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可是差点当上了花魁的男人!

      对鬼经验丰富的宇髓天依据善逸的描述,分析堕姬血鬼术作用后,避开那些姑娘们的位置,迅速抽刀将这些丝带一节节地砍断。
      
      剩下最后那节会说话的丝带难以斩断之外。
      在丝带砍断的瞬间,一个个美貌姑娘们像大变活人似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哇,这个小姐姐好美,这个也好美。
      这个稀饭,那个也好稀饭!
      
      对于这些姑娘们,他们均以路上昏迷为借口让这些姑娘们早些回去。
      
      在善逸收回积木盒子之后,会说话的恶心丝带便消失了。
      
      雏鹤、槙与、须磨出现之后,三人与宇髓天元拥抱了好一阵子,黏黏糊糊的样子看得一旁的善逸做出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他好想要老婆,他好想结婚!
      
      任务已经完成,炭治郎和伊之助便卸妆后、换下了这身滑稽的女装。
      得知自己也是被鬼通缉的对象,善逸则坚决不换下女装。
      
      接下来和堕姬的战斗,至少不能暴露身份,不是吗?
      
      “炭治郎,你要出去?”
      
      善逸眨了眨眼,正疑惑为何炭治郎拎起了装有祢豆子酱的木箱,“没多久太阳就快要落山,按堕姬的暴脾气届时她发现抢来的姑娘们都不见了肯定会大发雷霆,我们难道不是只要齐心协力打败她就可以了吗?”
      
      “嗯。”
      
      揉了揉善逸的头顶,假发明显没有真发那么柔顺,炭治郎柔柔一笑,“我要回‘时任屋’一趟,在那的时候,花魁鲤夏小姐很是照顾我。我去和她道别,顺便转交下这段日子所花费的伙食等开销。”
      
      “哼,花魁有什么了不起,我可是差点就能当上花魁的男人!”
      
      善逸挺起了胸膛,又缩了回去,“虽然三津妈妈也很照顾我,但一想到堕姬有可能会出现,我还是在这等太阳落山。你快去快回,注意安全哦。”
      
      探查吉原花街花魁抽足之真相,已经完成,剩下最后场不可避免的战斗并做到保护好周围群众就能彻底完成任务。
      
      简单的准备之后,宇髓天元反复叮嘱着加入战局的白石和没能通过最终选拔的中居贸,坦白讲这两人可算不上什么战斗力。
      
      “身为本华丽丽的祭典之神最忠臣的子民,你们两唯一的任务就是避免和鬼的正面接触,一旦战斗开始,你们就指挥民众撤离……”
      
      “嘭!”
      
      听到巨响声后,宇髓天元扛起双刀便朝鬼气息所在处飞奔而去,撇下一句,“都给我记住刚才说的话,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最后一战要追了快点跟我来。”
      
      见此,伊之助愤然,“混蛋,那个家伙跑得那么快!”
      可不是?
      为了真面目不被发现,虽换了身便装,头顶盖着的假发总让善逸有种用尽全力奔跑会把它甩出去的感觉。
      
      “滴滴”伴随着小轿车的喇叭声响起。
      拉下车窗后,白石景一手握住方便盘,嘴里不忘叼着根烟,含糊不清道,“小家伙们,上车,你们给我指路,我保证能以不比祭典之神慢的速度载你们去现场。”
      
      看样子,宇髓还成功点燃了白石叔湮灭已久的中二之魂。
      得了中二病,一个传染俩,还真是有毒。
      
      小轿车驶得飞快,车内的两人也东倒西歪。
      听着白石景瞎几把乱哼的走音到大西洋去的调子,善逸问道,“那白石叔,你打算怎么帮我们?”
      
      “安心啦,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单手把着方向盘,白石景拍了拍副驾驶座上的手提箱,“别说人影子了,到时候保准你们周围连只鸟都没。”
      
      ( ̄◇ ̄;)
      究竟是怎样的方法?
      
      一路上,喇叭声不断。
      在周围行人的尖叫声中,自称是秋名山车神的白石叔竟赶超过了在屋顶上忍者跑的宇髓天元。
      
      “灰石大叔,厉害,唔哈哈哈。”
      急刹车后,他将善逸和伊之助送到了战局中心。
      
      “祢豆子酱?”见炭治郎正压制着鬼化后瞳孔变为粉色并露出獠牙的祢豆子,善逸发慌起来,“这……这该怎么办?”
      
      小鬼到底是小鬼头,关键时刻容易慌了阵脚。
      宇髓天元在怂了一通善逸和炭治郎后,回头望了一眼在他们身后喋喋不休的堕姬,指出对方太弱不像是上弦。
      
      当宇髓天元一刀斩下堕姬的头颅,善逸指着抱着头颅蹲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鬼,感同身受,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不可能吧,这种水平能当上弦?”
      
