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约定就该一起遵守

      很快,善逸遇到了第一个鬼。
      
      他可以从人类的心跳声中辨别他们的情绪。高兴的时候,“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听起来也带着点小雀跃;而悲伤的时候,“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也泛着沉闷。
      
      而从鬼的心跳声中,善逸听到的是极端的尖锐声,仿佛跳动着的不是柔软的心|脏而是一把利刃,那把利刃反反复复在污泥中抽|出,插|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半寸长短的头发紧贴着头皮,双侧耳朵上的发际处长了两个角不说,脑袋正中的位置也矗立着像竹笋长短的角。
      
      全身血管暴起,在脸颊处尤为明显,几乎全是眼白的眼珠里布满了红血丝。
      
      这大概是昼伏夜出睡眠不足的后遗症?
      
      朝着善逸的方向,三角鬼伸出了蛇信子般的分叉舌后,嘴角随之流出了可疑的痕迹,即使他不断地做着吞咽动作。
      
      这舌头,一旦伸出来也就再也没收回去,大概他也不打算收回,舌头就这样在鬼高亢的情绪中,左右晃动着。
      
      “你……看上去好美味的样子。”
      
      话末,三角鬼痴痴地笑了几声,做出了一副沉迷于美食不可自拔的表情。
      
      这幅表简直是让人一言难尽,应该不是他所理解的美味的含义?
      
      话说,这家伙是来搞笑的么?(///▽///)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善逸甩去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前倾身体的同时,他将手放到了刀柄处,迅速拔刀。
      
      全集中!
      微张上下唇,吸了口空气,气流迅速袭卷着血管,最终入肺。
      
      善逸心里默念道,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闪光火石之间,鬼没来得及做出多余的动作,甚至等他察觉到自己人首分离的时候,是因为突然间世界颠倒了过来。
      
      ……颠倒的不是世界,而是被斩飞的头颅。
      
      系统:“善逸,干得漂亮,保持下去。”
      
      [谢谢,系统。]
      
      明明美味的食物近在眼前,还散发着阵阵那么浓郁的香甜味,可恶,可恶啊,他好不甘心。
      
      假如当时鬼舞辻无惨大人能多将血风给他一些该有多好,哪怕多那么一滴,他就能变得更强!或者,被抓来这里之前,他能多吃几个人该多好啊……
      
      嘀咕着说出了死前的最后念头,鬼流下了悲痛的泪水,只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饿死鬼去投胎了。
      
      所以说,吃货终归是吃货,临死前都不忘吃么?
      
      果然他还是最喜欢用一之型,省力又直截了当,善逸叹气,真不知道为什么剑术流派要有这么多招式,只用一招难道不好么?
      
      拜拜了,三角鬼,善逸心里默想,愿你来世能在白日里享受日光浴,随心所欲吃遍天下美食,夜晚的时候也能够安然入睡,红血丝退散。
      
      很快,鬼的身|体化为了灰烬消散于夜风中。
      
      装作将刀放回刀鞘,左手握着刀鞘一段将其压低,做完这些后,善逸侧过身子,挡住了他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叹了口气,又耸了下肩,假似已经将鬼斩杀后放松了下来。
      
      那边的那位……说的就是你,躲在草丛里的那位,是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但是请注意一下,你的头发已经露出草丛边缘了,还是橙色系的,难道不觉得在月光下显得更明显了么?
      
      被善逸一系列假动作忽悠过去的橙发鬼以为猎物已经上钩,露出了尖爪。
      
      就在善逸装作转身离开的那瞬间,早已蓄势待发的鬼猛地跃起,张嘴露出一口尖牙,猛地朝善逸所在的方向跃去。
      
      在狩猎者出击的那瞬间,也是狩猎者防御最薄弱的一瞬间。
      
      见橙发鬼爪和牙并用朝他发动了攻击,面对鬼张牙舞爪、漏洞百出的姿势,善逸甚至懒得移位躲开,而对于雷之呼吸而言,攻击正是最好的防御模式。
      
      善逸再次使用了一之型,只不过这次是霹雳一闪三连!
      
