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最终选拔的结束与惨惨惨的他

      此刻,不死川玄弥正不可置信地望着着挡下他攻击的善逸。
      
      该死的!
      
      那个巴嘎不会就这么轻易相信那女鬼的谎话了吧?
      
      与不死川玄弥又过了数招,趁其中的某一停顿,善逸收了刀。
      
      歪头,那望着女鬼的目光仿佛印入眸中的已然不是活物,善逸问道,“就只有两人么?我可是曾经见过他们是四人一起的。”
      
      “都是那个鬼吃的,是他把他们都……”
      顾不上任何风雅姿态,女鬼战战兢兢,打着哆嗦,欲想为自己辩解。
      
      那些隐藏在心低的恐惧迅速蔓延开,仿佛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直到冷冰冰的刀锋亲吻上她的肩膀,带着阴冷的气息,却驱散了她身上日复一日积攒下的腐朽味道。
      
      甚至没有被极度的疼痛刺激,在她错愕的目光中,身体与头颅同时落地。
      
      从女鬼的和服腰带中滚出了她的粉饰盒,随着“哐当”一声,粉饼散落了一地。
      
      不死川玄弥切——了一声后,他不甘心被善逸抢去了风头。
      
      况且,善逸还是以一刀斩的惊人速度,感情之前那幅的胆小受惊的样子都是伪装?
      
      不过,不死川玄弥也不是什么没有眼色之人,看到善逸阴沉的神色后,他并没有出声表达内心的不满。
      
      替两人松绑后,善逸搀扶着长因时间屈缩四肢暂时行动不便的两人,在两人的强烈要求下,他搀扶着他们缓缓走出了山洞。
      
      不死川玄弥依旧摆着一副爱理不理你的变扭姿态,善逸主动与他道了别。
      
      离开了这充满悲痛的是非之地后,善逸将哭声陆陆续续没有停过的两人安置于树下。
      
      陪着他们屈膝而坐,望着夜色中暗色的天空。
      
      此时,即使身体再疲倦也强咬牙撑下的善逸觉得自己真的很累很累……他真的有很努力地去做这些事,去救助别人。
      
      终于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宣泄着他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
      
      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与头顶顺着树叶缝淌落的雨水融合在一起。
      
      这种因极度悲伤而落泪,与他以往的哭泣不同。
      
      “对不起,我妻君,全怪我不好。”
      
      中居贸侧过头,将脑袋靠在了善逸肩上,他又悔恨又难过,声泪俱下,“在上川君受伤的时候,我是想捏碎你给我的波子……
      
      但是没想到那个女鬼的血鬼术可以剥夺人的五感,眼前一黑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都怪我没拿稳波子。”
      
      在混乱中,中居贸的发绳不知何时被扯断,披散开的发丝垂落至他的肩膀处。
      
      而一部分发丝的发梢则在善逸的脖颈处垂绕而下,惹得他感觉痒痒的。
      
      原本全身心掉着眼泪善逸注意力被中居贸的新发型吸走了部分,他想,大概是因为中居贸中途改变了的发型为他避免了“危险发型定律”。
      
      一定要记得嘱咐他换个发型!
      
      善逸在内心默念了几遍迫使自己牢记这件事,“用不着真么见外,叫我善逸就行。”
      
      在身边所有的人都直接称呼他名字的时候,突然有人用对他用敬语喊他姓氏,让他觉得怪怪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我妻”这个姓氏,让善逸想起一度被某部挂着恋爱标签的番剧中的粉色双马尾病娇少女所支配的恐惧。
      
      “怎么能怪阿贸,全是那个北井源一的错,大助就是为他挡下鬼的攻击才受伤的,结果那个小人还在我们和鬼战斗的中途偷偷逃跑!”
      
      实际上,若是讨论该由谁承担这事责任的话,善逸反思,其中也有一部分他自己的责任,假如他没有在第四天救下北井源一……
      
      刚想到北井源一这名字,突然间,善逸注意到了在他们身后鬼鬼祟祟不敢露面的身影。
      
      正是一系列事件的罪魁祸首——北井源一。
      
      和众人一起离开山洞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北井源一起初是想抱不死川玄弥这条大腿,今天是是最终选拔的最后一日,哪怕是死皮赖脸,他也要当他小尾巴!
      
