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下次我请你们吃牛锅便当吧!

      经过千锤百炼的日轮刀与拳头的撞击,可这一击善逸并没有占到便宜,除了感到手腕发麻之外,刀刃抵于拳却并没有给予上弦三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善逸唯一的感觉,就是他像是砍在钢板上面。
      
      猗窝座在第一波攻击被挡下后,依旧保持嘴角上扬的微笑。
      
      除了那个黄发的小鬼接下他的攻击之外,视线内的那位红发男子以提前摆出了防御姿态,不论如何这第一下的袭击都是会以失败而告终。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唯一在意的是对手是否足够强者值得他一战。
      
      没有给善逸喘息的机会,猗窝座后仰躯体单手撑地的同时,扯身扬起一脚瞄准他的下颌猛地发出强烈的踢击。
      
      双手持刀的善逸,勉强以刀背挡下了猗窝座的攻击。
      
      见对手出现格挡的空隙,猗窝座以另一只手虚空发出拳击。
      
      以炎之呼吸·二之型·炎天升腾发出一道自下而上猛炎般的弧形斩击,炼狱杏寿郞在替善逸挡下了拳风攻击的同时,斩击自握拳的指端到肩膀处,使整条手臂横线一分为而二。
      
      以熊熊烈火的效果为视线遮挡物,看似突然愣了神的善逸偷偷使出了[波子]这一技能。
      
      将波子尽可能缩小到如沙烁般的大小藏进了猗窝座开裂了的左手手臂之中。
      
      幸好,没有人发现他这一小动作。
      ( ̄◇ ̄;)
      
      被斩断手臂的瞬间,猗窝座猛地后退到了五米之外的安全距离,一分为二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
      
      若非残留于手臂上的血痕让众人清晰得意识到刚才的斩断对方手臂的攻击并非幻觉。
      
      “刀不错啊。”
      猗窝座张嘴伸舌舔着手背上的血迹,露出口角处比一般人都张的尖牙,雪白如鹅毛的浓密睫毛如羽扇般低垂着。
      
      糟糕!
      单身久了,看一只男鬼都觉得他眉清目秀的呢。
      
      “什么叫刀不错啊!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明明是炼狱大哥的剑术特别厉害!”
      
      善逸愤然,在受了伤之后立刻逃到安全区之内,从这点看来这家伙并不是无脑的格斗爱好者,懂得利用鬼恢复能力极强的这一优势。
      
      猗窝座听后,触碰到鲜血的舌尖一顿,不置可否地眯眼一笑,眼角余光扫了善逸一眼。
      
      而仅仅这一眼,就让善逸打了个寒颤混身汗毛耸立,他躲到了炼狱杏寿郞的身后。
      
      救命!
      这种笑眯眯的战斗狂,是善逸最害怕的类型。
      
      害怕归害怕,目光始终没从猗窝座身上离开过,善逸见对方似乎没发现他藏波子的举动。
      在这短暂的停战时间中,善逸抹了把早已布满额头的冷汗。
      
      这家伙彻底颠覆了善逸对鬼的认知,和那些话痨喜欢喋喋不休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厉害的普通鬼不同,他是何其的出其不意,人(鬼)狠话不多。
      
      光是与上弦对持的短短几秒内,善逸感受到了无可比拟的压迫感,再厉害的下弦和上弦完全是两个次元的存在。
      
      在上弦三面前,光是对方的速度就已经让善逸目不暇接,这还是在他已经使出全力而对方尚未使用血鬼术的情况之下。
      
      在意识到对方是武斗派的那一瞬间,善逸就打起了只能以巧取胜的小算盘。
      
      现在,善逸的脑海中能凭借波子的位置来感知到对方的方位,在这种极近的范围中,即使眼睛跟不上他的速度,他也能感知其位移。
      
      这算是相当作弊的行为了。
      
      何况,有缩小也有增大,至少还能在对方出拳作为攻击的时候,断上他一臂。
      
      在善逸思索这些内容的时候,炼狱杏寿郞配合着善逸,顺势将他挡在身后。
      
      当被问及其他问题的时候,炼狱杏寿郞以“我和你有什么要说的?”回复对方。
      
      风吹起炼狱杏寿郞身上火焰纹路的羽织,扬起他烈火般呈弯曲锯齿状的下摆,善逸恨不得为句句霸气发言的炼狱大哥疯狂打电话。
      
      炼狱杏寿郞接下去的那句虽然是初次见面不过我已经讨厌你了,让彻底化身为小迷弟外加炎柱吹的善逸,觉得炼狱大哥又帅出了一个新高度!
      
