中娇媚一笑,问道。
      “那天你掉下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掉落下来。美的让我丢了魂!”巧深情的说道。
      燕的双颊微微泛红,宛若殷红的牡丹花瓣,在这春宵之中媚态万千,光彩夺目。
      “巧,你是庄主,公务繁忙。我们每天都只能晚上在此相见。若是你能退出江湖,我们到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隐居,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那该多好啊。”燕期盼的说道。
      “嗯,江湖险恶,人心复杂。不过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依你所愿,与你白头偕老,共度此生。”巧说。
      皓月当空,星光弥漫,巧握住燕的手,露出灿烂的笑容。他们沉醉在这情深意浓之中。
      自此,他们二人每晚都在牡丹园相会。饮酒作乐,共度春宵。
      然而,世事难料,妖女毕竟是妖女,终会原形毕露。
      * * *
      数月之后,一天傍晚,白里巧正处理完庄中要事,准备回屋休息。忽然看到管家慌慌张张的从他身边经过。巧连忙上前问道:“管家,你急着去哪里?”
      管家见到巧,便马上躲避他的眼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白庄主,我家里有点事,我去去就回。”说着飞快的走了。
      巧觉得管家一反常态,他从来老实本分,直言不讳,他很纳闷,管家怎么会如此谎话连篇?于是,他决定一探究竟。
      管家在前面走着,巧在后面不动声色的跟着他。
      天色越来越黑,月色渐渐笼罩大地,管家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隐约于漆黑之中。而巧一直后面跟着。管家走进一片树林深处,停住了脚步。来到了一位紫衣女子的身后。巧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窥视着他们。那女子的相貌虽看不清,可身影却觉得似曾相识。
      巧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声。那声音妖娆柔媚,听起来与燕极其相似。
      “东西带来了么?”
      “是的,宫主。”
      管家从胸口掏出一件闪闪发光的宝石。那紫色的光泽格外耀眼,巧一看便知,那是紫玄石,巧在刚刚成为庄主时,盟主赐给他的宝物。
      他怎么会有紫玄石?明明藏在我的书房里无人知晓。莫非……他偷着进去搜过?巧不时疑虑。
      “这只是块普通的石头罢了,难道你找了这么久,只找到这个破玩意!”燕斥责道。
      “宫主……小的已经尽力了。小的实在找不到什么镇山之宝!”
      那女子转过身,犀利的眼神凝视着管家。紫玄石的光芒把她的面容照的格外清晰。
      原来是燕!巧大为诧异。
      “我叫你去拿镇山之宝,不是这块破石头!你分明跟我作对!”燕怒吼道。
      “我知道,可是,我跟着白庄主做事这么久,一直都不知道镇山之宝到底为何物,白庄主也从未提起过。”管家惴惴不安,急忙解释道。
      “没用的老家伙!这几个月来,我把你安排在他身边打探他的一举一动,可你竟然这点事都办不成,留你也没用!不如去死!”燕愤怒的吼着。只见她伸出一只手,那只手再也不是纤纤玉指,而是锋利的魔爪!狠狠地刺进管家的胸膛,指甲从背后露出,鲜血淋漓。管家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看到如此情景,巧触目惊心,惊愕万分。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深爱的女人,竟会是这般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也许他早应该明白,自己已经犯下弥天大错。
      * * *
      又是一个寂静的深夜。刮了一阵阴风到牡丹园,巧冷冰冰地站在牡丹园内,眉头深锁,一语不发。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
      “我来晚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巧。”那柔美的声音从他的耳畔拂过。
      而他毫不理会燕的寒暄,默默地走到亭子里坐下。
      桌上有一壶酒,几碟菜。燕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巧,只有你知道我最喜欢这种酒。”燕轻轻地依偎在他的身边,望着他娇媚的笑着说:“巧,你今天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巧依旧毫不理睬。
      “你到底怎么了?”燕搂住巧,凝望着他。可巧却在躲避她的目光。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燕问道。
      巧仍然直视前方,满脸肃然。
      “巧,你告诉我,我美吗?”说着,她撩开鲜红的裙纱,露出白细的玉腿,坐到巧的膝上,扶着他的肩,靠在他的胸膛里。
      巧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他使劲把燕推开。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说:“不要再骗我了!你这个杀人无数的妖女!”