      在第一连中,善逸击中了橙发鬼,第二连以树桩为落脚点,接近着的第三连他向隐蔽在头顶树叶堆中的第三只鬼挥刀,整个流程类似于横向“Z”字形,雷厉风行。
      
      拔刀、刀起、刀落、收刀。
      
      橙色的发丝在半空中飞舞,余留下的那截身|体做出了脊髓反射动作,他抬起手臂,手掌做了个虚抓空气的手势。没有感受到那种撕开皮肤、血液在指尖流淌的快感,鬼头露出了因自己的攻击落空后的不甘表情。
      
      还有,刚刚那个金发的小鬼有向他挥刀?
      似乎是看到了几道类似黄色雷电的斩击。
      
      似乎……又没有,是他一段时间没吃人肉眼花了?怎么会被发现?
      
      明明他隐藏地很好,也牢牢地把握住了时机,专挑在猎物放松警惕后下手……就像用网兜捉独角仙的时候?
      
      咦,他明明是鬼,鬼是不会捉虫吃的,那他怎么会去捉独角仙?
      
      他又是什么时候去捉独角仙?和谁一起捉独角仙?模模糊糊的记忆中,仿佛出现了他自己和另一名少年的身影。
      
      下一秒,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橙发鬼鬼生中所见的最后一幕,是颠倒的树林和从树上掉落下的另一枚头颅。
      
      那个头颅……
      
      被乌云笼罩着的模糊过往被层层剖析,橙发鬼终于回忆起了一度被他遗忘的过去。
      
      “哈哈,我捉到的独角仙可是独角仙中的大王,它的个头最大的,你们羡慕吧?”
      
      记忆里,有个体态过于丰盈而成了球形的胖男孩,男孩看人的时候总是喜欢仰着头,一副瞧不起人的神情。
      
      而他更偏向于是:胖男孩为了使自己的双下巴显得不那么明显刻意摆出的动作。
      
      胖男孩还总爱做出手叉腰的动作炫耀他新得到的事物,有时候是他们这种乡下买不到的零食,有时候是一件新衣服,或是一个新玩具。
      
      他和他的小伙伴都不喜欢那个成天趾高气昂,蹭鼻子上脸的胖男孩,即使胖男孩是村长的孙子,能天天穿着没有补丁的衣服。
      
      同村的同龄玩伴们都喜欢围绕在胖男孩的身边,只有他和他的小伙伴不这样。说真心话,他还是很羡慕那个胖男孩的。
      
      他是那种普通务农家庭的孩子,家境都不富裕,按村里的习俗,衣服都是家中最大的孩子穿不下之后再由弟弟妹妹们接手。
      
      他家中有六个孩子,日子过的很是拮据。而他自己,作为家中的长男却也没有一件不带补丁的衣服,据他阿娘说他的一部分衣服还是阿爹年轻的时候穿过的。
      
      他的小伙伴,是他曾经还是人类的时候住着的那座小破村的临村小伙伴。很绕口对不对?
      
      两人明明住得不近,他们的关系却是最要好的。
      
      那个夜晚,被胖男孩的独角仙刺激到的他们偷偷准备了网兜和穿了孔的纸盒,背着熟睡中的大人和弟弟妹妹,相约去林子深处捉独角仙。
      
      他的小伙伴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捉到比胖男孩的还要大一倍的那种独角仙,既然胖男孩的独角仙叫大王,那我的独角仙是大将军,小伙伴这么说。
      
      最后,还是他比他的小伙伴厉害,因为他抓到了一只稀有品种:白色独角仙。
      
      毕竟他可是他们村最厉害的,打波子(弹珠)他总是能赢最多的那个,玩陀螺他也是能将陀螺转最久的那个,连干起农活来也丝毫不输成年人。
      
      见小伙伴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他提出了将自己的白色独角仙和对方的漆黑大将军交换,好东西当然要和小伙伴分享,小伙伴喜欢的话送给他也无妨。
      