      向众人说出自己的名字为猗窝座后,猗窝座提出了:是人都会变老会死亡,他想让炼狱杏寿郞也变成鬼,这样不管多久都可以持续不断地锤炼变得更强。
      
      拥有奇怪逻辑的战斗狂!
      
      太可怕了,双手捂着脸颊、张嘴成“O”型的善逸,突然间注意到趴在地上四处张望焦躁不安的炭治郎。
      
      善逸弯腰下蹲搂了他一下,侧身挡住他在炭治郎手心上写上“波子”的动作,以眼神示意对方让他不要太过忧心。
      
      蝴蝶屋里与忍小姐的几番谈话中,善逸得知普通队员很难遇上十二鬼月,甚至有些柱在任期内都没有遇到过一位十二鬼月。
      
      出于对炭治郎这个专吸十二鬼月的体质,善逸曾考虑过多种如何在遇上强大的上弦鬼的时候压制对方的方案。
      
      与忍小姐进行了一番关于技能的活用后,忍小姐为他提供了相当宝贵的意见。
      
      不愧是女孩纸!
      
      对于猗窝座的邀请,炼狱杏寿郞丝毫没有受其干扰,平静地说出老去或是死亡,都是人类这种短暂生物的美丽,所谓强大并不只是针对□□而言的词语。
      
      听罢,深受感动的善逸再次两眼汪汪地凝望着炼狱杏寿郞愈发伟岸的身影。
      
      脸皮可以不要,打脸无数次也无所谓,他更坚定了一定要成为炼狱大哥继子这一想法。
      
      见劝说无效,使出了血鬼术破坏杀·罗针的猗窝座,以他自身脚下为核心铺展开了类似呈雪花形状的罗盘。
      
      术式展开的瞬间,猗窝座朝炼狱杏寿郞展开了攻击,炼狱杏寿郞以炎之呼吸·一之型与其抗衡。
      
      挡下了这道斩击后的猗窝座在瞬间跃到了半空,施展用拳头向虚空中打出六连击,速度快到难以看清的破坏杀·空式。
      
      战斗的速度太快,让善逸这一观望者都看得应接不暇。
      
      经历了忍小姐的五连突刺训练,动态视觉比以前上了一个档次的善逸在集中精力的状态下才勉强看清了猗窝座六连击的位置。
      
      善逸原本想在战斗中对炼狱大哥进行一定的辅助措施,可光是跟上他们的动作,就已经让他用尽了全力。
      
      他想起了炼狱大哥在指导炭治郎提高呼吸的精度,使破损的血管收缩、停止伤口处的血液循环的方法。
      
      无独有偶,在想起这个方法的瞬间,善逸提高了呼吸的精度……提高,再提高。
      
      感知着全身每一处的血管,尤其是面部眶周围的血管分支,一时之间,将大脑中枢反应能力与视觉感知能力扩充到了极限。
      
      在此期间,战斗中的两人开始了极近距离的近身战。
      
      刀属于近战,而日轮刀毕竟是那种与普通武.士刀相近的长度,若是与那种擅长拳脚格斗术又速度极快的鬼战斗,挥动刀的时间是致命的延迟。
      
      即使如此,在紧身格斗中,炼狱杏寿郞以极快的斩击挡下了猗窝座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感知着波子的移动轨迹为出招的前奏,同时,善逸尽全力去看清猗窝座既然使出攻击的瞬间。
      