      “巧!”燕跌倒在地,惊慌的喊道。
      “是我亲眼目睹你杀了管家!原来杀害马帮主和众多江湖人士都是你干的!”巧切齿憎恨的怒斥道。
      燕站了起来,泪流满面的哭诉道:“是,那些人都是我杀的。可是,我从来没伤害过你啊!”
      她抱住巧,苦苦央求道:“巧,你不要再做什么庄主了。我们永远在这个牡丹园里长相厮守,生生世世在一起,难道不好么?”
      巧挡开她的手,转过身,怒视着她,说道:“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更不会与你长相厮守!我白里巧乃江湖正道之士,绝不会跟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妖女同流合污的!”
      “你……你说什么!你没有爱过我?”燕伤心欲绝的望着他,哭喊道,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中涌出。
      巧义无反顾的转身拂袖而去。
      “巧,你回来啊!巧!”燕哭天抹泪的哀嚎着。她的心痛顿时发作,跪坐在地上捂住胸口。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燕呐喊着,不停地落泪,心中闪现出仇恨的念头。莫非天下的男人都这么薄情寡义,始乱终弃!
      半个月之后。一天晚上,阴风呼啸,乌云遮月。白里巧正在房间里读书。霎时,一个侍卫,从门外闯进来,口吐鲜血,扑倒在地,危在旦夕。
      巧大为惊讶,立马将他扶起,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庄主,外面……出事了!”话音刚落,侍卫便断气而亡。
      巧拿起桃花剑,火速冲出门去。眼前所见极为恐怖。
      只见外面尸横片野,十余个侍卫横躺在地,鲜血四溅。而杀害这么多人的,竟是燕!最后一个身受重伤的侍卫仍然上前拼死搏斗,却被燕的魔爪一下劈成两半,血肉模糊,死相惨不忍睹。
      燕看到巧的身影,踏过那些挡住步伐的尸体,满腔怒火,撕心裂肺的吼道:“白里巧,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
      巧惊愕的望着她,犀利的眼眸中满含愤怒的火光。他紧紧握着剑,眉头紧锁,一语不发。
      “你已经好久没有来牡丹园见我了,你可知道,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她走进巧,悲愤交加的说道:“巧,我不相信你那天对我说的一切!我一个字都不相信,你在骗我!我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远离江湖,从此永世相依吧!”
      巧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啊!”他一声怒吼,拔出剑,指向燕。地上溅起无数火光,“轰!”的一声,如同山摇地动一般,顷刻间天崩地裂,一股强大的剑气直冲向燕,将燕击出数百米之远。
      燕被击成重伤,瘫倒在地,口吐鲜血。巧飞身而至,一剑指向她的喉咙。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巧怒吼道。
      燕躺在地上,捂住胸口,鲜血不停从嘴里涌出,下腹也流出鲜血染红了地面。她狠狠地怒视着巧,说道:“杀吧,杀了我,你就可以真正说你没有爱过我了!是你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这是你咎由自取!你滥杀无辜,灭绝人性,我不会爱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妖女!除非我瞎了眼!”巧怒吼道。
      “呵呵呵呵.....想不到,你和天下间所有的男人都一样,都是这么虚伪!如果你不爱我,当初我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你就不会救我;如果你不爱我,就不会为我建造牡丹园与我私会;如果你不爱我,就不会和我颠鸾倒凤,行鱼水之欢。”燕狂笑着说道,她怒视着巧,心痛欲裂,恨得咬牙切齿。
      “够了!再说我就杀了你!”巧大声怒斥道,霎时他怒火焚身,紧紧攥住剑柄,剑尖贴近燕的喉咙。
      “如果你觉得杀了我,可以对得起你的良心的话,那你就动手吧!”燕闭上眼睛,眼泪飞流直下。
      巧怒视着燕,却迟迟没有动手,他缓缓地把剑收回,放入剑鞘里。转过身冰冷无情地说:“你走吧,我白里巧今生今世与你恩断义绝,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巧面无表情地走了,再也没有回过头,他的心早已破败不堪,不停地滴着血。他的伤痛有多深,有多痛,只有自己明白。他渐渐远去了,风撩动着他雪白的衣衫,摇曳着他乌黑的长发,背影也越来越模糊不清。
      “哈哈哈哈......白里巧,你今日不杀我,他朝,你会后悔的!”燕捂住胸口,疯狂的呐喊着,眼里闪动着仇恨的目光。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插入书签 



    牡丹情
    感人肺腑的武侠小说,欢迎品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