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貌美的年轻姑娘与受够了咸猪蹄手的她

      这里,是吉原,某座日渐成为了一掷千金的不夜城。
      蕴藏着数不尽的风花雪月历史,游廊青楼,佳人无双,儿女情长,烟花柳巷之地,夜色惑人。
      
      见识过西方的文明世界,会想起曾经学习过的剑术、呼吸,中居贸有种南柯一梦之感。
      
      走在其中看那小桥流水,那亭台院落,亲切又温馨,带给了他非常舒适的感觉。
      
      和布置得金碧辉煌的店门不同,走过几条曲折的走廊通向不同的院落和房间,它们的风格也有明显的差异,有的一片灯火辉煌,有的确有曲径通幽的感觉。
      
      想起那些屋里屋外的游女,从她们身上,她们努力地生活着,仰望着这太阳常常会被云彩遮挡而无法看见的天空,等待着太阳从云彩的空隙中放出光芒的时候到来。
      
      “来了这里,就别像小老头那样总板着副严肃的面孔。”
      
      路过粉墙黛瓦、莺莺燕燕之地,白石景烟瘾又犯,他抽一了口烟,“给三津老板娘个面子,也卖白石叔我个面子呗,等下可别瘫着张脸去见人家姑娘,多难看啊。”
      
      白石景最后猛吸并吐了最后一口烟,走进了包厢前,他掐灭了只抽了一半的烟,“据说,是个能歌善乐的女孩,还怪可爱的。”
      
      当善逸踏着小碎步走进包厢的时候,他们四眼相对。
      
      一时之间,包厢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蜜汁尴尬。
      
      哦不……深呼吸。
      
      你行的善逸,你现在可是披着善子这层完美的外壳,相信来自隔壁天.朝罗姐姐的亚洲四大邪术之一。
      
      而当啾姬子飞去屋檐下的那瞬间,善逸只冒出了“我还是原地螺旋升天好了”的念头。
      
      同样,自善逸走进包厢,中居贸死死盯着善逸,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小动作。
      
      对女性有比雷达更敏锐反应的中居贸,可以说是第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性别,啾姬子的出现,让他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让两位客人久等了,这位是本屋现在的当红偶像善子姑娘。”为了不冷场,混成人精三津开口圆场。
      
      见那位俊秀少男一个劲儿地盯着善子姑娘看,曾经也是个美姑娘的老鸨当然明白少年眼底暗藏的深意。你看看那幽怨的小眼神,可能还真被她遇到了豪门那种青梅竹马幼时相识又被无奈分开的情节。
      
      脑补了一场大戏之后,三津妈妈发誓:等善子接待客人结束后,她一定得好好问个清楚,她反正是百分百笃定善子必将一飞冲天,也为她带来极大财富。
      
      “嗯?善子。” 耐不住性子率先发问的中居贸打量了善逸一番后,质问出了善逸内心深处拒绝回答的问题,“我倒是不知道善逸你不仅上能灭了鬼,下还能唱歌弹琴,多才多艺。”
      
      见善逸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低头沉思起为何命运会此般捉弄他。
      
      “所以你现在女装,是因为鬼杀队的任务么?”
      
      “小善,没想到你女装还怪好看的呢。”白石景边吃着桌上的精美糕点,边感慨起天意弄人。
      
      自从解开心结口,他开始彻底释放自我,敞开肚皮大吃特吃了几个月,变得珠圆玉润了起来。
      从一个颓废消瘦美大叔画风的男子转变为了中年油腻胖大叔,他却乐在其中的样子。
      
      “嗯,啊,是的。”总感觉在阿贸面前,他格外的不自在,幸亏同一个空间中还有白石叔的存在。
      
      生活,还真是过山车般的体验呢。
      
      絮絮叨叨地,作为听众,善逸听着白石叔讲起送他们离开后发生在京都的事情。
      
      糖果屋初代主人,也就是莉奈的爷爷,在距离今天的三个月前的某天离世。据见闻的邻里说,有预感般突然醒来的咪伊也跟着送葬的队伍,可走着走着却不见踪影。
      
      “那可是在太阳底下,唉……”一想起这件事,白石景惆怅万分,“不过这也不乏是个很好的结局了,毕竟对于一只猫来说能陪着主人一起也是件幸福的事。”
      
      正在这时,陆陆续续地,屋外传来了争执声:
      
      “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这整个极京屋都是我的东西。”
      
      “这是别人的私人空间,蕨姬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平日里我都宠着你依着你包庇你,但这次我要和你直说:虽然你是花魁,但也稍微考虑下别人的感受吧。”
      
      “啊哈,你的意思是我这个花魁是名不副其不实?我这花魁的头衔也要给那个新来没几天的善子?”
      
      “我没有那意思,我们店里的孩子很多都受了伤,而她们都不愿意做你侍女,自杀的孩子可以说是被你欺负至死的吧,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收敛下脾气。”
      
      “呵呵……你难道不是站在我这边的么?!服侍我这么貌美的女人难道不是天赐给她们的荣幸?错的难道不是那些惹恼我的孩子?还有你,老板娘,你不觉得你对我太不礼貌了么?”
      