      在两人同时出手的风尖浪口,他使出了[孔明锁·梅花锁],层层相叠状态的梅花桩木板在猗窝座握拳出招前束缚住了他的动作,并且将他束缚在原地两秒。
      
      正面承受了炼狱杏寿郞猛虎般的巨型斩击,即便拥有鬼极强的再生能力,受了重创的猗窝座身上伤口血如泉涌的同时,嘴角溢血不断。
      
      猛烈的一阵咳嗽后,伴随着数口鲜血的吐出。
      
      猗窝座低垂者头,望着从他身体的重心点出现的类似梅花的视觉特效,脸上的笑容却逐渐消失。
      
      鬼的身体对于疼痛不像人类那么敏感,可身上渗血的创口正提醒他刚才之所见并非他的幻觉。
      
      见过波子打错位不死川实弥的指关节,从产屋敷主公的讲述中得知他在雷轰后因祸得福。
      
      世间有恶鬼这一存在,恶鬼又有血鬼术这种能力,那人类又何尝不能拥有能与鬼匹敌的能力?
      
      见炼狱大哥用眼神示意自己,善逸猛地深吸几口气,提炼更多的气流进入全身神经每一主干与末梢。
      
      同时,他以一之型·神速与霹雳一闪朝猗窝座的头颈处砍去。
      
      伴随着阵阵落雷声,闪电般的声音闪过,当金色的身影停滞的时候,众人看到的是那仅仅画出一道血口子的伤口。
      
      猗窝座敏锐地发现即使自身行动被束缚,却并不妨碍他控制身体的感知能力,将脖颈处的肌肉密度提升到了最大,挡住了善逸的刀刃。
      
      处于给善逸历练的机会,炼狱杏寿郞并没有向他伸出援手。
      
      两秒的时间转瞬即逝,失去绝佳攻击时机的善逸不得不在抽刀后退的同时,抵挡着猗窝座的破坏杀·脚式。
      
      那每一高速踢击,猛烈地如陨石下落闪光炸裂。
      
      勉强挡下大部分踢击,眼睛能勉强跟上对方速度可身体跟不上反应,腹部中了两次踢击,不用想,胸口处的剧痛告诉他他肯定是肋骨断了!
      
      拳头不比脚,拳头除了眼睛之外还有波子带来的感知效果可以让他对拳的轨迹做出预判。而脚上的攻击,眼力跟不上就只能含泪靠身体硬接下攻击了!
      
      自从遇上十二鬼月开始,肋骨是断了又好,好了又断!
      
      “为什么身为人类的你会有这种奇怪的能力?”
      
      话说你这家伙怎么边话说边打架?!
      让他在这连续的猛攻下怎么能好好回话?
      
      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么?
      
      一瞬间,善逸想起了猗窝座之前有在和炼狱大哥的打斗中边打边说话的习惯,可是人家炼狱杏寿郞办得到是因为实力强。
      
      他这小虾米能将全集中·常中进一步提升凝练就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鼻和嘴除了呼吸,他已经没有余力留给发音这项功能了。
      
      狼狈地以落地打滚势躲过了猗窝座的破坏杀·碎式·万叶闪柳,利用重力向下挥出的猛烈拳击,产生的冲击力将地面如叶纹帮击碎。
      
      见此,炼狱杏寿郞出手将勉强躲过攻击后、险些陷入碎石裂缝的善逸拉到他的身后。
      
      “炼狱大哥!”QAQ
      
      “有极快的恢复能力、活不尽的寿命、各种血鬼术难道还不知足吗,怎么就不允许人类方也有特别的能力?”
      炼狱杏寿郞加入战斗后,替善逸说了正中他小心脏的霸气发言。
      
      见炼狱杏寿郞散发出了更为强烈的斗气,那恢弘的气魄和蓬勃精神力激发了猗窝座更强的战斗欲,咧嘴露出四颗明显的尖牙。
      
      朝着炼狱杏寿郞的方向,猗窝座挥出毁灭性产生了巨大爆炸的一拳化解了他的九之型·炼狱之后,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炼狱杏寿郞的面前,再次挥拳。
      
      霎那间,善逸将先前藏入他左手中压缩至极致的那颗波子瞬间扩大、倍增,并令其在高速旋转中割断了猗窝座手的手臂。
      
      最后,将波子捏碎的瞬间,大量紫藤花毒素漫入猗窝座的血液循环。
      
      回忆转到蝴蝶屋:
      
      “善逸君,若是你遇到了比我……比柱们更强的鬼,你要怎么应对?”
      
