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算什么?

      同样陷入美梦的炭治郎,做着与家人团聚的梦。
      
      去挑洗澡水的炭治郎来到了河面,在水的倒影中,他看到被困在水中自己的倒影,被自己的倒影拉下水又被告知这是梦。
      
      一瞬间,拉住炭治郎的人从他自己变成了另外那个人。
      
      那一瞬间,炭治郎被拉入了那金发圆脸少年的怀抱,少年的唇凑到他的耳畔,轻声说道,“炭治郎,我会为你带来幸福的……而且,能带给你幸福的人也只有我。”
      
      声音如同电流窜过他的全身,熟悉的温柔气味传入鼻腔,萦绕在他周围的那种安心又熟悉的感觉,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原本得知此处乃是梦境的焦躁不安逐渐褪去。
      
      少年又低头,轻轻地小啄了他的脸颊,那感觉……仿佛是柔软的樱花花瓣拂过他的脸。
      
      柔软、细腻,想要很多、很多。
      
      回到与家人团聚的梦境,跑出屋子的炭治郎拿起刀斩向自己的脖颈后,脱离了梦境。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啊!别打我了,求你了,请不要再用铁头撞我了……呀灭蝶,别扎针!”
      
      “别盯着我看了,好可怕……好恐怖,伤疤脸!”
      
      “对不起是我太弱了,可是大哥我承受不住你的训练!我不会任何剑术啊!”QAQ
      
      让妹妹祢豆子用火烧断了连接着其他三人的绳子,原本炭治郎还很担心善逸的情况,不料善逸不仅没事还大喊着“打他,就是那个间谍,大家一起往死里揍!”
      
      相对的,善逸绳子另一边的少年却卷缩着身子不停地流泪求饶。
      
      吹着鼻涕泡,处于睡梦中的善逸嘟囔着,“炭治郎,上啊,铁头攻击。”
      
      “善逸,快起来!” 拍了拍善逸的脸,细腻的触感让炭治郎忍不住停下了拍脸的动作。
      
      轻轻捏了捏圆圆的脸颊,两人此时正鼻尖与鼻尖相对,对方温柔的气息一时间比满车厢恶鬼的气息更浓郁,涌入他的鼻腔里。
      
      此刻,炭治郎想起梦境里莫善逸对他做出的那般举动,他的心在一瞬间泛起一阵阵柔软的颤动。
      
      好像内心的那根细弦被连续轻轻拨动了几下,颤抖着想与琴腔发出共鸣却因过于微弱只能发出阵阵闷音。
      
      ……等等!
      
      炭治郎:铁头???
      
      叹了口气,他好想知道善逸的梦境中有些什么,一想到彼此都梦到了对方,而他甚至还想……
      
      唉,这可不对,现在毕竟不是感慨这些东西的时候。
      
      “唉!唉!唉?!”
      
      刚睁开眼,从梦境中醒来的善逸在朦胧恍惚中全部的视线被炭治郎的脸占据,可最令他小心肝儿一颤动的是对方热乎乎的额头正紧贴着他的前额。
      
      善逸一想到那梦境中的铁头锤击,破坏程度堪比狼牙棒,那剩下一半的正在他大脑皮层中钻动的瞌睡虫瞬间被驱散,瞬间清醒了过来。
      
      “炭治郎!我现在可是非常清醒了,我知道你想叫醒我,你这坏家伙可别想用铁头撞我!我们是在火车上对吧,一定是某个恶鬼的血鬼术……拥有控制梦境能力的那种。”
      
      那么,魇梦……就是梦魇的意思,操纵了列车上所有人的梦境。
      
      “我没有想撞你的意思哦,不过……”斟酌了一番用词,不擅长说谎的炭治郎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我不过是想叫醒你罢了,好在你现在已经醒了。”
      
      老实人说谎了!
      
      见炭治郎腮帮子鼓气,双眼瞳孔向上翻起,咧着嘴角说话,那一副生吞了一条鱼却把鱼骨头卡在喉咙里的尴尬表情。
      
      善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绝对是说谎了!
      
      炭治郎一定目的不纯,不是单纯地想要叫醒他!
      
      善逸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幸亏他在千钧一发之时醒来了,他才不想被铁头装成脑震荡。
      
      之后,善逸默默看着那几个逐渐醒来的恶鬼的帮手们。
      
      凭什么进入炭治郎梦境的那个少年哭着感激对方,一副你内心的温暖明亮照亮了他昏沉阴暗的内心,他好感动的样子?
      
      而进入善逸梦境的那位少年,醒来后看到活生生的炭治郎、炼狱先生和野猪头套后,哭着喊着“请饶了我吧”一溜烟地逃向了后方车厢,还自己绊倒自己连摔了两跤?
      
      他的梦境有那么恐怖么?
      
      在炭治郎嘱咐祢豆子将大家叫醒并留在车厢里,善逸则与他一起跳上了车厢。
      
      “炭治郎,你不觉得站在车厢顶上感受着这阵阵狂风巨浪……我腿抖,我好想回车厢里。”一边小心翼翼地稳住身子,抖个不停的善逸最终没能跨过他的心理障碍。
      
      “可以呀,善逸你回车厢内照顾祢豆子和伊之助吧。”
      
      善逸没来得及抱怨,便只能呆望着炭治郎的背影。
      
      竟然不再挽留他一下!
      
      回到车厢内,善逸一心二用,边观察着缠绕在乘客们脖颈处类似围巾那样的肉块状物体,还不忘留意火车顶的动静。
      
      简直要命!
      根本不能集中精力!
      