      争执声不断,门外的对话让他猛地打了个寒战。
      
      那种声音、那种心跳、那种步态……这不是人类该有的声音!
      
      鬼,竟然在他这边?!
      
      善逸意识到了站在门前的那人十有八九就是他们此次任务的目标,光听声音,便让他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压力,有压迫感却并不强烈。
      
      加之先前有过与上弦三接触的经验,善逸认为那极有可能也是上弦,只是排名肯定不如猗窝座,没有他那种惊人的压迫感。
      
      突然,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让善逸猛得一哆嗦。
      
      [叮!
      开启主线任务三:二位一体?!
      
      一:探查吉原花街花魁抽足之真相,协助音柱寻找雏鹤、槙与、须磨失踪案之凶手。
      二:缩小战斗范围,以保护花街之群众。
      三:兄与妹,妓夫太郎与堕姬。
      
      任务完成后奖励一件随机物品,此次任务同等重要,请宿主不要松懈!]
      
      当包厢门突然被推开的时候,善逸甚至没来及吐槽这又坑了他一把的任务。
      
      他紧握着拳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既然她现在拥有花魁的身份,时刻保持光鲜的形象,在客人的面前应该不会随意杀人。
      
      刀,关键的时候,刀还不在?
      老鼠,这种时候该让宇髓天元的“忍兽”筋肉鼠拿刀来么?
      
      善逸曾吐槽过看到这种老鼠的第一眼,他仿佛看到了伊之助的翻版,颇为可爱的鼠头配上肌肉发达的身体。
      
      啊,啊,每到怎么关键的时候他又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开战,来不及了。
      
      老鼠顺着天花板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最佳选择是尽量避免战斗?
      
      “哟,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呢,大名鼎鼎的善子姑娘。” 即使三津妈妈强力劝阻,人类的力道对她来说不过是螳臂当车。
      
      向来我行我素的蕨姬在闯进包厢后,以满是哀怨的目光,打量着坐在对面沙发上表情怪异的年轻姑娘。
      
      不过是个姿色平平的小姑娘,哪及得上她的半分美貌?
      
      倒是年纪小,这靠着弹弹琴唱几首小曲儿,就想爬到她的头上来?
      
      不久前,路过包厢的仆人们纷纷议论着京极屋来了位京都的俏公子。
      现在正点了新入店的善子姑娘当陪客,感情这佳配良人倒不妨将会成为吉原的佳话。
      
      相比之下:
      堕姬努努嘴,青筋凸起、血管在即将爆裂的边缘扩张又收缩。
      她按耐住处于爆发边缘的性子,鄙视望着此时坐在她旁边的地中海男人。
      
      男人露出了色眯眯的微笑,先前谈话时男人的视线就老在她胸前乱晃。
      
      并肩同行时,跟随着她的步态,男人肥猪般的脸上横肉乱窜,余光望去,猥.琐的小圆眼眯成了一条缝,他正不按本分将只肥猪蹄手缓缓移向她的腰带。
      
      这恶心吧唧的老色鬼!
      堕姬保持微笑优雅地伸足向前转了个圈躲开了咸猪蹄的骚扰。
      
      她的内心更是恨不得将前些日子吃的那名容颜保持得还不赖的女子吐出来,凭什么,别人遇见了有钱的俊公子,偏偏她碰到的都是这种货色?
      
      都是那个该死的善子姑娘!
      
      就是只长得丑的黄毛老鼠,这发色是怎么一回事……想要引人注目吗?
      
      “三津夫人,请问这位是……?”
      
      见善逸沉默不语,联想到善逸曾经单凭声音就解答了困扰他多年心头结的能力,白石景装作不动声色。
      
      他摸索着裤子口袋,确认外套下的枪摆在原位,心底松了口气后他又假意掏出了一叠钞票放在茶几上。
      
      “这位姑娘长得也太美了,我记得曾有幸在花魁游街的时候远远见过一眼,想必这位就是京极屋的花魁蕨姬姑娘吧,唉……”
      
      白石景拍了下脑袋,“我就怕这次身上带的现金不够,请不起花魁姑娘陪我们。”
      
      虽说是个油腻腻的男人,倒是挺会说话。
      
      “嗯,这位大人愿意的话,蕨姬改日倒是愿意陪大人喝上两杯,这次……我这只不过是顺路来瞧瞧据说是京极屋最擅长乐理的善子姑娘。”
      
      声音由远及近,最后,鬼甚至是紧贴着善逸打量着他。
      
      五指紧扣着沙发皮,善逸从未有过如此坐立不安的时候,背上的冷汗浸湿了丝绸料的和服,黏答答的他却不敢动一下。
      
      一定不能被发现!
      对,他得像白石叔叔那样自然,演戏,演戏。
      
      善逸假装先前正与屋中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他强忍着发颤的手臂,本想伸手抓一块点心塞到面部表情比僵尸还僵硬的中居贸嘴里。
      
      不知不觉中,点心盘子已空。
      在谈话期间,是胃口大好的白石景在不知不觉中展开了光盘行动!
      