      明明听她的声音,很是有压迫感。
      在和无惨的对话中,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说了曾吃过七个柱的。
      
      而后,宇髓天元那句“唱摇篮曲吧”明显起到了作用,在炭治郎的某段儿歌中,□□的祢豆子终于安静了下来。
      
      在看清善逸的瞬间,愤怒夹杂着错愕,堕姬惊得眼珠子几乎弹出眼眶。
      
      没拿稳头颅、顾不上怀中自己的头颅滚落在地,她大骂道,“竟然是善子你这丑女!我就说怎么刚回头我的食物库里一个人都没了,部分血鬼术的力量也被抑制住了,你竟然是鬼杀队的。”
      
      “哇哇呜呜呜呜……”
      泪眼汪汪中,堕姬嚎啕大哭起来,“啊啊啊!那晚你还敢出现在无惨大人面前,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无惨大人明明还嘱咐过我让我谨慎鬼杀队的老手,你这奸滑狡诈的金毛妖怪、丑婆娘、臭虫!”
      
      呃,女性骂起人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不过,她从一开始就搞错他性别了。
      摸了摸头顶,善逸将假发再次戴戴正。
      
      在堕姬的咒骂声中,她的背后出现了另一个上半身□□、驼背,身型骨瘦如柴的中短发青年男鬼。
      善逸的瞳孔微微一缩,凝视着浑身是黑斑的男人,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将堕姬被斩下的头颅重新摆放回去,妓夫太郎默默听着妹妹边抽泣抽泣,边指着一旁的善逸向他抱怨,“他们联合起来欺负我,特别是那个黄头发的丑女,我讨厌她,哥哥帮我杀了她。”
      
      转头瞅了几眼善逸,妓夫太郎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圆脸长相清秀的女孩。
      
      挠了挠他绿黑相间的发丝后,他爱抚地摸了摸妹妹的头发,“这个,那个……你们女孩子家家之间的打闹,你让我打那边那位皮相不错的小哥是可以,女孩子之间的恩怨我怕不太好插手。”
      
      妓夫太郎出现的那一瞬间,善逸明白了任务上“二位一体”的真正含义。
      
      见宇髓天元攻击落空后,血液顺着他眼角缓缓滴落、晕染了他的眼妆。
      善逸打趣道,“祭典之神大人哟,你可别掉以轻心了,人家不是说过昨天鬼舞辻无惨和她的对话中,可是提及过她曾葬送了七名柱的么?”
      
      “你这不华丽的小鬼,不数落我一句你就闲着没事干啊!”以蝴蝶忍的声线说这样的话,还真让宇髓天元感受到了何为天雷滚滚。
      
      随即,善逸说出了来自系统的“二位一体”提示,又被堕姬恶狠狠地瞪了好几眼。
      
      小姑娘还真是敏锐呀,看起来自家的妹妹对她很是不满,妓夫太郎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到了一旁的男人身上。
      
      对比自己瘦弱又满是黑斑的讨人厌长相,妓夫太郎艳羡起宇髓天元的体格、相貌、以及他拥有三位老婆这一打击人的现实。
      
      挥动双镰,发出型如薄刃的血之斩击,妓夫太郎朝着宇髓天元发动了攻击,并且打穿了墙壁。
      眯起眼睛,他远远凝望着墙洞外出乎意外的风景。
      
      开玩笑吧,这里可是花街,夜里的花街可是比任何地方都繁华人流兴旺的场所。
      可是……现在?
      透过墙壁,露出了屋外空荡荡的街道。
      
      一位身材圆滚滚的胖男人在街道的另一头的临时搭起的擂台上拿着扩音机在喊着些什么。
      洒落下无数花花绿绿的纸张,一阵风吹过,妓夫太郎伸手以二指夹住被风捎来的钱币,“这是……钱。”
      
      这不是身为催款人的他最熟悉的东西?
      
      是白石叔!
      “唔,灰石大叔果然有在用我教他的呼吸方式。”
      “……”
      “看他摆动双臂的姿势,就是我改版的伍之牙·狂牙绽裂。”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
      
      “嘛,算了。”
      眯眼望着在远处集中起来的普通人,妓夫太郎将眼前的数人定为优先解决的目标。
      
      他的镰刀可是带有致命的剧毒,一想到这点,妓夫太郎震惊于为何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宇髓天元身中剧毒却依旧与他侃侃而谈。
      
      听着宇髓天元说起自己是忍者世家,有抗毒性的体质,见他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善逸扶着下巴歪头思索起战局。
      
      最终,善逸装出以挑衅的眼神与堕姬对望了数秒。
      他率先一步从跃上屋顶,后背上金发跃动,“妓夫太郎交给你们了,人家可是要和堕姬好好比试一番的呢。”
      
      如他所料那般,堕姬紧随其后站到了善逸面前。
      
      “你可藏得够深啊!”愤怒中,逐渐鬼化的堕姬露出了额前的第三只眼睛,“在鬼杀队混得如鱼得水不说,到了京极屋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混得风生水起,又是唱歌又是弹琴。”
      
      “那个女孩胳膊上的痕迹都是你打的吧,明明是尽心尽责服侍你的侍女?”
      