      都怪炭治郎,他若是说点好听的话自己早就和他一起去车厢顶了。
      
      真是的!好担心他!
      
      最终,善逸纵身一跃跳上了车厢,以“你现在站在平坦的大路上而非火车顶上”麻痹自己。
      
      顺着强风朝前方望去,正迎风站立一个留着中长发,穿着洋服的年轻男子,听他的语调,是一种阴柔的、怪里怪气的腔调。
      
      与魇梦随意踏入炭治郎的梦境并随意篡改他与家人的羁绊相比,善逸则是对刚才的梦境颇为满意。
      
      鬼吗?
      若是把这项能力用来别的途径,绝对能赚大钱。
      
      在炭治郎成功砍断魇梦脖颈的那瞬间,从飞出头颅的脖颈处长出了拥有类似块状肉团子外形的植物根茎样子的东西,并且像是扎根进了整量列车中。
      
      魇梦说出这辆车全部都是他的血肉、他的骨,而整辆火车中的两百多名乘客都是他的人质后,发出了“咕呼呼呼”一连串令人恶心的声音。
      
      很快,头颅连带着根茎一起正逐渐陷入车厢中。
      
      以雷之呼吸·一之型·神速的速度,化为一道闪电掠过,善逸瞬间现身与打算跑路的梦魇前方,挥刀将即将没入车厢的头颅一斩为二。
      
      “炭治郎,可别忘了还有一个我的存在呢。”耍帅完毕后的善逸以拇指伸出握拳的手势指向他自己,回头与炭治郎对视着,此时的他是不是帅破了天际?
      
      全场最佳,我妻善逸。
      
      余光中,善逸瞟到了梦魇的瞳孔,瞬间失色,惊得他手足无措地大喊起来,“啊——救命!竟然是下弦壹!”
      
      不是吧,排名这么高的?
      
      “善逸。”( ̄◇ ̄;)
      
      “……呵呵呵呵,你的速度的确很快。”被斩成两半的上半部分,魇梦抬眉斜眼注视着一时被他遗忘的存在,毕竟那戴着日轮耳饰的少年才是那位大人怀着痛恶的心情想要杀掉的存在。
      
      “但是很可惜,我的本体现在并不在这里。”
      
      随后,余下的根茎没入了车厢,而被斩的头颅也消失于风中。
      
      这时,从梦境中醒来的伊之助使出二刀流将车厢顶破坏后跃出,嘴里喊着他的招牌口号“唔啊啊啊!猪突猛进!”闪亮登场出现在两人面前。
      
      对那带着三名手下探险山洞的梦境还有意未尽的样子,朝着前方的善逸和炭治郎大喊,“跟我来,小的们!”
      
      “那你们俩一起去车厢最前方,那个恶鬼在消失之后,那阵令人发呕的‘呼呼呼’声音顺着刚才的位置一直朝着前方蔓延了。”
      
      迅速分析了眼前的利弊,善逸自认不如炭治郎……从系统那已经得到魇梦之鬼这项提示的他,依旧陷入了美梦无法自拔。
      
      所以,他可能并没有免疫魇梦那种催人入梦能力的实力,眼下,让炭治郎去追踪魇梦的行踪并且免疫那种能力的他有斩杀这鬼的可能性。
      
      伊之助的话,凭借异于常人的“触觉”,能够感知空气的流动,还有能感知空间的招式。看似自我意识很强,实际上是个很懂得配合同伴的人。
      
      让这两人一起去探查魇梦的踪迹,善逸估计不会出太大问题。况且,一般恶鬼哪有这么多的功夫搞这些幺蛾子?
      
      承包一辆火车,劫持整量火车的人,血鬼术也是入眠、制造梦境这种谈不上攻击性强的另类能力,又综合了刚才在他们面前的那番表现,给他的感觉是斯文阴柔和类型,而非寻常武斗派的样子。
      
      善逸将手搭在了炭治郎的肩上,注视着他的双眼,一改平日里过快的语速,郑重地一字一顿缓缓说道,“炭治郎,你和伊之助去追踪魇梦吧,当然,得以你们的安全为第一。
      
      ……还有,有什么万一就喊出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赶到你的身边。我的话,我打算回到车厢里,那两百多位乘客就交给我吧,站在车厢中间,还能以防列车失控。”
      
      “嗯,我知道了。”
      不管什么时候,善逸都一直在他身边呢,永远那么可靠安定人心。
      
      炭治郎给了善逸一个大大的拥抱,下巴搁到了他的肩膀,嘴唇凑到他的耳畔,轻声说道,“谢谢,善逸,我会注意安全的。”
      
      在伊之助说完那句:“吵死了,你们怎么罗里吧嗦的那么多话啊?!卿卿我我就算了,毕竟都亲都亲过了,现在怎么还搂搂抱抱的。”
      
      就你话多,闭上猪猪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尴尬之余,善逸一把搂住在一旁叽里咕噜说闲话的伊之助,踮起脚尖,手掌心覆于那被洗涤凝珠漂洗过格外柔软的野猪毛,胡乱揉了几下,“野猪头,你也一样,可别出事了。”
      
      “这不是废话么,飘逸,就你狗屁废话最多!我会用竭尽全力的七之型去找……!”
      
      挣扎着逃离了善逸那让他感觉轻飘飘、呼哇呼哇的动作,伊之助摆出了身为山大王的风范,说了句“来吧,小弟二号。”便一马当先朝着火车头的方向冲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