      结果,不死川玄弥不仅瞪了他,还拔刀威胁他,出于下下策,为了保命的北井源一不得不偷偷跟着曾被他背叛过的几人。
      
      将中居贸靠在他身上的身子扶正,善逸深吸一口气,怎么感觉在不知不觉中从靠头的姿势变成了将半个身子都趴在他身上的姿势?
      
      人这么软啪啪的,怪不得使起刀来也一样!
      
      怎么了?
      
      突然失去依靠的中居贸不解,同样,仓木荣三郎也疑惑地望着善逸。
      
      善逸以四指紧握,伸出拇指的手势指向身后,哭泣后的声音显得低沉沙哑,“那家伙,我还有笔账没跟他算清。”
      
      系统适时出声:“善逸,别忘了你的任务。”
      
      话说起来,多一个幸存者,可是为他任务加分的选项呢。
      
      “原来是善逸啊……”
      
      看到来人后的北井源一放松不少,毕竟从外貌上,善逸就看上去软糯糯的,若不是见识过对方的实力,他差点以为这是个可任人随着捏的软柿子。
      
      而话不说,善逸运起了雷之呼吸,使出了二之型·稻魂。
      
      在进行呼吸的瞬间,砍出闪电形的五连击。
      
      北井源一身边的四棵树被瞬间砍断,其中,一道斩击擦着他的头顶飞过。
      
      惊恐万分的他没敢回头看,听那落地的声响,似乎一连将好几棵树拦腰斩断。
      
      这是一次对他的警告,善逸并没有对北井源一说任何话,足以让对方落荒而逃。
      
      这一天,善逸都和中居贸、仓木荣三郎呆在一块儿。
      
      善逸对他们说起了他曾经的往事,两人纷纷表示震惊于他的经历,什么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私奔,戏剧里都不敢这么演的好么?
      
      没想到张着这么张稚嫩脸庞的人会有这么丰富的人生阅历!
      
      随后,中居贸也对他们坦白了自己的往事,善逸处于: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该死有钱人的羡慕嫉妒恨中不可自拔。
      
      “哟西,我也来说说我的家庭好了。”仓木荣三郎说道。
      
      反正你肯定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吧!
      果不其然,仓木说的和善逸想的一致。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仓木荣三郎挠了挠后脑勺,“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稀血么?”
      
      即使不愿想起在山洞中发生的事情,可本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仓木荣三郎在女鬼嗅到他血的时候,痴迷……眷恋。
      
      露出了一副得赶紧把他藏起来的模样,突然间放弃了吃他的念头。
      
      原来如此!
      
      善逸随即向他解释了稀血的含义,为了吓唬一下仓木,他用了夸张的手法讲述。
      
      对鬼而言,他的血是人参、燕窝之类的滋补品,是大补特补的东西,吃一个拥有稀血的人就等于进食十个甚至一百个普通人的量。
      
      三人皆对此唏嘘不已,不过仓木荣三郎依旧没改变他原本的决定,打算加入鬼杀队的后勤部。
      
      这样也好,善逸想,他的安全也能得到更多的保障。
      
      谈到最后,逐渐敞开话题的三人分析起了为何那女鬼留下中居贸。
      
      “这很好解释啊!”仓木率先发言,“因为她觉得阿贸长得好看,当时我还看到她摸了阿贸的脸,还称赞他怎么长得那么符合她心意呢。”
      
      摸的时候还是反复摩擦的那种,仓木想。不过,最终他迫于中居贸威胁般的眼神中,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以下是三人的想法:
      
      仓木荣三郎:好在我是稀血。
      
      中居贸:好在我貌美。
      
      善逸:既没有美貌也不是稀血的我瑟瑟发抖。
      
      系统:“温馨提示,你还有我。”
      
      ……
      
      随着东方天际浮起第一片鱼肚白,终于,迎来了七天的终结,第八天的早晨。
      
      很快,通过最终选拔的众人集中于最初的山腰处。
      
      早起的鸟儿欢快地啼叫着,再一次身处于紫藤花海之中,闻到了仿佛救赎般的紫藤花香味,甚至有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与曾经相遇过的几人打了个招呼后,善逸将放在他们身上的波子收回后捏碎。
      
      见到这一幕的中居贸怫郁地咬着小手帕,善逸竟然还将波子给了别人?!
      