      “打她骂她又怎么了?你倒是当起大善人来了,管的还真多。那个丑东西,我就是她的天,我就是她的地……”
      
      在短暂的交流中,善逸发现她自己简直无法与眼前这疯女人好好交谈。往常他虽很少愿意与那些长相古怪又随意的鬼交谈,但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他愿意和她交流两句。
      
      看着堕姬扭曲的表情,善逸将手安放于刀柄上。
      看来,这不愉快的谈话到此为止了。
      
      从体内放出八条丝带,堕姬将其硬化后,从四面八方不留任何死角地驱使起血鬼术·八重带斩,“啊哈哈哈哈,去死吧你这个黄毛丑八怪。”
      
      拔刀,善子一边抵挡着这些丝带攻击,伴随着挥舞得如飓风般的丝带以及凌乱、让人应接不暇的血刃攻击。
      一时之间,他难以接近堕姬。
      
      运起二之型·稻魂,在进行呼吸的瞬间,善子砍出闪电形的五连击,趁着丝带攻击的速度放缓,善逸以一之型·霹雳一闪·八连和神速斩向堕姬的头颅。
      
      脖颈处化作了柔软而有韧性的丝带,善逸的斩击被挡下,堕姬得意地大笑着,“你以为你能……”
      
      将刀刃上脖子化作丝带的嚣张的堕姬甩出,注视着一时倒在砖瓦废墟中的鬼,善逸深吸一口气。
      虽然只有了雏形,他打算尝试自创的专属剑型。
      
      和霹雳一闪这种居合斩不同,七之型·火雷神是以超高速的折线形斩击并产生一条金色的雷龙。
      
      “丑八怪,看我不杀了你……”
      相向而对的两人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了交锋,七之型出招的那瞬间,堕姬的头身分家。
      
      见另外一边尚且处于激战中,为了让头颅无法接回。
      善逸便以[颗粒积木]按葫芦画瓢,拼接出了一个能装进头颅大小的方形盒容器,放置堕姬的头颅于其内。
      
      同时,雏鹤以占满紫藤花提取液的苦无群攻击,某只苦无成功扎中了妓夫太郎脖子。
      
      而这不过是计策中的障眼法,借此短暂的停顿机会,中居贸朝着妓夫太郎的脖子连开数枪后,又对准其双手、双脚、躯干连续扫射一通。
      
      子弹用完之后,又上了一波手榴弹攻击。
      
      众人合力攻击下,即使是抗毒性极佳的上弦鬼,妓夫太郎不断在摄入毒素的同时迅速将体内毒素分解。
      大量紫藤花提取物的摄入,加之同一时间又得应付着宇髓天元、炭治郎、伊之助三人的联合的攻击。
      
      本想先捏死战场外只会偷袭的两只碍眼小虫子,喉咙一阵干热,体内的血液不断沸腾着,控制不住血液顺着气管涌出口腔,妓夫太郎连吐数口鲜血。
      
      尖长的指甲深入体内的肌肉,妓夫太郎抠出了一颗嵌入肌肉的子弹,被子弹波及到的周围的肌肉一圈圈炸裂开,伤口也不似往常那般在受伤后以极快的速度愈合。
      
      “哟西,太棒了!”
      这可是浓缩十倍的紫藤花提取物和高纯度玉刚制成的子弹,见近一年的研究成果起了效,中居贸和雏鹤击连连击掌喝彩。
      
      “哟,你们胆子不小啊……”
      妓夫太郎的视线随之转移到了远处的偷袭者,眼中闪过一道阴险而又狡诈的光,咧嘴惨笑着露出了类似鲨鱼锯齿形的牙齿。
      
      当他正打算先解决那碍眼的小爬虫时,空气中细碎的闪电划过。
      一道破风之声由远及近,在妓夫太郎单手拧碎了中居贸手中的枪支、伸手抓向雏鹤的那瞬间……
      某个方形物体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妓夫太郎的脸颊掷去。
      
      “什么?”
      错愕中,妓夫太郎偏过头躲开了扔向自己的物体,转头朝袭击者者往去。
      
      远远的,那个金色卷发的女孩站立在对面屋檐的砖块碎瓦之上。
      
      妓夫太郎猛地一怔,感觉得到妹妹的方位所在,可妹妹的意识思维与他的联系间中断,两人像是在黑暗中能感受到紧握着彼此的手,有感知、视觉无法共享共鸣。
      
      一时之间,他心底一凉,心头涌上一种只有在人类时期才曾有过的惊慌恐惧不安与无力。
      
      顾不上身体的难受,更顾不上找那两只小爬虫麻烦,一时之间四处搜寻妹妹堕姬身影的妓夫太郎却只寻得了她倒地的身体。
      
      头颅,却不见至关紧要的头颅。
      “身为哥哥,你怎么能躲开呢?”
      “头……”
      “刚刚刚才我扔给你的,可是装有堕姬的头颅的盒子。”
      
      趁此空隙,善逸的身影旋即便移动起来,响雷落下的同时伴随着金色的残影掠过,他的身体骤然闪至妓夫太郎的面前,“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刀起刀落,斩断了妓夫太郎精瘦的手臂。
      与此同时,善逸挡在了雏鹤和中居贸的身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伊之助:堕姬,你貌美及不上我。
    善逸:堕姬,你可爱比不过我。
    炭治郎:堕姬,你温柔抵不上我。
    堕姬:TMD,不说了,老娘去晒太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