      忍小姐?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在一次指导战后,对于蝴蝶忍突然展开的话题,善逸颇为困惑,他微微一愣,会有比忍小姐、比柱更强的鬼么?
      
      “会有的,而且不止一个。”
      
      像是看穿了善逸的想法,蝴蝶忍捏着善逸变出的一颗波子,单眼闭合、单眼睁开打量起了这粒小玩意,“十二鬼月的上弦可都是百年以上没有变动过的恶鬼中的恶鬼,一共有六只。
      
      每一只上弦鬼的实力,保守些的话大概相当于三位柱水平队员加起来的战斗力。所以柱的替换才会那么频繁,有相当一部分柱的生命葬送于上弦的手中。”
      
      吸了吸鼻子,善逸呆滞了片刻,他回答道,“连柱都束手无策的话……那我这种人,遇到上弦还是赶紧跑路吧。”
      
      省得他去送人头啊!
      
      蝴蝶忍强忍着想打善逸的冲动,她依旧面带微笑“那善逸君,我们来做个实验吧,看看能不能将紫藤花毒注入你的波子里。”
      
      善逸没有留给他任何思考为何手臂会突然断裂的时间,新招式[木制游戏棒]以猗窝座为中心,令31根穿.插.入他的身体以及四肢,“炼狱大哥!”
      
      炼狱杏寿郞深知与恶鬼的战斗中最忌讳长久战,以炎之呼吸·一之型·不知火,将猗窝座的头颅斩下。
      
      此时,太阳初升。
      
      晨光悄然盘旋于这片土地的上空,浅金色的光芒逐渐将这片土地一寸一寸地渲染成了鎏金色。
      
      体力不支而倒地的善逸,以意志力强撑起最后的思考能力注视着可靠的炼狱大哥为祢豆子寻来木箱,见到祢豆子安全躲进箱内,他适才松了一口。
      
      见炭治郎不顾他自己的伤势,反倒是握着他的手询问他的伤势。
      
      看样子,满是焦急神态的炭治郎似乎已经把至关重要的大事忘在脑后了。
      
      而此时正处于初阳的光芒下,善逸顾不得胸口传来的剧痛,他抓着炭治郎的手腕,顺着宽松的羽织袖口伸手滑进了他的衣袖内。
      
      触碰着炭治郎瞬间僵硬起的肌肉,他精准无比地掏出了藏在袖口暗袋中的高端小刀吸血器。
      
      “快……趁热……不,是趁身体还没消失,那可是上弦之三的血。”
      
      阖上眼皮的最后一眼,是炭治郎欲言又止的表情。
      
      直到炭治郎转身甩出那柄小刀,支撑不住席卷而来的疲惫感,精疲力竭的善逸倒头陷入了昏睡。
      
      朦朦胧胧中,炼狱大哥似乎在对伊之助说,“这次多亏你们了,有机会的话,下次我请你们吃牛锅便当吧!”
      
      一时之间,几百年来上弦与鬼杀队的天平终于出现了缺口。
      
      另一边,乌鸦报捷,将此次战斗结果传遍了整个鬼杀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发现执着于以便当为标题的我好鬼畜,再次声明我写文就是为了反市场套路,大家都吃了便当的话,那么便当就只是一种食物从而失去了它的潜在涵义,就不会有任何人领便当啦,略略略~
    顺便透露下白石叔(很有魅力又相当智慧的大叔)和阿贸(否则我写这有钱小基佬来干嘛!)都不是我乱添加的人物,他们将是善逸炭炭猪猪的队友哟。
    宾果~正确姿势解锁新技能。
    捂脸,没办法,我心里也苦,猗窝座这种战斗狂,(鬼)人狠话不多,他和炼狱桑的战斗只能二活一,这大概是最可行的方法了。
    诸君,试问你们喜欢这章吗?(羞答答地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