      不过顾及到小伙伴的自尊心,他就说他自己喜欢黑色的,想要交换。
      
      于是,在彼此都露出满足的笑容之后,他们击掌为誓,再次作出明天干完农活之后去河边钓鱼的约定。
      
      而这个约定,两人谁都没能遵守。就是在那个夜晚,他俩同时变成了鬼。
      
      鬼化后的躯干也不再是十四五岁少年般的青涩,可以随意变化身高、肌肉强度。
      
      除了改变了食谱和作息,以及不能晒到太阳的限制外,他觉得身为鬼其实还挺方便的。
      
      即使变成了鬼,两人还是好朋友,那个胖男孩则是两人定下的共同目标食物。
      
      坚决抵制那些酸梅般干瘪身材的老人,水土流失、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营养成分。而做惯了农活的成年男性肌肉硬梆梆的难以下咽,倒是血液特别香甜可口。
      
      胖男孩只白天活动,晚上早早地便歇息了。
      
      不知为什么,每每他和小伙伴靠近胖男孩的家门口都会觉得全身不适,头晕耳鸣使不上劲,恐慌随之涌上心头。
      
      两人只好潜伏在村后的林子里,期待着哪天胖男孩家不再散发出那股令鬼害怕的香气,他们就有口福了。
      
      结果,他们都没能等到那一天。
      
      也还没吃够几个人,两人就同时被一个穿着黑色制服、身披拼接色羽织,面部几乎没什么表情的男人抓到了这里。
      
      这座见鬼的山!
      
      由于半山腰全是令他不敢接近的紫藤花,和在胖男孩家门口闻到的那股令他恐惧的香味一样。
      
      没日没夜的,他只能在山腰至山顶处徘徊。
      
      好在天无绝鬼之路,每隔一段日子,就会有一批食物被送到这座上山,他和他的小伙伴开始了合作捕猎的游戏。
      
      他的小伙伴总是笨手笨脚的隐藏不住身形不说,速度又慢,没次都会被猎物提前发现,他也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猎物逃跑了。
      
      真是活见鬼了,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哦不,身为鬼的他,就没有“活见鬼”的这种说法了。
      
      至少在村子里的时候,他们还能吃饱喝足,而在这座山上他已经空腹很久了,他甚至开始考虑作为鬼会不会也有饿死的一天?
      
      又一次捕猎计划落空,他决定和他的小伙伴分道扬镳。
      
      此后,他们就不再是小伙伴的关系了。
      
      而分开后,他捕到猎物的频率的的确确升高了。
      
      渐渐的,他忘记了他的小伙伴。
      
      作为鬼,他的记忆力远不如从前,而随着食物摄入的增加,他开始淡忘身为人类时候的记忆。
      
      时间久了,他只知道他是鬼,而人类则是食物。
      
      没想到……你现在隐藏身形的本事变得那么强,连我都没发现你藏在那棵树上。
      
      怪不得上几次猎物进山的时候,总会有几只猎物送上门般的跑到他面前,让他捉了个正着。
      
      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有你一直在我身边啊。
      
      还能再见到你一次,真好。
      
      虽然这是只能是最后一次了,对不起,之前还对你耍小脾气。
      
      呐,我说,我们一块儿再去买件像他们那样的羽织穿吧。
      
      要颜色艳丽一些、还要有花里胡哨的图案,那样的款式才能显得与众不同……
      
      最好,一件是拼接色,一件是黄澄澄的布满三角形花纹的那种,这样就能显得更强大、也更好看。
      
      要是地狱有服装店就好了,地狱里那么多人,应该会有的吧?!
      
      ……只是,会接鬼的生意么?
      
      哦,对了,死了的话,就能摆脱这个身体了。
      
      真好……这个约定他们都能遵守了!
      
      来,先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挨千针扎……
      
      两个头颅同时落地,互相对望了一眼后,逐渐变成交|缠在一起的黑烟消散于夜色之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32425088爆肝一次,同时也感谢支持我的大家。
    这是一个雨后初晴般小清新的乡村故事,喜欢大家喜欢……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
    最后,为种花民族之伟大崛起发电,也祝大家国庆快乐,看文♂愉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