      他,竟然不是善逸的唯一(给波子的人)?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救援数为优,斩鬼数为多,成功救下七人,即将发放奖励……」
      
      很期待系统的奖励,除了参加选拔给技能进化的那次,这是他第二次完成系统发放的任务。
      
      鸡冻地搓搓小手,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他能得到什么好东西。
      
      会不会是再送他一个芭比?
      或者是天降妹纸,圆满他想结婚这个愿望?(*^3^)
      
      系统:“不会的,没有的,不存在的。”
      
      最终,善逸看着远处的北井源一在他曾关注过的、身穿水之呼吸流派羽织的少年搀扶下缓缓走到集合点。
      
      失去一条手臂的北井源一因失血显得极为苍白的脸颊边,冷汗不断地从面颊额部滚下,被蓝衣少年用绷带简单包扎了断臂处依旧在渗血,血水甚至低落入了泥中。
      
      太好了!
      
      断臂万岁!
      
      “欢迎回来。”黑白双胞胎少女再次走到众人面前。
      
      “能平安归来就再好不过了。”
      
      随后,在双胞胎的面前,有七人决定放弃成为鬼杀队的队员。
      七人中有三人,则提出愿意加入后勤部成为大家的背后支持。
      
      “说到底不过是一堆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早点退出也好,省的为鬼送去上门食物。”
      
      好想打人!
      但他说的却都是实话,不死川玄弥的发言让在场下决定退出的众人沉默。
      
      “所以,真正愿意加入鬼杀队的是这边的四人么?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栗花落香奈乎以及不死川玄弥。”
      
      很快,得到了四人的肯定答复。
      
      “那么?我之后要做什么才好?”不死川玄弥插话,他反问双胞胎道,“刀呢?”
      
      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
      善逸心想,不过也算是个好人吧,毕竟曾经并肩战斗过。
      
      “首先我们将把队服发给各位,我们将先测量身体的尺寸,然后刻上阶级。”
      
      “阶级总共有十阶。”
      
      “甲”、“乙”、“丙”、“丁”、“戊”、“己”
      、“庚”、“辛”、“壬”、“癸”
      
      “现在各位都是最下阶的癸……”双胞胎还是以一人一句的方式说话。
      
      “刀呢?”不死川玄弥问。
      
      “今天各位可以选择造刀用的‘玉钢’,但直到刀制成为止要花十到十五天,在那之前……”
      
      随着少女拍手两下,从空中突然出现了三只“啊啊啊”鸣叫着的乌鸦,乌鸦分别抓住了除善逸以外的三人肩膀。
      
      眼见一只乌鸦朝他飞去,善逸发出了“咦”的惊呼声后,抱头躲避了来自乌鸦的亲切问候。
      
      遥想自从黑发变金发后,在桃树摘桃吃的他,某次被这种黑漆漆浑身散发着不祥意味的鸟类啄中了脑袋!
      
      此后,善逸不得不像防贼一样警惕乌鸦。
      
      摸了摸曾受过伤害的那处,比起别处的头发依旧有点秃秃的。
      
      据说乌鸦喜欢收藏闪闪发光的东西,一想到这个,善逸忍不住发抖。
      
      “从现在开始鎹鸦将会跟随各位,鎹鸦是主要用于联络的乌鸦……”
      
      “乌鸦?这不是麻雀么?”
      善逸望了眼周围的人,为什么大家的都是乌鸦?
      
      这种感觉……
      就像同时参加演出的其他人都穿了黑衣服,只有他穿白衣服。
      
      难道是因为他刚才躲过了向他飞来的乌鸦后,糟到了乌鸦神的诅咒,将乌鸦变成了麻雀?
      
      伊呀哒,呀哒!
      
      说好的鎹鸦呢?麻雀又算是什么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线:
    北井源一遇到鬼被善逸救下,在善逸与恶鬼周旋时逃跑→
    北井源一遇上四人组后,又遇到控水鬼和女性鬼,背叛四人组以求生→
    又遇上善逸以及玄弥,想骗他们入鬼窝→
    被善逸吓跑后又遇恶鬼后断臂,被炭炭救下
    怎一个惨字了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