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危机濒临,该如何面对天降?

      翻身回到车厢内,善逸一眼就看到正面临着肉块化身成了活物般有了生命力的物体,它们缠绕着、束缚住了祢豆子的手脚。
      
      轮到他英雄救美了!
      善逸立马挥刀,使出雷之呼吸·霹雳一闪·六连,将祢豆子周声的肉块与周围数排座位上乘客脖子上的肉块一同斩下。
      
      炭治郎不在的时候,祢豆子酱就由他来守护!
      
      心动,心动!
      这样一来,还怕祢豆子酱不会迷上他?
      (///▽///)
      
      前方有声音!
      
      熟悉的斩击……还有斩击之下的那种火焰蔓延效果的声音。
      
      从后往前,一边运用流派招式斩去这些缠绕于乘客身上的恶心肉块物体,连招不断,配合着祢豆子的攻击,善逸正以相当快的速度赶往前方的车厢。
      
      “很棒的斩击!落雷的焦灼效果能很好限制鬼再生的速度,还有,我刚才听到了你们在车厢上的谈话,值得赞许,那是很棒的决断!”
      
      正对着眼前的男子,善逸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他惊呼出声,“炼狱大哥!”
      
      那正是已经醒来的炼狱先生,一想到原来还有身为柱的可靠大哥为他遮风挡雨,他感觉压力瞬间小了大半。
      
      说着对自己竟然在关键时刻打瞌睡感到羞愧之类的话,可炼狱杏寿郞手上功夫不减,挥刀斩下了周围乘客身上的肉块。
      
      从乐天派的炼狱大哥身上,善逸没有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任何与“想不到”对应的诧异情绪,仅感受到了对方与“愧对”之后相对应的那份责任感。
      
      随着洪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内,一下子振奋了善逸的精神。
      
      “我妻少年,既然灶门少年和猪头少年去前方搜寻鬼的首级,那我们就做好我们在后方的工作!”
      
      没有在意善逸听到“首级”二字后,大脑当机的翻白眼表情。
      炼狱杏寿郞摊开手掌比了个“五”数字,“这辆火车有八节,此处为界,现在开始我保护这里算起的前方五节车厢!剩下的三节车厢就交给你和灶门妹妹守护!”
      
      “没问题,放心交给我吧!”
      
      受到了来自柱的表扬,还是他所敬重的如同大哥般的人物,善逸堪比打了鸡血,落下了饱含鸡冻的泪水。
      
      不管是祢豆子酱,还是三节车厢内的乘客们,他都会守护好他们!
      
      一想到任务的项目,善逸灵机一动趁机提及心之所想,“炼狱大哥,这……等这件工作完成后,请收我们三人为继子吧!更多、更多地锻炼我吧,我不怕辛苦的!”
      
      “好啊,你们都交给我照顾吧。”
      
      爽快地答应了善逸纠结了很久提出的要求,结合他们不管哪个都不俗的表现,炼狱杏寿郞正有此意,他丝毫不介意再为眼前这名涨红了脸的少年加一剂猛药,“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们定能担当起这鬼杀队新柱的职责!”
      
      “谢谢”尚未说出口,火光乍现,地面的震动传来,眼前的炼狱杏寿郎已没了踪迹,只留下了高速运动后产生的类似浓烟般的气流。
      
      震惊之余,善逸的两眼闪烁着金色小星星,炼狱大哥太帅了,又气势不凡,他也想成为那么棒的男人!
      
      堪比一口气喝了一箱红牛饮料,善逸觉得他从未有过将拔刀、斩击这一系列动作做得如此流畅的一天。
      
      「叮!恭喜宿主完成项目一:魇梦之恶鬼,宿主的同伴能完成的任务可加进宿主本人完成的范畴。」
      
      那么,就代表炭治郎和伊之助已经成功斩杀下弦一。
      
      伟大,了不起!
      
      但是……刚才炼狱大哥明明已经答应会收他们为继子,可善逸并没有收到系统提示他已完成项目一。
      
      炼狱大哥那种真性情的男子,那样说一不二的人是不可能随意对他许下承诺后,却置之不理。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炼狱大哥不是不愿意收他们为继子而是恐怕以后没有机会完成这个诺言……
      
      “系统,我记得我们初遇的那天你对我说了有些柱会死……是谁?”
      