      在最终选拔之后,对于鬼,尤其是女性的鬼,他的敏感度高得异常。
      
      在见到蕨姬的瞬间,第六感作祟,他的心底传出了一阵声音:那个就是鬼,那个就是鬼……
      
      陷入对女性鬼无限恐惧的中居贸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像断了电的机器一样。
      身体软绵绵的一动都动不了,直到善逸的手碰到空盘,发出“咣当”声响后,他的意识才重新连上插座。
      
      中居贸见状,想起临走前姐姐塞进他西装外套里的新作品糖果,镇定地剥开糖纸后,虚搂善逸的腰将他拥入怀中,顺势将糖果送入他口中。
      
      糟糕!
      
      目光督到糖纸上的字样,中居贸意识到这是姐姐的朝最难吃食物方向发展的试作品。
      
      “这个味道……”
      是生姜和洋葱和辣椒混在一起的糖果!
      
      想吐又不能吐,强忍着来自味觉的刺激,一个紧张喉咙一松一紧,善逸倒是将这颗难吃至极点的糖果咽了下去,扬起嘴角扯出微笑,装出一副品尝到美味食物的样子。
      
      好辣!泪水控制不住了……
      
      “你们倒是卿卿我我的,很是欢乐啊。”
      
      蕨姬轻轻柔柔的话,在善逸听起来却像是在他耳边放下了个炸弹,“老板娘也些日子还真是好生照顾你,独立的屋子、最好的客源、手脚勤快的侍女,怎么好处尽让你这丑东西占了呢?”
      
      提心吊胆了一阵之后,本以为鬼会找他麻烦。
      结果,就这么走了?
      
      房门再次被合上的时候,善逸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看样子是没事了。”
      
      当白石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的时候,这体重大得让正在发呆善逸屁.股也随之一弹,误以为自己陷入了凹坑。
      
      扯了扯衬衫领口,白石景大口喘着粗气,见善逸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搞的他都跟着紧张起来了,“刚才那个就是你们在找鬼?”
      
      “嗯,十有八九就是了。”
      
      善逸的双手十指交叉而紧握,他听得出中居贸的恐慌,也比谁都清楚他对女性鬼的阴影。
      
      几番思索之后,善逸提出了建议,“她可能察觉我的身份了,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能让柱插手的任务,极有可能是十二鬼月中的上弦。”
      
      况且,又是那种让人头痛的连锁任务。
      
      中居贸自嘲地笑笑,他摇了摇头。
      
      自从回到家族后,跟着父亲经商,资助鬼杀队的同时他也用自己攒下的资金组建了“对鬼部门”:
      以高科技手段将紫藤花、玉刚这类对鬼有效的物品,以一定比例制成了武器。
      
      出于对鬼的执着、曾经险些丧命的不甘。
      
      剑术、呼吸方面他承认自己是门把手都没碰到的圈外人士,比普通鬼杀队队员都弱的他深知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只能好好利用他的“钞能力”。
      
      “这次,请让我也加入吧。”
      
      当着善逸的面,中居贸打开了他的手提箱,箱内除了一些普通日用品外。
      他打开了箱子的暗阁,一一介绍起来,“这几把枪,里面的子弹是调和了最佳比例的紫藤花和玉刚制成。虽然只是拿普通鬼做的实验,只要一发也能瞬间将其毙命。
      
      这些手榴弹都是提炼紫藤花花汁并浓缩提纯数十倍混杂于玉钢粉末而制成。”
      
      见善逸对着他一系列高科技武器在一旁瑟瑟发抖,中居贸微笑着合上了手提箱,“用不着担心,手榴弹是特制的,防爆、防振,对人类来说威力并不是很大。”
      
      “不过是炸断一条腿或者一个胳膊的威力罢了。” 中居贸恶意地补充了一句,他对善逸两眼发白即将晕倒的表情很满意。
      
      几颗手榴弹的威力实则也被他夸大了数倍,炸断腿的效力只是对普通鬼罢了。
      
      回归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后,鬼依旧是中居贸不变的噩梦,久久难以介怀。
      他捧起了善逸的双手,语气中带上了哀求之意,“善逸君,拜托了,这次作战能算上我一份吗?”
      
      即使他很弱,难道他就愿意过那种每天清晨醒来大汗淋漓湿透了睡衣后背的日子吗?
      是时候,给曾经弱小自己一次机会,结束这场噩梦了。
      
      流着泪,善逸默默点头。
      
      同样,白石景在认真思考了一番后,愿意接下善逸提出的让他们在战斗中救援可能会被鬼误伤的普通群众这一要求。
      
      误伤?
      有人就会有误伤,只要将所有人都引离战斗范围不久行了?
      看着这群少年为他们这些年老又不中用的大人与鬼战斗,他哪还能坐得住?
      对此,一个绝妙的主意逐渐成型于他脑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吧,还有位吃胖了的白石叔作为老伙伴呢。
    因果循环,皆为伏笔。
    两个女人一台戏,emmm……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