      很可惜,善逸已经不记得两年前发生的事情的具体细节,只能从飘渺模糊的记忆深处去拼命强迫自己回忆起来,遗憾的是他终究没有任何印象了。
      
      系统:很抱歉,初次见面那天,本系统初次由众多心声与愿望生成……系统自身情绪状态不稳,涉及私人情绪化成分在内。
      
      但可提示宿主:本次任务是重要时间节点之一,宿主凭实力完全可逆转未来,所以,请竭尽全力去完成吧!
      
      在善逸做了最坏假设之后,系统突然发声:“温馨提示:为很好地完成项目三,宿主请注意,魇梦已经与列车同化,失去控制室的剩余车厢已进入脱轨道倒计时。”
      
      此时,从失去了车头部分即列车驾驶的控制室,第一节车厢成为了群龙无首的新车头并带领着此后的七节车厢在轨道上产生了巨大的惯性作用,没有及时更变轨道的能力。
      
      列车钢轮与轨道发出了“咔哧吭哧”的杂音,铁器剧烈摩擦后导致两者接触区间火星四溅。
      车辆钢轮对轨道的接触面积逐渐缩小,而脱离轨道的空隙却在不断增加中。
      
      善逸翻身跃上了火车顶,被魇梦同化的车厢顶端尚且还存留着那些错综交叉的蔓藤状肉块。
      
      他正注视着这一切,思忖着最佳应对方案,凝望着打算出刀的炼狱杏寿郎。
      
      善逸心头一震、惊骇之色浮现,炼狱大哥难道是想……
      
      萦绕在他心头,让善逸穷极所思的是任务中的项目二:天降之恶鬼。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炼狱大哥受伤,也不能让大哥在其他方面耗费精力和体力。
      
      于是,善逸使出了如今最大限度的[孔明锁·围城·九连]。
      
      从被斩断的火车头为开端,到最后的列车尾部,每节车厢各一,共产生九个木板状特效:两个“叉”形状上下交叠的样子穿刺每节车厢的中心,将即将脱轨的列车卡成了直线后随着速度的减慢最终停了下来。
      
      「叮!恭喜宿主完成项目三:无止之列车与无穷止守护。」
      
      “炭治郎,你……”
      
      没顾得上完成一项任务的喜悦,见炭治郎从车头控制室中跌跌撞撞地走出,善逸与紧随炭治郎其后出控制室的伊之助一起托住了他的肩膀。
      
      三下并两下脱下了套在队服外的羽织,善逸快速将衣服折叠成了方块状,垫在炭治郎脑后,让他在这硬石砖地面能够舒适一些。
      
      在此过程中,善逸听伊之助有询问炭治郎被刺了的肚子的情况如何。
      
      即使炭治郎回答了没事,对于他那种烂好人时时先考虑他人的感受而强忍着痛将自己的伤势轻描淡写。
      
      “怎么会受伤了?是那个魇梦鬼么,他难道还有其他的攻击手段?!”善逸立刻握住了炭治郎捂着肚子的手,强行拉开了他企图掩盖伤口的手。
      
      从队服裂口的平整光滑与皮肤创伤整齐的边缘,而血渗出量却较大,善逸推断凶器是小刀、匕首类能刺破皮肤及深层组织的锐器。
      
      不对……不像是恶鬼的攻击。
      
      “是刚才那个比我们先一步离开‘山主’的那个混蛋,趁我们被恶鬼纠缠住的时候捅了炭治郎一刀!”
      
      即使炭治郎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没有照顾好小弟的伊之助老大不甘又恼怒,望了一眼六七点钟的方向,“小弟一号你留在这里照看好小弟二号,那混蛋脚程很慢,看我不追上去宰了他!”
      
      先前,善逸也注意一下那个神色慌张又率先逃离现场的男人。
      
      快一步挡在伊之助面前,此时的善逸已经握住了刀柄,凭借雷之呼吸的速度他有信心先伊之助一步砍了那个伤害炭治郎的家伙。
      
      “还是我去吧,我擅长逃跑更擅长对付逃跑中的对手,相信我的速度,我保证不会让他逃跑!”
      
      脸上挂满了泪珠的同时,愤怒已经吞噬光了善逸残存的理智,他满脑子都是要将伤害了炭治郎的男人千刀万剐。
      
      那个位置,是左下腹的伤口。
      
      那么,就由他在同一个位置以十倍奉还那个男人。
      
      “哼,小弟一号,那就交给你了。”这是善逸第一次主动寻求与别人干架的机会,伊之助也很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做了个手握拳的手势,“记得要把他拖回来,我的日轮刀还没饮过人类的血水!”
      
      啊啊啊,伊之助你就不要添油加醋了。你没看到善逸的表情已经逐渐开始黑化了么?
      
      “我没事的,善逸,我没事的!”
      
      日出前的灰蒙蒙浅黑色之中,炭治郎抬头望见那双正凝视着他的眸子色黯淡的像是洒了一层灰,神情阴翳。
      
      鼻翼轻动,炭治郎嗅到了弥散在善逸周身的满是愤怒的气味。
      
      顺着对方紧握他的手,炭治郎反握住了善逸的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心,安慰道,“善逸,我真的没事,你做的太棒了,把整辆火车都停下了呢,大家都平安无事。答应我……不要生气也不要愤怒。
      
      嗯?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我们鬼杀队的职责难道不是保护好那些受到恶鬼侵害的平民百姓?”
      
      “啊,嗯。”
      
      炭治郎都这么说了,善逸眨了眨眼,他可不想对方为难。
      
      但是,明明整辆列车的乘客都完好无损,为什么偏偏炭治郎得受伤?
      
      是魇梦做的那也罢了,可偏偏伤害炭治郎的人正是他挖空心思是保护的人,一时之间,善逸左胸口心脏部分疼得紧,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牢牢捏紧了一样。
      
      连续使用能力的他已经耗费了大半的体力,在不知系统任务所指的“天降之恶鬼”究竟会什么时候出现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用治疗能力。
      
      一边为未知的恐惧提心吊胆,一边担心炭治郎的伤势,咬着嘴唇……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埋怨自己不够强大。
      
      “大家安心吧!车里的乘客都平安无事,他们身上的那种肉块也消失了。”
      
      见三人依旧保持沉默,身为功臣却都脸上乌云密布,炼狱杏寿郞若有所思,将双手搭上伊之助和善逸的肩膀,与三人对视一番后,将话题转移到全集中·常中上。
      
      “炼狱桑,我们都会呢。”
      炭治郎又扭头望了善逸一眼,见善逸为他受了伤担心的样子,莫名的,他感觉伤口不再那么疼了。
      
      善逸听着炼狱杏寿郞为炭治郎讲解如何集中运用呼吸止血,将这种小技巧熟记于心。
      
      见炭治郎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他对炼狱大哥的崇敬又上了一个台阶。
      
      他,我妻善逸,一定要成为炼狱大哥的继子!
      
      在大家都展露笑颜的那一瞬间,天际如流行般闪过一道亮光,如陨石坠落般的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众人身后泛起的朦胧烟雾尘灰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哪怕有了系统发布的任务,相当于提前打过预防针,面对突然出现的身影,有了准备的善逸依旧产生了瞬间的呆滞。
      
      知道会鬼从天而降,可是……系统可没提示他是十二鬼月中的上弦。
      
      与对方对视的那一眼,善逸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思维能力瞬间被剥脱。
      
      上弦之……叁?!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桃红色的短发,金色瞳眸,惨白的皮肤上刻满无数代表罪人的深色刺青,指甲血红。
      
      上半身袒露大半,满身精悍的肌肉凭紫红色短衫难以遮挡半分,下身为宽松的灯笼裤样式的打扮,脚腕上戴有大颗粒状念珠。
      
      这副打扮……是百分百的武斗派装束!
      
      有了陆陆续续接触过十二鬼月的经历,善逸认为一般而言除了身上的鬼纹,越是长得与人类相差无几的越是强大。
      
      面对单纯身体强化型的武斗派,战斗中任何的走神都是致命般的打击。
      
      炭治郎!
      
      在对方身影消失的瞬间,时刻注意着他动向的善逸运起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挡下了他出拳击向炭治郎前额的攻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可惜天降的并不是林妹妹呢=。=
    A起来!31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